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9章 我的准新娘不是在这儿吗?(大结局)

颜瑜完全没有想到,吴慕卿会帮她。

“五年,我帮你瞒他五年。五年之后,他要是还想着你,自己去找我的话,那我可就管不着了。”吴慕卿说着把颜瑜身上的薄被,往上拽了拽,“不过我们得说好,这五年的时间里,每隔一个月的时间,你不管在哪里、在做什么,都要告诉我一声,这五年的时间,我们之间绝对不能断了联系。”

“你为什么要帮我?”颜瑜真心好奇,吴慕卿似乎没有帮助自己的必须呀。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吴慕卿轻轻拍了拍颜瑜身上的被子,她突然笑了起来,“你想离开,我就帮你咯,没有什么为什么的,就是看你顺眼,好不好?你想要离开,肯定需要人帮忙,不然你以为凭着方越泽的本事,你靠自己能走到哪里去?走到哪儿他也能找到你!”

颜瑜笑了起来,这笑容很浅淡,却带着点莫名的自豪,仿佛是自己被夸奖了一样,“是啊,凭他的本事,我去哪儿他也能找到我。”

吴慕卿以为她还会继续说些什么的,却没想到她再也没说话,只是闭上眼睛,很快就沉沉地睡过去了。

颜瑜不知道吴慕卿怎么说服了方越泽,放手让自己离开,她也不想要去过问,知道得太多,说不定就走不了了。她在医院里住了整整两周的时间,出院之后直接去了机场,所有的东西吴慕卿都帮她准备好了。

她站在空旷的机场大厅,站在吴慕卿的对面,身边只有一只12寸的小箱子,箱子很轻,里面大半的东西还是吴慕卿帮她新买的。吴慕卿看着眼前瘦了起码一圈的颜瑜,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你个小没良心的,说走就走,”她伸手抱住颜瑜,心里想着自己要是嚎啕大哭一场,颜瑜会不会心软得留下,“我后悔帮你了!”

颜瑜伸手搂住她,吴慕卿觉得她的胳膊瘦得只剩下骨头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好了,慕卿,登记的时间要到了,别让颜瑜误了机。”方履安也是来送她的。

“她要走五年呢,我多抱一会怎么了!”方履安无辜被责备,颜瑜抱歉地看着他,他冲着颜瑜摇了摇头,像是天底下最慈爱的父亲,颜瑜觉得自己的运气真是太好。

吴慕卿真的哭了,不过她没让颜瑜看到自己的眼泪,而是偷偷地蹭在了自己的手背上,“出门在外,讲究的是穷家富路。这张卡,好好收着,随便花!”

颜瑜茫然地看着吴慕卿塞给自己的银行卡,“看你这傻呼呼的样子,我现在更后悔了!”

吴慕卿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颜瑜的心口,“这是你为了救肖伊花掉的那三百万,还记得吗?越泽帮你要回来的,好好拿着,这是你的钱。”

吴慕卿把“这是你的钱”颠三倒四地说了好几遍,唯恐颜瑜不拿这钱,颜瑜思量了一会,接过了卡,“谢谢你们。”

“什么谢不谢的,真谢我就别走了!”吴慕卿狠狠地说,她看了一眼脸色恬淡的颜瑜,用力跺了跺脚,“滚滚滚滚,赶紧走,别在我眼前看得我心烦。”

颜瑜真的走了,她过安检转头的一瞬间,仿佛看到了阴希,她想要回头确认一下,方越泽是不是就在附近。可就在她脑袋转了一半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毕竟就算是方越泽真的在这里夜没什么大差别,要是真的看到他,说不定还真就走不成了。颜瑜这样想着,索性闭了闭眼睛,头也不回地走了。

“就说她没良心,你瞧瞧,头都不知道回一下!”吴慕卿捂着心口倒在方履安的身上,“白白枉费我让阴希站在那么显眼的位置砂锅。”

阴希眼睁睁地看着颜瑜进了候机室,他回头去看坐在不远处的方越泽,却发现他的眼神还牢牢地顶着颜瑜走过的那条路上,那句“老板,我们走吧”的话,怎么样也说不出口了。

吴慕卿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天,颜瑜告诉她,自己要去英国读书了。

“这小没良心的还挺厉害,”吴慕卿看着颜瑜发给她的录取通知书,除了剑桥、牛津,剩下的她一无所知,“你说她去哪个比较好?”

方履安看了一眼图片,把宝宝放到了吴慕卿的身边,“每一所都是一顶一的,哪一所都不错,她真的很不错。”

“那是当然了。”吴慕卿戳了戳宝宝的脸颊,突然觉得这一刻比自己顺产成功还要开心。

接下来隔个十天半个月,颜瑜就会发给吴慕卿一张照片,大多都是路边的小花小草,或者是蓝得仿若不应该在世间存在的天空,吴慕卿忍了半年,实在是忍不住了。

“你就不能给我发一张自拍吗?我都快忘了你到底长什么样儿了。”

吴慕卿以为颜瑜会跟往常一样,大半天之后才会回她消息,没想到这次不到30秒,一条信息就传了过来。吴慕卿一看就乐开了花。英国那边应该正下着小雨,颜瑜穿着件纯白的羽绒服,脸颊红彤彤地看着镜头,身边还站着几个几个穿着雪纺裙的女孩,几个人应该关系不错,动作熟悉又亲昵。

“你看,小颜颜长胖了!”吴慕卿招呼着方履安来看照片,“不过还是虚,你瞧人家外国女孩都穿裙子呢!”

方履安抱着张牙舞爪的宝宝凑了过来,“看起来精神不错,比在国内的时候好。”

吴慕卿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方越泽推门走了进来,颜瑜离开快两年的时间了,他变化不大,就是俨然成了工作狂,一天恨不得工作24个小时,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十点钟之前回过家了。

“阿尧今天乖吗?”他先洗了手,才过来跟宝宝打招呼,阿尧是方越泽给娶的名字,虽然吴慕卿觉得男孩子叫这名字太柔弱了点,不过想到自己那个早逝的妹妹,她也就答应了。

“挺乖的,”吴慕卿把手机反过来扣在了手边,“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

方越泽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了一眼她的手机,他难得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问道,“她……她还好吗?”

吴慕卿看了眼方履安,方履安冲着她点了点头,“挺好,还长胖了一些。”

“那就好。”

这是颜瑜离开这么久,方越泽第一次询问颜瑜的情况。

又过了一年,阿尧已经可以对着方越泽喊出“哥,抱”这种让他根本无法抗拒的“命令”了,吴慕卿跟方履安回意大利的日子也到了。

“一定要回去吗?”方越泽抱着阿尧有些舍不得,他不想承认,其实自己是把阿尧当成自己孩子的。

“舍不得我了?”方履安打趣道。

“舍不得阿尧,”方越泽把阿尧拍在他脸上的手,拿到了一边。

“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回来,”方履安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机,方越泽一眼就看出了那是吴慕卿跟颜瑜联系用的那一部,“手机留给你,你知道点分寸,别做出格的事情,知道吗?”

方越泽漫不经心地接过手机,随手放进了裤兜,“你太啰嗦了。”

“虽然被嫌弃啰嗦,但是我还要说一句,五年就是五年,男人要说话算数。”

方越泽把阿尧交到方履安的手里,问出了自己这几年来一直想问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帮她离开我?”

“她那么努力地想要找到最好的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去争取什么。就算是我这样土埋半截的老头子,都觉得她活得清醒,起码比我清醒。”

“她想要什么?”方越泽问道,他急于知道答案,都忘记抓着方履安“土埋半截”的话吐槽了。

方履安嫌弃地冲着方越泽摇头,“慕卿说的对,你啊,就是个榆木疙瘩。”

榆木疙瘩?这不是方越泽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评价了,方履安是唯二这么说他的,另一个就是辛舞。

去年的时候,方越泽惊讶地发现辛舞真的跟何易兮在一起了,没想到一贯中规中矩的何易兮能做出这么出格的事,“爱……爱情就是这么不……不讲道理,”他牵着辛舞的手,说这话的时候眉眼之间居然有着少年人才会有的一往无前。

辛舞应该是听辛跃说了颜瑜的事情,他一直不说话,只是临走之前,抬手指了指自己,“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居然是个榆木疙瘩。”

方越泽不这么认为,他倒宁可自己是个榆木脑袋,最好还有一颗榆木的心,那样的话,日子估计还能过得舒坦一点。方履安跟吴慕卿离开的那天晚上,他熬了一个通宵翻完了颜瑜跟吴慕卿所有的交流短信,脑补出了她这三年全部的生活。

她的日子很简单,离开这座城市之后,就找到了一份简单的工作,一边工作一边考雅思,然后就顺顺利利地出了国,上了两年学,刚回国找到了一份在方越泽看来都算是大有前途的工作。

“公司的小姑娘背地里开始叫我老女人了,我会继续努力,让她们连吐槽我的力气都没有的。”这是最近的一条信息。

这样自信飞扬的颜瑜,是方越泽有些陌生的,但却是更急于想要了解的,他想要听听颜瑜的声音,哪怕只是她的呼吸声也可以,他已经把颜瑜的手机号码背到烂熟,可这通电话他只在心里拨了出去。

“真想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啊,”方越泽把手机轻轻地放在心口,想象着颜瑜温顺地被自己拥在怀里。

颜瑜本来以为五年的时间会很长,结果……居然真的很长,这五年里她做了比以往二十多年还要多的事情,她读了自己喜欢的专业,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距离五年期满还差不到一个周的时候,她拿到了公司的最新调令,成了公司最年轻的女副总裁。

“我天呢,我简直受不了我的领导了,她要不要这么拼啊,为了一个方案连熬三个大夜,也不怕猝死!而且她可都30多岁了,听说还是单身呢。啧啧啧,她是准备孤老终生了,可人家还青春貌美准备找个有钱人呢!”颜瑜手底下的项目组的新晋员工趁着午休时间疯狂吐槽她。

“你说谁呢,你的领导,颜总吗?她居然已经30多岁了?”一旁的男同事目瞪口呆,颜瑜可是公司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岭之花,他们背地里讨论过颜瑜的年纪,一致认为最多28岁,居然已经30+了,完全看不出来,倒不是说她脸上没有皱纹,而是那眼神中蓬勃的少女感。说真的,眼前这位自认“青春貌美”的同事都比不得。

“孤老终生?她怎么可能孤老终身,公司的几个‘男神’追求她多久了,你又不是知道!”

“你是说那个刚到我们公司的外国小哥哥?”

“他只是其中一个。”

“卧槽,外国小哥哥什么眼神,居然看上这种老女人?”

“不光是我们公司的,那个厉辛集团那位年轻的总裁,隔三差五就来看她,肯定也是爱慕者之一。”

“什么?”吐槽颜瑜的女孩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她实在是太超乎她的认知了,“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会豪门公子哥会看上她这样的老女人?”

对方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白痴,“你这样的脑袋,跟你说也是说不明白的。总之一句话,有钱人是绝对不会看上你的!”

颜瑜站在外面听着他们讨论,心里想着得选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他们,历冬青不过是自己的弟弟而已,他们完全搞错了。

随着五年之约期限的到来,颜瑜一天过得比一天忐忑,她不想对自己说谎,她就是在想着方越泽到底会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眼前,或者说会不会出现。虽然她已经想好了,要在这个月结束之后,把这几年的年假一起休了,回去看看他们。

她没想到的是,五年期限刚过的第二天,方越泽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过得不错。”方越泽就那么施施然地出现在公司的门前,看着颜瑜,淡淡评价,仿佛他们不过是五天没见,而不是1825个日日夜夜。

“你也一样。”颜瑜冲着方越泽笑了起来,她现在除了微笑,也做不出其他表情了,“你是特意来的吗?”

她真正想说的是“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觉得方越泽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

“当然不是,”方越泽耿直地表示,“泽水基团正准备与贵公司合作,今天是我来考察的日子。”

颜瑜这才想起来董事会前两天的会议内容,想要扩大公司的业务范畴,选择优质的公司合作,她还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呢,看来自己开会的时候走神了。颜瑜觉得这五年时间还是很有用处的,起码她对于自身面部肌肉的控制就好了许多,方越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还是自然的。

“总裁亲自来考察,我们真是受宠若惊,需要我为你介绍一下相关的情况吗?”

她很快地把自己切换到了职业的状态,方越泽却有些顾虑的样子,“这样不太好,还是请项目负责人来吧。”

颜瑜把那句“我就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咽了回去,“好啊,那你稍等片刻,我来安排。”

“麻烦你了,”方越泽客气地让颜瑜指尖发凉。

不过这样也对,毕竟那不到三个月的相处,对着五年的时间而来,实在是不过了了。

颜瑜以为自己这一天的工作会效率很低,结果她的工作效率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而且更让她开心的是,今天的工作量很大,刚刚好让她不需要马上思考方越泽的问题。

不过下班的时候,方越泽又一次出现在她的眼前,“现在有时间吗?”

颜瑜看了眼手头的工作,“我有十五分钟,”这已经是她能挤压出来的最长时间了。

“不需要那么久,”方越泽从怀里拿出一张紫罗兰色的卡片,放到了颜瑜的面前,“我的订婚宴下周周五,请你来参加。”

颜瑜低下头,拿起那张华贵的请柬,上面有方越泽跟一个女孩的合照,那女孩长得像山泉水一样干净,“恭喜你,未婚妻很漂亮。”

“你见过她?”

颜瑜笑着点了点头,“我见过,而且我还知道她是个很优秀的女孩,人又温柔,很适合你。”

“是啊,比你适合。”这句话一出口,反而让颜瑜放松了下来,这样才是她熟悉的方越泽呢,之前彬彬有礼的样子实在是太压抑自我了。

“你的变化很大。”方越泽端详着颜瑜说道。

“是吗?老了是吗?我现在可是被那些小女孩嫌弃得不得了,”颜瑜笑着说道,方越泽意识到她其实根本不在意这些,因为现在的她有充足的自信,这样的颜瑜实在是让他耳目一新。

“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

“好啊,我到时候一定会准备一份大礼的。”

“你人来就好了,礼物就不需要了,因为我什么都不缺。”

颜瑜晚饭是跟王亮一起吃的,就是那个女孩口中的外国小哥哥,他是英国人,却有着意大利人的浪漫,说起来真是个出色的男人,“可以跟我交往吗?”

这已经是他第七次对颜瑜说出这个请求了,颜瑜还是摇头,“你说过,今天只谈公事,我才来的。”

“我看到方越泽了,他就要订婚了,你不是还被邀请参加他的订婚宴吗?”王亮不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颜瑜为什么还要拒绝他。

“我知道,”颜瑜又喝了一口眼前的水,“可是这跟我爱不爱他,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王亮皱着眉头不太明白,颜瑜笑了起来,其实她自己也不明白。

下周周五来的很快,颜瑜一路上想象了很多订婚宴的场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走进订婚宴的时候,正好看到准新娘狠狠地抽了方越泽一巴掌,把头纱往他身上一摔,擦着自己的肩膀冲了出去。

准新娘临时逃婚?这种戏剧性的场面未免太刺激了吧。

不过更让颜瑜觉得奇怪的是,不管是台上的人,还是台下的宾客都是一派淡定,只有自己满脸慌乱,显得格格不入。

吴慕卿是第一个看到自己的,她一看到自己,就激动万分地冲着自己跑了过来,“小没良心的,你终于来了!”

她说完这句话就抱着自己哭到不行了,身后一个肉圆子一样的小男孩也跟着跑了过来,抱着自己的小腿也跟着大哭,颜瑜一下子傻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喂,这时候不应该抱着我哭吧,准新娘跑了哎!”颜瑜觉得这事情真是有够夸张的,她提醒吴慕卿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是啊,就是跑了才抱着你哭,求你帮忙啊!”吴慕卿哭得更大声了。

颜瑜不明白她的意思,从台上走下来的方越泽刚刚好在这个时候走到了她的眼前,他温柔地把手里的白纱披在了颜瑜的头上,眼睛里都是颜瑜熟悉的爱意与温存,“谁说我的准新娘跑了,你瞧,我的准新娘不是在这儿吗?”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年少轻狂——命运交响曲年少轻狂——命运交响曲Happy辰|现言他看着远处的她和她的他在一起,不知为何,心……已经成为碎片。“明明是自己放的手啊!”他笑笑。“后悔吗?”旁边一个高挑的女孩问他。“不后悔啊!至少,她不会再受伤了。我们都放过彼此了,不是吗?”爱……听说你和你们,都在这里,对吗?
  • 婚途漫漫婚途漫漫懒懒顾|现言庄浅浅追了楚铭三年,最终得偿所愿嫁给了他。婚后三年,庄浅浅提出离婚,楚铭只说了一句,你会后悔的。离婚半年,楚铭抱着庄浅浅的大腿:我后悔了,老婆回来吧,你户口本上的配偶栏,永远只能是我的名字。
  • 顶级合约顶级合约沈小七|现言陆景行和李可第一次签约,李可提出了三项要求:1.请4点起床晨读。2.不要拍照。3.按时付钱。第三次签约,陆景行提出了三项要求:1.本合约使用期为终身,不许撕毁。2.陆景行拥有最终解释权。3.李可可以有除1以外的否决权。
  • 夏日危情:黑道女帝的别样爱夏日危情:黑道女帝的别样爱L寂寞笙歌|现言“顾正阳,我曾千方百计地想过逃避你。”“夏薇,从那一日你我相遇注定逃不开、躲不掉了。”她是杀伐决断,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组织炼狱门门主,表面淡漠,内心深处却有一丝挣扎“顾正阳,从我记事开始就背负着很多东西,命运既定由不得我选择。”他是潜伏世家之后,一朝得知真相“夏薇,如果这一次我们都能活着,我们就在一起。”
  • 雀泪雀泪海鳗|现言”呐,你知道吗?黎白,,,我呀,从还是孔雀的时候,就喜欢你了呢,,,不敢相信吧?一只孔雀,喜欢上了人类。在我还是孔雀时,你不知道,,我喜欢你——这就罢了,可,既然老天给了我机会,我,,,便不想放弃“这是孔雀的心声,她希望他们在一起,可是,,,事情真的会如她希望的那样发展吗?毕竟,,,人雀殊途啊,,,此文虽然小虐,但小虐怡情嘛。觉得好看的读者们可以加入海鳗打字群和海鳗小说二次元群哦,海鳗打字群可以提前看到雀泪呐。
  • 爱人与爱情爱人与爱情卢客|现言弗洛伊德说性是人的原动力。人类的爱也源于性吗?爱人、爱情还是爱性?你爱我,我爱你,你恨我,我也爱你,命中注定了相遇,不知道是否也注定了别离,回忆着欢喜的日子,期待着今后的重逢。虽然太阳照常升起,可是谁又会放下对爱的憧憬呢?
  • 霸道总裁强势宠:萌萌傻白甜霸道总裁强势宠:萌萌傻白甜淡淡浅影微笑|现言因为一场阴差阳错的意外,他撞到了她,从此一见钟情,展开了一场爱的追求.......谁知多年以后萌萌傻白甜竟变成皇甫夫人和霸道总裁皇甫亦承斗智斗勇,可惜小白兔撞上大灰狼结果是什么呢?当然是大灰狼吃掉小白兔咯!哎,面对大灰狼,小白兔智商情商双欠费,唉!霸道总裁惹不起
  • 妖孽娇妻:总裁大人不要装妖孽娇妻:总裁大人不要装本颖|现言她为复仇而来,本来以为生活就是替父母报仇,可是谁想到会遇见他,从此生活被搅乱了。“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样?”男人把手搭在她腰上“怎样?”“滚!”男人一把抱住她“滚过来吃你?”谁能告诉我,这个传说中高高在上,讨厌女人的总裁大人到底去哪了?
  • 鹿晗世界这么大可我却偏偏喜欢你鹿晗世界这么大可我却偏偏喜欢你妍xi浠|现言“从机场的相遇,再到咖啡厅的帮忙,也到了你我终于可以更进一步的道路,那便是出道!.......我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晗钰...你...还舍得走吗?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我鹿晗这辈子着爱你一个人!别走好吗?”鹿晗深情的对着他面前的这位美人说话,可是哪位美人确只是一张照片.............
  • 雨飘零雨飘零伊沫晴|现言江南的小镇,风景优美,休闲而舒适。一对青年男女的缘分骤然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