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0章 吉祥三宝

安小白努力从蓝司宸吐出的只言片语中,想像着他自坠海后所遭遇的一切苦难,虽然他说得云淡风清,但她却更加心疼。

“司宸……”

情难自抑之下,安小白主动偎进蓝司宸怀里,将耳朵紧紧贴在他胸口,真切地听到胸腔里面心脏强劲有力的跳动声,才觉得心安。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没事了。”

蓝司宸柔声安慰着怀里的小白兔,温厚的大手在她颤抖的背脊上轻轻拍抚着,“你现在是孕晚期了,情绪不宜起伏过大,否则很可能会……”

话还没说完,安小白就忽然紧紧抓住蓝司宸的手臂,缓缓抬起骤然变得苍白的小脸儿,表情痛苦地说:“我,我肚子……痛……我要……要生了……”

要生了?

“别怕别怕,我们马上去医院。”

足足愣了十几秒后,蓝司宸才猛然回过神来,赶忙发动车子直奔最近的医院。

“桃……桃子呢?”

安小白已经疼得满头大汗,虽说有蓝司宸在她什么都不怕,但他现在的样子简直比她还要慌乱,怕他忘记鬼医还在夜枭身边,就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桃子?你想吃桃子吗?”

虽说上一次无敌与无双出生时蓝司宸也在场,但这次依旧紧张得他浑身紧绷,平日最冷静的头脑都有些不好用了。

“我是说鬼医……”

看到蓝司宸因为紧张自己而大失冷静,安小白只觉得又好笑又暖心,感觉就连宫缩的剧痛都不那么难以忍受了。

蓝司宸把安小白送到医院时,接到电话的陶梓桃和夜枭等人也纷纷赶到。

接到通知,早早恭候在大门口的产科医生们一刻不停地把安小白抬上移动病床,就立即往分娩室送。

疼得狠咬牙根的安小白,紧紧抓着蓝司宸的衣袖,一路陪着她穿过待产室直入份娩室。

“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蓝司宸生怕小白兔会一不小心咬伤自己,便把自己的手送到她嘴里让她咬着,盼着能帮她稍稍缓解几分痛苦。

除了有蓝司宸全程陪产,陶梓桃也换上医院的衣服来到分娩室帮忙,铃铛带着无敌无双与安东尼、夜枭一起守在外面。最后就连刚刚在警察局录完口供的林筱与易天昊这对新人,都匆匆赶了过来。

被如此多的人祝福守护着的安小白,最终平安生下二胎宝宝,被送进VIP病房休养。

“妈咪、妈咪,你给我生的小弟弟好可爱!”

安小白刚醒过来,无双就最先开开心心地扑到她面前,随即无敌和正跟鬼医他们聊着什么的蓝司宸也都来到她身边。

“我想抱抱三宝儿。”

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的安小白,被蓝司宸稳稳扶住,鬼医把在婴儿床里睡得正香的小东西抱到病床前,径直送进她怀里。

看着一家五口幸福相拥在一起的画面,周围的旁观者都不禁面露羡艳。

“亲爱的,我们回家也得抓紧‘造人’才行,绝对不能输给他们!老子要生一个足球队!”

“生一个足球队?你当我是母猪啊?哼,要生你自己生!”

易天昊紧紧搂住林筱的肩膀,任她恼羞成怒地捶打自己,依旧笑得阳光灿烂。

见旁边这对如此亲热,安东尼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向铃铛又靠近一些。

“铛铛,现在蓝司宸也回来了,你可以同意我的求婚了吧?”

“等他们结婚后再说吧。”

铃铛白了一眼忐忑的安东尼一眼,有些不敢相信面前这个跟自己表白的男人,与初识时一身英伦雅痞气的他是同一个人。

病房里的一众“看客”中,属夜枭的心情最为复杂,怔怔地痴望着安小白,却又不敢上前一步。

“小白,你现在母子平安我们也就放心了。”

陶梓桃看了眼夜枭,拉起安小白的手说:“我跟夜枭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不适合在这里待太久。等你跟蓝先生办婚礼时,记得也发张请柬给我们,我们肯定会来捧场的。”

纵然十分不舍,安小白还是只能目送陶梓桃拉着一身落寞的夜枭离开病房。

随即,今天结婚典礼被破坏的易天昊与林筱也告辞回去处理余下事宜,安东尼倒是借着继续保护案件“受害人”的工作之便,可以继续留在铃铛身边陪他们。

送有朋友们病房瞬间清静下来,蓝司宸成人之美的安排铃铛带着无敌和无双与安东尼一起去外面玩会儿,同时也是想让安小白好好睡一会儿养养精神。

没想到铃铛他们刚出去,病房里就迎来两位不速之客。

蓝正言带着妻子罗丽芬一起赶到医院,走进病房看到蓝司宸果真活生生站在那里时先是一愣,脸色瞬息间变了几变,最后才勉强装出一脸的欣喜激动。

“司宸,你真的平安回来啦?叔叔真是太开心了!”

正坐在病床边哄安小白入睡的蓝司宸,冷眼看着蓝正言热情地走上前,却始终不动如山,丝毫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

展开双臂想给侄子一个亲切的拥抱,以表示欢迎他平安回来的蓝正言,眼见蓝司宸连起身的意思都没有,他只好尴尬地缓缓放下双手。

看出蓝司宸冷漠敌对的罗丽芬,没好气儿地说:“司宸,你回来了自然是好事,但你这表情怎么好像是我们害你差点死在海上似的?你知不知道你突然音讯全无,害得蓝家上下乱成一片,B&;W集团差点因此瘫痪!要不是我们及时接管,只怕现在B&;W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蓝正言虽然没言语,但脸色也与妻子一样变得淡漠疏离起来,显然也觉得蓝司宸太不识好歹。

“那么我还要多谢两位的帮忙喽?”

蓝司宸在闲余时已经向铃铛问清楚了他失踪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因此很清楚他的叔叔与婶母曾经如何为难过小白兔。

“谢倒不必,只要你知道我们的良苦用心就好。”

脸色依旧不好的蓝正言台腕看了眼时间,“安小姐刚刚生产完,你在医院好好陪她吧,我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等有时间了再来看看你们。”

说完,蓝正言转身就往病房外走,罗丽芬虽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但终究还是跟着转身。

“叔叔,以后你都不必再出席与B&;W集团有关的任何会议了。”

蓝司宸紧紧握住安小白因看到蓝正言夫妇而冷如冰霜的手,面色阴沉,声音凉薄地说:“我以B&;W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总裁的身份,剥夺你以及蓝子豪在集团内的所有职务与责权,你们所持有的股份我会强行收购,以后你们将跟B&;W再没有任何关系!”

还不待脸色瞬间惨白的蓝正言说话,罗丽芬已经急不可待地尖声追问:“蓝司宸,你说的不是真的吧?你怎么可以这样擅自作主?正言他也是董事啊,你怎么能说除掉他的所有职权就除掉?你……”

“你们都可以强占我的职权与财产,我为什么不可以?”

蓝司宸冷笑一声打断了罗丽芬,直接下逐客令说:“我太太现在需要休息,如果你们不准备自己离开,别怪我找人来赶你们出去。”

“你,你……”

蓝正言“你”了半天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来,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捂着心口跌坐在地,喃喃念叨着:“完了,全完了……”

“是,全完了!”

罗丽芬红着双眼瞪视着蓝正言说:“你不是一直逼着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吗?好,我现在同意离婚,回去就会签字!”

说完,罗丽芬看也不看嘴唇忽然发紫的蓝正言一眼,就气得直跺脚地离开。

看到蓝正言一脸痛苦地按住心口摔在地上,知道他大概是心脏病发,蓝司宸按铃叫了医务人员过来把他送去抢救。

“哎,他们得意时大概不曾想到,最后会落得这样的结果吧。”

安小白看着蓝正言夫妇的结局不禁感叹,虽说当初蓝司宸生死不明时,他们对自己可谓做尽了为难之事,但如今他好好地回来后,她都已经没心情与他们计较什么了。

如果他们不送上门来作死,也许也不会闹成这样。

“不要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你现在最重要的‘职责’就是好好睡一觉,养好身体后好出席我为你准备的世纪婚礼。”

当回首看向病床上的小白兔时,蓝司宸的脸色瞬间雪霁冰消只余一派春水般的柔情。

“世纪婚礼?”

早就暗自期盼着那一天到来的安小白,忍不住笑得双目弯弯地开始幻想她与蓝司宸的婚礼,会是怎样的情境……

三个月后。

蓝司宸在与安小白的二胎儿子蓝无疆百天这日,在月湾市蓝、白两家旧址新建的“幸福城堡”里,举行了盛大的世纪婚礼。

所有亲朋好友都前来送上最虔诚美好的祝福,炫丽烟火将璀璨的星空都耀得黯然失色。

当大人们在宴会厅里热热闹闹地给一对新人出节目游戏时,几个孩子凑到一起坐在露台上,看着夜幕中的缤纷烟火在波光粼粼的月海上投下一片浮光掠影的灿烂。

“无敌哥哥,现在有了三宝无疆,你们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如以前更得父母宠爱了?”

最近正苦恼闪婚的妈妈又闪孕怀上小宝宝的窦雅心,好奇地问着身边的蓝无敌。

“不会呀,因为我们同样都是爹地妈咪的孩子,而且我也很爱小弟弟无疆。”

无敌知道芽芽在担心什么,便柔声安慰:“我相信窦阿姨肯定也跟我妈咪一样会同样爱你和肚子里的小宝宝的,而且芽芽还有我们爱呀。”

“没错!”

无双略显敷衍地附和了一句后,骄傲地说:“芽芽,你知道我们‘吉祥三宝’的名字都是什么意思吗?”

“吉祥三宝?”

窦雅心懵懂不解地看向无双,一旁被安东尼和铃铛收养的茜茜嗤声说:“吉祥三宝是林阿姨给他们娶的土气名字,想不到你们还真喜欢!”

无双根本不理茜茜,自顾自地看着身边婴儿推车里的无疆小弟弟说:“我爹地说,我们三个的名字连起来的意思就是他对妈咪和我们最大的期望,那就是健康无敌、快乐无双、幸福无疆!”

健康无敌、快乐无双、幸福无疆?

茜茜扭头用比同龄孩子都更为深邃的双眸,看向大厅里正被快乐围绕着的安小白,此刻的她正幸福地依偎在蓝司宸怀里,笑得无比快乐欢畅,脸颊都泛起了健康的红晕。

“原来,这就是幸福的样子呀。”

茜茜回过头又看向无敌,嘴角不自觉地勾起抹快乐又幸福的微笑。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韩大爷,我们在一起吧!韩大爷,我们在一起吧!胖子一枚|现言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林诺是整天低眉顺目的,一稍不留神,说不定自己的饭碗就砸了。“我来接你回家。”“接我回家?”“是的,接你,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我们一起回家。”“你不结婚了吗?”“结!”“但我的韩太太,她叫林诺!”
  • 雀占鸠巢之房客入侵雀占鸠巢之房客入侵谷米|现言宅女姚司懿和基友赵流云旅游回家发现自己房间对面搬来了一个新的房客。此男与自家老妈互认姐弟,眉来眼去,但偏偏就是她半年前的无良男友!一朝翻脸,让相识三年情分滚滚东逝水的顾明大人如今改头换面、笑脸相迎。就在姚司懿以为爱情失而复得的时候却被爆出基友赵流云和顾明大人曾经有过一段过去。昔日舍友的来访,揭开了她那一道至今尚未痊愈的伤疤。当顾明大人一如既往装傻充愣的挑逗她时,姚司懿一把扑上去狼啃狗咬。混蛋!谁叫你害得老娘到现在都只能宅在家里的!(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追猎小逃妻追猎小逃妻烈烈红唇|现言楼睿:顾汐,给我保护好你的那层膜,否则……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顾汐:楼睿,你可以每天床上换着不同的女人,却还要求我为你守身如玉,你哪里来的自信。五年前,一场宴会上,顾汐得知楼睿要将她送给合作伙伴,她逃了。五年后,一场婚宴上,穿着婚纱的顾汐被楼睿扛出了礼堂。顾汐,你以为你可以逃出我的手掌心吗?他步步为营,只为让她彻底陷入他的温柔陷阱……
  • 爱你我情不自禁爱你我情不自禁彩绘青春|现言如果不是那一件事,你还会不会离开我?如果我没有离开,你还爱不爱我?亲爱的,爱你我情不自禁
  • 宠妻无度:狼性BOSS宠妻无度:狼性BOSS墨大垚|现言男女同住不太好吧?梁君晟:因为调情和“性取向”无关。可是为何明明不喜欢女人,却总是频频感动她,让她的心失守?梁君晟:我从没有想过感动你,我只想把最好的都给你。可是为何口口声声说爱她,却总是“欺负”她?
  • 重生之千金无双重生之千金无双妄倾城|现言上一世她在婚宴上被挚爱所害,为的竟是她最好的闺蜜谋夺她的财产,带着仇恨和不甘死去,若有来生定让他们生不如死。。。。。。。。。。。。。。。。。或许是上天垂怜,她回到15岁那年。。。。。。。。。。。。。。。。。。她以为她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可是却偏偏遇上他“女人,你是我的。”他霸道的拥着她在她耳边低语
  • 刻在心里的名字刻在心里的名字七里慕歌|现言轰隆一声震天的巨响,咖啡店中炸开一朵熊熊燃烧的红云。凄厉的尖叫声从人群中炸开,惊恐的人群如同爆炸的碎片一般向四周飞射出去,尖叫声,哭喊声,灌满了我的耳朵,只见他倒在地上,身边还有无数的玻璃碎片和木屑,我跌跌撞撞的跑过去,一边哭一边摇晃他的手臂,嘴里喃喃的说着,“你快起来啊,我不要你躺在这里,你怎么不说话,回答我啊,你不要在睡觉了,我好害怕,带我离开这个地方,我们走好不好,好不好。”
  • 总裁太妖,请入坑总裁太妖,请入坑林柒曦|现言年幼时的一面之缘,二十年的念念不忘我们相遇,是幸,还是命?季先生,我对你的喜欢,换来了家破人亡,颠沛流离我对你的爱,又化作利刃扼杀了我所有喜怒哀乐你想好,怎么赎罪了吗?颜小姐,如果我一生一世都还不清的话,可以分期付款吗?比如,生生世世
  • 易烊千玺之雨萱少女易烊千玺之雨萱少女粉橙橙|现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长久的爱情,需要经历种种磨难,真正能获得幸福的人,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
  • 荒诞岁月的爱恋荒诞岁月的爱恋戴子贺|现言一个平凡的女孩,一段平凡的爱。十年荒诞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