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2章 大结局

听着这样的话从自己自己这辈子最爱的女人的嘴里说出来,李瑄琰受到多大的打击可想而知,李瑄琰看着独孤懿安,手臂上的鲜血和李瑄琰此时的心一般,止不住的流血。

“所以你现在是想要杀了朕是吗?你之前对朕的那些好意都是在骗朕的是吗?那些都是你的虚情假意是吗?”

事到如今,李瑄琰也不曾想过自己会死,毕竟这是在宫中,自己的御林军就有好几万,只要自己大吼一声,御林军就会进来保护自己,而现在的,自己要做的就是和独孤懿安做个了解,然后斩草除根。

独孤懿安威武不屈的看着李瑄琰,一脸的大义凌然,她当然害怕,害怕自己看不见都还没有见过的忆瑞,也更害怕,才刚刚和李瑄睿团聚就是失去,但是独孤懿安告诉自己,一定要勇敢起来,李瑄睿想要天下,自己总要帮着实现。

“是,那不过就是我的虚情假意,是我用来迷惑你的手段而已,顺便告诉你,你当年对李瑄睿做的事情,我早就已经调查清楚,然后告诉了那些为你所用的大臣,不过,他们现在到底是不是还为你所用,那我就不知道,毕竟弑父杀兄的皇帝,是不会服众的吧?所以,你觉得你自称是朕合适吗?你对得起你的良心吗?”

李瑄琰气的手发起了抖来,他不敢相信,独孤懿安背着自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你……独孤懿安,我真是小看你了,我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对我,这多年,我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而且和李瑄睿相比,我才是这个天下的主人,只有我才更适合当这个皇帝,如果这天下是李瑄睿来坐,怕是早就名存实亡了!”

“呵,你哪里来的信心?你觉得现在周朝的百姓过的好吗?他们在你的手下民不聊生,就连吃一碗饭都变成了困难的事情,你说你统治的好,宦官当道,奸臣昏庸,你觉得你哪里统治的好,李瑄琰,承认吧,不仁不义之人,是通知不好这个天下的。”

独孤懿安戳中的李瑄琰的痛楚,这是那些忠臣不敢说,却不说也存在的事实。

李瑄琰气恼极了,像是被人揭露了短处的人一般,开始发怒的吼叫了起来。

“好啊,朕只问你最后一遍,朕给你机会,你到底要不要留在朕的身边,只要你答应朕,往事朕都可以一笔勾销。”

李瑄琰不想杀独孤安,只要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机会,只要独孤懿安还会向自己求饶,李瑄琰就会选择原谅,毕竟独孤懿安不是别人,是李瑄琰这辈子唯一深爱过的人。

“李瑄琰,你休想,我就是下辈子都不会和你在一起,今天我就要为华歆和李瑄睿当年受到的伤害报仇!”

“报仇?你难道就不怕我对独孤家不利吗?”

“独孤家?我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你死,你觉得我会害怕什么,我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另外,我忘记告诉你,华歆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生的是个男孩,而那个男孩已经早就被送了出去,他现在活的好好的,你找不到他,所以,我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而你却要失去这个江山。”

“什么?华歆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竟然骗我!你……独孤懿安,好啊,你居然能够在我的身边潜伏这么多年,你可以把你的恨隐藏的这么深,好,独孤懿安,今天我就成全你!来人啊!把这个妖妃给我拿下,就地正法!”

李瑄琰大吼一声,想让自己的御林军进来护驾,但是叫了好久,都不见有人进来。

“人呢,人都哪里去了!护驾!”李瑄琰再次吼叫了起来,但是大殿之内依旧没有人进来,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李瑄琰不免有些慌了神。

“好,既然没有人,朕就亲手手刃了你,独孤懿安你不要怪朕了!”李瑄琰说着就要冲上夺下独孤懿安的匕首,要了独孤懿安的性命。

“好啊,不过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有这个本事了!”说着两个人就扭打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李甫却走进了大殿之中。

李甫看着小心翼翼有些受制于人的样子,而李甫的身后真的跟着一个带着面具的人,而面具人此时正拿着一把匕首抵在李甫的背上。

“回禀皇上,女贞温迪云皇子求见。”李甫的话刚刚说完,李瑄睿就一刀捅进了李甫的后腰,李甫当场身亡。

李瑄琰知道来者不善,趁着独孤懿安发呆的功夫,李瑄琰抢过了匕首,胁持住了独孤懿安,不管独孤懿安到底是不是和这个女贞王子是一伙儿的,总归自己要找一个挡箭牌。

“大胆女贞蛮子,你竟然敢杀害朕的人,你疯了是不是,见到朕还不下跪!”李瑄琰还没有觉察到眼前站着的就是李瑄睿。

李瑄睿解开了面具,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李瑄琰吓的目瞪口呆。

“许久不见,李瑄琰,你没有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吧?我警告你最好放了独孤懿安,否则,我让你身首异处。”

李瑄睿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够先安抚李瑄琰,毕竟李瑄琰这种狼子野心的人,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

“李瑄睿?!怎么是你?你居然还活着,你是女贞的王子,你就是那个战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死?李瑄琰,老天有眼留了我一条性命,李瑄琰,你设计害我,又夺了我心爱的懿安,让我们分离了这么多年,我不能死,我就是死了都要变成鬼回来找你算账,李瑄琰,你的死期到了,我劝你就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快把懿安放了!”

而李瑄琰的话刚刚说完,一大批女贞士兵就闯了进来,团团包围住了整个大殿。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李瑄睿你都做了些什么!”大概是眼前的一切刺激到了李瑄琰,李瑄琰钳制着独孤懿安的手放松了些。

独孤懿安趁机和李瑄睿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的心里明了了。

“我做了天下人都想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推翻你,建立我自己的王朝,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了,你的御林军已经被我的人拿下了,还有你的东厂西厂,简直就是不堪一击,现在你不过就是孤家寡人而已,所以,我顾忌我们身上留着些一样的血,我饶你一命,你还不给我松开!”

“所以你的亲娘是芙蕖夫人?”李瑄琰难以置信,居然有这样的反转,明明自己拥有了一切,但是如今却是一败涂地,而且败的惨不忍睹。

“哈哈,李瑄睿,你的命真是好,居然让你这样反败为胜,但是,我就算是死了,也要让独孤懿安给我陪葬,我要让她死了都陪着我!”

知道自己在国家这个方面已经反抗无力,李瑄琰只想要带走独孤懿安。

李瑄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匕首,要插入独孤懿安的心脏,而就是这个时候,李瑄睿说时迟那时快的把手中的面具飞了过去,李瑄琰手下不稳,匕首直接就飞了出去。

独孤懿安趁着这时,攻击了李瑄琰的腹部,李瑄琰不忍痛,往后退了一步,独孤懿安从李瑄琰的怀中挣脱了出来。

李瑄睿用力把独孤懿安给拉回了自己的身边,然后上前用手中的剑抵在了李瑄琰的脖子处。

败兵之将何以言勇,李瑄琰知道自己大势已去,这一辈子到了今天什么都带不走,也只能瘫坐在地上了。

“呵呵,李瑄睿,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你比我想象的要厉害多了,你好样了,但是我败在你的手里我不服气,如果早知道是你,我一定会亲自上战场,一定不会让你走到今天这步。”

“不,李瑄琰,你错了,从你开始和我有了二心的那天开始,你就注定输了,我不会杀你,我会让你看着我怎么掌管这个江山,我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呵呵,李瑄睿你真狠,但是我不会在你的手下被你折磨,懿安,七年了,你都没有对我动过心,我真是失败,罢了,气之不存,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李瑄琰拽过了李瑄睿手中的长剑,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心口,一口鲜血涌出,李瑄琰自尽而亡。

李瑄睿和独孤懿安紧紧相拥,看着在眼前死去的李瑄琰,两个人既觉得可恨,又觉得可怜,女贞的人都进入了颍都,而李瑄琰已经死了,这场战争女贞取得了胜利。

老可汗最终看到了女贞胜利的那一天,含笑而去,而李瑄睿成为了新的国家的主人,老可汗和温迪罕把国家交给了李瑄睿,李瑄睿快速的治理了李瑄琰留下的烂摊子,周朝的百姓用最快的速度过上的正常的生活。

而独孤懿安也成为了真正的皇后,尽管换了个身份,但是只要能和李瑄睿在一起,能够为百姓做些事情,独孤懿安怎么样都觉得值得。

不久后,忆瑞也被接到颍都,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忆瑞一朝间有了阿玛也有了额娘,还不时的嚷着要个小妹妹。

新的王朝在李瑄睿的统治之下蒸蒸日上,日益成为强国。

独孤懿安和李瑄睿回到了他们最初相识的地方,看着桃花潭水,两个人感慨万千,好在沉舟侧畔千帆过,陪在自己身边的是自己最爱的人。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错在花开与君识错在花开与君识默草|古言早上在门前收到了一大株曼珠沙华,殷红的花朵暗示着什么呢?许是有人在恶作剧吧,结果我却华丽丽的卷入了一场秘密作战之中,被乱枪射死,这还好,可为什么不能给我留个全尸啊?地狱中的一日游可不是什么好事,尽管这是地狱头头的失误,可是我不想就此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年华,大闹他的阎王府,让无奈的他同意帮我还阳,但是他说什么要我自己在古代找齐五样宝物,唉~~~这年头只能靠自己啊,找就找,怕你不成,看我这个丫头如何大闹古代吧,阎王老头(虽然你不像老头吧),别闪瞎了你的狗眼。
  • 倾心以对倾心以对莱茴|古言白妖这辈子最大的一个愿望是把自己嫁出去,可是,她嫁了三次,第一次成了弃妇,第二次成了寡妇,第三次更惨,只能和牌位成亲···可是这个自称是皇帝的人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不是你的三千后宫,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的,什么,你是我的前夫,呵···前夫算什么啊!拉出一个美得天地变色的男子,现任夫君在这里,看你怎么办
  • 毒步为谋毒步为谋肃玄月|古言我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父亲是个酒鬼,为了喝酒,把我卖到官老爷家做了小姐的陪嫁,而小姐要嫁给的人竟然是当今圣上,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小姐为了争宠把我敬献给了圣上,从此,我的人生彻底改变。。。“别人谋的是荣华与富贵,而我谋的是权位与天下!”
  • 绝色毒娘子绝色毒娘子千冰紫|古言女主尹诺儿无父无母,被杀手组织收养,智商200+,对制毒有神一般的天赋,除此之外,琴棋诗画样样精通暗杀技能无所不会,被称为暗夜帝国的王,只要她接到的单子从未失手过,对敌人心狠手辣,对对自己好的人倾尽一切!做人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男主北宫浩轩,南陵七王爷,少年时一战成名大败北齐,却在那一战中受伤,双腿不能站立,性格大变,阴沉暴虐。女主穿越到架空国家南陵国第一丑女身上,与七王爷成婚,大婚当天便猖狂地说道,用你一双腿换我一纸休书如何?看天下第一丑女如何翻身成倾城女子,看霸气女主如何搅乱这片大陆!
  • 妃常逆天:全能大小姐妃常逆天:全能大小姐浅烯韩|古言她。被心爱的人所杀,穿到一个强者为尊的大陆。长得丑就算了,还被称为废物小姐。这些就算了。关键的是这些的由来全都只是奸人造成的。没有实力,没爹疼,没娘爱,叔婶还整天来找茬。天!这副身体的原主到底是有多可怜,竟然被“宠”成这样。没关系,驭万兽!活死人!肉白骨!毒医双绝!看她如何逆转。
  • 妃倾天下凤凰无双妃倾天下凤凰无双秦子霂|古言她,绝代风华;他,霸道专一。她是他命定的皇后,却不是他心中所想;大婚之夜,他们击掌为盟,“我祝你夺的天下,你可否许我自由?”他勾唇一笑,反问道,“如若你助朕夺得天下,除了这江山,你要何不可?”最终他赢了天下,却是负了她;那绕指缠绵的温柔却赋予了另一人。他独守天下繁华却有不为人知的落寞,分离三年,绝代佳人容颜依旧,只是昔年那颗炙热的心早已冷若冰霜,他决心以天下为代价,只为再换回那人倾世一笑。“朕以天地为证,以天下为媒,以江山为聘,请皇后,再嫁朕一次。”她倾世独立,眉宇间早已散去那炽热的爱恋,“归海邵轩,我累了,你的爱太过昂贵,我受不起……”
  • 雨落缘成殇雨落缘成殇渡陌临|古言我以为人是可以没有感情的,一个杀手如果把自己杀死了,那么她就是最好的杀手。可是,这世间有人教过我冷血,教过我杀戮,也教过我保持距离,却没有人教过我如何在爱情面前誓不臣服。因此,遇见变成了灾难。我靠近,我远离,我忘记,却无法欺骗自己。天总在下雨,我就在下雨的时候想起他。我喜欢下雨天,雨打芭蕉声潺潺,伴着花香入梦来,就好像他还在,我还爱,岁月也未苍老。
  • 莫许莫许落雪凝霜|古言情人桥的初次相见回雪的心中便烙下了段续的影子,缘份仿佛从此到来,从元宵花灯会到武林大会,他们总是会越走越近,只是渐渐地才发现,渐渐与他更加接近的人变成了自己的妹妹。
  • 追妻上瘾:娘子你是我的菜追妻上瘾:娘子你是我的菜初雪如画|古言这是一个心怀仇恨扮猪吃老虎的真爷们儿和一个妙手逢春长相娇美的女汉子从相遇到亲亲爱爱携手改变命运过上幸(毫)福(无)甜(节)蜜(操)日子的故事。某皇帝陛下(痛哭):我失散多年的兄弟啊,江湖赚钱路漫长,不如跟我回去吃皇粮;叶子瑜(撇嘴):朝廷如履薄冰心机深,我等自讨苦吃又为甚!某女(哀怨):斗转星移再相遇,你丫怎能私奔弃我去?某男(欺身):娘子,敌人太奸猾,咱们还是继续生儿砸吧。叶子瑜(踹飞):给姐圆润的离开!某男凑上前:牙床奏乐章,帷帐似风绕,只叹春宵苦短多寂寥,心似狂潮......叶子瑜:......【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帝王猎心:皇后哪里逃帝王猎心:皇后哪里逃blue泪|古言片段一三千宠爱与一身,到头来,不过是只闻新人笑,何听旧人哭,自古帝王多薄情,他们又何曾爱过谁?身居高位的荣耀,手握大权的欲望,让他们一步一步的被黑暗的腐朽所吞没。“画无尘,你的承诺你的誓言,原来只是引诱我跳进黑暗的陷阱,而我却这样傻傻的跳了下去。最后输了身,输了心,输了全部,撕心裂肺的痛你也要好好体会。养心殿中,白衣女子的话无一不刺痛着画无尘的心,“手足相残,父子反目,但这又如何,不过是你的悲哀罢了!”女子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眼底却平淡如水。恨……让她踏入了深渊,无法自拔,负了全世界,也负了他……生与死的交错,爱与恨的复仇,谁赢的了这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