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禽海石

作者:符霖
人气(0)评论(0)字数(4.15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作者主旨言情,批评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给青年男女造成爱情悲剧的罪过。小说作者把悲剧的原因归结到封建婚姻制度的束缚,以切肤之痛控诉其罪恶。这在当时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

本书标签

符霖禽海石

最新章节

第10章 彩云散后遗恨结千秋(2020-02-19 13:04:19)

同类热门
  • 湘西鬼事档案:赶尸客栈湘西鬼事档案:赶尸客栈凝眸七弦伤|小说与众不同的诡异客栈,赶尸家族的断命诅咒。绝色女鬼的一片深情,让人战栗的十三血尸!赶尸客栈,通往灵异世界之门!!
  • 魔书:魂飞魄散魔书:魂飞魄散梦亦非|小说围绕着寻找魔书,引发了一连串离奇古怪的事件,人类与鬼界展开了斗智斗勇,最终人类战胜了鬼蜮。作品充满了现时的文学娱乐精神,极具可读性。
  • 刺小椴|小说本书收录了《隙中驹》、《尘镜蛛奁》、《刺》、《青丝井的传说》、《江湖墟》五篇侠义小说。
  • 微小增刊幽默篇-将上当进行到底微小增刊幽默篇-将上当进行到底微型小说选刊杂志社|小说本书为《微型小说超人气读本》之“幽默篇”,由微型小说选刊杂志社选编,本丛书编选了《微型小说选刊》杂志创刊二十五年来的优秀作品。本册包括了中大奖的都哪儿去了、倾国倾城红糖水、手机作弊之经典剧情、鲜为人知的事情、像领导的秘书、回家免费、吉祥号码、最佳“设计”、无奈的骗子“孙中山”“康熙”相逢央视台、改年龄、一字之差、有奖住院、竞选、失眠灵、我非要得奖不可等61篇精彩“幽默”的微型小说。
  • 艮岳遗恨艮岳遗恨谢玉纯|小说绝世美女石月姑在美男丁信、富少朱勔和太子赵桓之间作何选择?宋徽宗在迷恋书画、花石纲、炼丹术、兴建皇家园林——艮岳,以及联金灭辽等重大问题上怎样抉择?宋钦宗在保卫汴京、签订和约、押解北国等大事大非上怎样把握?本小说以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感人至深的生活细节,深刻揭露了穷奢极欲的皇家生活带来靖康之耻的历史必然。重申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成由勤俭败由奢的人生哲理。尤其在汴京保卫战、风雪押解路、寻梦五国城等一系列生命攸关的情节纠葛中,本小说从挖掘人物心灵深处的微妙变化着手,热情歌颂了丁信、石月姑、吴大戈、花想容等人位卑未敢忘忧国的高尚情怀!与此同时,在历史转折的紧要关头,李纲、种师道等忠臣的忧国忧民、冒死进谏、爱民如子、大义凛然,也同蔡京、童贯等奸臣的贪赃枉法、阿谀奉迎、贪生怕死、小肚鸡肠形成鲜明的对比,给人一种心灵的震撼和思想的洗涤!
  • 古迹迷踪:校园X档案古迹迷踪:校园X档案刘栋|小说一所诡异的高校,一座神秘的古老遗迹,一批被诅咒的文物,引来一场前所未有的血腥屠戮。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喜欢推理与探险的少年陈免、刘水携手展开关于这座遗迹的种种调查,而且结识心直口快的尚兰、天才少女方笑、神勇无敌的方警官,以及发掘遗迹的古教授伴随发掘工作日益一日的开展,一座诡气逼人的血隐碑出现了!
  • 尘归尘土归土尘归尘土归土章泥|小说荆自以为还算得上一个清心寡欲的女子,她没料到自己会对一件身外之物这么念念不忘。那是一只天然水晶手镯,玲珑剔透的,却不是一味的冰清玉洁。无论戴在腕上,还是置于白缎精制的匣子里,总泛着微黄的银光,浸透了几千年的月色一般,有一种旷古而寂寥的景象。荆却总疑心这个光洁透亮的圈子,是用了眼泪凝固的冰制成的,那幽幽渺渺、隐隐约约的黄,正是泪水才有的颜色。而她即便不用手,哪怕只用了目光去触摸,也能感觉出它从里到外的沁凉。
  • 一星期死亡一星期死亡破晓安眠|小说事业有成的游戏开发商秦楷开发了一款午夜在线游戏——超越天才。然而游戏被幕后黑手恶意地篡改系统,进入真实游戏,被选中的玩家离奇失踪或发疯。洪韵和男友秦廉消失一年后,洪韵诡异地出现,为了拯救妹妹查找游戏玩家失踪的原因,洪韵的姐姐洪晴和秦楷联手,与幕后黑手展开对决。经过抽丝剥茧,他们发现幕后黑手是多人组成的团队,每个幕后黑手相互不认识,一旦有幕后黑手阻碍其他人的计划,就会被其他人联合淘汰出局,出局者死!
  • 走投无路走投无路张宝瑞|小说文革手抄本《一只绣花鞋》作者张宝瑞近日推出的全新悬疑恐怖长篇小说《走投无路》,是根据他2003年亲身经历的一段真实的恐怖经历创作的。那次他被来自中原的一位精神病女患者追得走投无路,那位女子拿着《一只绣花鞋》找到他,自称和他五千年以前就有“缘分”,搅得他“焦头烂额”;最后被迫报案。主人公雨亭和他的母亲雨梨同时被“鬼影”和噩梦缠绕,生日蛋糕滚出粉红色的脚,夹道里白幡飘荡,京西山崖突然滚下巨石,镜框里掉换了照片,门口出现的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菜刀空剁肉案等,险象环生,令人惊栗。风铃和楚韵两个精神分裂病人穿梭其间。
  • 尘归尘土归土尘归尘土归土章泥|小说荆自以为还算得上一个清心寡欲的女子,她没料到自己会对一件身外之物这么念念不忘。那是一只天然水晶手镯,玲珑剔透的,却不是一味的冰清玉洁。无论戴在腕上,还是置于白缎精制的匣子里,总泛着微黄的银光,浸透了几千年的月色一般,有一种旷古而寂寥的景象。荆却总疑心这个光洁透亮的圈子,是用了眼泪凝固的冰制成的,那幽幽渺渺、隐隐约约的黄,正是泪水才有的颜色。而她即便不用手,哪怕只用了目光去触摸,也能感觉出它从里到外的沁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