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废弃城堡里的金色少年

每个周四下午的最后一节课都是穆晓晨的受难日,因为那节是体育课。

今天测试800米,和往常的例行训练一样,她又落在最后,单薄如影子般的身形被黄昏的阳光拉得细长又孤单。别人轻轻松松就能跑到终点,可是穆晓晨却觉得终点那么遥远。只剩最后50米了,鞋子里像灌了铅一般沉重,蜗牛般挪到了终点。

“晓晨,要多锻炼身体啊。”下课后,体育老师孙老师温和地对穆晓晨说,声音里透着无奈。

穆晓晨紧紧咬着略有些苍白的唇,点了点头,收拾起书包,夹在人群里往校门走去。

49路公交车摇摇晃晃地前行,隐没在水杉树后的红色屋顶渐渐清晰起来,天边的火烧云把尖屋顶映衬得格外诡异而神秘。

“水云渡到了……”乘务员懒散地播报着站点,穆晓晨跳下公交车,轻车熟路地穿过那片水杉树林,再跨过一条小河,空旷而萧条的游乐场便跳进了视线里。穆晓晨忍了一路的眼泪终于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

刚才孙老师并没有批评她,可是她看得出孙老师的失望。穆晓晨觉得孙老师是全年级最好的体育老师了,她见过隔壁班的体育老师罚男生做50个俯卧撑,罚女生围着操场跑三圈。可是孙老师从来都不惩罚他们,只是耐心地一遍一遍地讲解动作要领。然而穆晓晨还是每次体育测验都不及格。

“希望下次体育测试能及格,希望体育委员不要再叫我豆芽菜。”

“我的身体什么时候能好一点?爸爸妈妈什么时候能来接我回去呢?”

“……”

游乐场中心的那座哥特式城堡顶层的墙上写满了穆晓晨的心事。她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记下心事的,也忘了自己在这里哭过多少次。这座废弃的城堡像一个巨大的容器,盛着13岁少女的孤单和悲伤。

可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这墙上多出了一个箭头,就在穆晓晨前天写的那句话下面。穆晓晨心里不禁一阵慌乱,听说这个未建成的游乐场已经废弃很多年了,而且地处交通不发达的城郊,平时都少有人来,这箭头是谁画的呢?

穆晓晨顺着箭头往前走,看到了墙上漂亮的手绘向日葵,那片向日葵栩栩如生,穆晓晨心里仿佛在一瞬间洒满了阳光。那幅向日葵画作后面又连着一根箭头,箭头拐上了旋转楼梯,楼梯边的墙上出现了一幅手绘的星空图。绚烂的星空似真似幻,穆晓春甚至忍不住伸手去触碰那些闪耀的星星们。

绕过了许多箭头,欣赏过许多幅漂亮的画之后,箭头拐过了一个廊柱,爬进了一扇南瓜形的窗户里,最后在墙角停止了。

正当穆晓晨疑惑不解时,一双白色球鞋赫然出现在眼前,穆晓晨心里一惊,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眼前是一位少年微笑的脸庞,在金色的晚霞里,光华夺目。穆晓晨感到一阵晕眩——这是漫画书里走出来的男孩吗?

“你好,我是杰西,这个游乐场的主人。”少年伸出手来,霞光在他周身流泻开来,他的声音有些呆板,也有些机械,和他的外表不太相符。穆晓晨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她仍然不确定这是否真实,窘迫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希望我没有吓到你。”见穆晓晨不说话,杰西尴尬地收回了手。

“没有没有,我只是,我只是觉得,觉得你……跟我们不一样。”由于紧张,穆晓晨的喉头有些打战。

“嗯,我的确跟你们不一样,我不是普通的人类,我是机器人,智能机器人。”

“啊?”杰西的解释再次把穆晓晨吓了一跳,如果说刚才是惊艳,那么这次是惊吓了,她连忙往后退,直到脚后跟碰到了墙脚才停下来。机器人是电视和科幻小说里才会出现的物种吧,自己怎么会遇到,而且是在这么荒凉的废弃游乐场里。

“你不要害怕,”杰西神色有些慌张,似乎吓到了穆晓晨是自己莫大的罪过,“我只是个半成品,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只是看见你很孤单。”杰西清澈如水的眸子里盛满了悲伤。

那双眼睛看起来毫无恶意,穆晓晨放松了下来,心里有一点点感动。

自从弟弟出生后,爸爸妈妈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弟弟身上,从小就体弱多病的穆晓晨一下子变成了累赘般,被送到了外婆家里寄读。新的环境、新的同学、新的老师,一切都让她无所适从,可是没有人知道她的孤单。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了这座废弃的游乐场,可以常常躲在这里哭泣,穆晓晨不知道自己将要如何度过那些孤单而悲伤的日子。

可是眼前的少年,难道他一直都躲在游乐场的某个角落窥探自己的悲伤和心事吗?这么想着,穆晓晨不由得脸红起来,像被一个人揭穿了自己努力藏住的秘密般。

“那个……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你放心,我……很快就会离开的!”穆晓晨不知所措地对杰西说完这句话便抓起书包落荒而逃。

“其实……我也很孤单呢,一直都是一个人……希望你以后还能来这里……”杰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透着一股落寞和无辜。“我也很孤单呢”,这句话就像一束光,穿透层层迷雾,照进了穆晓晨的心里,她的心“咯噔”一下,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那么多人都不懂得的孤单,这个陌生的少年却懂得么?穆晓晨回过头来,朝站在夕阳下的杰森喊道:“我还会再来的。”

外婆家没有电脑,没有网络,穆晓晨只好去学校图书馆和旧报摊搜寻关于那个废弃游乐场的信息。

之前,她从没关心过这个游乐场的来历。今天,她第一次想要知道那个被废弃的游乐场的历史。那么漂亮,为什么没有把它建成呢?还有少年杰西,他真的是机器人吗?如果不是,那么一个正常的人类少年为什么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被废弃的游乐园里?

对这些问题的探寻,使得穆晓晨原本枯燥无聊的生活变得充实而有趣起来。

学校的图书馆里有这个小城市的许多札记,还有一些旧报纸。功夫不负有心人,穆晓晨最后在一份泛黄的旧报纸上寻到了一些信息。原来那座游乐场叫孤单城堡,是一位叫马克的英国建筑师设计并建设的。

八年前,那里还是一家破旧的孤儿院。87岁高龄的建筑师马克来中国旅行时途经那里,被孤儿院的孩子们明澈动听的歌声打动,便萌生了把孤儿院改造成免费开放的游乐场的想法。马克为这座游乐场倾尽其财力,可惜最终还未完成,便遗憾辞世。

由于游乐场位置偏僻,交通不便,所以政府和开发商都没有考虑完成它,由此废弃了。

穆晓晨认真地看完了所有关于孤单城堡的报道,可是没有找到一丝关于智能机器人杰西的信息。

“嘿,这不是豆芽菜同学吗?”正惆怅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穆晓晨回头一看,原来是体育委员林叶。林叶是那种永远带着阳光气息的女生,不论是学习成绩还是家境、相貌都很优秀。但是她也有着优秀女生的小毛病,比如骄傲、好强。穆晓晨常常不及格的体育成绩让她很闹心,所以也一直不太喜欢穆晓晨。

“噢……那个……我来查点资料,马上就查完了。”看见她,穆晓晨又想起了下午的体育课。

“我觉得你应该查查怎么提高体育成绩的资料。”林叶用戏谑的语气说,忽然她话锋一转:“对了,通知你一件事,学校的春季运动会马上要开了,我给你报了女子1500米的田径项目。刚刚班会课的时候你不在,我就没问你的意见,这也是为了锻炼你一下。”

“对不起,我……”穆晓晨的脑海里一阵嗡嗡直响,800米的测试她都不及格,1500米更不用说了啊,可是不等她推脱,林叶接着说:“名单已经报到学生会了,你可不要临阵退缩哦。”说完林叶便走了。

看着林叶骄傲的背影,穆晓晨顿时觉得全身都失去了力气。

因为忽然要参加比赛,穆晓晨不得不每天放学后练习跑步。

所以,再次见到杰西是在一周之后。那天,穆晓晨像往常一样,跳下公交车直奔游乐场,而杰西就像一位老朋友一样,早就等着穆晓晨了。

“我以为我那天忽然出现吓得你再也不来了呢。”杰西面露尴尬地说。

“呵呵,怎么会呢,你又不是怪物。”穆晓晨被杰西逗得笑了起来。

“人类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杰西忽然问,“我被我的主人制造出来以后就没有再离开过这个游乐场,曾经也有人类来这里,但是停留的时间都不长,所以我从来没有真正地与人类接触过。”他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写满了好奇与期待。

穆晓晨被他问得有点语塞起来,这么多年,这个孤独的少年是如何度过的呢?也就是在那一秒,她忽然萌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明天我带你去我们学校玩吧,到时候你就知道啦!”

杰西的眼睛亮了起来:“真的吗?我真的可以离开这里吗?”他似乎还不太相信穆晓晨的话。

“嗯,当然可以,明天早晨,我来接你哦!”穆晓晨开心地说。

那一瞬间,她心里充满了欢喜,是那种即将与人分享快乐的欢喜。自从穆晓晨转学来这座小城市以后,便没有结交到什么朋友。那些难过和偶尔的开心都无人分享。可是现在,她即将带一个人和自己一起分享每天的生活,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那天晚上,穆晓晨回家以后找出了爸爸妈妈寄给自己的新运动鞋,这双鞋她一直舍不得穿,再加上自己又不擅长运动,所以一直被搁在鞋柜最下层。

是的,她要向杰西展示一个阳光的积极乐观的自己。可千万不要让这位新朋友把自己看扁了啊!穆晓晨心里这样想着。

第二天,阳光很好,与穆晓晨预想的一样,一切都那么明亮。

当穆晓晨带着杰西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时候,教室里一片哗然。女生们压低了声音尖叫起来,男生们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站在教室门口的窘迫少年。

“真的好好看哎,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

“豆芽菜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朋友啊?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呢!”

……

第一次被如此关注的穆晓晨有些忐忑,她的脸很快红起来。她原本计划的是,自信地微笑着把杰西介绍给自己的同学们,她想让杰西觉得自己在学校里并不是那么糟糕的人。可是此时,她却一丝勇气都没有了。

忽然,杰西拉起了穆晓晨的手,对她说:“晓晨,这就是人类的学校吗?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吗?”穆晓晨窘迫地站着,不知道该摇头还是点头,可是不等她回答,杰西已经走到了讲台前,接着,教室里瞬间安静了,响起他好听的声音:“大家好!我是穆晓晨的好朋友,我叫杰西,希望大家喜欢我!像喜欢晓晨一样喜欢我!”

穆晓晨睁大了眼睛望着杰西,教室里再次爆发的唏嘘声让她无所适从。杰西说完微笑着朝穆晓晨看过来,似乎在期待她的鼓励。穆晓晨红着脸将他拉到教室最后一排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

原本想让杰西藏在课桌下面,跟她一起听一节课,感受一下的。可是刚刚坐定,林叶却走了过来:“穆晓晨,运动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不要给我们班丢脸,多多练习,别光顾着谈恋爱了!”

林叶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穆晓晨再一次有种瞬间跌入万丈深渊的感觉。就这样慕名奇妙地被误会成在谈恋爱,她有些始料未及。

在林叶戏谑的目光里,穆晓晨冲出了教室。留下不知所措的杰西,站在同学们中间像个被丢弃的孩子般无助。

穆晓晨沮丧极了,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自己一直在努力,一直想要改变,想要向同学们证明自己没那么糟糕,最后却总是弄巧成拙。

爸爸妈妈也迟迟不提接她回去的话,或许,自己的真的糟糕透了吧,有什么好证明的呢?

“晓晨……”杰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找了过来,他眼神无辜地看着穆晓晨,声音晦涩地问,“谈恋爱……是很不好的东西吗?我……给你造成了困扰对吗?”

穆晓晨尴尬地擦了擦眼泪,看着眼前的金色少年,忽然有些内疚,这一切可都是自己造成的呢,为什么要把他带入这种境地呢?穆晓晨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说:“没有呢,你没有给我造成困扰,这些困扰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是个很糟糕的人,而且……人类世界本来就很糟糕……”

是啊,人类世界本来就很糟糕!

“怎么会呢!晓晨是很好的人啊!晓晨可是我的第一位朋友呢!相比于荒凉的游乐园,人类世界也很漂亮,很热闹啊!你的同学们,他们都对你笑,也对我笑。我的主人在制造我的时候告诉我,如果一个人类对你微笑,就说明他爱你呀!”杰西激动起来,说了一大堆。

穆晓晨忽然很羡慕他,单纯得无法被伤害的样子,嘲笑在他眼里都能变得美好起来。

穆晓晨看着杰西,有些无奈地说:“你不会懂得啦,人类世界很糟糕的。我的爸爸妈妈不太喜欢我,把我送到外婆家寄读。我天生胆小怕事,在学校里也没什么好人缘,而且……体育委员给我报了运动会的项目,要跑1500米,要知道我平时体育成绩都不及格的,到现在一点信心都没有……唉。”

听到穆晓晨纠结的叹息声,杰西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惊喜道:“我最擅长的就是跑步哦!以后……我每天陪你一起训练吧,一定能赶在运动会来临前帮你提高跑步速度的。”杰西信心满满地说。

“杰西,你的主人是怎么把你制造出来的啊,为什么你总能这么乐观呢?”杰西的话让穆晓晨的心情好了不少,她笑道。

“我的主人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呢!他告诉我,永远都不要放弃,永远不要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只要朝着自己心的方向就可以了。”杰西忽然一副哲学家的表情:“虽然他最后无奈地离开了我,但是我一直都很崇拜他!”

“永远都不要放弃,永远不要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只要朝着自己心的方向就可以了。”穆晓晨喃喃地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脑海里浮现出那天旧报纸上的报道,关于那位建筑师马克。他有一张乐观而坚毅的脸。

“杰西,我好像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穆晓晨把书包抛向了天空,她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容。

运动会马上要开始了,同学们发现豆芽菜穆晓晨似乎变了一个人。

每天下午放学后,她都会去田径场练习跑步。而等在跑道终点处的是那个叫杰西的奇怪男生。阳光下的穆晓晨不再像一颗毫无生命力的豆芽菜了,反而像一株正在努力向上的小白杨。更奇怪的是,她现在见了每一个人都会主动打招呼,同学们发现豆芽菜穆晓晨并不是天生的面瘫少女,她笑起来的模样很甜美!

穆晓晨感觉自己心里似乎被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这股力量推动着她努力前进。

杰西似乎是个天生的田径运动员,也有可能是马克在制造他的时候,给他输入了太多田径运动方面的知识数据。他教会穆晓晨如何合理地调节呼吸节奏,如何把握体力分配,如何更有效的助跑和冲刺。

在他耐心地讲解和陪练中,穆晓晨居然真的进步很大!

穆晓晨不知道的是,偶尔路过田径场的林叶和孙老师会驻足观看,直到嘴角扬起。

运动会那天,穆晓晨的上场再次在同学们中间引起一片哗然。有同学问林叶:“你怎么敢让她报1500米啊!她的体育成绩可从来没有及格过!”

“不要小瞧豆芽菜同学哦,每个人都是有无限潜能的!”林叶意味深长地笑道。

原本对穆晓晨不屑一顾的同学也讪讪地闭上了嘴。

随着裁判的指令枪声想起,选手们箭一样冲了出去。同学们发现穆晓晨瘦小的身影最后却冲到了最前面,她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额角的汗珠折射着太阳的七彩光芒。挤在人群里的杰西忽然大声喊起来:“穆晓晨,加油!你是最厉害的!”随着杰西的一声呼喊,同学们都回过神来,高声呼着:“穆晓晨,加油!”

“穆晓晨,你一定要加油呢!你已经不是过去的穆晓晨了!”穆晓晨闭上了眼睛,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然后拼足了劲儿,冲向了终点!

由于体力不支,在触到终点线的那一瞬间,穆晓晨的两腿失去了力气,整个人都倒了下去。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有一个宽厚的怀抱迎接自己,带着暖暖的初夏的气息,带着金色的光芒。

同学们的欢呼声在意识里变得模糊,世界渐渐安静下来。像一场悄无声息的告别,穆晓晨闭上了眼睛。

凉风擦过皮肤的时候,有初夏的虫鸣声在耳畔忽远忽近。穆晓晨再次睁开眼睛时,却看见满眼璀璨的星星,宝石般缀满了钴蓝色的夜空。她坐起身来,看见了坐在身边的杰西。

“你醒了?”杰西惊喜地叫出声来。

穆晓晨也终于清醒过来,她扫了一眼四周,原来这是在废弃游乐场的主建筑的顶层呢。

“我怎么会在这里啊?”穆晓晨有些茫然地问。

杰西无辜地看着她:“你……你倒下去了……许多人围了过来,我怕别人伤害你,所以把你带到这里来了。那个……我跑得很快,没人追得上。”

“哈哈!”看着杰西认真的表情,穆晓晨被逗笑了。这个金色少年,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觉得人类世界多么好,其实心里还是没有安全感呢!是啊,他若有安全感,也不会这么多年都孤独地守在游乐场了。可是,那天自己居然相信了他的话,相信了那些他信心满满地说出来,其实是为了鼓励自己,也是为了鼓励她的话。

穆晓晨的鼻子没来由地一阵发酸。她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腿,站起来,对杰西说:“其实……我们人类世界真的很好呢!我之前那样告诉你,是因为我自己没有信心!可是,在你去我们学校的第二天,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哦!”她表情神秘地凑过来,“我们的体育委员林叶跟我们的体育老师说,‘穆晓晨是个很有体育天分的女生呢,班级荣誉什么的其实没那么重要,这次运动会我给她报名,是为了激发她的潜力,也为了让她对自己有信心’!”

“啊?”杰西似乎没听懂。可是有没有听懂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看到了穆晓晨脸上的幸福笑容。

“我今天是拿了第一名对吗?”穆晓晨转而问道。

“嗯嗯,是呢,我听到大家都说你是第一名。”

“走,我们回去吧!我要去告诉林叶,她的眼光其实很不错呢!”穆晓晨眼里溢满了光芒。

然而回到学校后,穆晓晨迎来的却是同学们的一阵抱怨:“你就这么走掉了,大家很担心知不知道!”

“林叶还以为你挂掉了,哭了半个多小时呢!”

“豆芽菜,你简直就是个没有责任心的人呢!”

……

所有人都在抱怨,抱怨忽然消失的穆晓晨。可是,这一刻穆晓晨没有感到难过,而是满心的欢喜!那种被关心被接纳的欢喜!

“穆晓晨,你的快递!”大家正在闹哄哄的时候,班长抱着一个大大的包裹跑进来了,他气喘吁吁地把包裹递给穆晓晨。

原来是妈妈寄过来的生日礼物,一只半人高的Hellokitty,穆晓晨想要好久了。同时还有妈妈的信,大意是弟弟马上就可以上幼儿园了,到时候可以接穆晓晨回去了。

“可是,妈妈,我现在已经喜欢上这里了呢,还有我的新朋友杰西。”穆晓晨在心里默默地说,可是当她转过头要寻找杰西时,却看见杰西被一群女生围住了,看起来,这小子很受欢迎呢!

不知道当大家知道他的机器人的身份后会作何反应?穆晓晨暗暗想。

不过这个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不管大家是何反应,都影响不了杰西是她穆晓晨的好朋友的事实!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风雪中州风雪中州燕哥|小说思齐庄鬼歌幽幽,纵然有千丈江南冬雪也盖不住涓涓鲜血……凌园惨叫累累,即便是万里武陵春风终吹不散世间污浊……茫茫中州,浩浩江湖,血光再现,杀机复起,殊不知真相大白之日,却是风波又起之时。
  • 塔罗谜案:消失的魔术师塔罗谜案:消失的魔术师似水无痕|小说十年前,“幻影”魔术团的台柱子穆子扬在一次表演中离奇消失,生死不明,而“∞”字符号正是他的魔术标志。魔术团的人对这件事讳莫如深,其中是否有隐情?随着调查的深入,魔术团里风波不断,而林安安身边也开始发生一连串奇怪事件,让案件更加扑朔迷离……
  • 鼓手鼓手陈勇|小说《鼓手》是为第三届全国微型小说获奖作品写的评论。陈勇,笔名,秋水,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1963年2月出生,1985年8月毕业于湖北电大中文系。1998年以来,连续出版《在水一方》等微型小说集九部,《声音》等文学评论四部,《老人与狗》、《鱼鹰》、《神秘的派克钢笔》等二十几篇作品获全国大奖。
  • 天使时代天使时代殷谦|小说年少已离我远远而去,背影渐渐模糊不清,乡间得快乐是其他人无法体会的,在练字房,钢琴室,网吧,电子游戏中永远体会不到,即便是现在的乡间少年也恐怕难以体会我们曾经的快乐……
  • 游戏游戏阿舍|小说阿舍,女,原名杨咏,维吾尔族,1971年生,新疆尉犁人,西北第二民族学院毕业。银川文学院签约作家。出版长篇历史小说《乌孙》。散文《小席走了》获2004年第五届“PSI—新语丝”网络文学一等奖;散文《山鬼》获2011年《民族文学》年度奖。
  • 天魔舞天魔舞李劼人|小说《天魔舞》是一部描写抗日战争后期大后方成都社会风貌及世态人情的长篇小说。故事以1938年国民党迁都重庆后的时代为背景,描写了“国战”期间跑到成都的国民党政府大小官员、普通下江百姓和生活在成都本土的平民百姓的生活画卷,反映了那个特殊时代下行行色色人等的真实生活。李劼人先生以他如椽的大笔,刻画了如陈登云、陈莉华等一批发国难财的政府官员下的小爪牙和红男绿女,如白之时、唐淑贞等平民百姓,同时生动地再现了抗战时期大后方成都的风土人情,特别是成都的都市生活,成都的乡郊风景,青年学生从军的爱国热情,美国盟军的加入,普通人们飘摇的生活。
  • 神秘富豪神秘富豪唐凤雄|小说天儒集团董事长王阚年轻有为、神通广大,有通天人脉,成为神秘富豪俱乐部中天俱乐部会员,也成为众多富豪争相追逐的合作对象。中天俱乐部总经理胡人杰和中意实业董事长马响莲先后和王阚密谈,欲与其合作。王阚周旋于胡人杰、马响莲等人之间,各方互相试探,密布谋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以致自己身陷变故之中,在即将惨败之时又将计就计,设计了一出绝代豪局。
  • 丰乳肥臀丰乳肥臀莫言|小说母亲是一位命运多舛的人,她含辛茹苦、艰难地抚育着一个又一个儿女。她生养的众多女儿构成的庞大家族与20世纪中国的各种社会政治势力和民间组织以及癫狂岁月下的官方权力话语发生了枝枝蔓蔓、藕断丝连的联系,并不可抗拒的被裹挟卷入20世纪中国的政治历史舞台,而这些形态各异的力量之间的角逐、争夺和厮杀是在自己的家庭展开的,造成了母亲独自承受和消解苦难的现实:兵匪、战乱、流离颠簸、亲人死亡以及对单传的废人式儿子的担心、焦虑,而她在癫狂年代用胃袋偷磨坊食物的行为更是鸟儿吐哺的深情……
  • 牵牛花牵牛花唐慧琴|小说她,爱上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他,毅然决定要抛妻弃子与她在一起。不料,这场轩然大波导致了一桩……
  • 林子深处林子深处张炜|小说茅盾文学奖、五个一工程奖得主张炜《少年与海》《寻找鱼王》后一本少年小说作品。《林子深处》以少年的眼光构建出一幅广阔的海边生活图景,谱写一曲献给自然的壮丽颂歌。作者简介张炜,1956年11月出生于山东省龙口市,原籍栖霞县。1973年开始小说和诗歌创作。作品有长篇小说《古船》《九月寓言》《外省书》《远河远山》《柏慧》《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刺猬歌》及《你在高原》等19部;散文《张炜散文年编》20部;文论《精神的背景》《当代文学的精神走向》《午夜来獾》;诗《松林》《归旅记》等。2014年作家出版社出版48卷本《张炜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