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章 天堂引路人

鹿良原本以为这是一份多么浪漫的差事,每天领着不同的人去往天堂,也为那些迷失的人们引路。

不过,现实并非如此,在目睹了太多生命的消逝后,他有些沮丧。

可是,作为一名刚刚入门的天堂引路人,他没有时间沮丧,因为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每时每刻都有生命在消逝。你听,他手腕上的生命铃又响起来了。按照指示,这次的状况有点儿糟糕,有三个生命正在奔赴死亡。

他循着生命铃的指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三条街区以外的十字路口。

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划破了寂静的夜晚,一辆丰田轿车撞上了一辆大卡车。卡车歪向马路边,丰田轿车弹出了五米开外。

附近的人群聚集过来,很快,警车的鸣笛声响起,救护车也碾着哭泣和尖叫的声音赶了过来。鹿良无力地垂着手,他知道一切都无济于事了,酒驾的卡车司机侥幸保住了性命,丰田车主一家却要走向另一个方向,就像是早已写好的结局一般。

鹿良领着丰田车主夫妇单薄疲惫的灵魂朝天堂的方向走去,他们脸上挂着眼泪、遗憾,还有深深的担忧。他们不住地回头,看那辆燃起的汽车,眼神里写满了未尽的爱和绝望。

鹿良忽然想起,生命铃提示今晚他要为三个人引路,那么……

他回过头去,看见一个身形瘦弱的女孩,钻过嘈杂的人群,如一页被风吹起的纸片般,朝十字路口旁边的大楼走去,她的脚踝在流血。那女孩的模样,与身边的这位已是灵魂的女子那么像……

鹿良看了看手腕上的生命铃,它在提示他,那个女孩的生命正在走向尾声。而她,将是他今晚的最后一项任务。

鹿良领着那对夫妇到达天堂门口后,迅速回到刚刚出事的十字路口。

人群渐渐散去,路面已经被清理,出事车辆早已被拖走,路灯的影子瘦长瘦长的。刚刚看完电影,在此路过的情侣正开心地讨论剧情——这一切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那种无力感再次敲打着鹿良的心,一个生命的逝去对这世界似乎毫无影响,可是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无边的黑暗和深不见底的深渊。比如,此时正坐在十字路口旁那幢大厦顶楼边缘的女孩。

鹿良站在十字路口,风将他的黑袍鼓起,猎猎作响。他抬头看着那个女孩,星星在她头顶闪着清冷的光。她的发丝有些凌乱,脚踝的伤口还在流血,但身上似乎并没受伤,看来在车祸的一瞬间,她被保护得很好。

女孩站了起来,张开双臂,如一只折了翅膀的大鸟一般,从大厦的顶楼坠落。

鹿良闭上眼睛,手腕上的生命铃停止了闪烁,他知道他今晚的最后一项任务即将结束。

夏末的阳光带着栀子花的香气,从轻薄的纱帘里飘进了这间米白色的房间。

客厅里传来煎蛋的香味,混杂着一丝消毒水的味道。林忆湘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房间,有些不知所措。

这就是天堂吗?比想象中更温暖呢。她揉了揉太阳穴,用手支撑着酸疼的身体坐起来。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受伤的脚踝被白色的纱布缠裹得很是妥帖。原来,天堂还管包扎伤口呢,并且处理得不赖。

正思考间,一个穿白色棉布衬衫的少年走了进来,是很好看的少年,好看到闪闪发光的那种,是天使吗?林忆湘睁大眼睛打量着他,想看看他身后是否有翅膀。

少年手里拿着一盘煎蛋,放在小茶几上,正准备转身出去,抬头间却撞上了林忆湘的那双如墨似漆的大眼睛,那双眼睛正看着自己。少年仿佛被吓到了一般,后退了两步,差点儿撞上身后的书架,好半天他才开口道:“那个……你、你看得见我?”

“我看得见你呀。你穿着白衬衫,栗色头发,身高大概……大概一米八二左右,嗯……还有,长得……比较像男生……”林忆湘未曾想过,天使竟是这般模样,而且还有点儿痴傻,她忍不住问道:“你是天使吗?”

少年脸上依然是惊恐的表情,继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似乎在寻找什么。可是他的手腕空空的,他有些失望地抬起头来,看着林忆湘,好半天才开口:“我叫鹿良。”

鹿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作出那样的选择,会违背天堂引路人原则,阻止一个人的死亡。

可是,昨晚的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到让鹿良来不及思考。女孩从顶楼坠落时,那模样有些熟悉。他闭上眼睛,想都没想,就用天堂引路人的力量,织了一个网。女孩在网的支撑下,轻轻落地,可是就在她落地的一瞬间,鹿良的网如肥皂泡一般破裂了。

他原本以为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不过是因为一瞬间的同情心,让一次任务失败了而已。每天都千千万万人死去,他为那么多灵魂引路过,为什么就不可以出一点儿差错呢?

可是看着眼前的女孩,鹿良知道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林忆湘在得知自己并没有死去时,脸上闪过心有余悸的恐慌。

毕竟还是13岁的女孩,对生的渴望远远比对死的执念更强烈。绝望时做出的选择,在清醒时再回想,觉得又害怕又傻。

像是冥冥中多了某种责任,鹿良像哥哥一般,帮林忆湘给学校打了请假的电话,然后联系到林忆湘的叔叔和婶婶,办理完了她父母的后事。林忆湘看着鹿良忙前忙后,她忽然觉得自己又有了家人。苍白的脸颊,在初晨的阳光下,泛起了少女的红润光泽。

大约一个月后,林忆湘回到了学校。

送她到校门口的那天早晨,看着女孩纤瘦单薄的背影,鹿良有些不放心,便又跟随到教室门口。林忆湘走进教室时,喧闹的同学们瞬间安静下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她身上。

“我就说她会给人带来霉运吧,她的爸爸妈妈就是因为她而出的车祸。”有一个微小的声音钻进了鹿良的耳朵里。那声音很小,但林忆湘还是听到了。她的脸色刷地一下变得苍白,身体晃了晃,最后撑着课桌,坐到了座位上。

鹿良朝声音的源头看过去,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鹿良有些无法理解,这样好看的女孩怎么会说出这般冷漠刻薄的话。这般想着,他又朝女孩多看了两眼,忽然,一种奇怪的感觉涌进了他心里——那女孩,竟有些熟悉。

为什么会这样?鹿良的脑袋开始疼起来。他无力地看了看手腕,生命铃依然没有踪迹。是来自天堂的惩罚吧,惩罚自己违背引路人的原则,不负责任地救了一个生命,让她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自己失去了生命铃,失去了引路人的资格,只能这样透明地飘在世间。

鹿良想起自己刚来到天堂时,阿莎婆婆给他说过的话:“千万不要轻易定夺生死,生命承载的东西太多了,你还没有强大到能承担它的重量。”

那时他不懂,他想,自己不过是一位刚刚被抹去生命记忆的初级天堂引路人,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好了,生死也并不是自己能定夺的。

此时,他有些迷茫了。

放学回家的路上,林忆湘用细如蚊音的声音说:“金荷说得对,的确是我害死了爸爸妈妈……”鹿良才知道那个刻薄的女孩叫金荷。

“为什么要这样想?”鹿良有些不解。

“大概是从一年前开始,只要是我出现的地方,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林忆湘的声音有些干涩,“班里准备了好久的舞蹈比赛,却在演出那天,舞蹈队队长的脚受伤了。原本信心满满的比赛,最后以失败告终。

“全班同学去秋游,大家穿了最漂亮的衣服,准备了美味的便当。却在出发那天,司机告知车坏了……”

鹿良大概听明白了林忆湘的解释。这样的事情不断发生,班里叫金荷的女生说,这些倒霉事发生的时候,必然有林忆湘在场,林忆湘是个扫把星。流言不知不觉地开始在学校里流传开来,林忆湘莫名其妙地变成了被孤立的人。

“我一直盼望着中考之后能离开这里,能结束这样的生活。可是前段时间,爸妈不知从哪里得知了我的状况,要去找老师理论,要给我转班……却在回来的路上……”林忆湘的声音变得沙哑,她用双手捂住脸庞,泪珠从指缝里滚落下来。

鹿良看着眼前的女孩,眼神里满是悲伤。

夜里,林忆湘好不容易睡着后,鹿良悄然出门了。

穿过七弯八拐的街道,越过几幢高楼,鹿良停在一个位于17楼的阳台上。透过玻璃门,鹿良能看见坐在窗前的女生。此时她正戴着耳机,在一个本子上写着什么。

她叫金荷,是鹿良白天在林忆湘的教室里看到的女生。当时,在安静的教室里,她细微的声音依然尖锐刺耳。鹿良下午听完林忆湘的讲述后,心里有无数根根细线绕成了一团。他总觉得林忆湘的厄运跟这个叫金荷的女生有关。

“小荷,出来吃饭了。”正想着,一个中年女人推门走进了房间。那女人形容憔悴,眼角有皱纹,按说应该才三十多岁,居然如此苍老。

“妈,你为什么不敲门就进来了!”金荷摘下耳机摔在桌上,站起身来,声音尖利地说。

“我刚刚敲了,可是你没听见……”女人想要解释,却被金荷打断了,她一边把母亲往外推,一边说:“我说过了,以后不要叫我吃饭,我不想吃晚饭!”

“小荷,你不要这样,我已经失去小源了,我不能再失去你啊。你再这样封闭自己,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生活!”女人的哭声悲怆得令人心头压抑。

金荷的眼泪夺眶而出,鹿良分明能感觉到那眼泪的重量。

他有些蒙,怎么也无法将眼前的女孩和白天那个刻薄的姑娘联系在一起。或许是自己依然不够了解这个世界吧。正准备转身离开时,忽然他瞥到了金荷桌上的一张合影,合影里的女孩是金荷,男生却有着与自己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鹿良停住了脚步,他悄然走到金荷的书桌前,看了看那张照片,又看了看摊开在书桌上的金荷的日记。那上面清秀的字迹对鹿良来说,犹如雷击——

2014年12月29日

林忆湘回学校了,她看起来很难过。我能理解她的悲伤和难过,那样的痛苦在哥哥离开的时候,我也曾经历过。可是,我依然说了那么难听的话,依然无法面对她。

因为……只要看到她,就会想起哥哥,就会想起哥哥为救她而失去生命的那天。该怎样逃出这样的梦靥……

那么刻薄强硬的外表下,有着如此脆弱的心吗?她的哥哥,是照片上那个有着和自己一样面孔的少年吗?他又和被厄运羁绊的林忆湘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鹿良第一次想要找回曾经的记忆了,关于活着时的记忆。

鹿良决定去问问阿莎奶奶,可是当他走到天堂门口时,却发现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无法走进去。阿莎奶奶远远地看着他说:“孩子啊,你弄丢了生命铃,无法回这里了。”

“奶奶,我会把生命铃找回来的。我只是想,只是想要找回前世的记忆……”鹿良沙哑着声音苦苦哀求。

“那记忆,是你接过天堂引路人的生命铃时自己放弃的,除了你自己,没人能帮你要回它。”阿莎奶奶慈爱地微笑着。她是天堂里的老居民,在这里生活了百余年,看过太多悲喜,有一颗剔透的心。鹿良很是敬重她,可此时,她也无法给自己答案。

回到家时,已是清晨。

林忆湘早早地起床了,她看着忽然从窗外进来的鹿良,睁着清澈如湖泊般的眼睛,问出了藏在心里很久的问题:“你真的不是天使吗?为什么别人都看不见你,唯独我看得见你?”

鹿良走过去揉了揉她的头发,忽然觉得这个动作有些熟悉,便触电般抽开了手,回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改变了你的命运,所以要对这个命运负责。你要坚强勇敢地活着,为那在天堂里守望你的爸爸妈妈。”

林忆湘垂下眼眸:“可是……我该如何面对?同学们真的很讨厌我。”

“找到讨厌你的根源,处理掉它,就能面对了。”鹿良边说,边思考着昨晚所见的一切,便问:“你和……和你们班的金荷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吧。我跟她并不是很熟悉,她是在一年前转学到我们班的,同学们都很喜欢她,她身边总是围绕着很多好朋友,我们……也就是同班同学的关系吧,没有什么交集。”林忆湘回忆着。

“转学来的……”鹿良脑海里有一堆的疑问,“你知道她有一个哥哥吗?”

“不知道呢。你为什么问这个?”林忆湘一脸疑惑。

“没什么,你准备一下去上学吧!记得开心一点,你的爸爸妈妈在天堂看着你呢。”鹿良说完,起身去温牛奶。

他决定今天再去金荷家里看看,他总觉得那个叫金荷的女孩和林忆湘之间有着些许关系,而自己与金荷之间,似乎也有一些牵连。更奇怪的是,金荷桌上照片里的少年,为什么有着一张和自己一样的脸庞?

送林忆湘到达校门口后,鹿良就去了金荷家。

金荷的房间里没有人,金荷的妈妈坐在客厅里默默垂泪,她怀里抱着一张照片,鹿良知道照片上的男生是金荷的哥哥金源。在这个装潢精致却没有生气的家里,金荷妈妈悲伤的身影显得更为憔悴了。

鹿良从金荷的房间出来,去了金荷隔壁的房间。

从这个房间的风格来看,应该是一个男生的房间,这里的每一样物品都透露着熟悉的气息。鹿良被这样的气息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房间的墙上挂着很多奖状,书架上摆满了奖杯。看得出来,这里曾经的主人非常优秀。

书架下面有一张被剪破的报纸,鹿良隐隐约约看出来,标题是“天才少年为救落水女孩献出年轻的生命”。

“天才少年”“落水女孩”……许多破碎的画面在鹿良脑海里横冲直撞,就像被撕扯着的回忆,带着撕心裂肺的痛,拼凑出一张模糊的画面……

五岁夺得全市青少年钢琴比赛第一名,九岁夺得全国青少年英语演讲大赛第一名,同年被市重点中学录取,直接从小学四年级跳读至初中一年级,并在第二学期成绩一跃成为年级第一名,同时拿下市里的奥数竞赛一等奖。

在领奖台上,各种媒体的目光一起投向他,以“天才少年金源”为标题的新闻铺天盖地地汹涌而来。

妈妈辞去了工作,一心陪读,给他报的课外班越来越多,给他安排的比赛越来越多。爸爸为了让他有更好的发展,开始更努力的工作。原本就平凡的妹妹金荷,看他的眼神开始有了怨恨。

镁光灯下的他是顶着耀眼光环的天才,却没人知道深夜里的他是被赞美声和各种期待的眼神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可怜虫。

幼时的聪敏也许只是巧合或碰运气,但渐渐长大以后,他心里明白自己并不是什么天才,只是比别人用功更多而已。然而天才的帽子已经冠上,想要摘掉并非那么容易。发现这一点的并不只是他,还有始终陪在他身边的妈妈。

妈妈开始更严苛地要求他,因为如果一旦被媒体曝出自己的天才儿子也是泯然于众人的普通存在,那是件多丢人的事啊。

那样艰辛地过了五六年时光,高三来临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他能考取全国最优秀的大学,觉得他是可以不用努力就光芒闪耀。唯有他焦躁不安,妈妈比他更焦躁不安。就在高考的前一个月,最后一次模拟考试结束后,他来到这座城市最美丽的河边。

就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这是他最后的愿望。然而当他还没跃入奔腾不息的河流中时,他看见一个跟伙伴们玩闹的女孩不慎掉进了河里。几乎是本能一般,他跳了下去。女孩顺利得救,他沉入了河底。

即便是结束生命的那一瞬间,他也依然让妈妈感到骄傲。这就是天才少年金源的故事,也是鹿良记忆里的画面,是他下定决心要舍弃的画面。

因为那个叫金源的少年,便是曾经的鹿良。

就在鹿良的记忆逐渐复苏时,叫金荷的女孩回来了。她像是没有看见客厅里的妈妈一样,直接走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我今天看见林忆湘偷偷躲在卫生间里哭。她那么悲伤,那么无力的哭泣让我觉得好难过。我该怎么办?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坏人……

金荷开始写日记,这个心怀怨恨的女孩其实那么脆弱无助,鹿良远远地看着她,无能为力。

这时,妈妈推门进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张陈旧的纸。

“小荷,不要再为难林忆湘了,你哥哥的去世其实不怪他,一切错都在我……”妈妈的眼泪滴落在手里的那张纸上。

鹿良想起来了,那是自己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写给家人的告别信,写满了抱歉的话,写满了寻不到出口的压抑,还有对家人的祝福。他原本以为没有人看到它。

“你哥哥……他是自己选择离去的,只是恰巧救了那个女孩。如果要怪,只能怪我的自私,我没有理解他的处境,甚至在他离开后隐瞒了他自杀的事实,默认了媒体给他的英雄称号。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妈妈。”妈妈说着,看着照片里的金源,泪如雨下。

“原来是哥哥自己的意愿……”金荷转过身来,声音飘忽地说,眼泪也一颗颗地滚落下来。

窗外的夕阳红得像火一般,鹿良觉得眼睛有些疼。他模糊地感觉到身体开始变轻。金荷忽然站起身来,朝门外奔去。她毫无察觉地穿过鹿良的身体,鹿良觉得心里暖了一下,像一个触不可及的拥抱。

金荷去了林忆湘的家。

被怨恨和愧疚压抑的心啊,似乎终于找到了出口。

林忆湘打开门时,看到满脸泪水的金荷,被吓了一大跳。

“对不起!”这是金荷好不容易止住眼泪后说的第一句话。鹿良看见两个女孩拥在一起的背影,哀伤地睁着眼睛,却没有泪水流下来。他已经没有哭泣的能力了,天堂里的居民无法哭泣。

如果能流泪,该多好啊。

金荷给林忆湘看哥哥的照片时,林忆湘惊讶地张大了嘴:“他……他就是那个天使!”

金荷不解地看着林忆湘,林忆湘指着照片里的金源说:“我见过他的,是他救了我。他还跟我问起你,他曾经去过你家里,曾在你身边……”

林忆湘站起身来,四处寻找。可是她已经看不见鹿良了,因为鹿良越来越透明了。鹿良无力地低下头,却发现手腕上的生命铃不知何时回来了,闪烁着温暖的光芒。

“你真的回来过吗?哥哥……对不起,我知道你会看着我们的。我会和妈妈一起努力生活的!”金荷抱着相框,喃喃道。

生命铃又亮起了光芒,鹿良要为下一位天堂新居民引路了。

生命啊,像浩瀚星海里的星辰,看似渺小,但每一颗都有夺目的光芒。不是吗?

同类热门
  • 西游记(中国古典文学名著典藏)西游记(中国古典文学名著典藏)(明)吴承恩|小说《西游记》是我国小说史上第一部神魔小说,也是我国古代长篇小说浪漫主义的高峰。它以其想落天外的奇妙构思、丰富曲折的故事情节、生动典型的人物形象、寓庄于谐的艺术风格,以及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寄寓深沉的哲理蕴含,受到了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喜爱。成为继《三国演义》、《水浒传》之后又一部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文学名著。
  • 巨星萌宠:BOSS请乖乖听话巨星萌宠:BOSS请乖乖听话君若惜|小说冷傲霸气侧漏、穿越而来的帝王宇文澈VS脑袋一根筋儿,单细胞生物的影视新星林晓曦他是她一屁股坐来的傲娇帅哥,正因为知道他的底细,没有身份的人,无依无靠,所以她是他为己物,打算一辈子宠着他这个纯天然大神儿,谁知人家在外面走了几圈儿,却越来越不待见她了……他知道她生活无忧,锦衣玉食,虽然脑袋大条点儿,却并不坏,反而很单纯;她宠他,万事顺着他;可他最初的身份不允许他这么生活着,所以适应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觉得他可以独立了,所以选择了离开……他的离开对她的打击很大,同时她也有更多的精力放在影视作品上,她的事业蒸蒸日上,在贵圈儿红得发紫,可是她的心……小剧场:《王爷在劫难逃》首映式,记者见面会上。某记者八卦,问:听说林小姐已经有男朋友了?闻言,所有的媒体记者,目光都盯在了清雅如仙的林晓曦身上。“对呀。”林晓曦根本就没有理会身后在拽她衣角的私人助理,爽快而又利落的答应道。“要死啦!”私人助理用手捂着脑门儿,垂下了头。“是这位先生吗?”此记者眼睛闪了闪,晃动着手里不知道在哪儿偷拍的照片。“对呀!”林晓卓没有回避,看着那照片,心中却是五味杂陈。“有人看他晚上出现在夜总会,和某某富婆……毁容了……”此记者话没说完,林晓曦已经变色的站了起来,他毁容了……
  • 梦了那些年梦了那些年七鸳|小说【锦书轩】让你爱上文字的香气。【简介】他给她起外号“青蛙姐。。。”她喊他“死肥猪”他成天找她麻烦,看她倒霉他就开心。她在心里骂了他千次万次,可是他却乐此不疲。而她生命里又出现了另一个男人,关系复杂的三角关系,当她知道死肥猪有了另一个女人后,而她最后才知道自己心里爱了他那么多年,用尽手段和他在一起,以为真的在一起了,却不知一切都是他在掌控,当爱已成恨,所有事都变的不单纯,从校园跨越到职场,一段错乱复杂的感情会是怎样的结果。。。
  • 绝望岛历险记绝望岛历险记李凤杰|小说
  • 微小增刊幽默篇-将上当进行到底微小增刊幽默篇-将上当进行到底微型小说选刊杂志社|小说本书为《微型小说超人气读本》之“幽默篇”,由微型小说选刊杂志社选编,本丛书编选了《微型小说选刊》杂志创刊二十五年来的优秀作品。本册包括了中大奖的都哪儿去了、倾国倾城红糖水、手机作弊之经典剧情、鲜为人知的事情、像领导的秘书、回家免费、吉祥号码、最佳“设计”、无奈的骗子“孙中山”“康熙”相逢央视台、改年龄、一字之差、有奖住院、竞选、失眠灵、我非要得奖不可等61篇精彩“幽默”的微型小说。
  • 徐志摩作品集(一)(中国现代文学名家作品集)徐志摩作品集(一)(中国现代文学名家作品集)徐志摩|小说《中国现代文学名家作品集——徐志摩作品集(一)》本书分为志摩的诗、翡冷翠的一夜、猛虎集等部分。
  • 尘归尘土归土尘归尘土归土章泥|小说荆自以为还算得上一个清心寡欲的女子,她没料到自己会对一件身外之物这么念念不忘。那是一只天然水晶手镯,玲珑剔透的,却不是一味的冰清玉洁。无论戴在腕上,还是置于白缎精制的匣子里,总泛着微黄的银光,浸透了几千年的月色一般,有一种旷古而寂寥的景象。荆却总疑心这个光洁透亮的圈子,是用了眼泪凝固的冰制成的,那幽幽渺渺、隐隐约约的黄,正是泪水才有的颜色。而她即便不用手,哪怕只用了目光去触摸,也能感觉出它从里到外的沁凉。
  • 梦了那些年梦了那些年七鸳|小说【锦书轩】让你爱上文字的香气。【简介】他给她起外号“青蛙姐。。。”她喊他“死肥猪”他成天找她麻烦,看她倒霉他就开心。她在心里骂了他千次万次,可是他却乐此不疲。而她生命里又出现了另一个男人,关系复杂的三角关系,当她知道死肥猪有了另一个女人后,而她最后才知道自己心里爱了他那么多年,用尽手段和他在一起,以为真的在一起了,却不知一切都是他在掌控,当爱已成恨,所有事都变的不单纯,从校园跨越到职场,一段错乱复杂的感情会是怎样的结果。。。
  • 区域经理区域经理雷子|小说雷子阴差阳错地踏进药行,不留神混成了一名区域经理。他肩扛六箱药品风尘仆仆扑地赶往嘉市,开始了他的医药代表生涯。头一张热脸,便贴在肖爱国的“冷屁股”上,让他的信心有所动摇。关键时刻,来自大连的徐立君给他上了宝贵的一课,令其醍醐灌顶。再经对方的热心引荐,他终于在“酒色”的帮衬下叩开了市医院的大门。他惊奇地发现,自己进入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圈子中。那些意想不到的权钱交易、情色交易,官与官的相互勾结,官与商的相互勾结,让他对天价药品的产生,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本书,为混迹药海二十余载的雷子的倾心力作,直逼当下社会现状之痛痒!
  • 一星期死亡一星期死亡破晓安眠|小说事业有成的游戏开发商秦楷开发了一款午夜在线游戏——超越天才。然而游戏被幕后黑手恶意地篡改系统,进入真实游戏,被选中的玩家离奇失踪或发疯。洪韵和男友秦廉消失一年后,洪韵诡异地出现,为了拯救妹妹查找游戏玩家失踪的原因,洪韵的姐姐洪晴和秦楷联手,与幕后黑手展开对决。经过抽丝剥茧,他们发现幕后黑手是多人组成的团队,每个幕后黑手相互不认识,一旦有幕后黑手阻碍其他人的计划,就会被其他人联合淘汰出局,出局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