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0章 吉祥三宝

安小白努力从蓝司宸吐出的只言片语中,想像着他自坠海后所遭遇的一切苦难,虽然他说得云淡风清,但她却更加心疼。

“司宸……”

情难自抑之下,安小白主动偎进蓝司宸怀里,将耳朵紧紧贴在他胸口,真切地听到胸腔里面心脏强劲有力的跳动声,才觉得心安。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没事了。”

蓝司宸柔声安慰着怀里的小白兔,温厚的大手在她颤抖的背脊上轻轻拍抚着,“你现在是孕晚期了,情绪不宜起伏过大,否则很可能会……”

话还没说完,安小白就忽然紧紧抓住蓝司宸的手臂,缓缓抬起骤然变得苍白的小脸儿,表情痛苦地说:“我,我肚子……痛……我要……要生了……”

要生了?

“别怕别怕,我们马上去医院。”

足足愣了十几秒后,蓝司宸才猛然回过神来,赶忙发动车子直奔最近的医院。

“桃……桃子呢?”

安小白已经疼得满头大汗,虽说有蓝司宸在她什么都不怕,但他现在的样子简直比她还要慌乱,怕他忘记鬼医还在夜枭身边,就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桃子?你想吃桃子吗?”

虽说上一次无敌与无双出生时蓝司宸也在场,但这次依旧紧张得他浑身紧绷,平日最冷静的头脑都有些不好用了。

“我是说鬼医……”

看到蓝司宸因为紧张自己而大失冷静,安小白只觉得又好笑又暖心,感觉就连宫缩的剧痛都不那么难以忍受了。

蓝司宸把安小白送到医院时,接到电话的陶梓桃和夜枭等人也纷纷赶到。

接到通知,早早恭候在大门口的产科医生们一刻不停地把安小白抬上移动病床,就立即往分娩室送。

疼得狠咬牙根的安小白,紧紧抓着蓝司宸的衣袖,一路陪着她穿过待产室直入份娩室。

“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蓝司宸生怕小白兔会一不小心咬伤自己,便把自己的手送到她嘴里让她咬着,盼着能帮她稍稍缓解几分痛苦。

除了有蓝司宸全程陪产,陶梓桃也换上医院的衣服来到分娩室帮忙,铃铛带着无敌无双与安东尼、夜枭一起守在外面。最后就连刚刚在警察局录完口供的林筱与易天昊这对新人,都匆匆赶了过来。

被如此多的人祝福守护着的安小白,最终平安生下二胎宝宝,被送进VIP病房休养。

“妈咪、妈咪,你给我生的小弟弟好可爱!”

安小白刚醒过来,无双就最先开开心心地扑到她面前,随即无敌和正跟鬼医他们聊着什么的蓝司宸也都来到她身边。

“我想抱抱三宝儿。”

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的安小白,被蓝司宸稳稳扶住,鬼医把在婴儿床里睡得正香的小东西抱到病床前,径直送进她怀里。

看着一家五口幸福相拥在一起的画面,周围的旁观者都不禁面露羡艳。

“亲爱的,我们回家也得抓紧‘造人’才行,绝对不能输给他们!老子要生一个足球队!”

“生一个足球队?你当我是母猪啊?哼,要生你自己生!”

易天昊紧紧搂住林筱的肩膀,任她恼羞成怒地捶打自己,依旧笑得阳光灿烂。

见旁边这对如此亲热,安东尼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向铃铛又靠近一些。

“铛铛,现在蓝司宸也回来了,你可以同意我的求婚了吧?”

“等他们结婚后再说吧。”

铃铛白了一眼忐忑的安东尼一眼,有些不敢相信面前这个跟自己表白的男人,与初识时一身英伦雅痞气的他是同一个人。

病房里的一众“看客”中,属夜枭的心情最为复杂,怔怔地痴望着安小白,却又不敢上前一步。

“小白,你现在母子平安我们也就放心了。”

陶梓桃看了眼夜枭,拉起安小白的手说:“我跟夜枭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不适合在这里待太久。等你跟蓝先生办婚礼时,记得也发张请柬给我们,我们肯定会来捧场的。”

纵然十分不舍,安小白还是只能目送陶梓桃拉着一身落寞的夜枭离开病房。

随即,今天结婚典礼被破坏的易天昊与林筱也告辞回去处理余下事宜,安东尼倒是借着继续保护案件“受害人”的工作之便,可以继续留在铃铛身边陪他们。

送有朋友们病房瞬间清静下来,蓝司宸成人之美的安排铃铛带着无敌和无双与安东尼一起去外面玩会儿,同时也是想让安小白好好睡一会儿养养精神。

没想到铃铛他们刚出去,病房里就迎来两位不速之客。

蓝正言带着妻子罗丽芬一起赶到医院,走进病房看到蓝司宸果真活生生站在那里时先是一愣,脸色瞬息间变了几变,最后才勉强装出一脸的欣喜激动。

“司宸,你真的平安回来啦?叔叔真是太开心了!”

正坐在病床边哄安小白入睡的蓝司宸,冷眼看着蓝正言热情地走上前,却始终不动如山,丝毫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

展开双臂想给侄子一个亲切的拥抱,以表示欢迎他平安回来的蓝正言,眼见蓝司宸连起身的意思都没有,他只好尴尬地缓缓放下双手。

看出蓝司宸冷漠敌对的罗丽芬,没好气儿地说:“司宸,你回来了自然是好事,但你这表情怎么好像是我们害你差点死在海上似的?你知不知道你突然音讯全无,害得蓝家上下乱成一片,B&;W集团差点因此瘫痪!要不是我们及时接管,只怕现在B&;W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蓝正言虽然没言语,但脸色也与妻子一样变得淡漠疏离起来,显然也觉得蓝司宸太不识好歹。

“那么我还要多谢两位的帮忙喽?”

蓝司宸在闲余时已经向铃铛问清楚了他失踪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因此很清楚他的叔叔与婶母曾经如何为难过小白兔。

“谢倒不必,只要你知道我们的良苦用心就好。”

脸色依旧不好的蓝正言台腕看了眼时间,“安小姐刚刚生产完,你在医院好好陪她吧,我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等有时间了再来看看你们。”

说完,蓝正言转身就往病房外走,罗丽芬虽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但终究还是跟着转身。

“叔叔,以后你都不必再出席与B&;W集团有关的任何会议了。”

蓝司宸紧紧握住安小白因看到蓝正言夫妇而冷如冰霜的手,面色阴沉,声音凉薄地说:“我以B&;W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总裁的身份,剥夺你以及蓝子豪在集团内的所有职务与责权,你们所持有的股份我会强行收购,以后你们将跟B&;W再没有任何关系!”

还不待脸色瞬间惨白的蓝正言说话,罗丽芬已经急不可待地尖声追问:“蓝司宸,你说的不是真的吧?你怎么可以这样擅自作主?正言他也是董事啊,你怎么能说除掉他的所有职权就除掉?你……”

“你们都可以强占我的职权与财产,我为什么不可以?”

蓝司宸冷笑一声打断了罗丽芬,直接下逐客令说:“我太太现在需要休息,如果你们不准备自己离开,别怪我找人来赶你们出去。”

“你,你……”

蓝正言“你”了半天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来,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捂着心口跌坐在地,喃喃念叨着:“完了,全完了……”

“是,全完了!”

罗丽芬红着双眼瞪视着蓝正言说:“你不是一直逼着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吗?好,我现在同意离婚,回去就会签字!”

说完,罗丽芬看也不看嘴唇忽然发紫的蓝正言一眼,就气得直跺脚地离开。

看到蓝正言一脸痛苦地按住心口摔在地上,知道他大概是心脏病发,蓝司宸按铃叫了医务人员过来把他送去抢救。

“哎,他们得意时大概不曾想到,最后会落得这样的结果吧。”

安小白看着蓝正言夫妇的结局不禁感叹,虽说当初蓝司宸生死不明时,他们对自己可谓做尽了为难之事,但如今他好好地回来后,她都已经没心情与他们计较什么了。

如果他们不送上门来作死,也许也不会闹成这样。

“不要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你现在最重要的‘职责’就是好好睡一觉,养好身体后好出席我为你准备的世纪婚礼。”

当回首看向病床上的小白兔时,蓝司宸的脸色瞬间雪霁冰消只余一派春水般的柔情。

“世纪婚礼?”

早就暗自期盼着那一天到来的安小白,忍不住笑得双目弯弯地开始幻想她与蓝司宸的婚礼,会是怎样的情境……

三个月后。

蓝司宸在与安小白的二胎儿子蓝无疆百天这日,在月湾市蓝、白两家旧址新建的“幸福城堡”里,举行了盛大的世纪婚礼。

所有亲朋好友都前来送上最虔诚美好的祝福,炫丽烟火将璀璨的星空都耀得黯然失色。

当大人们在宴会厅里热热闹闹地给一对新人出节目游戏时,几个孩子凑到一起坐在露台上,看着夜幕中的缤纷烟火在波光粼粼的月海上投下一片浮光掠影的灿烂。

“无敌哥哥,现在有了三宝无疆,你们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如以前更得父母宠爱了?”

最近正苦恼闪婚的妈妈又闪孕怀上小宝宝的窦雅心,好奇地问着身边的蓝无敌。

“不会呀,因为我们同样都是爹地妈咪的孩子,而且我也很爱小弟弟无疆。”

无敌知道芽芽在担心什么,便柔声安慰:“我相信窦阿姨肯定也跟我妈咪一样会同样爱你和肚子里的小宝宝的,而且芽芽还有我们爱呀。”

“没错!”

无双略显敷衍地附和了一句后,骄傲地说:“芽芽,你知道我们‘吉祥三宝’的名字都是什么意思吗?”

“吉祥三宝?”

窦雅心懵懂不解地看向无双,一旁被安东尼和铃铛收养的茜茜嗤声说:“吉祥三宝是林阿姨给他们娶的土气名字,想不到你们还真喜欢!”

无双根本不理茜茜,自顾自地看着身边婴儿推车里的无疆小弟弟说:“我爹地说,我们三个的名字连起来的意思就是他对妈咪和我们最大的期望,那就是健康无敌、快乐无双、幸福无疆!”

健康无敌、快乐无双、幸福无疆?

茜茜扭头用比同龄孩子都更为深邃的双眸,看向大厅里正被快乐围绕着的安小白,此刻的她正幸福地依偎在蓝司宸怀里,笑得无比快乐欢畅,脸颊都泛起了健康的红晕。

“原来,这就是幸福的样子呀。”

茜茜回过头又看向无敌,嘴角不自觉地勾起抹快乐又幸福的微笑。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重生之吾乃主宰重生之吾乃主宰苏璟一|现言一代传奇影后就此陨落?惊世风云就此拉下帷幕?爱恨情仇难道就此了结?呵,想得美!待我华丽归来主宰舍我其谁!蝼蚁们,慢慢享受我的鸿门宴吧!【傻白甜作者的处女作望支持不喜勿喷喵~】
  • 天价绯闻天价绯闻夜嘉宝|现言她是个不入流的小歌手,奢靡酒宴上差点失身时,多年未见的男神从天而降,救她于水火之中……某日,男神盯着她一脸淡定的问:“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她勾唇而笑指着电视上的某男星说:“我喜欢的男人上得了厅堂,下的了厨房,颜值高,体型高,学历高,不抽烟不喝酒不嫖赌,挣得了大钱,耍得了小贱……”某男人挑眉:“可是你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浑身上下没任何优点,凭什么窥视我的美貌?”宋伊人怒:“我说的不是你。”挺挺自己的傲人胸部“你眼睛瞎了,所以才看不见我的前凸后翘!!”说着还不忘记摆出一个勾人的s曲线。“你要干什么啊啊啊啊!”宋伊人一阵尖叫,只见一只大手朝她胸口袭来。“我不用看,大手一摸便略知一二!”
  • 欢喜冤家:这个女孩不简单欢喜冤家:这个女孩不简单楠瓜啊|现言与他再次相遇,他身边却有一个相貌非凡身材妖娆的美貌女子。他百般的囚禁她,把她当玩物,她一次次逃脱,却从未逃脱出巨爪。在她眼里,她就是个负心汉,在他心里,她就是个无价之宝。。。
  • 缘起百年缘起百年叔叔家的彤彤|现言百年前你杀了我,绝对得不到你想要的,大秦也会迟早完蛋我相里一脉今日之苦,皆出自于你。我相里与秦,从此世世代代不共戴天!百年后家仇与爱情交织,你要我还是你的家族,和我在一起你注定要失去你现在拥有的一切。看他们如何抉择
  • 爱恋有国界爱恋有国界慢性子谷谷|现言‘奈旋儿’广告传媒是源于日本在中国的一个外企子公司。为全面打通家族企业在中国的市场,董事长公子松下俊被派遣到中国管理‘奈旋儿’,实则是为了方便其他产业进驻中国市场。。‘幻之星’是隶属于杨氏集团的一家女性用品公司。总裁杨扬因为一支广告发现了苦寻4年的小学妹,倾情付出,最终会抱得美人归吗?这对学长学妹之间有着怎样的渊源和火花呢?时间。地域。分歧。家族。差异。。。。他们的感情将会何去何从?谁才是真正的感情归宿,请关注中国王子和日本王子的PK赛,究竟谁才是幸福的男一号呢?他,杨扬。万千女性心目中“最永恒的王子”,纵有家财万贯,却始终是商界最干净的英才!他和刘一一有一年多的恋人未满的大学生活,年少时没来得及说出口的那个字,有没有可能为两人再续前缘?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杨扬告诉自己,允许自己任性一次吧,就一次!刘一一,这个名字包含了自己所有的悲伤,永远无法触碰到的一个名字。他,松下俊。是宫本商商从小暗恋的对象,始终不离不去的站在他的身旁。然而,他却始终厌恶的与她保持距离。他是生性冷漠,还是有什么故事?所有美丽的事物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预料的时刻出现。松下俊刚刚准备回头,便看到了走近的刘一一。这一眼,胸怀中那颗被尘封的心好似种子得到了一缕阳光,满溢着幸福。本来,命运已经给他们规划好了路线。迫不得已的一个转学,进军中国市场的规划,临时上阵的一个代言……一切细微的东西,都成了命运的转折点……有时候,一个转身,你就会失去你永远再也无法得到的爱,那份沉甸甸的爱;有时候一个转身,你就会发现是谁一直在你身后,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所谓的感觉,只不过是给自己骚动的心找的借口罢了!
  • 步步攻婚步步攻婚焕香|现言初见,“云小姐,我对你印象很好哦。”杨毅笑意满满地说。再遇,云漫拼命使眼色却被杨毅忽视,冰冷的话语仍旧被一字一顿地吐出:“我是云小姐的相亲对象,你是哪位?”后来,云漫笑靥如花温度却不达眼底望向杨毅:“杨先生,不如我们交往试试?”“好。”杨毅笑意渐浓宠溺地望向云漫。最后,当云漫渐渐放下心防穿上了大红嫁衣时,新郎却迟迟不出现,此时方知曾这般宠溺她的人心底已有佳人。云漫曾经以为孟轲待自己如此好,两人必会冲破阻拦携手一生,可梦再美总归是敌不过残酷的现实,不管于孟轲还是于杨毅。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是转身离开散落天涯,还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你的终归是你的,扔不掉也赶不走,幸福就在转角。
  • 蓝珊瑚蓝珊瑚晚安贝儿|现言《蓝珊瑚》讲述了一对师生之间迷离的爱情故事。高三教师安羽和本班学生方悠悠在相处的过程中逐渐产生微妙的情谊。正当已婚的安羽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段感情时,方悠悠却随着两件命案的发生而离奇地失踪了......
  • 网游:小神搞事情网游:小神搞事情妖花年月|现言慕笙歌喜欢玩网游,在里面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小神一枚,一朝与大神结婚,又知道她是现实中的‘路痴学长’,妈妈咪呀,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暗恋了你那么多年,终于拐到手了。”大神学长用下巴抵着她的肩头。某人愣,“什么叫拐啊……”大神学长坏坏一笑,立马用行动证明了什么叫拐!拐过某个某人的脑袋,使劲亲了一口,笑着看着她,“懂了吗?”嗯,没错,这就是所谓“拐”!!很强势!!做人果然就是要强势!!
  • 竹马白头:爵帝唯宠竹马白头:爵帝唯宠喵了个呆|现言初恋就那么猝不及防的来了,却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夭折在没有任何征兆的变故中。再见,竟还是爱的那么措手不及,纵然她是杀母仇人的女儿也义无反顾的爱了,纵然他无奈之下成了她的杀父仇人,她也不在乎!爱了,不在乎这天下任何人的去爱,只要能够在一起!他霸道,她张狂,两个绝美的人带着两个逆天的宝贝,玩转黑道白道,人生只有一次,爱了,就要爱的肆无忌惮!她负责倾国倾城,而他负责索求无度,可是好日子过的不久,各路女人都来招惹她,当她是软柿子好捏的么?!
  • 风华上海滩风华上海滩言非子|现言十里洋场,灯红酒绿。而她,只能在冰天雪地的夜里,挣扎求存。现实的残酷,亲人的无情,让她已没有选择,不得不走上一条不归路。终于,她让整个上海滩都知道了她的名字。有人说,她是卑贱的舞女;有人说,她是青帮的女流氓;有人说,她是爱国的实业家;更有人说,她是上海滩真正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