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8章 不如玩玩吧!

这个时候的曲英杰在从曲染那边得知岳芯蕊的住院病房之后,每靠近医院一步,步伐间便是沉甸甸的难受和痛苦,那样歇斯底里的疼痛凝聚而来,尤其到了岳芯蕊的病房门口,曲英杰倍感自己是举步维艰的。

甚至这一刻,曲英杰是不敢去看的。

伫立在病房门口,隔着探视窗口,看到了岳芯蕊此刻应该是熟睡的,隔着一定的距离看向岳芯蕊,曲英杰心底下是疯狂的在律动,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痛意是那样的明显。

尤其,当曲英杰趋近岳芯蕊的病床边,近距离之下看着受伤的岳芯蕊,面庞上明显是被开揍过的痕迹,看起来就是很触目惊心的。

曲英杰心跳在狂猛的加剧,是万般的疼痛和愤怒凝聚而来。

曲英杰更是小心翼翼的看向岳芯蕊的手臂和腿,那上面的淤青和伤痕是相当明显的,至少看起来就是那样令人窒息,滔天的窒息感凝聚而来……

这个该死的骆一凡……

他这个混蛋。

这个曲英杰在痛恨着骆一凡这个混蛋的同时,更是痛恨着自己,如果那天晚上,他能够不退缩,他能够勇敢一点站出来的话,岳芯蕊就不会和骆一凡结婚,她现在就不会招致这样的伤害。

“该死的。”他低咒着,言辞里是满满的愤然和怨恨,他更加的憎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他还算什么男人,一想到这儿,曲英杰便是没办法留在这儿,看向岳芯蕊的时候,眼底的泪水便是情不自禁的流淌。

“对不起,对不起,芯蕊。”

都是他的错。

如果不是他的话,岳芯蕊怎么可能嫁给骆一凡,至少不可能就这么草率的下决定,可现在被骆一凡锁着婚姻,骆一凡借此要从岳家占有更多的财产。

这会儿,曲英杰从岳芯蕊的病房离开,他是要去找骆一凡的。

这一刻的曲英杰,即便是掘地三尺,也要将骆一凡给找出来。

而其实要找骆一凡的话也很容易的,他习惯性的花天酒地的,通常情况下在酒吧里是很容易找寻到他的身影的。

曲英杰来到酒吧,四处在找寻着他的身影,曲英杰之前好几次在这边遇见过他,而他果然是这儿的常客,此时此刻果然就是和一帮穿着露骨,打扮妖艳的女人混在一起,更是有穿着小吊带衫的女人那样大胆的坐在骆一凡的大腿上,举止间尽是亲昵。

“一凡哥,你才刚结婚就出来这么玩,你老婆要是知道了,她一定会宰了你的,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穿着小吊带衫的女人娇媚的双臂亲密的环绕着骆一凡,骆一凡看起来就是那样的恶心抚触着对方。

“这个时候别提那个贱人,她宰了我?她妈的有什么资格宰了老子,一个被强歼了的货色,要不是她家庭条件太好,老子会娶她吗?就想着从他们家捞点钱……该死的,敢不给我钱试试看!”

骆一凡一想到岳芯蕊这个贱人竟然还想跟他抗争到底,甚至完全没有想法要注资他们家的六星级饭店,想到这里,骆一凡便是来火了,明显的扫了兴致,在想到这里的时候,骆一凡面露狰狞了,“扫兴,妈的,老子现在就回去把她给揍一顿……”

骆一凡想到今天是最后的期限,竟然岳家还没有想法要给他钱,骆一凡便是怒气腾天了,只是这一帮女人却是缠绕着骆一凡,“一凡哥,现在玩玩吧,别管这些烦心事,的确,娶一个这样的老婆也挺糟心的,难怪一凡哥心情不好,不如就跟我们玩玩吧,让我们给你解解闷。”

随即打扮妖娆的女人已经是很不知廉耻的扳正了骆一凡的脸蛋,现在这一刻分明就趁着骆一凡空虚之际,就是想要笼络勾引着骆一凡。

在不远处的曲英杰也正巧瞅见骆一凡和女人正打得火热,看起来就是那般的难以割舍,他这个行为着实是令曲英杰是不能饶恕他的,滔天的愤怒和火气瞬间被烧灼点燃……

骆一凡在下一秒身子已经被给提了起来,曲英杰的拳头已经是不偏不倚的拳打过去,剧烈的疼痛瞬间传至骆一凡的脸颊上,这样莫名而来的受伤和疼痛令骆一凡心头瞬间冒火,“他妈的,谁啊,谁敢对老子动手?”

曲英杰才不管骆一凡现在是有多么的厉害,曲英杰明显比他更加的凶悍,“不敢对你动手?今天老子就是要揍死你这个王八蛋,你敢欺负芯蕊,老子今天要你付出代价。”

曲英杰以前就是打架的高手,揍人打群架是出了名的,可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很安分守己的,从来不会对别人动手,但是这次遇到这个该死的欺负岳芯蕊的混账东西,曲英杰自然而然是不会放过的。

顷刻间,骆一凡的唇齿之间只感觉到了浓郁血腥的味道,剧烈的疼痛自唇角传来,迅速蔓延到全身每一个角落,毕竟,曲英杰真的下手很重,就是那样骇然又大力的给予教训。

顿时间旁侧的女人是尖锐的惊叫出声,“啊,怎么回事,你是谁啊。”

“快点来人啊……”刚才穿着小吊带衫的女人尖锐的惊叫。

曲英杰则是狠戾的眸子狠狠地扫过那个女人,眼底凌厉又骇人的警告意味是相当沉重的。

骆一凡也是在这一刻终于确定原来是曲英杰这个王八蛋对他动手,“是你这个混蛋,给我马上住手,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啊,我要报警,替我报警。”

骆一凡这个时候求助于刚才在他怀中卖弄风骚的女人,这个女人也是吓傻了,反应慢半拍了,“哦,好,我马上去,马上就去……”

骆一凡是相当的生气,但是曲英杰更是要替岳芯蕊报复,不给骆一凡更深重凌厉的报复,心上的难受和痛苦是不得疏解的。

而他这个该死的混蛋也有了反抗,曲英杰是更加用力的扣紧,随即也是沉沉的警告这个女人,“谁敢去,都给我站住,否则,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曲英杰这一刻是勒紧了骆一凡的脖颈,力道是一点儿也不含糊的,就是那般愤然的给他教训,骆一凡被传来惊叫声连连,“住手,快点给我住手,你算什么东西来教训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影帝很傲娇:宠妻无下限影帝很傲娇:宠妻无下限清唐荷韵|现言她对他执着十一年,本以为再无可能,老天却像是跟她开了个玩笑,居然能天天看见他,且能近距离接触,直到某一天她发现他居然和自己进行了负距离的接触,后知后觉的发现某些人早已预谋已久。小片段:记者:“薄影帝,据说你家妻最近有喜,你有什么看法。”薄盛:“又一个情敌出现,有待观察。”记者:“薄影帝,想问下你妻子看见你和其她女人的吻戏和床戏时,你要怎么办。”薄盛:“我只吻过一个人,那就是我妻子,这个问题不成立。”记者:“薄影帝据说你为你妻子建造了半座城池,你觉得值吗?”薄盛:“只能说,半座城池不及她的一分一毫,”完事过后对工作人员说道:“现在是连狗都放进来了?”吼完就帅气的留下个背影回家陪媳妇去了。
  • 娇妻太傲:冷情总裁请滚开娇妻太傲:冷情总裁请滚开伯利恒星|现言片段一:你说你是我未婚夫?某女狐疑的问。男子微笑的点点头,以为她会满心欢喜投入自己的怀抱,岂料……啪的一声,鲜红的掌印浮现在他的俊颜上,一片错愕。我警告你,要是你再敢半路胡乱认亲,我就拿把手枪,毙了你!片段二:你说你是我爹地?某小孩怀疑的问。男子温柔的点点头,正想展现父爱时……透明的水珠顺着他浓密的黑发一滴接着一滴落下,一片狼藉。叔叔,别怪我没提醒你哦!要是你再在我面前乱说话,我就代表雷公,劈死你!
  • 那一年那一页那一年那一页星星的仰望|现言有时候,喜欢和爱的本质是不一样的,可是喜欢却更令人刻骨铭心。“我喜欢你。”一句我喜欢你,包含了那么多那么多的情谊。可有时候,在喜欢,也只能选择放手。
  • 最好,还是你最好,还是你赵晓南|现言“晓星,不要,不要离开我!”夏夜从睡梦中惊醒,五年前,他的晓星走了,成了别人的新娘,罪魁祸首,源于五年前的一个秘密交易。五年,足以忘记一个人,可是有些人,在时间的磨砺里,却越发显得清晰,因为世间,还是她最好……
  • 幸得相逢落难时幸得相逢落难时陈越己|现言一个是被卖的弃妇,一个是花季的正太,他们的相遇时间不对、年龄不对、环境也不对,可不管怎么不合适他都能让它变得合适,正太说:姐姐,你什么都不要担心,只要乖乖在那里等我就好。女主说:我都被卖给你了,还不是你说了算!这是一部异国姐弟恋,女主有点小作,男主相当执着,有英雄救美,有甜蜜爱宠,介意者慎入!!
  • 我的青梅小妻我的青梅小妻御景飒太|现言当年他对她告白,却把她吓到国外五年,当她再回来时,他用一份契约绑住她三年,三年后,她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两颗心在不知不觉中靠近,却因一场误会,她再一次逃走,两年后她以耀眼的光芒强势回归。带着一个宝宝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她霸气的赶走了他所有的烂桃花,他:"老婆,你赶走了我的桃花,我的生理需要怎么解决?”她:“自己解决!”某男抽了抽嘴角,把某女扑倒。
  • 霸宠换脸新娘霸宠换脸新娘五月紫丁香|现言她本是Z市慕容集团的千金,然后却在与相恋6年男友订婚前一天,家破人亡。慕容集团遭遇债务危机,面临破产,负债累累的父亲,被逼跳楼自杀!真相竟然如此残酷!五年后改头换面归来,取名慕唯复她说——冀容寒,我要你以十倍的方式,品尝我曾经感受的凄厉绝望的痛苦。他,权贵青年才俊。有钱、有权、有势、有貌又有才。本以为找到一个好玩的游戏——助她复仇!殊不知,在救起她那一刻起,这颗心就越陷越深。最后十分霸道的说道,慕容悦,我允许你亲自报仇,但是,你要记住,在你报仇成功那一时,就是成为我新娘的那一刻!(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总裁专宠:亿万契约不过期总裁专宠:亿万契约不过期三日月辉夜|现言沐清雨是初出茅庐的小职场新人,面试受到打击,又遭到大学男友和闺蜜柯茹沁的联合背叛,在闺蜜沈玥的鼓励下,鼓起勇气踏入职场,但仍然在职场与情场受尽委屈。在求职的过程中阴差阳错,女主结识了神秘人物,两人产生了一定的默契与感情基础……
  • 相喣以沫相喣以沫十一未|现言集甜美阳光可人与一身的秦小米,身份是包子店可爱的女老板,对生活随意,对金钱淡泊,某日高大忧郁的合租男神史航走进了她平静的生活,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业已经萌芽生根,如此,是否就可以一段如水的爱恋?面对秦小米扑朔迷离的身世,有谁知道,曾经的她有那么钟爱的哥哥,豪门的总裁林梓源的心里,任性的那个她还在?年少青春一起走过的男闺蜜,虐心帅气的岳霖,从不言说的情,一去经年依然在心里。爱是足够的爱,意是满满的情,这一生,究竟谁是那个相喣以沫的人?
  • 总裁的叛逆情人(全本)总裁的叛逆情人(全本)夏晓季|现言十五岁家破人亡后她带着妹妹相依为命,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不得不为了医药费而‘荣登’他的情人宝座。他是尉迟集团的总裁,也是世人眼中遥不可及的尉迟少爷。他一向冷漠无情,心狠手辣,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思,除了她```【片段一】开学第一天,他开着抢眼的红色跑车送她到学校。“阮青晨,从今以后别让我看见你身边有别的男人!”他一贯冷冷的箍住她的脸蛋。她淡淡的挥开他的魔爪下了车。第二天放学,她带着身后的三个男人大摇大摆的从他车边走过。【片段二】他抚摸着她熟睡的脸庞,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阮青晨,是不是只要你怀上宝宝就不会再这么叛逆了?”两个月后,他无意中从她书包里翻出一张‘人流手术单’。推荐自己的新文:http://novel.hongxiu.com/a/274139/(逼婚:亿万总裁是恶魔)三年后,她是全国最强大组织里,最绝情的杀手```他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她的任务是杀了他,而她的眼里没有夹杂任何一点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