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8章 不如玩玩吧!

这个时候的曲英杰在从曲染那边得知岳芯蕊的住院病房之后,每靠近医院一步,步伐间便是沉甸甸的难受和痛苦,那样歇斯底里的疼痛凝聚而来,尤其到了岳芯蕊的病房门口,曲英杰倍感自己是举步维艰的。

甚至这一刻,曲英杰是不敢去看的。

伫立在病房门口,隔着探视窗口,看到了岳芯蕊此刻应该是熟睡的,隔着一定的距离看向岳芯蕊,曲英杰心底下是疯狂的在律动,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痛意是那样的明显。

尤其,当曲英杰趋近岳芯蕊的病床边,近距离之下看着受伤的岳芯蕊,面庞上明显是被开揍过的痕迹,看起来就是很触目惊心的。

曲英杰心跳在狂猛的加剧,是万般的疼痛和愤怒凝聚而来。

曲英杰更是小心翼翼的看向岳芯蕊的手臂和腿,那上面的淤青和伤痕是相当明显的,至少看起来就是那样令人窒息,滔天的窒息感凝聚而来……

这个该死的骆一凡……

他这个混蛋。

这个曲英杰在痛恨着骆一凡这个混蛋的同时,更是痛恨着自己,如果那天晚上,他能够不退缩,他能够勇敢一点站出来的话,岳芯蕊就不会和骆一凡结婚,她现在就不会招致这样的伤害。

“该死的。”他低咒着,言辞里是满满的愤然和怨恨,他更加的憎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他还算什么男人,一想到这儿,曲英杰便是没办法留在这儿,看向岳芯蕊的时候,眼底的泪水便是情不自禁的流淌。

“对不起,对不起,芯蕊。”

都是他的错。

如果不是他的话,岳芯蕊怎么可能嫁给骆一凡,至少不可能就这么草率的下决定,可现在被骆一凡锁着婚姻,骆一凡借此要从岳家占有更多的财产。

这会儿,曲英杰从岳芯蕊的病房离开,他是要去找骆一凡的。

这一刻的曲英杰,即便是掘地三尺,也要将骆一凡给找出来。

而其实要找骆一凡的话也很容易的,他习惯性的花天酒地的,通常情况下在酒吧里是很容易找寻到他的身影的。

曲英杰来到酒吧,四处在找寻着他的身影,曲英杰之前好几次在这边遇见过他,而他果然是这儿的常客,此时此刻果然就是和一帮穿着露骨,打扮妖艳的女人混在一起,更是有穿着小吊带衫的女人那样大胆的坐在骆一凡的大腿上,举止间尽是亲昵。

“一凡哥,你才刚结婚就出来这么玩,你老婆要是知道了,她一定会宰了你的,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穿着小吊带衫的女人娇媚的双臂亲密的环绕着骆一凡,骆一凡看起来就是那样的恶心抚触着对方。

“这个时候别提那个贱人,她宰了我?她妈的有什么资格宰了老子,一个被强歼了的货色,要不是她家庭条件太好,老子会娶她吗?就想着从他们家捞点钱……该死的,敢不给我钱试试看!”

骆一凡一想到岳芯蕊这个贱人竟然还想跟他抗争到底,甚至完全没有想法要注资他们家的六星级饭店,想到这里,骆一凡便是来火了,明显的扫了兴致,在想到这里的时候,骆一凡面露狰狞了,“扫兴,妈的,老子现在就回去把她给揍一顿……”

骆一凡想到今天是最后的期限,竟然岳家还没有想法要给他钱,骆一凡便是怒气腾天了,只是这一帮女人却是缠绕着骆一凡,“一凡哥,现在玩玩吧,别管这些烦心事,的确,娶一个这样的老婆也挺糟心的,难怪一凡哥心情不好,不如就跟我们玩玩吧,让我们给你解解闷。”

随即打扮妖娆的女人已经是很不知廉耻的扳正了骆一凡的脸蛋,现在这一刻分明就趁着骆一凡空虚之际,就是想要笼络勾引着骆一凡。

在不远处的曲英杰也正巧瞅见骆一凡和女人正打得火热,看起来就是那般的难以割舍,他这个行为着实是令曲英杰是不能饶恕他的,滔天的愤怒和火气瞬间被烧灼点燃……

骆一凡在下一秒身子已经被给提了起来,曲英杰的拳头已经是不偏不倚的拳打过去,剧烈的疼痛瞬间传至骆一凡的脸颊上,这样莫名而来的受伤和疼痛令骆一凡心头瞬间冒火,“他妈的,谁啊,谁敢对老子动手?”

曲英杰才不管骆一凡现在是有多么的厉害,曲英杰明显比他更加的凶悍,“不敢对你动手?今天老子就是要揍死你这个王八蛋,你敢欺负芯蕊,老子今天要你付出代价。”

曲英杰以前就是打架的高手,揍人打群架是出了名的,可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很安分守己的,从来不会对别人动手,但是这次遇到这个该死的欺负岳芯蕊的混账东西,曲英杰自然而然是不会放过的。

顷刻间,骆一凡的唇齿之间只感觉到了浓郁血腥的味道,剧烈的疼痛自唇角传来,迅速蔓延到全身每一个角落,毕竟,曲英杰真的下手很重,就是那样骇然又大力的给予教训。

顿时间旁侧的女人是尖锐的惊叫出声,“啊,怎么回事,你是谁啊。”

“快点来人啊……”刚才穿着小吊带衫的女人尖锐的惊叫。

曲英杰则是狠戾的眸子狠狠地扫过那个女人,眼底凌厉又骇人的警告意味是相当沉重的。

骆一凡也是在这一刻终于确定原来是曲英杰这个王八蛋对他动手,“是你这个混蛋,给我马上住手,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啊,我要报警,替我报警。”

骆一凡这个时候求助于刚才在他怀中卖弄风骚的女人,这个女人也是吓傻了,反应慢半拍了,“哦,好,我马上去,马上就去……”

骆一凡是相当的生气,但是曲英杰更是要替岳芯蕊报复,不给骆一凡更深重凌厉的报复,心上的难受和痛苦是不得疏解的。

而他这个该死的混蛋也有了反抗,曲英杰是更加用力的扣紧,随即也是沉沉的警告这个女人,“谁敢去,都给我站住,否则,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曲英杰这一刻是勒紧了骆一凡的脖颈,力道是一点儿也不含糊的,就是那般愤然的给他教训,骆一凡被传来惊叫声连连,“住手,快点给我住手,你算什么东西来教训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凉心生我心凉心生我心肉肉花椰菜|现言这就是个冷了情凉了心的姑娘相亲内心逗逼的暖男,闪婚后重新被带入歧途的故事。“现在去领证?”梁辛“。。。。。。”周俊笙“行,我们就走,不行,我离开”梁辛“。。。。。。”周俊笙
  • 拯哀奇物语拯哀奇物语猫的城|现言一只猫改变了一个女学生受苦难的命运,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拥有了超能力,并担任了维护世界和平的责任。她与神王子冷离,妖王子邪红之间发生了一段爱情故事,也可以说是悲剧。这又是一个从胆小懦弱到勇敢强大的蜕变故事。
  • 千金归来:黑道复仇小蛮妻千金归来:黑道复仇小蛮妻花瑾柒|现言她,被人冤枉,坐了牢,四年后,她强势回归,属于她的,她要一样一样夺回来,可在这复仇计划中,多了一个麻烦蛋,可她还必须与他联姻,夜夜的幸福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 盛婚厚爱盛婚厚爱语不休|现言林可榆从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天,为了救生意失败的哥哥和爸爸,把她自己卖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亲人坐牢,或者嫁给我,选一个。”“从一开始,你就只不过是白桃的替身。”“你所穿的,用的,都是我的;既然恶心,就自己挣钱吧。”因为恰好和他初恋长得相似,而被他用手段禁锢在身边,那个霸道如阎王的男人,向全世界宣告她的所有权,却和爱没有关系。白天,她是他公司最卑微的员工,晚上,她是他身边最无助的妻子。忽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当做替身的妻子,正当他为自己的心感到困扰的时候,一个自称拥有白桃心脏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拥有心脏,是否就等于是那个人?
  • 若繁华殆尽,注定一世孤独若繁华殆尽,注定一世孤独深烬兮兮|现言他答应过教她学钢琴,她许诺过以后只画他一人的肖像,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她与他亦是如此,几番蹉跎,他又出现在她的身边……
  • 萌宝天降娇妻别惹火萌宝天降娇妻别惹火默赞|现言[全文免费]一次阴差阳错,一次露水情缘,一次翻云覆雨后,她身后突然多出两个萌宝外带一个腹黑的男人。两孩子可以有,但为什么还有这个男人?“陆墨辰,别闹,两孩子还在隔壁!”伊沫雪怒瞪着陆墨辰。陆墨辰可怜兮兮的看着伊沫雪。“没闹啊,单纯的抱你睡觉而已。”而后,腹黑一笑,“你想哪去了?不过,媳妇儿要伦家也可以。”“你!”伊沫雪表示对这男的已无言以对了,他不要脸的程度可以比的上城墙到拐处的厚度了。......读者群号:612685740
  • 腹黑上司住隔壁腹黑上司住隔壁沐沐|现言他是叶氏集团的傲娇总裁,腹黑果断,纵横商场,却偏偏对女人冷血无情;我是土里生土里长,纯天然无公害努力赚钱的小土妞一枚。一纸契约,他成了我的贴身上司,我成了他毒舌腹黑的调味剂。他扬着下巴高高在上:“杨橙橙,千万别爱上我,我不长情。”我暗戳戳撇嘴:“我还是更爱吃包子……”然而心却在流泪,因为我已不知不觉爱上了他……三个月,九十天,当我以为我和他之间已经结束时,他却搂住我,许我以承诺。原来,深陷其中的不止是我,还有他……
  • 许你个未来许你个未来风从文|现言保守谨慎的大龄女教师与高冷暖男富二代的爱情,是被动等待还是主动谋取,爱情让人冲动盲目,爱情让人甘心改变,爱情也让人成长。
  • 世有桃花,灼灼其华世有桃花,灼灼其华叶霁|现言大神说过,凡事都要留一手,以便日后好报复。大神说过,养宠物要慢慢来,切勿太急躁。大神说过,关于威胁什么的,他更喜欢直接掠夺。……在阿喵的眼中,大神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任何困难在他眼中就像“神马都是浮云”的直接飘走。直到被老姐玩游戏玩输了被“卖”给大神成亲后,阿喵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大神原来是如此的腹黑和奸诈?!阿喵泪流满面,她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可以弱弱的举手表示她的世界观颠覆了么?还在老天爷还是公平的,就在阿喵被大神慢慢拐走的时候,老姐成功的把她顶头上司给惹毛了。唔,惹毛了就有好戏看了,谁让她老姐总是欺负她来着?是该来个人管管了。两姐妹,在最美的时光里,上演着属于她们的精彩。
  • 豪门情妇:虐爱至死豪门情妇:虐爱至死八月楼兰|现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