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0章 胖子的独白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人生会这么传奇,连撞鬼这种小概率事件都让我遇上了。

这一刻,我的心脏已经被刺穿了,杭哥和叶哥也都昏迷了。开卡车的那个人已经从车上下来,我看清了他的脸,这个人,我认识。

别人常说,人在死之前,脑袋会特别清楚,这一生发生的事情都会瞬间在脑海中重演。是的,看来人们说的是真的,在我彻底死去的这一秒,我竟然来得及去回忆我的一生,也可能是我这一生太短的原因吧,我才20岁。

相信大家的求学生涯里,不管是幼稚园,还是小学中学,乃至大学,身边都有一个脑袋特别大的人和一个特别胖的人。前者,大家会叫他(她)大头,后者,大家称呼他(她)胖子,有时还会在称呼前面加一个死字。而我,就是大家口中的那个(死)胖子。

我从小就很胖,听爸妈说,我一生下来,就比普通孩子重了六斤。爸爸妈妈老年得子,对我宠爱尤嘉,每一天,爸爸都辛辛苦苦地在田里干活,然后把农作物换来的钱,一股脑全部换成了各种吃的,全部往我嘴里塞。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我总是比别人大一号,从未被超越吧。也因为多了我,所以家里并没有积蓄,全被我吃了。

但还好,我们有一块农田,有一栋老屋,这些都是爷爷留下来的。家里养着几只鸡,在鸡舍边上,种着蔬菜,这样,每一顿饭倒也能吃得饱。

七岁那年,我开始上学了。爸爸领我去村里的小学报道,说是小学,其实就是一间小屋子,校长、班主任、语文老师、数学老师都是同一个人,班上的学生也才十几个,我都认识,有隔壁家的阿宝,对门的才哥,还有大家都喜欢围着她转的小陶。平时,老师教我们读书写字,直到小学三年级,我才学会写上几个字。

升上四年级后,大家的个子都长高了不少,我也长胖了不少。有一天,我把事先写好“要不要一起去玩”的小纸条,偷偷揣进了小陶的书包里,一整节课下来,我都忐忑地瞟着小陶。也不知道那天是不是这老师大姨父来了,发现我上课不认真,劈头盖脸就把我骂了一顿,让我出门去罚站。下了课,我看见小陶愉快地跑了出来,我冲着她傻笑,才哥说带他去看她家刚买的脚踏车,然后,然后她就和才哥去玩了……我这才想起来,那张纸条我忘记写名字了。后来想起来,才知道原来那个时候的世界,就是由高富帅支配着的。这也是我第一次失恋吧。

到了六年级,大家马上就面临着小学毕业。村里的人一般都不让孩子上中学,一来是上中学要去城里上,穷人开销不起,二来,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尽快帮自己打理农地。爸爸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这学,一定要上,不希望我将来和他一样,一辈子呆在村里受苦。我没有去过城里,所以也不知道城里人的生活有多好,我也没觉得自己生活的有多苦,每顿饭都能吃饱,还能找小陶玩。但是既然爸爸让我上学,那我就上。后来想想,爸爸还是很有远见的,当然,如果我没有死的话。

毕业那天,老师发了很大的火。才哥跟我们说,这个老师是某某市的一个中学老师,因为想要评特级教师,才来我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支教。但是事不尽如人意,他在这地方陪我度过了六年,也没有评上,就在爸爸送我去城里上学的那天,他也正好拍案离开。

第一次来城里,我才知道自己生活的地方是有多没意思,烛火总是比不上城里的霓虹。兜兜转转了很久,爸爸和我才到了中学。爸爸絮絮叨叨对着班主任嘱咐了很久,直到班主任都不耐烦了,才把我托付给班主任。爸爸没有在城里过夜,因为听说住上一晚就要花掉我们两星期的伙食费。爸爸给了我两百块钱,让我省着点花,就回去了。

开班会的时候,我发现大家看我的表情都不一样,有的还在偷笑。寝室是十二个人一间的,但他们从来不跟我说话,我叫他们,他们也不理我。直到有一天,我在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撞翻了一个人,那人对着我就是一阵狂打,嘴里还说着什么从乡里来的乡巴佬,死胖子,丑八怪,我才知道,原来大家是嫌弃我又穷,又胖。爸爸听说我被打了,从家里赶来,打我的那人也被叫了家长。那人的家长戴着金链子,抽着烟,一见爸爸就开口问我们要多少。爸爸在办公室里把桌子掀了,说一分钱都不要。爸爸把我带回家给我擦药,我哭着说,爸爸,我不想上学了。爸爸听了,对着我就是一巴掌。我哭的更厉害了。

两天后,爸爸要送我去上学。我死呆在家里不走,爸爸问我怎样才肯去。我说我要买新书包,买新衣服,我不想再被同学笑。爸爸叹了口气,把藏在床底的钱拿了出来,到城里给我填了几件新衣服,买了新书包。后来我才知道,从那以后的几个星期,爸爸妈妈每天都只吃一顿饭。穿上新衣服来到学校后,我以为大家会理我了,可是我叫舍友,他们还是不理我,还骂了句死胖子。

我就这样浑浑噩噩上了两年学,有一天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我性格太孤僻,让我去减肥。我从老师的眼神里看出了嫌弃,原来所有人都嫌弃我。于是我每天都拼了命地跑步,一个月下来,身上的肉一点都没掉。我放弃了减肥,我决定拼命读书,因为我在书上看到,大城市的人素质都很高,所以我要考到那里去。

一年下来,别人睡觉的时候我读书,别人玩的时候我读书,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知道我被一所高级中学录取了,心里乐开了花。我冲着田里的爸爸喊,爸我考上啦。爸爸放下锄头,就跑过来把我抱起来,冲回家里。爸爸太高兴了,把我放下来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原因当然是我太重了。高兴过后,爸爸马上就皱起眉头了。高中不再是义务教育,学费高,大城市的生活费也高。那个时候我已经懂事了,知道家里没钱。我看了看桌上的录取通知书,说了句,爸,咱不上了。爸爸又打了我一巴掌,这是我记事以来爸爸第二次打我,原因又是因为我说不上学。

爸爸把农田卖了,改在家里做木工。送我去大城市上中学的那天,我看着爸爸佝偻的身子,心里酸酸的。我说,爸,我以后一定要赚大钱,带你们住大房子。

把我安顿好之后,爸爸就立刻坐火车回家了。中学的宿舍是六人一间,刚进宿舍的时候,我不敢和他们讲话,我害怕他们和初中里的同学一样,嫌弃我,讨厌我。但我想错了,他们竟然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心想,书上说的果然不错,大城市的人都这么有素质。

在来上高中之后,没有人再欺负我,也没有人再骂我。他们都叫我胖子,但我知道,他们这是对我好,才这么叫我。高二文理分科,我选了文科。我的成绩不是很好,脑袋也有点笨,所以我想我还是多花点时间背书。

在文科班里,我认识了很多新同学,其中也包括木槿。不再像以前那么木讷,我每次看到木槿,我的心跳都会跳的很快,我知道,我这是喜欢上她了。她是我们班的班花,成绩又好,非常受欢迎。我一直认为我这种人不会和她有交集,直到有一天,她下楼梯的时候差点摔倒,我刚好扶住了她。她对我笑,说谢谢。我感觉我都要融化特,心里很温暖。从那以后,我经常和她打招呼,和她说话,她也会对着我笑。

在一次寝室玩真心话的游戏时,我被问到喜欢谁。我吞吞吐吐半天,说了木槿两个字。寝室一下子炸开了锅。我说,你们别乐了,我这种人是没有机会的。谁说胖子就没有追求爱的权利了,谁说别人就不能喜欢胖子了?舍友你一言我一语地鼓励我去表白。我被怂恿了,木槿那样对我笑,说不定我真的有机会。

那一周周末,我用好几天的生活费,买了一小束玫瑰花,把木槿约了出来,舍友躲在不远处的树后面,远远冲我伸出大拇指。我哆哆嗦嗦地把花给了木槿,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木槿我喜欢你。木槿又笑了,冲我眨眨眼,说我考上全国最好的大学,就答应我。

从那之后,我没日没夜地努力学习,我的目标只有一个,考上法政大学,让木槿做我的女朋友。

在家里等待录取通知书的那一段时间里,我经常帮爸爸做木工。家里装了电话,我偶尔会打电话给木槿,但木槿总是很忙,没说两句就挂了。

邮政小车开来我家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把录取通知书打开,是法政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爸爸看到通知书之后,直接哭了出来,我也非常激动。妈妈走遍全村,炫耀她的儿子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乡里的领导也来我家贺喜,从小到大,这是家里第一次这么热闹。

我给木槿打了电话,问她考上了哪个大学。木槿乐呵呵地说她上了华清大学。华清大学也是很有名的高校。我说我考上了法政大学了,你做我女朋友吧。没想到电话那边愣了一会,直接挂断了。我又拨了好几次木槿家的电话,最后木槿不耐烦了,说我这个死胖子,谁会知道我真的能考上法政大学,她就是给猪做女朋友,也不会做我女朋友。

时隔三年,我再一次听到了死胖子这三个字,我心里难受的紧。我不曾想过,我心里如天使般的女孩子,转眼会这样对我。我大病了一场,病好了,就去上大学了。

法政大学其实离我家并不远,几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乡里的领导说,我们乡难得出一个名牌大学大学生,我的生活费和学费,都由乡里报销。这对我们家来说是一件大喜事。

爸爸把我送到寝室,瘦子和杭哥已经在寝室了。爸爸嘱咐了我几句,让我过年早点回家,就走了。我望着爸爸下楼的背影,心里酸酸的,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见爸爸。

杭哥比我和瘦子大两级,家里好像特别有钱,有自己的跑车。瘦子人也特别好,喜欢打游戏。杭哥见我没有电脑,就偷偷买了台电脑送我。我不敢要,这实在太贵重了。可杭哥说如果我不要就是看不起他。从那之后,我和瘦子就死心塌地地认他做大哥了。瘦子爱玩电脑游戏,我也慢慢和他一起打dota。其实我并没有沉迷游戏,我只是打发时间。我不喜欢和其他人打交道,我知道我不会再那么幸运,再遇到杭哥和瘦子这样真正对我好的人。

后来,叶哥也住进了我们寝室。叶哥也是个大好人,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那么怕他。叶哥对我们很好,我又多了一个好朋友。

可是瘦子死了,我们竟然还看见瘦子的鬼魂,瘦子的爸爸来寝室替瘦子收拾行李的时候,我才知道瘦子死了。怪事不断发生,我到大学,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有鬼。

现在我就要死了,我好像能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叶哥和杭哥都昏迷了,我也马上就要闭上眼睛了。心脏很痛。

我看清了开卡车的那个人,我认识,他是瘦子的爸爸。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我们。卡车边上站着另外一个人,不,那个人是飘着的,一身黑衣,我看清了他的脸,他和叶哥长得一模一样……

那个人飘了过来,手上拿着一把刀。可惜我要死了,不能叫醒昏迷的叶哥和杭哥了。

一生太短,如果可以让我选择的话,我一定会在村里过一辈子。

爸爸妈妈,希望你们好好活下去。

……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极品茅山小道士极品茅山小道士云飞烟|灵异【2017年度最佳灵异】小道士给校花当贴身保镖?贴身?怎么贴?脱光光,面对面?陈小南疑惑了,拉过刚抓的鬼妹子,来来来,让我练习一下“贴身”……
  • 棺中天问棺中天问吴哲夫|灵异考古专业毕业的青年乐居安阴差阳错在某电视台当了编辑。后来因为劳动合同纠纷,跟台长发生了严重冲突,被迫辞职。失业后的乐居安整晚泡吧,遇到了美女钢琴师蕃茄。乐居安隐瞒了已经失业的事实,追求蕃茄,使其最终成为自己的女友。乐居安带着女友蕃茄,跟随老同学、古玩商孙友元及其女友吉娟,以及中年考古专家余旭东走上了青藏高原以东秘密地带的探险之旅。他们跟着神秘图码向原始无人区的纵深延伸。跟着图码前进,遭遇层出不穷的难解之谜。随着路线的延伸,难解之谜越来越多,危机四伏,迷雾重重,乐居安一行陷入永无休止的危险之中。余旭东、孙友元相继失踪,吉娟丧生于神秘悬棺之下。乐居安和番茄九死一生……
  • 超凡阴阳术超凡阴阳术黑色龙哥|灵异在古老的华夏文明中,一直都存在一些神秘莫测的人,他们可以凭借一个术法令风云变幻,也可以潜入九幽与鬼怪作乐,他们几乎无所不能,却从不被人所知……从小跟随师傅修炼太上无极道术的我,在继承了“无极道”龙家的守护传承后,却无意中发现了他们的足迹,我无法预测是福是祸,唯有来之安之!
  • 熔金血熔金血群小堂|灵异流落在世界角落的异族,因为一本《上古玄灵》重现人间。
  • 祭祀游戏祭祀游戏莎果|灵异自踏入校门的那一刻,这场游戏便已经开始了,宿友的离奇死亡,暗恋的姑娘身首异处,这一切的幕后指使是谁?凶手到底是谁!
  • 我当邪主那些年我当邪主那些年赵太白|灵异“邪族是什么存在?”“制约阴阳的组织。”何为邪?何为正?邪族,似邪非邪,似正亦非正。QQ群:613306881大家多给票票和收藏,感谢。
  • 寻龙记之大漠孤城寻龙记之大漠孤城晓丑儿|灵异掩藏着的隐秘世界,埋葬的千年秘密,孤独的守护人。这一切的平衡都将被一个无知的少年打破,而之后又引发不可想象的后果。
  • 宋诚河夜凉宋诚河夜凉流年以楠|灵异一场意外,让还是中学生的艾然失去了3月26号的记忆。醒来的时候她发现手中紧握住的手表时间永远停留在了4点,衣服也都湿透了,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宋诚河边?又为什么会昏倒?她竟一点动想不起来了,3年后的高中入学典礼,一个男生引起了她的注意。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见过他,艾然几次想要接近他,却都卷入了奇怪的事件中。她隐隐约约的感到他身上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乎和宋诚河有着什么关联······
  • 古城恐怖故事古城恐怖故事张赫|灵异根据民间流传的灵异传说改编的恐怖短篇小说集。
  • 绝对死寂绝对死寂道林格雷神|灵异毕业一年却久久找不到工作的陈瀚,在大学同学的建议下选择了养小鬼这个陌生的行业。为了寻求上等的原料他屡次经历灵异事件,而在故事的背后竟有一个更大的阴谋——我还没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