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0章 胖子的独白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人生会这么传奇,连撞鬼这种小概率事件都让我遇上了。

这一刻,我的心脏已经被刺穿了,杭哥和叶哥也都昏迷了。开卡车的那个人已经从车上下来,我看清了他的脸,这个人,我认识。

别人常说,人在死之前,脑袋会特别清楚,这一生发生的事情都会瞬间在脑海中重演。是的,看来人们说的是真的,在我彻底死去的这一秒,我竟然来得及去回忆我的一生,也可能是我这一生太短的原因吧,我才20岁。

相信大家的求学生涯里,不管是幼稚园,还是小学中学,乃至大学,身边都有一个脑袋特别大的人和一个特别胖的人。前者,大家会叫他(她)大头,后者,大家称呼他(她)胖子,有时还会在称呼前面加一个死字。而我,就是大家口中的那个(死)胖子。

我从小就很胖,听爸妈说,我一生下来,就比普通孩子重了六斤。爸爸妈妈老年得子,对我宠爱尤嘉,每一天,爸爸都辛辛苦苦地在田里干活,然后把农作物换来的钱,一股脑全部换成了各种吃的,全部往我嘴里塞。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我总是比别人大一号,从未被超越吧。也因为多了我,所以家里并没有积蓄,全被我吃了。

但还好,我们有一块农田,有一栋老屋,这些都是爷爷留下来的。家里养着几只鸡,在鸡舍边上,种着蔬菜,这样,每一顿饭倒也能吃得饱。

七岁那年,我开始上学了。爸爸领我去村里的小学报道,说是小学,其实就是一间小屋子,校长、班主任、语文老师、数学老师都是同一个人,班上的学生也才十几个,我都认识,有隔壁家的阿宝,对门的才哥,还有大家都喜欢围着她转的小陶。平时,老师教我们读书写字,直到小学三年级,我才学会写上几个字。

升上四年级后,大家的个子都长高了不少,我也长胖了不少。有一天,我把事先写好“要不要一起去玩”的小纸条,偷偷揣进了小陶的书包里,一整节课下来,我都忐忑地瞟着小陶。也不知道那天是不是这老师大姨父来了,发现我上课不认真,劈头盖脸就把我骂了一顿,让我出门去罚站。下了课,我看见小陶愉快地跑了出来,我冲着她傻笑,才哥说带他去看她家刚买的脚踏车,然后,然后她就和才哥去玩了……我这才想起来,那张纸条我忘记写名字了。后来想起来,才知道原来那个时候的世界,就是由高富帅支配着的。这也是我第一次失恋吧。

到了六年级,大家马上就面临着小学毕业。村里的人一般都不让孩子上中学,一来是上中学要去城里上,穷人开销不起,二来,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尽快帮自己打理农地。爸爸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这学,一定要上,不希望我将来和他一样,一辈子呆在村里受苦。我没有去过城里,所以也不知道城里人的生活有多好,我也没觉得自己生活的有多苦,每顿饭都能吃饱,还能找小陶玩。但是既然爸爸让我上学,那我就上。后来想想,爸爸还是很有远见的,当然,如果我没有死的话。

毕业那天,老师发了很大的火。才哥跟我们说,这个老师是某某市的一个中学老师,因为想要评特级教师,才来我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支教。但是事不尽如人意,他在这地方陪我度过了六年,也没有评上,就在爸爸送我去城里上学的那天,他也正好拍案离开。

第一次来城里,我才知道自己生活的地方是有多没意思,烛火总是比不上城里的霓虹。兜兜转转了很久,爸爸和我才到了中学。爸爸絮絮叨叨对着班主任嘱咐了很久,直到班主任都不耐烦了,才把我托付给班主任。爸爸没有在城里过夜,因为听说住上一晚就要花掉我们两星期的伙食费。爸爸给了我两百块钱,让我省着点花,就回去了。

开班会的时候,我发现大家看我的表情都不一样,有的还在偷笑。寝室是十二个人一间的,但他们从来不跟我说话,我叫他们,他们也不理我。直到有一天,我在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撞翻了一个人,那人对着我就是一阵狂打,嘴里还说着什么从乡里来的乡巴佬,死胖子,丑八怪,我才知道,原来大家是嫌弃我又穷,又胖。爸爸听说我被打了,从家里赶来,打我的那人也被叫了家长。那人的家长戴着金链子,抽着烟,一见爸爸就开口问我们要多少。爸爸在办公室里把桌子掀了,说一分钱都不要。爸爸把我带回家给我擦药,我哭着说,爸爸,我不想上学了。爸爸听了,对着我就是一巴掌。我哭的更厉害了。

两天后,爸爸要送我去上学。我死呆在家里不走,爸爸问我怎样才肯去。我说我要买新书包,买新衣服,我不想再被同学笑。爸爸叹了口气,把藏在床底的钱拿了出来,到城里给我填了几件新衣服,买了新书包。后来我才知道,从那以后的几个星期,爸爸妈妈每天都只吃一顿饭。穿上新衣服来到学校后,我以为大家会理我了,可是我叫舍友,他们还是不理我,还骂了句死胖子。

我就这样浑浑噩噩上了两年学,有一天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我性格太孤僻,让我去减肥。我从老师的眼神里看出了嫌弃,原来所有人都嫌弃我。于是我每天都拼了命地跑步,一个月下来,身上的肉一点都没掉。我放弃了减肥,我决定拼命读书,因为我在书上看到,大城市的人素质都很高,所以我要考到那里去。

一年下来,别人睡觉的时候我读书,别人玩的时候我读书,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知道我被一所高级中学录取了,心里乐开了花。我冲着田里的爸爸喊,爸我考上啦。爸爸放下锄头,就跑过来把我抱起来,冲回家里。爸爸太高兴了,把我放下来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原因当然是我太重了。高兴过后,爸爸马上就皱起眉头了。高中不再是义务教育,学费高,大城市的生活费也高。那个时候我已经懂事了,知道家里没钱。我看了看桌上的录取通知书,说了句,爸,咱不上了。爸爸又打了我一巴掌,这是我记事以来爸爸第二次打我,原因又是因为我说不上学。

爸爸把农田卖了,改在家里做木工。送我去大城市上中学的那天,我看着爸爸佝偻的身子,心里酸酸的。我说,爸,我以后一定要赚大钱,带你们住大房子。

把我安顿好之后,爸爸就立刻坐火车回家了。中学的宿舍是六人一间,刚进宿舍的时候,我不敢和他们讲话,我害怕他们和初中里的同学一样,嫌弃我,讨厌我。但我想错了,他们竟然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心想,书上说的果然不错,大城市的人都这么有素质。

在来上高中之后,没有人再欺负我,也没有人再骂我。他们都叫我胖子,但我知道,他们这是对我好,才这么叫我。高二文理分科,我选了文科。我的成绩不是很好,脑袋也有点笨,所以我想我还是多花点时间背书。

在文科班里,我认识了很多新同学,其中也包括木槿。不再像以前那么木讷,我每次看到木槿,我的心跳都会跳的很快,我知道,我这是喜欢上她了。她是我们班的班花,成绩又好,非常受欢迎。我一直认为我这种人不会和她有交集,直到有一天,她下楼梯的时候差点摔倒,我刚好扶住了她。她对我笑,说谢谢。我感觉我都要融化特,心里很温暖。从那以后,我经常和她打招呼,和她说话,她也会对着我笑。

在一次寝室玩真心话的游戏时,我被问到喜欢谁。我吞吞吐吐半天,说了木槿两个字。寝室一下子炸开了锅。我说,你们别乐了,我这种人是没有机会的。谁说胖子就没有追求爱的权利了,谁说别人就不能喜欢胖子了?舍友你一言我一语地鼓励我去表白。我被怂恿了,木槿那样对我笑,说不定我真的有机会。

那一周周末,我用好几天的生活费,买了一小束玫瑰花,把木槿约了出来,舍友躲在不远处的树后面,远远冲我伸出大拇指。我哆哆嗦嗦地把花给了木槿,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木槿我喜欢你。木槿又笑了,冲我眨眨眼,说我考上全国最好的大学,就答应我。

从那之后,我没日没夜地努力学习,我的目标只有一个,考上法政大学,让木槿做我的女朋友。

在家里等待录取通知书的那一段时间里,我经常帮爸爸做木工。家里装了电话,我偶尔会打电话给木槿,但木槿总是很忙,没说两句就挂了。

邮政小车开来我家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把录取通知书打开,是法政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爸爸看到通知书之后,直接哭了出来,我也非常激动。妈妈走遍全村,炫耀她的儿子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乡里的领导也来我家贺喜,从小到大,这是家里第一次这么热闹。

我给木槿打了电话,问她考上了哪个大学。木槿乐呵呵地说她上了华清大学。华清大学也是很有名的高校。我说我考上了法政大学了,你做我女朋友吧。没想到电话那边愣了一会,直接挂断了。我又拨了好几次木槿家的电话,最后木槿不耐烦了,说我这个死胖子,谁会知道我真的能考上法政大学,她就是给猪做女朋友,也不会做我女朋友。

时隔三年,我再一次听到了死胖子这三个字,我心里难受的紧。我不曾想过,我心里如天使般的女孩子,转眼会这样对我。我大病了一场,病好了,就去上大学了。

法政大学其实离我家并不远,几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乡里的领导说,我们乡难得出一个名牌大学大学生,我的生活费和学费,都由乡里报销。这对我们家来说是一件大喜事。

爸爸把我送到寝室,瘦子和杭哥已经在寝室了。爸爸嘱咐了我几句,让我过年早点回家,就走了。我望着爸爸下楼的背影,心里酸酸的,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见爸爸。

杭哥比我和瘦子大两级,家里好像特别有钱,有自己的跑车。瘦子人也特别好,喜欢打游戏。杭哥见我没有电脑,就偷偷买了台电脑送我。我不敢要,这实在太贵重了。可杭哥说如果我不要就是看不起他。从那之后,我和瘦子就死心塌地地认他做大哥了。瘦子爱玩电脑游戏,我也慢慢和他一起打dota。其实我并没有沉迷游戏,我只是打发时间。我不喜欢和其他人打交道,我知道我不会再那么幸运,再遇到杭哥和瘦子这样真正对我好的人。

后来,叶哥也住进了我们寝室。叶哥也是个大好人,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那么怕他。叶哥对我们很好,我又多了一个好朋友。

可是瘦子死了,我们竟然还看见瘦子的鬼魂,瘦子的爸爸来寝室替瘦子收拾行李的时候,我才知道瘦子死了。怪事不断发生,我到大学,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有鬼。

现在我就要死了,我好像能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叶哥和杭哥都昏迷了,我也马上就要闭上眼睛了。心脏很痛。

我看清了开卡车的那个人,我认识,他是瘦子的爸爸。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我们。卡车边上站着另外一个人,不,那个人是飘着的,一身黑衣,我看清了他的脸,他和叶哥长得一模一样……

那个人飘了过来,手上拿着一把刀。可惜我要死了,不能叫醒昏迷的叶哥和杭哥了。

一生太短,如果可以让我选择的话,我一定会在村里过一辈子。

爸爸妈妈,希望你们好好活下去。

……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密闭游戏之赎罪密闭游戏之赎罪临死老人|灵异大多数人,拥有者健康的生命,却不懂得珍惜。但是作为一个天生患有疾病的人来说,能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每日看见那些闹着自残,自杀浪费宝贵的生命之人,羡慕而又觉得可恨,于是该做点什么了,让他们懂得生命的可贵,让他们珍惜生命。嗯哼,你觉得呢?
  • 即死游戏即死游戏应无求|灵异在这个世界,钱是必须物品,用度,感情,住行,都需要金钱。有人为了金钱出卖肉体,出卖感情,出卖底线。然而,有一种却是钱所买不到的,那是生命。在恐慌中生存,在惊怖里面挣扎吧。在这里,你能拥有一切,金钱。美女。可不能享用,不能自主的是你的生命!“所谓的生命,大约就是和一只小蚂蚁被踩死一般的渺小细微吧。”这是即死游戏!
  • 灵异生死记录本灵异生死记录本萧太|灵异我是生死门的守门人,你可以视我为跨在阴阳两界上的人。我出生的时辰,不偏不倚在年末年初,阴阳两界的人都忘了我,但是因为我体质特殊,除此之外,最糟糕的是,这世界不止一个守门人。
  • 百鬼送子百鬼送子何大宇|灵异七月十五,人间的鬼节,传说这天是百鬼出来觅食的日子,鬼门关大开,所有的鬼魂一涌而出。而我便是这天出生,人们把这天出生的人管叫百鬼送子。我叫何小宇,出生之后克父克母,村里五个老人同时死去。从那以后,凡是靠近我的人都会出事,人们都叫我怪物。八年之后养我长大的奶奶去世,十三年后教我茅山术的师傅也离我而去。我这辈子注定孤独,因为我是百鬼送子,徘徊在死人与活人之间。(欢迎加入百鬼送子书友群,在这里大家方便交流,群号码:477088751)
  • 鬼之祸鬼之祸墨冉兮|灵异墨司狱本就是平凡的农家孩子,但是却因为妹妹病危而走上了捉鬼的行列。拜师求学,只为能成为像师傅一样的捉鬼大师,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他每日的生活都为了能降服鬼怪,但却从未真正降服过。直到有一天,意想不到的事情……鬼怪之事,无非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可是世人却不知道,你信所不信,它都一直潜伏在你我的周围。善与恶,报恩与复仇、孤魂野鬼与未转世的恶魂,它们都在暗处伺机而动。墨司狱,就是一个业余的捉鬼人,且看他如何在世间行走驱鬼之路,替天行道……------------------------------恐怖惊悚作品,情节轻松欢乐多多,太严谨之人请绕行。O(∩_∩)O~
  • 探墓符师探墓符师画符祖师|灵异我的盗墓生涯很离奇!很可怕,如果你也喜欢看盗墓诡异,就和我一起诉说当年的几件真实的故事!我来带你进入千年前的秘密。------------------------------------------------签约作品-------------------------------永不太监
  • 鬼域幻城鬼域幻城蘑菇同学|灵异讲述三个男孩探险遇到的种种诡异和恐怖的经历。
  • 尸衣尸衣韦一同|灵异贪便宜在网上买到一件死人衣服,身边接连出现诡异事件。凡是穿过它的人,都有点怪怪的……
  • 黑色法则黑色法则我是老九|灵异一位老刑警,为你揭秘重案组尘封多年未公开的八桩神秘凶杀案。到底是神鬼作祟,还是凶手欲盖弥彰?到底是人性流露,还是罪恶的叛逆?或许在午夜睁眼时,就有人正用锤子砸向你的脑袋;或许转过一个胡同,就有一个黑影用钢绳死死勒住你的脖子。一本书,八桩惨案,让你了解这个世界鲜为人知的一面,带你走进杀人专家的黑色法则!
  • 死人化妆师死人化妆师鬼眼书生|灵异张水,海城殡仪馆的主事,从事的行业是管理和替死人化妆,但有时候也是一些新手化死人妆的导师,所以技术也算是在殡仪馆里面最高一层的。张岚是富商之女,同时也是海城医科大学的学生,但是突然在一个满是风雨的晚上不幸出车祸死了。死了人,自然会用到殡仪馆的地方,不管是你有多大的背景,因为这是各行各业存在的规矩。出于她是最靓的女人,又看在钱的份儿上,所以张水给她化死妆时,尽量让她看起来像活的,因为只有这样才是对她的最大尊重。但是很不幸的是,张水居然再最后一次给她补妆的时候,她突然睁眼了。“死人睁眼,生死错离。”化尸人千年不变的谜由此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