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章

第十三章 大结局

该死!

南宫炎一拳砸在墙上。

刚才,强力胶脸上的迟疑和刹那的晃神,直刺得他眼睛疼。

邵主!邵主!该死的!

南宫炎突然很想把那个叫邵主的男人劈成两半。

门外的钱朵朵干脆在地上坐了下来,后背靠在门上,她用双臂环抱住自己的身体。

妈妈,妈妈,妈妈……钱朵朵泪水雨下。

直到此刻,她还不能接受,还不能相信,妈妈真的离她而去了。

捧她在手心,宠她溺她的,叫她小仙女的妈妈……

再也没有人会如你这般疼爱我,再也没有人会如你这般包容我,再也没有人会如你这般……

黑夜里无声地流泪低声地抽泣,身体好冷,心似针刺般揪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的门突然开了,钱朵朵后背突然失去支撑,她一下摔倒在地上。

南宫炎蹙起了眉,都已经几点了,这个女人怎么还赖在这里不走?

“起来,回去睡觉!”南宫炎踢了踢蜷缩在地上的钱朵朵。

“我,我能和你一起睡吗?”带着浓浓的鼻音,哽咽着问。

“不能!”南宫炎丝毫没有妥协的余地。

“妈妈,我要妈妈,我要妈妈!”钱朵朵放声大哭起来。

南宫炎急忙抱起地上的女人,很快关紧了门,他可不想吵醒隔壁的小哲,不然,小哲又要以为,是他在欺负这个女人了。

钱朵朵把头埋进南宫炎的胸口,鼻涕和泪水沾湿了他胸前一片。

怀里的女人在阵阵发抖,她的身体很凉。

南宫炎把怀里的女人放到大床上,一双手很快缠住了他的脖子。

“别走,别走,陪我!”钱朵朵泪眼朦胧,低声哀求道。

“我不走。”南宫炎轻叹一口气,柔声说道。

紧紧贴在他身上,全身缩进他的怀里,他的双臂紧紧搂住她的腰,不留一点空隙。

怀里的女人渐入梦乡,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水。

“小东西!”南宫炎呢喃道,他低头,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水。

南宫炎的手不知不觉再次放到女人的脸上,轻轻画起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心再次变得柔软,还夹着一种说不上来的痛楚。

紫色的眼眸满是泪水,泪水再次滴落到钱朵朵的脸上。

“你,怎么哭了?”钱朵朵睁开眼睛,诧异地盯着泪流满面的男人。

“我,我们,以前认识吗?”南宫炎呢喃问道。

“当然认识!你不会也失忆了吧?”钱朵朵一脸担忧,她伸手轻抚南宫炎的额头,没发烧啊。

“你是谁?……我是谁?”南宫炎吃力地问,为什么怀里的女人给他一种错觉,仿佛他们前世,上辈子,就遇到过?

“你是南宫炎,我是钱朵朵!”钱朵朵觉得问题有些严重了。

不行,她要测测他的智力。

“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钱朵朵一脸的严肃,她粗粗的眉毛慢慢向眉心聚齐。

“1加1等于几?”钱朵朵提出了问题。

“等于你,白痴!”南宫炎薄唇轻扯道。

南宫炎一下恢复正常了,至于刚才的莫名奇妙,他也说不上来,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个笨蛋拉低他的智商了。

钱朵朵伸手轻轻擦去南宫炎脸上的泪水,“宝宝,别哭!”她柔声安慰道,同时还不忘轻拍南宫炎的后背。

“把你爪子拿开!”南宫炎闷声道。

“宝宝,别怕,我会陪着你,我……”钱朵朵的声音戛然而止。

随着一声闷闷的声响,她整个人掉到地毯上。

“以后,你睡地上!”南宫炎惬意地翻了个身,一脚踢开强力胶,他的心情,突然好多了。

钱朵朵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手轻轻揉着被摔疼的屁股,为什么,她已经做回自己了,还是逃不掉被踹下床的命运?!

钱朵朵就这样在南宫庄园里安营扎寨了。

只是南宫炎每日冷着一张脸,他早出晚归,晚上回来,他睡床上,钱朵朵睡地毯上,虽然,同一屋檐下,同一卧室里,但,两人的交集却越来越少。

这样的状况一直维持了数月。

只是,今天,有些不同于往日。

别墅里,钱朵朵一袭紫色抹胸蓬蓬裙,长发散在双肩,头戴着一个紫色水晶皇冠,脸上淡淡的妆容,她看起来异常的妩媚。

小哲一身墨色的西装,他一脸严肃地坐在钱朵朵的身边。

在她们对面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

“有过婚史吗?”小哲跷着二郎腿,冷冷问。

“没有。”男人擦擦额头的细汗,面前虽然只是一个小男孩,但是他产生的气场却让人喘不过气来。

“回去等通知,下一个。”小哲悠悠说道。

南宫庄园外面早已是车水马龙,排队的人,从别墅门口一直排到庄园外面。略数一下大概不下于两百人。

“小哲,这样做好吗?”钱朵朵压低声音问,她看上去一脸的忐忑不安。

“放心!一切有我!”小哲露出一个妖孽般的笑容。

钱朵朵用力眨了眨眼睛,她有些怀疑,这个帅得一塌糊涂的天才儿童,真是她自己生出来的吗?

站在一旁的李管家,不时偷擦着冷汗。

小少爷公然在南宫庄园里安排征婚,不知道,炎少爷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

会议室里,南宫炎正开着董事会。

“南宫先生,紧急情况!”助理匆忙跑进会议室,他走到南宫炎身边附耳道。

“会议结束再说!”南宫炎一脸地不悦。

“您,您还是先看一下。”助理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打开。

紫色的双眸淡淡扫过去,网站上悍然贴着一则征婚启事:某女现年24岁,寻觅一稳重踏实的男士,相伴一生,另附赠一四岁天才儿童和上亿家产。

无聊的炒作!

“出去!”南宫炎闷声说道。

“南宫先生,您再往下看!”助理指指征婚启事下面的照片。

钱朵朵和南宫哲的照片赫然出现在下面。

该死!南宫炎用力合上电脑,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他黑着脸,大步离开会议室。

股东们面面相觑,从没见过南宫先生如此盛怒,如此失控……

南宫炎从车上走下来,他的车子被远远堵在外面,根本进不了南宫庄园。

“先生,您怎么插队啊。”

“就是,我们都排了大半天了。”

“有没有公德心啊。”

排队苦等的男士们,突然看到一男人,阴着脸,直往队伍前面走,他们一下急了,这个男人长得太帅了,他要进去了,他们还有戏吗?

“你有什么业余爱好?”小哲看着眼前的男人,冷声问。

“我……”男人刚说了一个字,突然他一下被人拎了起来,然后下一秒,男人就被扔到别墅外面去了。

“李管家!”南宫炎大吼道。

“炎少爷!不管我的事!”李管家脸都吓白了。

“下一个。”小哲淡淡说道,他神色自若,丝毫不受眼前突发状况的影响。

钱朵朵偷偷缩进沙发里,她的脑袋都快垂到沙发了。

“南宫哲!你当我是死的吗?”南宫炎咬牙切齿地吼道。

“这位先生,请不要干扰我们的相亲工作,你要想应征,就到外面排队去!”南宫哲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南宫哲!”南宫炎拳头紧握,额上青筋根根暴起,他已经到达失控的临界点了。

“下一个!”小哲淡淡说道。

“阿!”钱朵朵惊叫起来。

小哲整个人被南宫炎拎了起来,“南宫哲,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呃?”南宫炎咬牙道。

“哼”小哲冷哼一声,双手抱胸,头扭向一边。虽然他现在被悬在空中,但是,丝毫不影响他摆造型。

“李管家,把外面的苍蝇都赶走!下次,再让人随便进南宫庄园,你就给我收拾东西走人!”南宫炎冷着脸对缩在一旁的李管家说道。

“是,炎少爷”李管家边擦冷汗,边向后退去,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外面排着队,等着相亲的男人全部赶走!

南宫炎把手里的南宫哲扔到沙发上,终究,他还是没舍得揍他。

“你,给我上楼!”南宫炎对低着头的钱朵朵说道。

钱朵朵继续低着头,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她心中念念有词。

不过,下一秒,她就被人拎了起来。

南宫炎像拎小鸡一样,提着钱朵朵朝楼上走去。

“小哲,救命,小哲,救我!”钱朵朵带着哭泣叫道。

小哲则慵懒地斜靠在沙发上,他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走进三楼主卧室,南宫炎用力甩上门,他放下钱朵朵,钱朵朵后背靠着门,她低着头,不敢去看眼前的男人。

“相亲,呃?”南宫炎俯身,眯着眼睛问。

“不管我的事,都是小哲策划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你去问小哲。”钱朵朵急忙说道,事实也是如此。

“你是白痴吗?小哲才四岁,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呃?”南宫炎强压住怒火问。

“……”钱朵朵低头不语,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说话,白痴!”南宫炎一手抓住钱朵朵的下巴,低吼道。

“我,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不该赖在这里不走,我,我现在就走……“钱朵朵紧咬住嘴唇,强忍住不哭出声来,可是泪水还是止不住地流出来。

笨女人,谁让你走了,南宫炎突然很生气,他在生自己的气,他不知道自己这几个月在别扭什么,在和谁较劲,明明很想看到她,明明很想抱她,明明很想……

毫无预警的,他的唇欺上她的唇瓣,衔着她的唇瓣辗转吮吻……

南宫炎横抱起钱朵朵,将她放到大床上,俯身再次吻上她的唇,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睛有些发红,大手轻轻一拉,钱朵朵身上的衣服,便脱落下去。

“等,等一下!”钱朵朵低垂着眼帘,红着脸道。

“怎么了?”南宫炎沙哑着声音问,身体不停地磨蹭着她的柔软。

“你问我,你和邵主,我选谁,我想要的只是你,不管你叫什么,你是什么身份,不管你的名字是邵主还是南宫炎,我爱的是你,只是你。”钱朵朵直视着紫色的双眸认真说道。

半响没有任何回应。

钱朵朵不禁有些心虚,她小心翼翼地问:“你,你明白我说的什么吗?”

“不明白。”南宫炎摇摇头,他的手又开始游走了。

“我,我……”钱朵朵费力地想解释清楚,可是她怎么能解释清楚呢,他和邵主本来就是一个人,她要怎么说,他才能明白呢?

“乖,别说话,你的嘴不是用力说话的。”南宫炎隐忍的声音响起。

钱朵朵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嘴不是用来说话的?那是用来吃饭的了。

南宫炎再次吻住女人的双唇,他用实际行动来表明,她的嘴应该用来干嘛。

匆匆数月后。

医院,一大一小两个身穿西装的男人,静坐在产房外面。

“你在紧张?”南宫哲淡淡地问。

“没有。”南宫炎依旧一张扑克脸。

“你承诺过,要给我一个妹妹的。”南宫哲继续道。

“闭嘴!”南宫炎低吼道。

产房的门一下开了。

“钱朵朵的家属?”护士大叫道。

南宫哲快步走上前去。

“我是!”他镇定说道。

“是个男孩!母子平安!”护士弯腰对眼前的小帅哥说道。

“****!”南宫哲脸一下黑了,他想要的是妹妹,妹妹,是妹妹!

南宫炎仍然坐在那里不动。

“恭喜你,你又有儿子了!”南宫哲双手插在口袋里,对眼前的男人说道。

一秒,两秒,三秒,五秒……没有任何回应。

“医生,快来,我爸爸吓昏了!”医院的走廊上,顿时响起南宫哲震天的叫喊声。

南宫庄园里,今天异常热闹。

南宫雪,楚临风,南宫亦,还有南宫亦新交的女朋友,南宫哲正绘声绘色的给一群人讲着什么。

“什么,炎竟然吓昏过去了?太夸张了!”楚临风捧腹大笑。

就连南宫雪和南宫亦,也笑成一团。

钱朵朵抱着婴儿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姐姐,慢点!”南宫炎紧紧环住钱朵朵的腰。

客厅里的众人面面相觑,姐姐?什么意思?

“对了,忘了说了,某天夜里,我爸爸突然哭醒了,是嚎啕大哭啊,鼻涕眼泪一大把。然后,他就开始叫我妈妈叫姐姐。”南宫哲清了清嗓子,解释道。

“南宫哲!”南宫炎怒了。

“宝宝,别生气,小哲还小嘛!”钱朵朵急忙安慰道,她伸手轻轻抚过南宫炎的脸,果然,南宫炎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柔和起来。

“还有补充一下,我妈妈现在叫我爸爸,叫宝宝!”南宫哲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众人一下凌乱了,石化了。

姐姐?宝宝?再想到南宫炎的那张千年不化的扑克脸,顿时,呕声一片!

“南宫哲,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想听吗?”南宫炎薄唇向上勾起。

“说!”南宫哲冷冷道。

“你不是想要一个妹妹的吗?”南宫炎微微一笑道。

“是,难道妈妈又有了?”南宫哲眼睛一阵发亮。

“雪儿刚生下一个女孩。”南宫炎淡淡说道。

“噢,是吗?”南宫哲明显提不起精神,雪儿和楚临风不知道又飘到哪个国家了,他们生的女儿,他也抱不了。

“对了,忘了说 一件事了。”南宫炎眨眨眼睛。

“说!”南宫哲冷声道。

“我去医院做过结扎手术了,以后,你,不会再有妹妹了,你要好好疼你唯一的弟弟,知道吗?”南宫炎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

“你!骗子!”南宫哲小脸气得通红,他紧握拳头,转身,朝楼上飞奔而去。

“宝宝!你又欺负小哲了?”钱朵朵推着婴儿车,从外面走进来。

“姐姐!我什么也没做!”南宫炎耸耸肩,一脸的无辜,他走上前,紧紧搂住钱朵朵。

婴儿车里的婴儿,慢慢睁开紫色的眼睛,他眉头紧紧的皱起,什么都没做?鬼才信!单他看到的,爸爸欺负哥哥就不下于二十次!

更可恶的是,爸爸还偷捏他的脸颊,还恐吓威胁他,说,要是他晚上再哭,再缠着妈妈,就把他扔了……

“宝宝,你干嘛,乐乐还看着呢。”钱朵朵脸蹭地一下红了起来。

“姐姐……”南宫炎轻声撒娇道,双手开始不安份地游走着。

同时,他紫色的眼眸直射向车里的婴儿,父子之间的眼神交流开始了。

“小家伙,少儿不宜,还不闭眼?”

“又来了……”婴儿无奈地闭上双眼,有这么一个又小气,又霸道,又不讲理,又爱吃醋的老爸,真的很悲催!

(完)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你是我老师又怎样你是我老师又怎样灯火连天|现代言情我和江小山同学的孽缘始于一个吻。只是我做梦也没想到强吻他后的第二天,我就成了他的汉语老师。我心里忘不了暗恋了五年的男神。江小山同学于是陪着我哭陪着我笑,陪着我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最后陪我顺便睡了一觉。原本以为只是春梦一场。可是梦醒之后他却盯着我的眼睛扔下四个字——我喜欢你。我大惊失色,虽然对这孩子的印象在转变,可是——我是你老师啊!嗯?你是我老师又怎样?他一边吻我一边淡淡问道。
  • 先生请自重先生请自重幻月猫猫|现代言情三年前,他让她颜面尽失,将她赶出自己的世界。三年后,他又千方百计地想要让她回到自己的世界。在他用尽手段终于牵起她的手的时候时候,她却只是冷冷地说了句:“先生,请自重。”女人说:“我需要一个真实合理的解释,让我能不顾一切再去爱你。”当真相大白时……
  • 豪门虐宠:我的总裁老公是恶魔豪门虐宠:我的总裁老公是恶魔唐小诘|现代言情新婚之夜。“放开我,变态。”“放开你,谁给我生孩子?”夏晓草看着倪大总裁微微一笑,不放开是吧,那就让你断子绝孙。倪大总裁不屑一笑。下一秒,夏晓草傻眼了。不会吧,总裁也会功夫。“痛……坏蛋。”夏晓草惨叫起来。
  • 调戏腹黑总裁调戏腹黑总裁暮池归|现代言情她是从小家庭不太富裕的女孩,他是含金长大的少爷...本来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却在缘分的撮合下有了相交...看灰姑娘如何逆袭,看冰山总裁如何沦陷...
  • 娇妻不乖:首席老公晚安娇妻不乖:首席老公晚安苏樱爱|现代言情她使用催眠,侥幸从他手中逃出,并顺便摆他一道。他在她步步为营,精心策划夺回公司大权,最后一步时,横空干涉,将所有股权揽入他的名下。“把股权书还给我!”她气愤低吼。他眼中尽是高深莫测,“想要回公司股权,你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当我的女人。”不得已,她再度施展催眠术:睡吧睡吧……他睁开眼,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宝贝儿,十分乐意效劳!
  • 呢喃呢喃长安青叔|现代言情那日的家庭聚会,他高高地坐在远处,任家中的长辈对他说怎样的话,他都是僵硬地扯起嘴角,礼貌的回报一个笑容,奶奶拉起同样默不作声的温暖,“看看我这孙女,如今长得真是漂亮。”她扬起笑脸,将骨子里的清冷掩去,一直沉默的他看着温暖,浅浅开口,“你叫什么?”温暖朝他望去,面带微笑的直视他,“温暖,小叔。”易暖城勾起唇角,有意思,真的有意思,他不笨,她也不傻,在这深深地温家中,他们是两个寂寞的灵魂,虽各自清醒,但禁不住沉沦。
  • 四叶草and薰衣草四叶草and薰衣草浅蓝色的回忆|现代言情四叶草(幸运草)---传说中的四叶草是夏娃从天国伊甸园带到大地上,花语是幸福。学名苜蓿草,是多年生草本植物,一般只有三片小叶子,叶形呈心形状,叶心较深色的部分亦是心形。最为有趣也最特别的是,在十万株苜蓿草中,你可能只会发现一株是‘四叶草’,因为机会率大约是十万分之一。因此‘四叶草’是国际公认为幸运的象征。它的每片叶子都有着不同的意义,当中包含了人生梦寐以求的四样东西:名誉、财富、爱情及健康,倘若同时拥有这些东西,那就是幸运了。FourLeafClover幸运草
  • 谁不犯贱谁不犯贱苏玉书|现代言情卓佳为工作之便,与两位同事合租在套房。三个性格迥异的传媒圈内女纸混在一起,连老天爷都懒得劈他们。即使她们再怎么遭天谴,卓佳觉得,在妖孽男徐侃面前,一切都是浮云。她连徐侃的一根手指头都爬不过,太抬不起头了。不信,你看卓佳终于忍无可忍拍案而起大吼:长得比妹纸漂亮了不起啊!!!勾得男人都来抢了不起啊!!!你丫血是黑的,连心都是黑的了不起啊!!!妖孽徐侃会无耻卖萌回道:是呀,宝儿是不是更想扑倒我了~
  • 呆萌撞上爱:拒嫁99次呆萌撞上爱:拒嫁99次碗里来|现代言情已发新书《高冷男神太腹黑:追婚36计》喜欢的快快收于囊中哈。日例会结束,沈言薄直接将她困在椅子上,高大挺直的身子微微往前倾去,冷眸微眯:“肖白池,我们的关系是不是应该改进一下?”肖白池微微一怔,眨了眨了满是错愕的黑眸回答:“改进?难道你不想当我师父了吗。”“是。”幽幽的声音有些落寞和委屈:“恩,没有关系。”反正她也要走了。“······”男人脸色一变,心底一沉,活了这么多年遇到最棘手的事情居然是喜欢上这个在某方面极有天赋,情商又堪称为零的榆木脑袋女人。情商无下限,宠溺无上限--史上最爆最萌腹黑师徒恋!
  • 蒲公英之约蒲公英之约麋鹿涵|现代言情两个明星少年在正露锋芒时期,因两个女孩的出现,打破了他们的日常生活,支离破碎的爱情与亲情,会有挽回的余地吗?中间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