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8章 不如玩玩吧!

这个时候的曲英杰在从曲染那边得知岳芯蕊的住院病房之后,每靠近医院一步,步伐间便是沉甸甸的难受和痛苦,那样歇斯底里的疼痛凝聚而来,尤其到了岳芯蕊的病房门口,曲英杰倍感自己是举步维艰的。

甚至这一刻,曲英杰是不敢去看的。

伫立在病房门口,隔着探视窗口,看到了岳芯蕊此刻应该是熟睡的,隔着一定的距离看向岳芯蕊,曲英杰心底下是疯狂的在律动,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痛意是那样的明显。

尤其,当曲英杰趋近岳芯蕊的病床边,近距离之下看着受伤的岳芯蕊,面庞上明显是被开揍过的痕迹,看起来就是很触目惊心的。

曲英杰心跳在狂猛的加剧,是万般的疼痛和愤怒凝聚而来。

曲英杰更是小心翼翼的看向岳芯蕊的手臂和腿,那上面的淤青和伤痕是相当明显的,至少看起来就是那样令人窒息,滔天的窒息感凝聚而来……

这个该死的骆一凡……

他这个混蛋。

这个曲英杰在痛恨着骆一凡这个混蛋的同时,更是痛恨着自己,如果那天晚上,他能够不退缩,他能够勇敢一点站出来的话,岳芯蕊就不会和骆一凡结婚,她现在就不会招致这样的伤害。

“该死的。”他低咒着,言辞里是满满的愤然和怨恨,他更加的憎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他还算什么男人,一想到这儿,曲英杰便是没办法留在这儿,看向岳芯蕊的时候,眼底的泪水便是情不自禁的流淌。

“对不起,对不起,芯蕊。”

都是他的错。

如果不是他的话,岳芯蕊怎么可能嫁给骆一凡,至少不可能就这么草率的下决定,可现在被骆一凡锁着婚姻,骆一凡借此要从岳家占有更多的财产。

这会儿,曲英杰从岳芯蕊的病房离开,他是要去找骆一凡的。

这一刻的曲英杰,即便是掘地三尺,也要将骆一凡给找出来。

而其实要找骆一凡的话也很容易的,他习惯性的花天酒地的,通常情况下在酒吧里是很容易找寻到他的身影的。

曲英杰来到酒吧,四处在找寻着他的身影,曲英杰之前好几次在这边遇见过他,而他果然是这儿的常客,此时此刻果然就是和一帮穿着露骨,打扮妖艳的女人混在一起,更是有穿着小吊带衫的女人那样大胆的坐在骆一凡的大腿上,举止间尽是亲昵。

“一凡哥,你才刚结婚就出来这么玩,你老婆要是知道了,她一定会宰了你的,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穿着小吊带衫的女人娇媚的双臂亲密的环绕着骆一凡,骆一凡看起来就是那样的恶心抚触着对方。

“这个时候别提那个贱人,她宰了我?她妈的有什么资格宰了老子,一个被强歼了的货色,要不是她家庭条件太好,老子会娶她吗?就想着从他们家捞点钱……该死的,敢不给我钱试试看!”

骆一凡一想到岳芯蕊这个贱人竟然还想跟他抗争到底,甚至完全没有想法要注资他们家的六星级饭店,想到这里,骆一凡便是来火了,明显的扫了兴致,在想到这里的时候,骆一凡面露狰狞了,“扫兴,妈的,老子现在就回去把她给揍一顿……”

骆一凡想到今天是最后的期限,竟然岳家还没有想法要给他钱,骆一凡便是怒气腾天了,只是这一帮女人却是缠绕着骆一凡,“一凡哥,现在玩玩吧,别管这些烦心事,的确,娶一个这样的老婆也挺糟心的,难怪一凡哥心情不好,不如就跟我们玩玩吧,让我们给你解解闷。”

随即打扮妖娆的女人已经是很不知廉耻的扳正了骆一凡的脸蛋,现在这一刻分明就趁着骆一凡空虚之际,就是想要笼络勾引着骆一凡。

在不远处的曲英杰也正巧瞅见骆一凡和女人正打得火热,看起来就是那般的难以割舍,他这个行为着实是令曲英杰是不能饶恕他的,滔天的愤怒和火气瞬间被烧灼点燃……

骆一凡在下一秒身子已经被给提了起来,曲英杰的拳头已经是不偏不倚的拳打过去,剧烈的疼痛瞬间传至骆一凡的脸颊上,这样莫名而来的受伤和疼痛令骆一凡心头瞬间冒火,“他妈的,谁啊,谁敢对老子动手?”

曲英杰才不管骆一凡现在是有多么的厉害,曲英杰明显比他更加的凶悍,“不敢对你动手?今天老子就是要揍死你这个王八蛋,你敢欺负芯蕊,老子今天要你付出代价。”

曲英杰以前就是打架的高手,揍人打群架是出了名的,可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很安分守己的,从来不会对别人动手,但是这次遇到这个该死的欺负岳芯蕊的混账东西,曲英杰自然而然是不会放过的。

顷刻间,骆一凡的唇齿之间只感觉到了浓郁血腥的味道,剧烈的疼痛自唇角传来,迅速蔓延到全身每一个角落,毕竟,曲英杰真的下手很重,就是那样骇然又大力的给予教训。

顿时间旁侧的女人是尖锐的惊叫出声,“啊,怎么回事,你是谁啊。”

“快点来人啊……”刚才穿着小吊带衫的女人尖锐的惊叫。

曲英杰则是狠戾的眸子狠狠地扫过那个女人,眼底凌厉又骇人的警告意味是相当沉重的。

骆一凡也是在这一刻终于确定原来是曲英杰这个王八蛋对他动手,“是你这个混蛋,给我马上住手,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啊,我要报警,替我报警。”

骆一凡这个时候求助于刚才在他怀中卖弄风骚的女人,这个女人也是吓傻了,反应慢半拍了,“哦,好,我马上去,马上就去……”

骆一凡是相当的生气,但是曲英杰更是要替岳芯蕊报复,不给骆一凡更深重凌厉的报复,心上的难受和痛苦是不得疏解的。

而他这个该死的混蛋也有了反抗,曲英杰是更加用力的扣紧,随即也是沉沉的警告这个女人,“谁敢去,都给我站住,否则,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曲英杰这一刻是勒紧了骆一凡的脖颈,力道是一点儿也不含糊的,就是那般愤然的给他教训,骆一凡被传来惊叫声连连,“住手,快点给我住手,你算什么东西来教训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首席大人的小娇妻首席大人的小娇妻Pang勇丽|现言一次阴差阳错,让某个男人对她的好感,直到她消失到回来。某女带着小孩从国外飞回来。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带她儿子找他爸爸谁知某男尽然不认这个儿子。某女一气之下,又带他儿子潇洒去了。谁知道没过多久,某男尽然自己找上来某女害怕的叫道“你…你别过来啊,我不认识你”。某男邪恶的笑了笑“不认识我?那我们怎么会有个这么大的儿子呢?”某女撒谎道“这是我跟别人生的”某男压着某女说道“那你告诉我,谁跟我会长得那么像?我记得我妈妈就生了我这一个独子,你来解释下跟谁生的?还会长得像我?”某男边说边脱某女的衣衣……
  • 恶魔校草有点坏:暴君请走开恶魔校草有点坏:暴君请走开瑶瑶布丁酱|现言一个是可爱的小公主,一个是冰山恶魔还有些邪魅的校草,彼此相遇,爱情萌芽渐渐生长,成为欢喜冤家,可爱情会那么简单而顺利吗?初恋总是美好的,但也是最难得到的,他们爱情又能维持多久?果不其然,误会了她,“你为什么要这样!”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呵,以前我们说过什么?可现在,又是这样!你真的相信是我干的?”她的声音颤抖着,带着一丝哭腔“不是你是谁?难道是她自编自演吗?”“那你为什么宁愿相信她也愿不相信我!”她伤心欲绝,带着她那颗要破碎的心随泪水远去。当他明白一切时,她早已不愿回头“当初我把一切都交给你,你却那般伤我,让我如何再爱!抱歉,无法再爱你,倘若当初没那般伤我,我愿,再爱你一次…”
  • 天后的培养天后的培养何起南笙|现言一个来自另一个地球的系统,一只人性化的引领精灵,一个刚高中毕业的中学生,他们将在这个娱乐圈搅起如何的风云。有点金手指,但不大。努力,努力,再努力。我没有天分,但是我有的是时间来重复同一件事情。
  • 祭梦之西桥遗梦祭梦之西桥遗梦苏亦然001|现言祭梦,纪念我们年轻时的梦。那些陪我们走过的人们无论身在何方我们都会记得。苏亦然总是在梦境与现实间徘徊分不清。梦里的人和物那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林默的出现让一切发生改变,尘封已久的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最初忘不了,最终记不得。原来这就是报应,我真的把你忘记了我最爱的那一个人。传言在惜缘泉可以看见自己的前世今生,终于想起那张在香泉寺求的签意欲何为。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而你,以不在我身边。命运就是这样让人捉摸不定,那些想要去珍惜的总是被失去,那些想要逃离的总是不期而遇。
  • 墨铭欢墨铭欢清辰|现言半生便可看一生雪松情,长远谊,计铭欢人生只需一知己,她这半生,就有了三人,何其之幸
  • 总统大人,我要离婚!总统大人,我要离婚!叶靓|现言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传说中的总统夫人了!二十二世纪知名国际罪犯重生而来做总统夫人,开什么玩笑?她可不是以前那个受人摆布的傀儡包子,害她的,欠她的,都将亲手讨回来。她申请离婚,全国民众愕然!“什么?你要和总统大人离婚!”
  • 综漫之吾为初始综漫之吾为初始幻雾夕夜|现言看创始神之女如何闯荡平和的世界
  • 恶魔少爷:拽甜心恶魔少爷:拽甜心苏冰颜|现言在新学校的第一天,幕兮梦遇上第一个恶魔般的朋友“苏妙冉”这个让她头疼的白痴,一到学校,便到处惹事。第一天将恶魔柏宇睿当做肉垫,翻墙时踩着公认校草墨千玺逃跑,竟在厕所门口偶遇,某女毫不客气的往外跑,却被柏少抓住。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救命啊!非礼~~不料柏少淡定的说“看我非礼的女人谁还敢要”~~~
  • 哪怕等你半世纪哪怕等你半世纪你是我的故事|现言故事,从我跟你说的第一句话开始生根发芽,蔓延了这整个寒冷的冬日,我能到的地方都有你的陪伴,呼出的热气里全是你的笑和美好,我喜欢拥抱就能听见你的心跳,我喜欢抬头就能望着你的笑脸,我喜欢你对着深情的唱《天梯》,你的一切好像我都喜欢并且深深的爱着,又怎么舍得在你说再见的时候怪你呢?又怎么舍得给你看那个远走的背影呢?你又怎么舍得扔下你那么爱的那个我呢?
  • 复仇千金:放不下的终是你复仇千金:放不下的终是你沫懮丸子|现言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那个从小到大被自己当做姐姐的女人亲手把她送到了姜浩的床上,那时她便知道她和吴越之间不会再有可能;当她得知父亲是因为自己才重病昏迷时,不满二十岁的她要如何承受,既然这样就让大海带走肮脏不堪的我吧!“国轩,把小小姐带回来!让我看看沐丫头到底教出了一个怎样的废物!”五年以后,当大家都以为风波平静时,一切才刚刚开始,姜浩、萧瑾离真是好久不见呢,不毁了你们怎么对得起外公这么多年的悉心教导。“吴越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