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68章 番外:第三个孩子

我叫宫三宝,大名宫天赐,是爹爹和娘亲的第三个儿子,今年三岁了。

若是你们问我爹爹是谁?那我可能不能说了,因为大哥说过,不能随便告诉别人我爹爹是宫无殇,我娘亲是尹箐,因为这样,会有很多人都缠着我,让我告诉他们我们现在住在哪里。

所以绝对不能说我爹爹是宫无殇,娘亲是尹箐。

如果有人问,我现在在做什么,那我会很苦恼的告诉他们,我现在迷路了。

而我迷路的原因是因为我离家出走。

当然,不要问我离家出走的原因是什么,这样会勾起我的伤心事。

你们都不知道,我爹爹和娘亲太偏心了,他们老是带着两个哥哥偷吃好吃的,却一直避开我,不让我吃,这么偏心的爹爹和娘亲,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从三天前就开始计划怎么离家出走了,今天爹爹娘亲又带着大哥二哥偷吃好吃的去了,我就趁着这个机会跑了出来。

我可不是贸然跑出来的,我带着好多吃的,好多灵石,还有好多最可爱的小虫虫,它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我现在很苦恼,应该往哪里走,前面是两个岔道口,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不过我决定就在这里等,等着下一个出现在这里的人带我离开。

……

今日卢三三卢四四两兄弟一脸沮丧的往回走,互相抱怨着。

比较瘦高的卢三三指责道:

“老四,今天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贪图那几个灵石,能被发现吗!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抓到过小孩了!!”

又矮又圆的卢四四不满道:

"三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你自己因为赌钱错过最佳的偷小孩的时间你怎么不说!!"

卢三三抽着嘴角道:

“那现在怎么办,你别忘了,明天再交不出小孩,我们离死也不远了!!”

“那能怎么办啊,现在周围的村子里可都十分提防,根本找不到落单的小孩了。”

卢三三看着前方的岔道口,突然眼睛瞪大,激动道:

“老四,快看快看!那是不是一个小孩子!!”

“三哥,你做梦的吧,这荒郊野外,哪来的……”

卢四四说道一半,突然惊呼道:

“是小孩,真的是小孩!”

卢三三和卢四四满脸兴奋的跑过去,当他们看清蹲在路边,一双小奶手撑着两边脸,皮肤粉嫩粉嫩,眼睛又大又漂亮的小男孩时,差点抱着人就要跑。

不过他们还没动手,那小孩就抬起头,一脸天真的用稚嫩的声音开口道:

“两个大哥哥,你们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我离家出走了,可是我不知道要去哪里,你们觉得我应该走哪里啊?”

说话的时候,小男孩的眼睛忽闪忽闪,简直要把人给萌化了。

卢三三和卢四四差一点就要激动的跳起来了。

离家出走的小孩!!

迷路的小孩!!

这不正是最容易拐走的小孩吗!!

卢三三赶紧合拢都要裂到压根的笑容,赶紧换上一副亲切和善的笑容哄道:

“那小朋友,你知道你父亲母亲是谁吗?知道家在哪里吗?”

宫三宝一直谨记着大哥的话,不要随便告诉陌生人爹爹娘亲是谁,也不要告诉别人他们住在哪。

于是宫三宝十分天真的摇摇头道:

“我不记得了。”

卢三三和卢四四更加激动了,他们露出更加和善的笑容道:

“这颗不好办了,不然这样好不好,我们带你去城里,然后你自己决定要去哪里好不好?”

宫三宝立刻点点头道:

“太好了,两位哥哥,你们真好,我不会忘记你们的,其实我有点困了,两位哥哥可以背着我去城里吗?”

卢三三和卢四四立马激动的答应下来道:

“来来来,快到哥哥背上来。”

卢三三刚说完,就感觉如同山重的小炮弹冲上自己的背,卢三三“噗”的一下,被撞的喷出一口鲜血。

卢四四震惊道:

“三哥,三哥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吐血了?”

倒是已经爬到卢三三背上的宫三宝有些羞涩道:

“不好意思啊瘦哥哥,我可能有一点点重,爷爷说我这是福气重,一般人背不动我,瘦哥哥要是背不动,那要不你们告诉我怎么去城里,我睡一觉,然后醒来自己走过去。”

原本被宫三宝压得背都要折了的卢三三,听到宫三宝的话,赶紧艰难的挤出一句话来:

“我、我背得动!!”

这小孩哪里是只有一点点重!这简直比一座大山还要沉啊!

哎哟,他的老腰啊,会不会断了啊!

为了能交差,就算是两座大山,他也得背着!!

宫三宝不知道卢三三的心里话,他十分崇拜的眨了眨眼道:

“哇,瘦哥哥你好厉害,连爷爷都背不动我,你能背动我,太厉害了。”

卢三三艰难的迈着步子往前走,一脸扭曲的想着,他可是灵元期的修士,能不厉害吗!!

卢四四看着走一步地面都要抖三抖的哥哥,十分的担忧,但是绝对不说他来背这句话。

他可没有哥哥那么大的力气,这小孩可真沉,看看三哥走过的路,留下一排如此明显的脚印,这小孩到底有多重啊,看起来明明那么小只。

卢四四疑惑的盯着已经趴在卢三三背上睡得香甜的宫三宝。

等宫三宝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卢三三已经累的趴在地上直喘气,卢四四被他压在身下,挪都挪不动,卢四四见宫三宝醒来,哭天喊地的赶紧道:

“哎哟我的祖宗啊,你可终于醒了!快,快起来。我的肚子都要被你压扁了。”

宫三宝看着被他压得下陷的卢四四的大肚子,不好意思的赶紧起来道:

“对不起啊胖哥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睡在你的肚子上,来,我扶你起来吧。”

说着用小奶手轻轻一拉,卢四四一个大胖子就被轻巧的拉了起来。

卢四四震惊的看着宫三宝,这个小孩到底是什么鬼!!

之前三哥被压的趴地上起不来,他想着把他抱起来,可谁知费劲了吃奶的力,好不容易抱起来了,宫三宝在睡梦中一动,他的手一个抓不稳,就压自己肚子上去了,害他怎么都起不来,要不是宫三宝醒来的及时,他估计再压个半个时辰,他可能都要被压断气了。

宫三宝没注意卢四四怪异的眼神,又一把好心的把直喘气的卢三三拉起来,结果就发现卢三三的背还是弯的。

宫三宝疑惑道:

“瘦哥哥,你怎么站不直了?那这样你们还能带我去城里吗?”

被宫三宝压得背都挺不直的卢三三闻此,咬牙切词道:

“我这是练功呢,别在意,我们当然还能带你去城里,不过因为我们都要练功,你自己走好不好?”

卢三三说着狠狠的拍了一下卢四四的背。

卢四四反应过来,也尽可能的弯腰,可惜他太胖,只弯了一点点就弯不下了。

宫三宝见此好心道:

“可以啊,我可厉害了,走一天都不累,胖哥哥,我看你的背弯的比瘦哥哥差多了,来,我帮你吧。”

说着不等卢四四反应过来,宫三宝重重的飘起来在卢四四的背上使劲一压。

“咯哒”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卢四四差点尖叫出声,卢三三即使捂住他的嘴,顺便把一个疗伤丹拍入卢四四的嘴里。

卢四四泪眼朦胧,委屈的不行,宫三宝却拍拍头一副十分谦虚的语气道:

“好了,这下瘦哥哥和胖哥哥都一样弯了,不用谢我哦,哥哥说过,做好事不留名。”

卢三三卢四四:“……”

他们强烈感觉,骗这个孩子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这个小孩完全就是一个怪胎啊!!

现在毒已经骗了半路了,不能半途而废,卢三三和卢四四只能咬着牙,希望赶紧把宫三宝骗到目的地去。

“小朋友,那我们快走吧,天黑了就进不了城了。”

宫三宝赶紧点点头道:“那赶紧走吧!!”

于是,当两个时辰后,百姓们都异常诧异的看着一瘦一胖两个男子弯着腰,艰难的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可爱小男孩步履踉跄的往前走着,那小孩一脸好奇的张大着黑白分明的纯真大眼四处惊奇的看着,十分的可爱。

百姓看到小孩如此可爱,爱心爆发,都上前询问道:

“两位兄弟,你们是不是需要帮忙?看你们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不如我送你们去李药师的医馆看一看?”

卢三三和卢四四十分不客气的拒绝道:

“不需要,走开点。”

宫三宝也天真的开口道:

“瘦哥哥和胖哥哥没病哦,他们只是在练功而已。”

那人眼神怪异的看着卢三三兄弟,觉得简直神奇,他长那么大,还没见过有这样练功的!

不过既然他们都说不用了,那他也没有必要多管闲事,只是觉得这几人可能脑袋不太正常。

卢三三和卢四四见人走了,狠狠的松了口气,眼见目的地就要道了,总算看到了希望,脚步都快了不少,原本没有知觉的腰都觉得好了不少。

宫三宝不知道卢三三和卢四四想做什么,当他被带到一处看起来有些阴森的大宅子里面时,就看到一个长得瘦的只剩下一层皮,而且还十分难看的黑袍男子走出来,他给宫三宝的感觉很不好。

“仙师,这是这个月的小孩,还请笑纳!”

卢三三和卢四四看到这个男子,脸上带着惧意毕恭毕敬的开口。

宫三宝疑惑道:

“瘦哥哥,胖哥哥你们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卢三三和卢四四草稿都不打就道:

“这里都是离家出走的小孩会来的地方,所以你也应该来这里看看。”

宫三宝惊喜道:

“哇,原来也有和我一样,因为爹爹娘亲偏心,所以离家出走的小孩啊,那我就去里面看看吧。”

说着也不管那个让他不喜欢的皮包骨阴森男子,径直往里走去。

卢三三和卢四四松了口气的同时,带着讨好的笑容看着那阴森男子。

阴森男子阴测测的看了眼自来熟的宫三宝,半响才点点头道:

“下个月,至少两个十岁以下的小童!”

说着把一个重重的袋子扔在卢三三和卢四四的脚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卢四四看到钱,马上激动的去捡。

可以用力,咔哒一下,立刻惨叫出声,原本的腰伤更重了。

他哇哇叫着道:

“三哥,三哥,快快快,快去医馆,我的腰不行了。”

卢三三艰难的把地上的钱捡了起来道:

“快走吧,我的腰垦肯定也断了,希望那个小孩不要被仙师发现异常就好,快点走!”

卢三三和卢四四赶紧离开,心中祈祷着宫三宝和其它小孩一样,除了重一点,其它地方都没区别。

……

双煞岛,如同仙境一般,无数妖兽都懒洋洋的在草地上晒着太阳,这时,一个十来岁,一个七八岁的两个看起来都十分精致的小男童焦急的看着周围,大喊道:

“三宝,三宝,你在哪里,别玩了,快出来,大哥和二哥带你去摘灵灵果吃。”

一群妖兽被那叫喊声吓得一溜烟不见了,宫大宝和宫二宝却没有看到自己弟弟小小的身影。

他们修炼回来,找了都两个时辰了,还没有找到弟弟的下落。

虽然平时弟弟都喜欢和他们完捉迷藏,可都很容易就能找到,毕竟双煞岛也不大,两个时辰怎么都能把双煞岛飞一遍了。

他们总觉得弟弟可能不在双煞岛了,两兄弟对视一眼,赶紧跑到爹爹和娘亲修炼的灵泉当中,发现爹爹和娘亲的头很快就要碰在一起了,赶紧大声道:

“不好了,爹爹,娘亲,弟弟不见了。”

原本氛围十分暧/昧,正打算再造一个孩子的宫无殇脸一沉,和尹箐飞身跃到两个孩子面前问道:

“怎么回事?”

已经十一年了,宫无殇和尹箐却依旧和十一年前一般,看起来容貌没有丝毫的变化,不过这气质却变得越来越神秘,只是站在前面,就有人让人想要跪下膜拜的庄重感。

宫无殇上午带着两个孩子修炼,好不容易趁着下午这点时间想要和尹箐做点什么,突然被打断,那可真是重重的憋了一口气。

宫大宝和宫二宝最崇拜自己的爹爹娘亲了,他们也十分爱弟弟,立刻把找遍双煞岛都没有看到宫三宝的事说了。

宫无殇和尹箐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外放神识,一下就笼罩了整个双煞岛,可奇怪的是真的没有发现宫三宝的身影。

尹箐神识扫过传送阵,发现异样,脸色一变道:

“三宝会不会自己离开双煞岛了?”

宫无殇脸色也凝重起来,自己这个三儿子从小就天赋异禀,一出生就是子神,能力与他和尹箐一般高,可三宝自己毫无所觉,平时大哭一声,整个双煞岛的妖兽头都痛的死去活来。

大宝和二宝没有能力开启传送阵,但若是三宝,绝对很有可能开启得了传送阵。

“走吧,赶紧去看看!”

宫无殇尹箐带着两个儿子赶紧去传送阵看了看,结果发现果然,那里的传送阵出现了被强行使用过的痕迹,而且还留有三宝的气息。

他们根本没有犹豫,赶紧顺着传送阵来到域国的一处荒凉之地。

这周围什么都没发现,他们只能细心的寻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破绽,还是大宝细心,发现了一个灵果核,正是被宫三宝吃完灵果吐出来的十分干净的壳。

尹箐他们立刻顺着那个方向追去,可一路走着,竟然又没了宫三宝的踪影。

“怎么办,三宝会去哪里?他这么小,什么都不知道,要是出事了可怎么办!”尹箐自从生了孩子,对孩子那是宠爱的没边,不管他们三个想要什么,尹箐都会毫不犹豫的给他们。

现在,宫三宝突然不见,尹箐心中担忧的不行。

宫无殇连忙抱住尹箐安慰道:

“别担心别担心,三宝那么聪明,肯定不会出事的,走吧我们继续找,一定能找到的。”

懂事的宫大宝和宫二宝也立刻安慰道:

“对啊娘亲,弟弟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有人会忍心伤害他呢,弟弟一定会没事的。”

尹箐抱了抱宫大宝和宫二宝,深吸了口气道:

"没错,是娘太紧张了,三宝一定会没事的。"

“快,我在前面发现了很深的脚印,快过去看看。”宫无殇神识扫到前面十里外的岔道口,立刻开口道。

尹箐赶紧往宫无殇指着的方向走去。

他们心中担忧的可爱的让人不忍伤害的宫三宝,还真的遇到麻烦了,也有人忍心伤害。

这要从宫三宝自顾自的走进那阴森的大宅子里说起了。

说起来当时宫三宝走进去后,就闻到一股腐臭的味道,这个味道他特别不喜欢,所以就赶紧穿过前厅,继续往里走。

他的五感继承了尹箐的五感,十分的敏锐,即使这四四方方的宅子每个房间都贴了隔绝符,宫三宝还是听到了自己左边那个房间传来的十分伤心的哭泣声。

宫三宝好奇的走过去,一下就把旁人根本无法靠近的隔绝阵给破了,他十分轻松推开门,里面的哭泣声,瞬间就大了起来。

宫三宝看到房中的一切时,十分惊讶,他没想到这里面有好多小玩伴。

在双煞岛,他都没有小玩伴的,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去看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的时候,才能和小伙伴玩几天,平时只能和一群小妖兽一起玩,但是那些小妖兽都好讨厌,看到它就跑。

他就只是重了一点点而已,它们就不让自己骑,害他好伤心的。

若是白灵兽他们知道宫三宝的心声,一定会跳脚大骂。

什么重一点点,每次被骑着走一圈,腰都要痛上一个月好吗,若是说出去它们这些上古凶兽,连一个小孩都驮不起,反而弄得腰酸背痛,走都不好走,这凶兽的脸可就要丢近了。

正在尹箐空间里的白灵兽它们若是知道宫小魔王终于离开双煞岛了,估计得乐疯。

然而,白灵兽什么都不知道,它们还趴在空间里,边泡灵泉,边商量,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上界啊,这里实在容不下宫小魔王这尊大佛啊。

言归正传,宫三宝看到这么多小玩伴,十分的开心,双眼亮晶晶的,很想跟他们一起玩捉迷藏,平时和哥哥玩最没意思,一下就被找到了。

可宫三宝刚往里走了两步,那些小孩都吓得缩了起来,哭得更伤心了。

宫小魔王,啊不对,是宫三宝不解的问道:

“小哥哥小姐姐,你们为什么要哭啊,你们就是瘦哥哥说的因为爹爹娘亲偏心,所以离家出走的小孩子吗?”

那些小孩听到宫三宝说爹爹娘亲,哇的一下哭的更大声了,似乎有种要把天都哭出一个裂缝来才甘心。

宫三宝一脸手足无措,他从来没有哭过,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群小玩伴为什么要哭,离家出走多好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晚上也不要被爹爹娘亲逼着睡觉觉。

“闭嘴,谁在哭,我就割了谁的舌头!”

就在宫三宝纠结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这些未来的小玩伴时,身后出现一个阴影,一道十分阴森而难听的声音呵斥出声。

宫三宝一回头,就看到背着光站在自己身后的黑袍的皮包骨男子,他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说教道:

“黑叔叔,你怎么可以对小孩子那么凶!爹爹和娘亲说过,对小孩子要有耐心,要温柔,不然小玩伴们都会被吓到的!!”

那黑袍男子像是看弱智一般看着宫三宝,冷冷道:

“你也闭嘴,都给我乖乖出来,谁要是再哭一下,我就直接把谁的舌头割了,都听到没有!!”

宫三宝觉得这样,那些小玩伴肯定要哭得更厉害了,可他一回头,却见那些小玩伴赶紧把眼泪抹掉,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出声。

宫三宝瞬间惊呆了,明明爹爹娘亲说小玩伴哭了,只能温柔哄着,他们才不会不哭的,可现在为什么吼他们,他们也能不哭!!

宫三宝因为想不通,也跟着那颤巍巍的小孩子一起走到院中,他时不时看向那皮包骨黑袍男子,心想难道是因为黑叔叔穿了黑色的衣服?

黑袍男子可没心情去管宫三宝想什么,他打开另一间的空屋子,里面摆了一个传送阵,黑袍男子立刻指挥道:

“你们一个个,马上走到那里面去,听到没有!”

那些小孩被吼的身子一抖,但是没人敢哭,因为黑袍男子说的都是真的,之前就是有小孩被吼了还一直哭,舌头都没了,吓得他们好几天都做噩梦。

宫三宝对黑袍男子更好奇了,即使傻傻的被黑袍男子拖着往传送阵的方向走去也没有反抗,反而十分配合,不然凭着黑袍男子,别想拽的动他。

都走到传送阵当中时,黑袍男子一直试着催动传送阵,可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催动。

宫三宝好心道:

“黑叔叔,我来帮你吧。”

说着一跺脚,之前怎么努力都没有用的传送阵嗡的一下亮了起来,传送阵里的那些人全都消失了。

等这些小孩子都睁开眼时,已经来到一处到处都泛着黑气的一个岛上,这里四周更加阴森。

这些小孩都吓得一直哭个不停。

黑袍男子见回到了黑沙岛,直接不客气的推着那十来个小孩往前走,嘴里骂道:

“不准哭了,不然把你扔去喂野兽!”

黑袍男子说着,眼神怪异的看了一眼完全不知道害怕,眼里只有满满好奇的宫三宝。

刚才宫三宝到底是怎么做到开启传送阵的?太奇怪了。

这时,来到了一扇黑漆漆的大门前,两个同样穿着黑袍的男子见到那十来个小孩,调侃道:

“瘦子,你不错啊,这个月竟然弄到了十个小孩,厉害厉害,岛主一定会好好奖赏你的。”

那黑袍男子思绪被打断,干脆不再徒增烦恼,反正他只要交差就好了,他冷冷的道:

“少废话,把门打开,这些小孩整天就知道哭,烦都烦死了。”

那两个黑袍男子笑了一下,把门打开,目送那皮包骨进去了。

宫三宝发现里面的气息十分不好,他偷偷的放出小虫虫,让它们把周围的黑气都赶紧吞掉。

于是众人都没发现,整个黑沙岛的黑气正在被慢慢吞噬。

大殿里,高高的首位上坐着一个带着面具的人,他就是岛主,看到被黑袍男子带回来的小孩子,十分慷慨的表扬了一下,然后说了许多赏赐,让那皮包骨男子再接再厉,然后让他把这些小孩都送去血池那边。

黑袍男子高兴的应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这里的黑气,感觉精神十足,迫不及待的带着宫三宝一群小孩走向岛内深处黑气越发浓郁的血池山洞。

这里面只有一个看起来十分佝偻的白发黑袍的老者,脸上带着一大块的黑斑,那双浑浊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吓人。

那些小孩看到后,又再次哭了起来。

黑袍男子说了几句以后,恭敬的离开了。

而那老者一挥手,这山洞上的石门就关上了。

里面被照着黑红黑红的,中间一个全是血腥气的红色液体大池,池里的全是鲜血,而却还是沸腾着的,那些沸腾的起泡炸开之后,就产生一屡黑气飘散在空中。

老者等石门关上之后,立刻抓着一个小孩就要往里扔去。

宫三宝虽然还不懂什么血池,可他却知道那里面很危险,一把夺过老者抓着的未来小玩伴道:

“这位老爷爷,你为什么要把人扔进去,那里面很危险!”

那老者显然没有想到有人敢在他的地盘上动土,张口怒道:

“我不止要把他们扔到血池熔炼,你敢多管闲事,你就第一个下去吧。”

老者的声音粗噶难听,说完十分敏捷的移到宫三宝身边,一把揪着宫三宝的领子作势要把宫三宝扔进血池,而其它小孩都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

刚顺着脚步走进域国的一个边远小城的尹箐突然感觉胸口一闷。

她连忙抓住宫无殇的袖子,脸色有些发白的开口道:

“三宝会不会真的出事了,我感觉他一定出事了!!”

宫无殇心疼不已,尹箐对孩子的重视,他一直看在眼里,他知道现在只有尽快找出三宝,才是最要紧的。

拉着尹箐连忙问街上的行人,有没有人看到三宝。

百姓们见此,都议论纷纷道:

“你的三岁小孩子不见了?那可遭了,你们不是本地人吧,你们不知道,这里最近丢了好多小孩,很多人都急疯了。”

“对啊对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三个月前,突然出现好几家的小孩无故失踪,听说是因为这里来了一只专吃小孩的妖兽,现在大家都不敢带着小孩上街了,就怕被妖兽给吃了呢。”

“可怜呐,你们小孩要是丢了,肯定找不回来了,这几个月丢小孩的人家,就没有一个找的回来的。”

百姓们的嘘唏声让尹箐脸色越发难看,宫无殇和宫大宝宫二宝脸色也十分凝重.

宫三宝很有可能也是同一个原因不见的。

就在他们焦急的继续询问时,一个男子突然道:

“啊,你们找的是不是一个眼睛大大的,长得十分可爱,穿着碎花小衣袍的孩子?跟你们长得一样好看的!”

尹箐等人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这位道友,就是他就是他,他是我们的幺子,你有见过他是吗,麻烦你告诉我们他在哪里可以吗,我这里有一瓶八阶增元丹,若是你能告诉我,这些丹药就当是报酬。”

那男子震惊的看向尹箐手上的增元丹,八阶的丹药!!

那可是传说中才有的丹药,他们这里的城主都没有一颗七阶丹药呢!!

那男子很想要,但还是如实道:

“我在两个时辰前的确遇到过那个小孩,他们被两个弯着腰好像是腰部受了重伤的人带走了,那两人穿着灰色的粗布衣裳,一胖一瘦挺好认的,你们或许可以问问有没有谁见过那两个人。”

宫无殇他们立刻道谢,将那瓶八品的丹药塞给那男子就赶紧继续询问了。

留下那男子惊喜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丹药,他觉得那八品丹药肯定是假的,这个边远小城不可能有人能炼制出八品丹药的,但还是怀着一丝期待打开塞子。

一股十分浓烈的丹香传来,男子手一抖,连忙盖住,真的是八品丹药,真的是八品丹药!

他欣喜若狂,赶紧回家带着妻儿老小前往域国都城,有了这些八品丹药,他们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偏僻贫瘠的小城了,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孩子会不会也有一天被吃掉。

他心中感激尹箐他们,祈祷她能顺利找到孩子。

话说尹箐一行人根据那人的表述,还真的在一家十分简陋的小医馆里找到了卢三三和卢四四。

此时卢三三和卢四四还在哎哟哎哟的扶着腰抱怨个不停:

“三哥,你说那小孩也太诡异了吧,就算大胖子也不可能那么重啊,把我们的腰都给压断了,你说那胖子会不会是妖兽变的?不然怎么会出现在荒郊野外。”

卢三三想到这点,身子一个激灵,可随即立刻摇摇头道:

“不可能不可能,若真的是妖兽,那么多机会可以吃了我们,为什么不动手。”

卢四四贼笑道:

“三哥,你没看出来那小孩是个傻的吗,哪有这么蠢的人,被我们傻乎乎的就骗去仙师那里,竟然还自己跑进去,他那么笨,估计没想到可以吃了我们。”

当尹箐等人找到他们时,就听到这些对话,直接就能肯定,宫三宝肯定就是被他们带走的。

宫大宝和季宫二宝愤怒的跳进来反驳道:

“我弟弟才不傻!!你们再说一句我弟弟傻,我们就要不客气了!!”

卢三三和卢四四看到突然蹦进来的小孩,惊讶了一瞬,然后双眼放光的对视一眼道:

“太好了,又来两个小孩。”

刚说完,随后踏入的宫无殇袖风一扫,卢三三和卢四四狠狠的撞在一起,晕了过去。

当他们被扇的脸上剧痛醒过来时,发现他们全身都被绑着,根本挣脱不开。

尹箐抽剑立刻落在卢三三的脖子上,声音冷若冰霜道:

“说,我们的幺子三宝被你们藏到哪里去了!!”

卢三三想到宫三宝,又看看自己前面的尹箐,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好、好美!

又看看宫无殇他们,难怪宫三宝长得这么好看,和神仙童子一般,原来是因为他有一对长得天人之姿一般的父母。

不过卢三三当然不可能承认他带走了宫三宝,一脸茫然道:

“这位道友,你冷静,我们不知道你说什么三宝四宝的啊!”

咔嚓!

卢三三的嘴还没闭合,刀入血肉的声音响起,卢三三的头就被割了下来,那喷涌的热血溅了卢四四一头一脸。

“啊啊啊!”卢四四吓得尖叫出声,可下一秒,尹箐带着血的剑就落在了卢四四的脖子上。

一股骚尿味从卢四四湿了的裤子上传来,卢四四吓得大叫道:

“我说我说,不要杀我千万不要杀我,他被我和三哥送到仙师那里去了!!”

尹箐眼神一冷,宫无殇更是一把托起卢四四,冷声道:

"带路!"

卢四四连滚带爬的带着路,一路上,双腿还直发抖,很快就带到大宅子面前道:

“就在这里就在这里!”

宫无殇和尹箐发现这里竟然有魔气,立刻提着卢四四走进去,他们将所有门都踢开,却空无一人。

立刻一脚踹向卢四四。

卢四四痛的大叫道: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明明应该在这里的!”

宫无殇正要继续逼问,尹箐突然走到那传送阵面前道:

“看这里!有三宝的气息。”

宫无殇一脚踩断卢四四的脖子,都走到传送阵前。

这传送阵被破坏了,不过尹箐很快就修好,一掌打在传送阵上,传送阵一亮,他们就出现在了飘散着淡淡魔气的岛上。

尹箐等人立即冲上去,找了一圈,却发现这里空无一人。

宫大宝突然指着地上吸收魔气的小黑虫道:

“爹爹,娘亲,快看,这不是弟弟养的宠物食魔虫吗?弟弟肯定在这里!!”

尹箐和宫无殇连忙放出神识,一处处仔细搜索着,他们发现很多尸体,那大殿都是废墟,可是就是不见宫三宝的身影。

他们心中异常急切,越发专注的用神识搜寻了一遍又一遍,就在尹箐脸色越来越苍白,越来越绝望之时,突然宫无殇“咦”了一声,立刻带着尹箐前往那处山洞的塌方门口。

然后手指对着那处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一点。

一道如同罩子一般的破浪纹出现,尹箐从那波浪纹中,看到了正在哄着那些哭泣的小孩,让他们别哭的穿着碎花小长袍的宫三宝。

尹箐眼泪倏地掉了下来,一把打破那隔绝阵,在宫三宝惊讶的转身后,抱起宫三宝就啪啪啪打着他的屁股。

嘴里带着心疼骂道:

“你怎么这么不乖,以后还敢不敢偷偷跑出来玩,啊,还敢不敢不听话了!”

宫大宝和宫二宝也边心疼边教训道:

“三弟可算是找到你了,你知不知道,爹爹和娘亲差点都急死了!”

宫无殇跟着打了两下宫三宝的屁股训道:

“三宝,你看看你把你娘亲给吓得,赶紧给你娘亲道歉。”

宫三宝虽然觉得屁股不怎么痛,但他这是第一次挨打,而且还当着那么多小玩伴的面挨打,宫三宝觉得全天下就他最可怜最丢脸了,突然“哇”的一声,如同魔音穿耳一般大哭起来。

那声音简直让整个黑沙岛都震了三震!

原本还哭个不停的小孩子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被漂亮姐姐打着屁股哭得声嘶力竭的宫三宝。

刚才宫三宝不是一直自夸说他从来不会哭吗……

宫三宝可没心情管小玩伴了,他边哇哇大哭边委屈至极的哭喊道:

“啊啊啊,我不要爹爹和娘亲了,我不要大哥二哥,你们偏心,你们偏心,每天上午偷偷避着我吃好吃的,不给我吃,我都已经离家出走了,你们还打我,我果然不是爹爹和娘亲亲生的,我不要你们了,哇哇哇呜呜~~”

尹箐和宫无殇听到宫三宝的话,手一顿,原来三宝竟然是这样想的吗?

宫大宝和宫二宝也愣了,没想到弟弟离家出走的原因是这个。

宫大宝和宫二宝哭笑不得,赶紧解释道:

“弟弟,你误会爹爹和娘亲了,爹爹和娘亲每日上午是在帮助我们修炼,吃的不是什么好吃的,那是丹药,弟弟你一出生修为就是子神的修为,在这里,无法让你修为增进,为了早日带你去上界,所以才会每日督促哥哥们修炼,因为哥哥们修为还太低,无法前往上界,爹爹怕你一直待在这灵气稀薄的地方对你身体有害,想早日提升哥哥们的修为,好早日前往上界呢。”

宫三宝哭声一顿,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一转,原来真的没有避着他偷吃吗?

可他已经离家出走了,若是不继续哭,爹爹和娘亲肯定会因为他做错事打他了,于是宫三宝继续流着泪,一副才不信的样子,直到后面保证以后修炼都带着他,还承诺每天陪他玩捉迷藏,直到把这些小孩都送回去。

才在那些小孩的家人千恩万谢中哭哭唧唧的抱着尹箐撒娇,说以后再也不会离家出走了。

尹箐和宫无殇对视一眼,觉得四宝还是别那么快生了,别到时候再闹一出离家出走,他们都要被吓死了。

至于宫三宝无意间把一个即将崛起的魔修岛摧毁的事,只有那里的原住民们心有余悸的同时,对粉碎这个阴谋的宫三宝那是感激不已。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女配逆袭:邪王医妃勾勾缠女配逆袭:邪王医妃勾勾缠云中雾|古言"顾灵芝穿越了,人家穿越女大多数都会成为主角大放光彩,展开一番惊天动地的抱负,再不济也要混个王妃皇后当当。可她却穿成了一本重生复仇文里面的恶毒女配……这还不算,她还刚好就穿到了恶毒女配大结局的时候。满门男子斩首示众,女眷被发配充军,原本高高在上的镇国侯府嫡女被充入军营,沦落为人人践踏的奴婢……当初顾灵芝当初看的有多爽,现在就过的有多凄惨。既来之则安之,顾灵芝什么不不想,就想着如何在书中重生女主角的眼皮子底下活下去。然而,谁知她一不小心抱上了一根金大腿。墨九霄:“你是恶毒女配,我是反派邪王,在一起,绝配!”"--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夫复不何求夫复不何求我系小妖|古言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名校高材生,然而,却落得穿越的命运,成为高官世家千金,沦落为政治棋子。他,是战无不胜,军功赫赫,英姿卓越,威风凛凛的将军,是无数闺中少女梦寐以求的夫君。战场上他运筹帷幄,决战千里。却偏偏对她毫无办法。她,是皇上最为宠爱的掌上明珠,却因为父亲是皇上,不能爱及所爱,却又不甘于命运,势要争取属于自已的幸福。他,家世显赫,文彩风雅,当朝最为年轻最为有学问的太傅,饱读诗书,自以为能看透一切,却看不透一个情字。
  • 丫头等等朕丫头等等朕宫执颜|古言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对夫妻见面。。。。相看两厌。某亦:“丫头,你看朕帅不帅?”念念【淡定的甩个白眼】:“你能很帅。”没等那人狂笑,念念又道:“母猪都能开飞机。”某人一脸黑线。。。。。。。
  • 农家厨娘,恶搞王爷农家厨娘,恶搞王爷玖歌卿城|古言因为在厨房做食材踩滑穿越了!杨依依对天咆哮了两个小时,不得不“既来之则安之!”什么极品亲戚?什么毒舌王爷?难道我一个穿越过来活了两世,还能怕你们不成吗?看我如何走向属于自己的古代巅峰……
  • 缚曲舞缚曲舞落花潸然|古言关于女猪:打不死,虐不完,整日找死,有个篡位称帝的前夫。关于男猪:乃幽幽深宫处于男人与女人中的纠结生物,人称太监。关于作者:无良某花,更新不定期,思维短暂性跳跃的非正常人士。关于剧情:苦情悲恋,男女猪脚爱上了不会有回应的人,不过某花是亲妈,会赐予其挣扎的力量的。--以上,还望看官请留言。
  • 三月三琉璃盏三月三琉璃盏檩望|古言万年之前,上古大战,上神景鎏为保神界安全,下冥界以锁魂灯为引,经忘川河洗骨,混入魔界,眼看着神界将要取胜,未曾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上神景鎏却突然倒戈,踏平仙、人、妖三界,神女磬离扶持圣子登基,众神以生命为代价祭祀,终于换来一朝和平。神女磬离突然退位,后携带奇门八卦阵失踪…没错,这是一个关于世界和平的故事(也许是)…
  • 汪汪,忠犬夫君汪汪,忠犬夫君十月微微凉|古言郑七小娘子生平有三愿。一愿,爹爹平安醒来;二愿,那个害了爹爹的坏世子倒霉倒霉倒霉!三愿,给她家萌萌哒大白找个漂亮的狗媳妇!顾衍小世子生平有三愿。一愿,自己装狗不要被郑小七发现;二愿,自己装狗不要被郑小七发现;三愿,自己装狗不要被郑小七发现;如此,无限,循环……
  • 重生之带着智脑穿越重生之带着智脑穿越爱三牛|古言本文讲述的是爱钱如命的钱小雪死后在外星人的帮助下,穿越重生在战神云潇的身上,同样的身体完全不同的性格。场景一“钱小雪,你到底答不答应嫁个我”一个脸带面具的红衣男子,手里拿着一把烧的通红的烙铁。“你说你那么优秀到底喜欢我哪儿,我改还不行”被五花大绑在刑房中的钱小雪。“呵呵……我就喜欢你那是钱如命的小样”男子将烙铁放入水中嘶啦声不断。“呃……”。场景二“萧儿,我怎么做你才可以回到我身边”诸葛凌。“嘿嘿……这简单,只要你是处男就行”。场景三“雪儿,你还打算跑多远”白衣如谪仙般男子,百里流青。“师傅,咱不待这么猫捉老鼠的”。“你要是只老鼠就好了,也不用我这么费心”。“切……”。
  • 特工穿越之异界传说特工穿越之异界传说双浵|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天才特工,三岁异能被发现,父母被杀,被帝国暗夜收养;她是苏家最唯一的小姐,因为被退婚受不了而自杀。她穿越,她入狱。
  • 愿如白雪,不忆离殇愿如白雪,不忆离殇清青璃浅|古言江湖神盗,盗财盗物盗人心。一笔莫名其妙的生意:盗取当朝储君最重要的东西,何为“最重要的东西”?她费神费力费脑筋,为了满足自己的玩心太重,十万两黄金便卖了十四岁的她。变秀女,入深宫,斗秀女,灭奸细,惩皇妃,激皇后。后宫大戏不过如此,对她来说却是得心应手的区区小菜。而真正让她感兴趣的,是这笔生意。这是小菜一碟,但是,这是她不会做的小菜……为盗取“最重要的东西”,她很无耻的策划了一个骗局,轻而易举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却最后发现,这个骗局,搭上了她自己。杀你,浪费的是我的刀;恨你,浪费的是我的脑;骂你,浪费的是我的嘴;我不想为了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暮清璃喜欢你就是对我的残忍,爱上你就是对我的煎熬,讨厌你才是对我的肯定!——西雪殇————————————————————如果相信你当初的选择,一路走下去,就不要在意周围。当初的选择既然是错的,便是注定你早就无心。无心无心,却又何曾有了意?究竟你骗了他,还是他骗了你?……(简介就是写着玩的,各位不要在意,直接看内容,作者对简介神马一向最反感了,胡拼乱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