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95章

一道黑影从乌鸦的身躯中飞离而出,瞬间冲上了海面。虽然明知是一个化身,但所有关注这场战斗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追随过去,将之放在视野的中心——他宽袍高冠,手持长剑,面部一如既往是模糊的,然而在他停驻之处,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绝望和悲苦之中。

乌鸦伸手,对科恩勾了勾手指,轻蔑与杀意不容置疑。后者不言不语,将手中战刀飞掷而出,“当”的一声,战刀插到场中,距离乌鸦化身不过三十臂。

天地之间电闪雷鸣,千里之境风狂雨急!

乌鸦踏前一步,手掌虚握抬升,场中的黑影随即暴起,他手中长剑绕身半旋,一线锃亮的光柱自剑脊透出,将剑尖浸得璀璨夺目,森然杀机喷薄着,一头撞向远方的科恩。

科恩手中一紧,插于地面的战刀弹起,针锋相对的劈砍过去——在两相接触的那一瞬,刀与剑都扭曲如同面条,仿佛同时陷进一片坍塌的空间。

时间霍然停驻,天地都静默无声,只有一团巨大的火星在迸射飞溅,将这一击的狂野与暴戾铭刻在观者的视野中。

风卷草木,劲雨横飞,就连极远处的菲谢特也被冲撞而来的雾气沾湿了袍子,黯淡的湿痕在鲜亮的衣料上扩散着,转而又被下一波冲击能量烘干。

一声短暂的闷哼从乌鸦处传出,菲谢特转眼,看见他肩头一斜,退了半步。又一转眼,他发现远方的科恩面色通红,嘴角抖动,似乎在忍受极大的痛楚……但两人都是身躯一晃即恢复正常,场中纠缠的刀剑也在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中分开。

雷电隐入乱云,被搅乱的风雨又一次徐徐降下,千里战地,仿佛正在回归平静。

然而所有的关注目光中,都没了风雨和雷电的影子,因为那柄刀和那把剑,已经吸取了周遭所有的气韵跟神髓,除却这刀剑,周遭的其他一切都变得枯黯朽弱。天地间一切的灵动英武,仿佛都在先前的撞击中灌注进金属中去,使之升华而变得精纯无比,使其锋利与冷冽中再没一丝杂念。

乌鸦微微喘息一声,身躯如弓,起手再刺!

场中化身不堪重负,身躯被一个急冲拉得变了形,但剑尖流露的杀机却令人惊心动魄,甚至引得漫天风雨乃至雷光都亦步亦趋,跟随长剑一起涌向科恩·凯达——这是汇集自然威慑的一剑,也是令万物暗淡失色的一剑!

科恩侧身沉步,嘴里发出一声放肆的吼叫,场中战刀忽地翻起,自下而上一记逆砍。铿锵连声!雪亮的光团随着刀剑撞击爆闪而出,连成一条点状直线,从海面直抵科恩所站之处——乌鸦的化身和他手中的长剑,已经将科恩的战刀破碎!

海天呼啸,万物齐鸣,生死就在这一瞬间!

菲谢特决然回身,手同时往佩剑上探去,就在他指尖触到剑柄的那一瞬间,千里之外传出一声响动,无论如何,那都不是肉体受到攻击的声音。他转头去看,愕然发现科恩手里倒提着战刀的空鞘,乌鸦化身保持着凌空突击的姿态,两者相距不过五臂,都陷在一团剧烈波动的空间里。

但那柄夺命的长剑,却插在宽大的刀鞘中。密集的爆裂声正从鞘内传出,表面镶嵌的金属宝石,都变成溶液在流淌。

“靠!”菲谢特停住脚步,嘴里喃喃,“这样也行?”

“行。”千里之外,科恩嘴角处掠过一丝笑意,对乌鸦的化身说:“干掉他。”

“噗”的一声,纠缠在化身脸部的光影炸开,露出一张神情迷惘的面孔。

“干掉他。”科恩的声音再次响起,乌鸦的化身躯体一震,随即抽出长剑转过身来。在他的瞳孔内,此时正闪动着跟科恩一样狂野的光芒。

挡住别人目光的菲谢特尴尬不已的后退,而乌鸦手上的动作却明显的凝滞了一下,因为他感觉不到与化身的联系了。

这种变化足以动摇乌鸦的根本信念。

化身尖啸一声,长剑上布满杀机,向乌鸦这边冲来!

“休!想!”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乌鸦一手拍在诸世法典上,虽然两人还远隔千里,但自乌鸦抓起诸世法典开始,战斗其实已经不受控制了,这跟当面的生死厮杀没有任何区别。

乌鸦另一只手伸出,隔着千里遥遥点在科恩脸上:“吾指认,汝为生命之敌!诸世之敌!”

肉眼可见的一束暗红色灼亮光线从天而降,斜斜的射向科恩立足之处,但半空中腾起一片片百臂方圆的蓝色光斑,堵住了光线的路径,瞬间爆裂之后,空中翻滚起巨大火球。

灼亮光线没能落到科恩头上,它被几十道蓝光障碍抵消,最后不甘心的变成云间的斑斓。

“本人十分——十分荣幸!”科恩嘴角的笑意散开,意味惨烈而残忍。蓝色能量可攻可守,他此时占尽了主动。

“敕令——荡涤!”乌鸦前伸的手指再一点,无数化身从他躯体内蜂拥冲出,奋勇无前的迎上前去,瞬间就把失去意念联系的化身给包围起来。

当先是一只庞大的龙形生物,冲进战场之后见风胀大,它抖抖浑身的黑色鳞片,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对“叛徒”喷出满口的剑形利齿,然后一口咬过去——在距离叛徒二十臂的地方,疾飞的利齿就开始融化,最后猛地爆炸开始燃烧。

叛徒不管不顾的穿过火焰,雪亮的长剑在空中飞过,寒光闪现斩下一颗巨大的龙头!然后剑锋再裂开后面一棵树木的胸膛,把一块滚动过来的岩石状生物劈成两半。

与此同时,这个沦陷在科恩手中的化身也被撕下一只手臂,就在他回剑结果另一个人形化身时,他自己更是被咬去了半个脑袋!而周遭,还有密密麻麻数百个化身,他们正焦急的等待着上场机会,要把这个投敌的同类、还有他背后的黑手都撕成碎片。

被重重包围的化身,正以极快的速度衰弱下去,他的身躯在无数的钢牙利齿下,已经变得残缺不全。乌鸦脸上的光影颤动着,变化着,越来越大的“瞳孔”里,有种杀之而后快的坚决在闪耀。

就算是生命之源,在看到这种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力量时,乌鸦体内也燃起凶猛的怒火。当然,他并不清楚科恩所用的方式,也不清楚这种能量的来历,但应对危机时他无需明白一切,抹杀掉就行。

科恩举起手来,拇指和中指的指端合在一起。在渐冷的笑意中,他打出一个响指,场中传出一声闷响,已然处处残缺的化身当即爆裂!

其实这声爆炸并不响亮,威力和影响范围也可以说是很小,但乌鸦却身躯一抖,紧握诸世法典的手毫不放松,放出更多的化身涌出并冲进场内。为求稳妥,这次上场的化身全是类人形态的高级货。

战场中间,被科恩收服的化身随着爆裂声猛地鼓胀起来,完全失去人形轮廓,变成一个巨茧,紧接着又是一声爆裂,无数蓝色线条从茧壳上剥落下来,就好像飞散的茧丝,均匀的撒向各处。这些蓝色光线短的大概两三臂,长的足有二十臂,数量极多,凌空飞舞,让整个战场变成一个湛蓝的巨大漩涡。

表面看来,光丝纤细而柔软,并不具强大的伤害力,但外表呈现出的蓝色能量,就是科恩的招牌。站在敌人的角度,只要是从科恩手里落下的东西,从来都没有人畜无害的货色。

事实再次证明,科恩的敌人们是正确的。

蓝色光线飞散,漩涡的阴影弥漫开来,完全笼罩住周围的那些化身,甚至连乌鸦再次派出的化身也给罩进去一部分,然后这些光丝就变了脸,毒蛇一样缠绕在化身躯体上,两端如钢针一般猛地刺进化身的体内。

本领高超、形态不一的化身们,整齐划一的发出了惊恐的惨叫。

没有什么比汇集的惨叫更令人心悸,如果真要拿出一样更惶恐的物事,恐怕只有跟化身联系中断这个状况了。在这排山倒海的惨叫之后,足足有七成被蓝色光线掩盖的化身跟乌鸦断了意念交流,而剩下的那三成化身,则是直接爆裂。

在意念交互的最后一瞬,乌鸦真切的感受到化身们的惊恐和慌乱,他们被不知名的能量侵袭,而且那种能量正在吞噬他们的自我意识。没错,就是吞噬,化身拼尽全力也无法阻止,甚至可以说反抗的力气越大,意识被吞噬的速度就越快。

转眼之后,数百化身就步上前辈的后尘,眼中开始闪动着科恩那样的狂野。

“干掉他。”科恩的话语传到,这数百化身齐齐嘶吼,朝前一刻的同伴杀去,毫不留情。

乌鸦本体的形态与母神有差别,可以说是亿万化身累积而成,本体跟化身的关系极为亲密。这一下损失巨大,当场就弯下腰去,痛苦万分的嘶吼了一声。然而对他来说最可怕的还不仅止于此,因为这些倒戈相向的化身已经杀过来了,他必须用更多的化身前去阻挡。

可如果科恩的吞噬能力依然存在,这种阻挡岂不是变相的送货上门?

情势危急,乌鸦也顾不得那么多,化身源源不断地从他躯体分离,与蜂拥杀来的前辈们展开激烈鏖战,幻影间的战斗华丽诡异,全场没有纷溅的血肉,但其中的凶险却超越过往——敌对双方不断变形变色,甚至变幻搏杀手法,从高端的爆炸融合到原始的捆绑撕咬,犹如一场今古杀戮大演绎。

乌鸦坚持着,他很需要一点时间去破解科恩的杀手。

科恩的吞噬之力到底有多厉害,没有人知道,但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明白现在还没到底限!那些破碎的化身都变成新的蓝色大茧,都在抛撒着光丝;而爆裂的化身则变成雾状的气团,相互融合积累变得越来越大,仿佛永远没有极限……

乌鸦的身躯在微微颤抖,面庞上的光影无法保持,浮出纷乱的杂色线条。

科恩的这种能力,以前从未显露过,凭乌鸦追忆诸世纪的丰富经历,也从未遇见相似的能力。所以他没能想出对策,而被科恩收服的化身却越战越勇,已经取得了明显优势。

“轰”的一声爆响,乌鸦面部的光影,终于崩溃!

乌鸦脚下一个踉跄,发出一声低低的闷哼,他两手颤抖着,几乎连诸世法典都拿不稳——其实打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他输定了!

科恩所用的能量,完全是乌鸦甚至世间生灵的克星!科恩的杀招已经抵住了乌鸦的咽喉。

乌鸦知道自己输了,但让他感慨和震惊的却不单是科恩,还有自己的四元素神——他们本应该出来保护自己,但却什么都没有做,难道他们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意志吗?难道,自己这种方式真的有误?

真的要向科恩认输吗?

这个掠过乌鸦心头的闪念,却被科恩捕捉到了,一声长啸,满场的化身停止了动作,不再向乌鸦这边冲击。然而纠缠在他们眼中的吞噬欲望却没有消散,反而更加的狂野和饥渴,令人望而生畏!任何人都能想像,一旦被他们冲进法阵,乌鸦会是怎样的结局。

“你是一个强大而隐忍的生命,在这点上我欣赏你。”科恩的声音悠然传到,仿佛场中的战斗跟他没有半点关系,“疑惑吗?对我的能力?”

“你知道答案。”乌鸦的回答很咬牙切齿。

“你猜得不对,这种能力当然是我的,而且属于初始能力。我一度很依赖它,但我却失去了它,所以我一直不迷信能力。”科恩的声音显得忧郁而神秘,“在我压榨自身也要唤醒你的时候,当我的身躯最虚弱的时候,它回归了——很难想像,人类的生命力,竟然是禁锢它的牢笼。”

“邪恶——这是邪恶!”

“英雄好做,正义难求。当我无法主持正义的时候,我会寻求公理,当公理也变得难以追求的时候,我只能忠于我的族群。所以,我不介意自己是否邪恶,就像不介意你是否正义一样。”科恩笑了笑,“它的特性是吞噬,吞噬一切,甚至可能包括你在内。你虽然输了,但我不想用行动来验证这一点。”

“赢了,并不代表我可以抹杀你,生命都是宝贵的,这是我要教会你的另一件事。”科恩接着说,“那么作为回报,你要交出我的朋友,并且答应我尽你所能、不带私心的对待我的提议。”

乌鸦默不作声,眼中还涌动着不甘,但他无法改变自己的败局,更明白科恩的提议实质上已经获得广泛支持。

“想想吧,尊贵的生命之源。”科恩的目光直接投射在乌鸦的面庞上,“你说出的几种罪名,你自己身上就没有吗?你现在这种行为,有多少是被伪神魔扭曲和强加的?”

“是我亲身感受!”乌鸦含恨咆哮。

“没错,你有化身,你经历诸世。但你要搞清楚,你终究不是凡人。”科恩摇头,“以万世衰人的心态去执掌生命之源的职责,这要论起来是什么罪名?生命之源职权下,漠视世界万物生存大计,这又是什么罪名?”

“你……你要审判我?”乌鸦冷漠回应,但比刚刚要正常一些了,因为他语气里甚至有些讥讽的味道。

“我没无聊到这种程度,我做这些,只因为这个世界讲求实力,自然也包括你在内。不跟你打,你根本不会听我说话。”科恩又摇了摇头,“这一战是要让你明白,我无意威胁你或者母神,因为我的利益不在你们身上,今天如此,以后也如此。只要你不寻求改变,愿意维持这种平衡,我自然不会与你为敌,你弄出来的远古意志,无法对我形成威胁。”

挥挥手,战场中的化身们像是冰块一样溶解,并入那团巨大的雾气当中,然后开始浓缩,最后成为一束被科恩收进手心。

“诸位,表演到此为止。”科恩抬起目光,“再继续下去,那就是杀戮了。”

云端之上,此时万籁寂静,似乎远古意志也被科恩的能力所震慑。

“该说的我都说了,该给你们看的我也拿出来了。”科恩的目光直抵天际,仿佛穿越无尽时空,涵盖过往与将来,“来吧,诸位。就是现在,让我们来做个决定!”

“放下一切束缚,决定未来!”他的语音并入天地,融入无数生灵的魂魄,甚至回响在每一颗沙砾和水珠上,“做个没有悔恨和遗憾的决定!”

仿佛永恒的沉寂中,菲谢特走过来,站在浑身乱颤的乌鸦身前。

“我只说一句。”菲谢特转头过去看看远方的科恩,再转头回来看着乌鸦,“乌鸦,你现在还认为科恩不属于这个世界?”

乌鸦沉默无语。

“如果他不属于这里,那他属于哪里?不对,或者我应该换种说法。”菲谢特微微一笑,“如果比斯世界无法拥有这样一个人,那么什么世界才有资格?”

“记得放乌鸦回来。”说完了话,菲谢特甚至伸出手去拍了拍乌鸦肩膀,然后就带着满脸的微笑,向另一个永恒元素法阵走去。

在菲谢特走近的时候,其他人早已围住了科恩,某人的头发早已被无数只手给拨弄得不成样子,而以菲琳为首的几位女士却只是站在旁边笑着,没有上前干涉的意思。

“再来就生气了啊!真生气了啊!”某人尽力挣扎着,可惜效果不大。

最后,还是老成持重的总参谋官和莫亚给科恩解了围——人类这种对待首领的态度,显然不被其他人理解,母神麾下的四元素神和回归者,此时都很茫然。

他们可能永远理解不了这种行为,就像理解不了为什么人类可以战胜生命之源一样。

在他们猜疑惶恐的目光中,人类并肩而立,他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彼此对视一笑,有几句寒暄和玩笑。但与往日不同的是,有种梦想的瑰丽光辉散发出来,照耀着这群舍生忘死的凡人们。

“收拾收拾。”科恩对围拢在身边的人说,“准备回家。”

“可是……”大伙儿面面相觑,待城不是就在脚下吗?

“把这里暂时借给他们好了。”科恩大度的一挥手,“他们需要时间考虑商讨。”

留下的这个空间,让远古意志与两个生命之源去相互妥协吧!无论他们要上演忠诚还是孝子的戏码,人们都没有必要去旁观。因为对科恩、对整个人类来说,这事情已经完结了。

此时的回避,仅仅是人类表达的谦和姿态。他们,还能做出什么决断?人们付出了如此的牺牲和努力,人们有科恩去保证牺牲和努力不被无视。所以,人们就有这种自信!

从此,屹立于神祗之前,无需低头。

从此,屹立于世界之前,无需彷徨。

从此,屹立于记忆之前,无需悲切。

他们的步伐轻松快意,不经意间,身影已经翩然淡去,只余轻声笑语徜徉云间。

其时,斜阳迷醉,星月交辉。

同类热门
  • 多情剑尊无情剑多情剑尊无情剑剑的笑声|玄幻剑是什么?剑是大海涛声。剑是什么?剑是高山无声的咆哮。剑在何处?剑无处不在,在心里,更在世界,在大自然的每一个角落。告诉你吧,其实剑就是我,我就是剑……
  • 亿万毫升泪水亿万毫升泪水我爱吃美味|玄幻雨佳,你知道么,我真的很爱你......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泪水一滴一滴地滴在倾城的日记本上。倾城想不到,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竟如此背版了自己。当看到女朋友雨佳与那刑刊在床上激烈床战时,倾城崩溃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这两人,一个是自己的心爱女友,一个是所谓的好兄弟。
  • 武曲星混异界武曲星混异界刀锋冷|玄幻上古大仙武曲星君在猎杀九龙火鸟的时候,误吃了女娲补天的五彩石,从而被罚下天界,转世投胎成了寒冰,由于体内由五彩石转化而成的五彩之心,蕴含着震撼整个世界甚至是宇宙的元力,可惜自己不会使用这种元力,正是因为如此,他遭到了阴、阳两界间顶级玄门高手的追杀。。。
  • 影灵恋影灵恋浩然.4|玄幻我们的主人公以神帝的身份回到地球,将会有怎样的奇遇那?
  • 少年修仙记少年修仙记帝王笑|玄幻山村孤子行走江湖,绝世医术起死回生,霸道剑法,一统武林。青牛开口,误入修真,若不成仙誓不回头。少年修仙传
  • 人心有鬼之诅咒的杀人蛇妖人心有鬼之诅咒的杀人蛇妖肥羊|玄幻郭为和小高重回佘黄屯,而在这里有发生了诡异的杀人案件,这案件的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惊人秘密呢?
  • 至高盟约至高盟约连续面|玄幻卡苏斯缓缓举起了手中的术士王之杖,一个清越的声音在无尽位面的众生心中响起:“吾将于此订立至高盟约...”一个正在写毕业论文的倒霉大学生追随穿越大潮来到一个陌生的魔法世界,披荆斩棘,在秩序与混乱之中左右逢源,一步步走向至高的故事。
  • 蛮荒纪蛮荒纪清风浪尘|玄幻修真西北,物聩人乏,四周除了少数的丛林雨林以外,其余的地方都是戈壁荒野,一直以来都是各个修真者们禁忌的地方。云阳身患重病,为了就自己一命,他踏上了充满瘴气毒物的蛮荒之地,寻找传说中的术士……
  • 圣临纵横圣临纵横苍将|玄幻浩瀚宇宙,茫茫纪元,无数位面,强者不知何几。古神界战争古神王之子转世重修,殊不知大能以天地为棋局,万物生灵皆为棋子,且看神王之子如何克服重重险阻,一步步由渺小蚍蜉化为傲世巨擘。本书等级设定:学徒、士、师、灵、王、皇、尊、圣、神、侍神。
  • 绝领域绝领域灞刀|玄幻为了完成家族的试炼,少年修独自来到了坐落于神魔圣战之地的极学院,学院给每一个学生配备可以启动武器系统的学级手套,利用手套,每一名学生可以不断修行成长,从而有机会最终领悟诸如时空操控、瞬移等强大的领域力量,可是在这弱肉强食的学院里,却也潜入了魔族的幸存者,他们的身影在黑暗中蠢蠢欲动。而修在这挑战领域巅峰的极学路途中,也渐渐的发现了自己身世中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