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无聊公子

作者:[董妮]
人气(0)评论(0)字数(7.76万)评分(0)收藏(0)完结

英俊潇洒的无聊公子没有名字,众人只记得他是严家的独子,很有钱、很有钱,但是个性古怪,爱整人。

最新章节

第11章 (2020-02-19 13:41:03)

同类热门
  • 倾世狂宠倾世狂宠练雪|古代言情“别人穿越要么穿成一个大美人,要么各项技能全开,引无数英雄美男竟折腰,为毛我徐千寻就穿成了一个5岁的孩子?”他是夜阑国呼风唤雨的三皇子,一次意外让他遇到穿越而来的她,就那样把她捡了回去。她眨巴着大眼睛一本正经的说:“奕哥哥,我决定嫁给你。”他挑眉,打量着她的小身板,慢悠悠的突出一个字:“好。”某女不淡定了,惊恐的望着他道:“奕哥哥,你的矜持呢?”某男但笑不语,突然某女跳起来,后退捂胸:“奕哥哥,你不会有什么特殊嗜好吧?”某男继续淡定的道:“说出的话可不准反悔。”
  • 恶女当道:邪妻要休夫恶女当道:邪妻要休夫轻装简行|古代言情未婚夫?多讽刺的字眼!前世IQ高达230的她,居然可笑的死在自己最信任的人手里!再睁眼时,身份已是燕云国的荒诞郡主,蛮横骄纵,庸鄙不堪,甚至府邸里还强抢了五个倾世美男,举国皆以为耻!只是,一切真的那么简单吗?不堪之下,会藏有怎样的耀眼光芒?!而至于那几个?休了,全休了,男人她一个不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清妃逸:失心妃伴君侧清妃逸:失心妃伴君侧草居涯|古代言情她穿越了,并不觉得难以接受,她生性淡然,对她来说在哪里活着都一样,只是不知她莫名到此,究竟是因为什么?又会遇到什么。“你别叫得那么恶心好吗?我叫云初恋,你可以叫我云姑娘或者初恋。”男子立刻嘟起嘴吧道:“不好,太生疏了,你不喜欢我叫你宝贝儿,那我就叫你云儿好了。那么,云儿,你就好好在这睡一觉吧,明天就能如你所愿了。”说完也不等初恋说话,瞬间不见了身影。“到底如何你才肯再接受我,要我死吗?”初恋对着天空,遥遥一指,道:“看到了吗,云飘在天上,看似自由自在,其实何去何从,它自己根本不能做主……他们,是相守?还是相望?
  • 绝宠第一邪妃:金牌鉴定师绝宠第一邪妃:金牌鉴定师碎雨倾城|古代言情穿越成废物又如何?宋安好生就一双天眼,又有一身医术,外加一个天才包子,她怕谁?包子:娘亲亲,金子带回来了,灵石抢回来了,暖床的男子也掳回来了!求娘亲亲鉴定!宋安好:金子是真的,灵石是天级的,男的无权无势无金子,不要!某男:钱财任你挥霍,灵石随便你拿,大陆任你横走!前提你跟爷走!宋安好:好,成交!包子你养着,其他我带着跑。某男:求把我也带走!
  • 妃常抱走:百变千金很嚣张妃常抱走:百变千金很嚣张蓂玥薰|古代言情她只是广大网民中一只不起眼但又很轰动的网虫,因出车祸被撞到古代。她的古代生活很趣味很悲催,总的来说就是以自己来娱乐大众。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入古代霉运多,从此幸运是路人。无限怨念中的某女:那位把我扔到古代的该死的家伙,还我的现代生活!还我的自由!最重要的是——还我的网络!一次不算意外的意外,她惹到了一尊大神中的大神,生活不再安宁......
  • 蛇医王妃蛇医王妃龙熬雪|古代言情她,森林遇险,穿越成丞相府小姐,懦弱不再,强悍无比,甚至要退了六王爷的婚约。他,赤月国战神六王爷,冰冷无情,撞上同样冰冷的她。“这个婚约不算数!”她手持长剑,抵制着他的喉咙,而他嘴角轻笑,“这个婚约作废,我们从新订婚!”她成为他的妃,以蛇杀人救人,名扬天下!
  • 女帝这条路女帝这条路立誓成妖|古代言情很多事,因为她们的重生,发生了改变。也有很多事,却是天意使然,无可扭转。对沈蕴卿而言,是父母的故去,是国家的内忧外患。甚至还有,弟弟的驾崩。对沈落月而言,则是那个似乎无论如何都无法得其真心的男人。最终,沈卿以皇室唯一血脉之身,登基称帝。她完成了夙愿,还了家国百年盛世。却也舍了感情,负了陆承蔼一世倾心。【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盛唐美人香盛唐美人香听风诉晴|古代言情东都洛阳,有店“美人香”。美人香里有最优等的香粉香脂香膏香露,更有最优等的美人——老板苏合。苏合其人,容颜极美,性极铿吝,锱铢必较。某日苏合行于大街,遇一雪衣美少年遭地痞调戏……--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涅槃重生:腹黑君皇别乱来涅槃重生:腹黑君皇别乱来夜灵均|古代言情一个如冰霜般的女子,一个迷一样的年轻皇帝,到底是怎么令他们彼此相爱却又在心底筑起藩篱日渐生恨?他们心里的那堵墙,虽然看不见,却真实的存在于彼此之间的每一寸空气,每一寸肌肤,终其一生,无法逾越。是相濡以沫,还是恨其终身?寂静之中,只听见沙漏中砂砾静悄悄的流逝的声音……【每个人的一生,不可能只爱一个人的。】【是吗?那么你错了。】【是吗?看来我是少算了你吧。】
  • 穿越爱永恒之初爱萌芽穿越爱永恒之初爱萌芽佩紫柔|古代言情“娘的,你想干嘛?”“干嘛?本宫还想反问殇姑娘此时此刻为何出现在本宫的寝室?还占具了本宫的床?”“你大爷的!不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殇姑娘这是诱引本宫可以吻你吗?“”端木尚!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我之间已无半分感情还存如你再不还手休怪我手下无情!“话毕剑一出直逼向端木尚心口处,快!狠!准!”殇....你说我欠你的已经还了,那......那我还能,,,,还有机会让我爱你吗?“殇.....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