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0章 选举制度

康斯叹口气:其实很简单,我准备把我们拥有的实力慢慢的展示出来,以便震慑他们,进一边扩大我们在统一联盟的话事权。

相文眨眨眼,从来都是放权不管事的主上居然说要扩大话事权?

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呢?真要独裁的话,也就不要组建什么统一联盟,直接把现在统一联盟的几个成员吞掉就好了,何必把他们当成盟友,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啊!

康斯像是看穿了相文的疑问:虽然我们当初吞并这些盟友们的话,根基肯定比现在扎实许多,但是夺人根基遭受的反应可是比把人家拉成盟友大上许多,而且绝大部分都是不死不休的,这其中绝对能够耗费我们许多实力。如果走那条路的话,恐怕我们现在的地盘最多就是停留在陕东陕南两省,因为其它地方都会费尽心机,甚至直接投靠皇族联盟来对抗我们的。

看到相文不服气的样子,康斯不由得笑道:虽然动用密卫可以提前解决掉这些势力的脑,但是你想想一个通过靠刺杀才能获得胜利的敌人,带给世人的印象只能是恐怖畏惧,而不是心甘情愿的臣服,到时候投靠过来的人都是三心两意的投机分子,真正有才华的是不会为这样的刺客政权效忠的。

想想自己手下全都是贪官污吏,想想除了他们就没有人愿意为我们服务,你就可以猜测到,就算这样的刺客政权统一了整个帝国又如何?这样一个政权能够存留多久呢?

听到这话,相文真是不寒而栗。

自己依靠密卫的能力,老是觉得如果对方不服气那就把对方刺杀掉了事,把反对者都杀光了看谁敢再反对,从来就没有想到这样一个依靠刺客获得各方面胜利的政权的威望能有多少,从来就没有想过靠这样能力组建起来的势力,手下人员到底是因为忠诚还是因为畏惧才来效力。

用这样心态的人管理地方,他们肯定是三心两意,要么捞一把就死,要么就不作为的免得遭难,而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样的人才能厉害不到什么地方去。

当天下的有识之士都拒绝为你的政权服务的时候,你这个政权的存在性实在让人怀疑,这样人心不定的政权,说不得一场外族入侵的战斗就会引起连锁反应,让局面全面崩溃了。

相文有点迟疑的说道:主上接纳这些本土势力成为盟友,就是为了限制密卫的作用?

现在虽然有些理解康斯为什么绝大多数时候都把密卫当成情报员来使用,但却有点不能接受强大的密卫被限制在这方面,相文身为密卫总长,理所应当的会为扩大密卫的影响力而努力。

也不全是为了这个,我始终觉得一个依靠刺客来维护统治的独裁政权是不能长久存在的,所以在一个统一的框架下培养一些独立自主,地位平等的盟友,倒是更能让这个政权长久的流传下去。

毕竟当执政代表侵犯到整个成员的利益,将会遭到全体成员的反对,虽然这样的政权不可能急展,但根基却是稳固的,而且当所有成员的势力都达到瓶颈,那么对外扩张自然而然就成了全体的追求,这样总好过执政代表为了自我的野心随意动战争了。康斯说道。

可是就算这样,您也放权太多了啊。相文忍不住劝道,因为他现康斯虽然表明要扩大话语权,但却没有收揽权力的味道。

只要控制住军队,让军队保证这个政权框架的不变,其它内政权力下放,不但减轻了自己的负担,而且也让下面的人更有动力,更能让内政蓬勃展,如此美妙好事为何不作?反正我麾下领地的内政权依然在手嘛。康斯说到这,看到相文还有点想不开的样子,不由得详细说道。

你也别小看了这种拉盟友的组织,我们组建统一联盟后,虽然才仅仅扩张了八个行省,加入了五个成员,但我们攻打雪国的损失和现在的损失,看看重建雪国的各地政权和现在领地政权就可以知道那个损失更少,那个地方恢复统治更快了。

还有一个最重要,像我们在雪国开始扩展地盘的时候,几乎全雪国的人都把我们当成是敌人,而这边统一联盟扩展的时候,虽然其它势力也把我们当作敌人,但却没有一定要消灭我们的念头,而且当我们放出风声对西南感兴趣的时候,西南的四皇子更是自动找上门来要求加入联盟……

你看看,同样是扩张势力,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截然不同的状况?还不是因为一种是要吞掉对方,一种是联盟对方,前者必定你死我活,后者则能够共同存亡,只要不是白痴谁会乐意你死我活的单一选择?

相文无语了,情况确实如康斯说的那样,雪国那边不说战斗损失,就说胜利后恢复对地方的统治就必须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金钱时间,而且还时不时冒出叛乱分子,而统一联盟这边,战斗的时候一旦现不在上风了,对方会干脆利落的投降。

至于恢复地方统治,因为主人根本没有变换,几乎是结束战争后第一时间就恢复了,地方也能在极短时间安稳下来,而且不满意新政权的叛乱者和趁机出来捡便宜的捣蛋者则根本没有出现。

重要的是,这样的新地盘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贡献力量,让联盟军不但不用分兵不用处理地方事务,专心致志的起作战,并且越打越强。

这样对比一下,还真是联盟制度更快捷更迅达到快扩展地盘增加势力的目标呢,唯一可惜的是当权者不再不二的独裁政权了,因为你已经多了盟友,说话做事都要考虑到盟友的感情啊。

想着这些的相文忍不住再次问道:主上,既然你要求盟友分享你的权力,那你怎么把帝国银山这样事情展露出来,并且把夫人名下的商团也拿出来展示?这样岂不是让他们更加忌讳主上您的强悍实力吗?说不定他们会起了二心啊!

虽说联盟框架下成员们都拥有一定的话语权,但是如果大家的权力都是相当的,那真是不知道听谁好,必须有一个成员代表,或者就是盟主的角色出现,要知道一个狼群没有头狼的话,这狼群就会四分五裂,而一旦有了头狼的话,整个狼群就会奋勇向前,并且自动会出现头狼的替换规矩。康斯说道。

相文则有点不甘的说:主上,狼群的头狼替换,规矩是失败者要离开狼群啊。

康斯先是一愣接着就是一笑:我们不是野狼,可以制定规矩,联盟成员竞争盟主位置失败了,不用离去,乖乖听话就行。

就怕新盟主打击旧盟主和竞争者呢。相文忍不住嘀咕。

虽然他敢保证康斯的盟主位置谁也抢不了,但他不敢保证这个盟主位置会一直在康斯后代手中,因为看康斯的样子就知道他开始准备制订竞争盟主的规矩了。

这规矩一出来,对照着花无百日红的格言,现在联盟成员的后代中肯定会出现英杰,到时盟主职位一换人,恐怕显赫多时的康斯系就会遭到打压了。

康斯显然知道相文话里的含意,不以为意的说道:只要制订了规矩,新盟主就不能明目张胆的报复打击,如果他胆敢这样做的话,自然就没有资格担任盟主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只要联盟成员不脱离联盟,保证联盟军补给配额的供给,盟主就根本没啥报复打压的手段了,因为所有成员都有自己的私人领地,躲在领地里就是土皇帝,他不出来谁也无法奈何得了。

哦,这样一来大家都有退路,那样盟主竞争再怎么激烈也不会过界限了。这才想起联盟成员都是有不受联盟管制的私人领地的相文不由得松口气。

起码主上的私人领地非常庞大,这样一来,就算主上的后代子孙竞争不过那些天才人物,竞争不到盟主职位,那也可以在领地内享福了,倒也不怕被人欺负呢。

康斯笑了笑:我这一代人的任务就是给统一联盟构建框架制订规矩,只要后世的人不把框架给拆了那这个统一联盟肯定会源远流传下去。

后代人努力的话,说不定整个天下的势力都成为联盟的一分子呢,当然,后世真正会变成什么样,那就不是我们能够了解的了。

对康斯这样突然有些懒散的神态,相文心头一紧。

怎么……感觉主上现在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呸呸……主上青春鼎盛,哪里有这个可能!

该不会是主上想要甩手不干了吧?主上可是做得出来的,以前在飞渡半岛雷家的时候,主上可就曾大半年没有处理过任何一件政务呢!

看到相文闪烁的目光,康斯笑了笑,没有吭声。

西南的四皇子皇宫内,四皇子的大臣们正在商讨联盟代表传回来的信息,四皇子扫视了众人一眼。

看到这些原本和自己一样憔悴的大臣,因为大草原落入了联盟手中,真正是后顾无忧,开始恢复原来臣该有的红光满面后,四皇子不由得微微叹口气说道:诸位怎么看?

虽然四皇子话了,可他的心神却没有放在大臣们的回答上面。

现在的他,在经过草原人的打击后,又经过康斯解救这样的另一种打击,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雄心壮志。

毕竟四皇子不是狂妄到无视现实之人,他从各方面反反正正的对比着自己和康斯的实力,结果却都是让人沮丧的。

比人口,现在西南只能保证四省的大城有人烟出现,其它地方一片荒芜,而康斯呢,单单雪国的人口就比自己强,不要说其它的领地了,所以这个不用比了。

比金钱,这个原来还敢用自己四省收刮的财富对比一下,可在得知帝都绿雅轩是康斯夫人产业,特别是维尔特在帝国银山的开采权居然被康斯另外一个夫人的商团获得了,这就根本不敢提了,一提就是自取其辱,完全是蚂蚁和大象的对比啊!

比领地,这个根本不敢开口,自家的三个省分还是康斯帮忙收复的,人家愿意还给你还是因为盟规的限制,不然你就拿着一个行省哭吧。

比军队,这个四皇子以前最自傲的部分,在见识康斯的直属部队后,信心最是被打压得体无完肤。

他根本搞不明白,大家同样是久经战阵的精悍兵丁,可对比起来怎么差别这么大?难道训练方法有区别?可训练精锐的手段也就是那几种,怎么自己的兵丁却无法和人家的兵丁相比呢?

想到这些的四皇子不由得感叹,康斯确实厉害,没有怎么作为就把自己打击得生气全无,搞得自己乖乖的自行裁减领地部队。

其实想想也无奈,自己保留这么多不如人的部队干什么?造反不可能,想要杀敌身边又没有了敌人,除了浪费粮钱外根本就没啥用处,不裁减部队能干什么?

人家不倡议裁军目的就是想要看你浪费钱粮而已,看看其它成员的裁军行动就知道谁都不是笨蛋!

感觉到自己已经失去了攀爬目标的四皇子,百无聊赖的瞟了一眼下面哪些拼命找出各种理由来解释康。

斯炫耀自己财富行为的臣子。

听得都有点厌倦的四皇子,不由得摇摇头说道:你们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直接说康斯向我们这些联盟成员耀武扬威不就行了。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耀武扬威,也很简单,就是提高自己的威望,告诉世人,他不但军事是联盟中最强大的,经济也是联盟中最强大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众人推举他为联盟大盟主!

臣们都傻眼了,康斯这家伙突然搞出这事来,就是为了当上大盟主这个空闲多时的位置?

好像这个位置除了他,谁也不敢奢望能够去坐吧,他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臣们想到这忍不住小心的瞟了四皇子一眼。

这眼神却被四皇子注意到了,四皇子当然知道手下想些什么,不由得懒洋洋的说道:放心,我有那份自知之明,不会幻想盟主之位的,不过那个位置我们这些成员就算得到了又怎么样,有那个能力担负起盟主的责任来吗?

来因四皇子语气想要让四皇子振作的大臣们,听到这话后全都不吭声了,确实如此,就算让四皇子当上盟主了,虽然能力是有,但是实力没有啊,根本无法履行盟主的责任,成员一句求援就会让你无能为力。

就在众臣暗自焦虑自家殿下给康斯打击得灰心丧气,要怎么让殿下振作起来的时候,一个传令兵突然冲进来喊道:殿下,联盟代表急信!

这话让大家都是一愣,这联盟代表的信件才刚送来一份,怎么一天没过就又来一份?

至于殿下的称呼,在皇族联盟取消皇帝称呼的同时,统一联盟的几个皇帝的称呼也同时取消了,可以出头鸟的事真是没人愿意做的,当然四皇子是自愿的,其它两个幼儿则都是大臣一句话的事。

四皇子懒洋洋的展开信笺观看,开始的时候四皇子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不屑神色,但到了后来四皇子像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突然整个人的精神都焕起来。

在大臣们迷惑不解的时候,四皇子哈哈大笑的把信笺递了下去:你们看看康斯制定的竞选盟主的规矩!

众大臣一看,眼睛一转就知道为何四皇子恢复了精神,敢情四皇子已经准备让他的后代去竞争盟主之位了。

不过想想倒也明白四皇子的无奈,不说在联盟内,就是整个帝国和康斯同时代的人中,根本就没有哪一个人能够有资格和康斯相提并论,可以确定,只要康斯乐意,他这个盟主可以一直当到他死!

单单这点就足以让同时代的所有野心家们都灰心丧气的丧失所有雄心壮志,只要知道康斯的底细,那就真是被打压得失去了与康斯争雄的念头。

如果这个时候康斯开始加强个人权威,相信不用多久,康斯就会牢牢控制整个联盟,最后把盟主改成帝皇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整个联盟根本没有谁能够反抗康斯。

可是康斯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明确规定盟主职位二十年一个轮回,可以连任,但不可世袭。

单单这条就表明康斯没有把盟主之位当成他家族的私产,也让四皇子等人彻底的松了口气,这种公布天下的命令,可是不能随便反悔的。

让四皇子包括大臣们都心动不已的是,只要是联盟所属,任何人员都有资格竞选盟主之位。

虽然康斯把这个顶级职务当成香馍馍来引诱所有人,但相信除非千百年才出一个的才绝天下的级人物,才可能从草根变成盟主,绝大多数的时候相信都是权贵后代,特别是联盟成员势力的继承人才比较能够成为盟主。

想要成为盟主并不是让联盟成员投票决定的,估计康斯是为了避免争夺这个盟主位置让成员之间互相拖后腿的问题,干脆的限定,要想成为盟主,不看你的身分,更不看你多受欢迎,只看你为联盟立下了多少功勋,竞选人中功勋最大者获胜。

当然,需要盟主从推荐人中挑选。然后每过两年增加十个,一直到盟主二十年任职期限为止。

总数达到一百个的候选人一旦受选,所有的经历都将被公之于众,所接受任务和命令同样也会公之于众,也就说让世人来评价他们的优劣。

这样一来虽然没有了,但就是盟主想要打压他们都得想出隐蔽得不会被人现的手段,更不要说其它人了。

这条就是保证候选人不会被包括盟主在内的竞争对手迫害的法规了。

当然,只要你不愿意,可以不接受候选人身分的,不过这种胜利就等于是皇帝的机会,相信没有几个人会愿意放弃。

这次随着信件抵达的,还有十个第二届的盟主候选人名单,四皇子的名字赫然就在上面,而除了四皇子的名字外还有九个候选人的名单,其它的四皇子不认识,但其中一个名字,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一个武将身上。

这武将看到自己的名字居然和四皇子并列,冷汗立刻冒了出来,连忙跪在地上告白:殿下,属下实在是不知情的!属下,属下……

急出一身汗的他突然灵机一动,马上喊道:属下这就公告天下,拒绝候选人资格!

四皇子摆摆手笑道:不用紧张,估计这份名单都是统一联盟内杰出文武官员,我能和你们并列倒是我的荣幸了。

四皇子这话一出,那个武将被吓得几乎瘫倒在地了。

看到这一幕,四皇子有点苦涩的笑道:其实康斯这招完全就是把我们这些人摆在火上烤的,有他存在,不说以后,单单这第一个二十年,是根本没有人胆敢和他抗争,就算和他抗争也抗争不赢,所以我们这些下届候选人完全是拿来做戏的,为了不让人当作戏子,也为了不被人窥探得一清二楚,我也公告天下拒绝候选人资格,我相信,这份名单上的人都会如此选择。

殿下,虽然我们这一代人无法和康斯竞争,但世子却可以,二十年后,由您教导出来的世子正是风正茂时期,而那康斯已经四五十岁进入中年了,就算他那时依然权威显赫,那又过二十年呢?四十来岁世子正是鼎盛时期,而康斯已经是六、七十岁的老家伙了,只要功勋显著,世子绝对会一举登顶的!

一个大臣忙说道。

而另一个大臣已经直言不讳了:殿下,就算那康斯至死都一直霸占着盟主之位,那也最多当上三届盟主,属下就不信他能够活到一百岁!所以就算世子第二届、第三届不成功,第四届也绝对会成功,到时世子也不过六十岁而已,足以担任一届盟主!单这一届就能让我们西南的实力连翻几番,说不得世孙也能接任呢!

对大臣们把期望放在自己后代的想法,四皇子不但没有恼怒,反而欢笑道:哈哈没错,我比不过康斯,我认了,因为全天下都没有人能比过康斯,如果康斯把联盟变成帝制,那么他家后代凭借身分压在我家后代头上,我也没有办法。

可是现在,这个错误康斯居然提出这种候选人制度,那么老子就不相信老子的后代不能反过来压在康斯后代的头上!世子不行就世孙,反正老子的子孙后代和康斯家耗上了!

四皇子说到这,站起来吼道:所以诸位,为了让你们的世子世孙能够有个厚实的后盾,请诸君向我们西南贡献你们全身的本事吧!

看到四皇子如此意气风,大臣们立刻跪下行礼:臣等誓为西南鞠躬尽瘁!

不过这些大臣心中有没有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考虑就没有人会知道了,毕竟康斯规定只要是统一联盟的人就有资格当候选人,只要功勋最大那就是盟主,也就表示只要机运和能力都够的话,他们的后代也能够当盟主。

那个时候,他们的后代就不单单是凌驾在康斯后代头上,还是在自家殿下后代的头上呢,当然这种阴暗的心理是绝对不能表露出来的。

康斯那个盟主候选人制度公布天下后,那真是一片沸腾,这等于是把皇位对世人公开,只要有能力你就能当皇帝的样子,而对于康斯直接以盟主身分布公告的问题则根本没有人理会。

把康斯拿出来竞选第一届盟主?

这实在是多此一举呢,除了他谁敢去坐那个位置啊?估计二十年后还有人敢争,这个时候谁都不会冒出来的。

不见布告出后,那十个候选人立刻接二连三的冒出来表示拒绝候选人身分吗?看看人家连二十年后机会都不要,直接瞄准了四十年后康斯变成老头子的第三届盟主,从这就明白康斯的威能有多大了。

不说帝国所有有头脑的人对这布告仔细思量,就是周边国家的有心人也开始对统一联盟盟主的地位怦然心动。

公告上面说,只要求是联盟人就有资格,也就是说只要自己加入统一联盟,二十年后自家也能够竞选盟主呢,一旦成功,那就可以当二十年庞大组织的皇帝,实在是太诱人了!

智商比较高的人则感叹康斯的精明,先这统一联盟愿意接纳任何愿意投靠的势力,并且制定了许多严格规定,既保证了投靠势力的地位和实力,就是投降的势力也能得到利益保证,同时这些规定也保证了统一联盟能够持续的拥有独立。

凌驾于成员实力之上的强悍实力,确定了统一联盟中央的地位不受动摇。

一个稳定而强大的联盟直属力量,将保证这个联盟不会是松散联盟,而只要免除内乱和解散的危机,这个联盟就是强大无比的!

于这种愿意敞开怀接纳外人和平等对待成员的态度,肯定会使得很多小势力愿意投靠,而且一旦统一联盟对外作战,只要对方现打不过就会投降,很有可能会出现前方的联盟军才刚热血沸腾准备厮杀,下一刻敌人就成了自己的盟友的怪事生。

这些能够让统一联盟轻松获得盟友的规定不去说,最让人佩服的是康斯新公布的候选人制度。

这种两年十个的候选人功勋竞争制度,等于每两年就把十个当时最优秀的年轻人收入统一联盟的制度下,二十年就是一百名当代最杰出的人才,如果康斯精明到绝顶的话,第二届就自动退位换人,那第三届开始,这一百个名额就是全天下英杰的争夺目标了,这样持续下去,统一联盟不强大才怪。

明白这些的聪明人,要是在统一联盟的,就拼命的表现自己,要是在其它地方的,那么就找机会把全家老少都迁往统一联盟地界了。

谁都不是白痴,虽然人生地不熟,但那里不但安全富饶,而且还可以让你的后代有成为皇帝的机会,特别是你现在居住的地方正在进行战争,这样的情况你移居不移居的?

皇族联盟的脑不是没有现康斯公告对自家臣民的吸引,自家地界内的一些不愿接受官职的大才偷偷的迁移。麾下一些不受重视的臣子不告而别的事情他们都很清楚,也想用强制的办法限制他们,但却没有足够的精力。

东南的攻势正急,几乎把皇族联盟的战线打得节节后退,把皇族们逼得喘不过气来,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制臣民出走。

其实皇族联盟搞不明白,自己这边是帝国皇族组建的联盟,拥有正统身分和大义名分,怎么对世人的吸引力却连康斯的统一联盟的一成都不如?

他们没有思考,自己是皇族联盟,单单这个名字就限制了加入人员的资格,也就是只有皇族才能加入而这以皇族血脉为根基的联盟,白痴也知道,如果你没有和这些皇族有着什么亲戚关系的话,别想在这皇族联盟里获得高位权力。

统一联盟则是一开始建立根基的时候就接纳了两个傀儡皇族,也就是说虽然是皇族掌权,但却是权贵掌权。

康斯本身却是军阀出身,后面又加入了两个被打服的降者势力,最后还有四皇子的真正皇族势力加入可以说统一联盟就是个大杂烩,只要愿意加入就没有什么限制,这样一个联盟,就是投降的人都愿意加入,更不要说其它人了。

而且这个联盟现在还公布盟主候选制度,裸的向世人公告,任何人都有可能登上大盟主这个统一联盟最高位,几乎是等于把皇帝位给拿出来引诱世人了。

只要有点头脑的人就清楚,人家连皇帝位都敢拿出来让人家公平竞争,那么其它的军政高位就更不用只要能力够,连皇帝位都能坐,其它丞相、元帅、行省长、将军之类的位置还能少得了你吗?

面对这样的诱惑,真是没有人能够抵挡,所以大家都看好统一联盟而不看好皇族联盟,不仅仅因为皇族联盟正在打仗,而是因为双方开放出来的位置极为悬殊,自认有本事的人当然要选择足够自己挥展现能力的组织了。

同类热门
  • 异世之王者降临异世之王者降临鬼道乾坤|奇幻凯恩大陆,分布着众多的人类国家,也有兽人帝国,精灵王国,翼族,海族,巨人,龙族,凤凰一族...雷诺以一种神奇的方式来到这个和平上千年的大陆,他以希特勒为榜样,以建立空前强大的帝国为目标,无数的种族在战火中和他交接,他的理想会最终实现吗?拭目以待!
  • 异界军工大少异界军工大少子夜时雨|奇幻时空穿越机不小心出了意外,我们很牛逼的灵界三大祸患——楚天邪穿越了前世就是靠着高科技搞得灵界乌烟瘴气,在可以毁天灭地的高科技面前,炼金术算什么被炼金术压的死死的魔法武技算什么渐渐,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得出一个结论:那丫是怪物。这有个圣女,她以后就是你女奴了,请饶恕我与您为敌的无知把。遮天盖地的高达军团压境,光明神教教皇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道变态科学家穿越异界化身富家纨绔子弟,身怀绝技,手掌大权,赚的钵满盆盈,钱多花不完享受奢侈香艳的幸福人生
  • 驯影人驯影人敢心小二|奇幻一天,街头混混秦燃在街上偶然碰见了一个怪老头,自那以后,秦燃发现自己的影子像有了生命一般,可以受到自己控制,驯化,进而为自己所用。紧接着,秦燃跟着自己的发小张震三一起,通过巷口的拓金花,一点点地发现了一个隐藏的世界,驯影人,弑影人,无影人的相继出现,揭示了一个由曼希国神像引发的天大秘密。
  • 在那时空静止的世界在那时空静止的世界虫一一|奇幻她意外闯进了一个时空静止的世界,至此颠覆了整个世界观……但故事远不止于此,不知道聪明如尔,能否读懂、最后的结局?
  • 傲剑狂魂傲剑狂魂千里荒凉|奇幻这是一个斗气与魔法的世界。一个神秘的家族,一个为了复仇的狼孩,一柄绝世的神剑,一只来历不明的大狗。这,就是他的故事。他,身具斗气魔法与一身,纵横大陆,冲冠一怒,只为红颜。当被强大的仇敌追杀,走投无路的时候,却发现了另外一个世界。他从一个奇幻的世界来到了玄幻的世界,用奇幻世界的魔法和斗气,在玄幻世界中纵横。各种惊人的秘密,随着他实力的强大而逐渐露出水面;各种美女,随着他实力的强大围绕在他的身边……
  • 下弦月爱人(上)下弦月爱人(上)一上|奇幻[花雨授权]只是想过平凡的生活,只是想做被你爱的自己,有那么困难吗?什么对生星、什么七界无敌的力量,谁知道得到这不想要力量的代价,竟是和你的回忆!不想要什么力量,我只想做一个,被你爱的、平凡的自己……
  • 神眷物语神眷物语脑不残|奇幻他不想做旷世英雄,而闻名天下。他不想坐拥佳丽,后宫三千。只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个“她”。只为了她,苦苦的等待,“垂杨柳树”底下的誓言。
  • 奇异世界的冒险奇异世界的冒险刘尔谋|奇幻我所住的这条狭窄的街道叫光明路,这条街上的老蒋生在五十年代,是个底层的老百姓,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变成吸血鬼的,后来我和他在干田张三哥的山庄里钓鱼,他才跟我说起这个秘密,他说他之所以会成为吸血鬼一族完全是个意外……
  • 天座之战天座之战南天座|奇幻战场小兵携带异能归来,别的异能大师混的风声水起,他却过得提心吊胆,彷徨不可终日,这是为何……?什么?地球,火星,轮回,大世界……?我的使命?阿西巴!这不是真的吧……?
  • 最强魔纹最强魔纹一土三金|奇幻魔纹象征权利魔纹象征力量魔纹象征金钱魔纹象征欲望我的魔纹,象征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