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9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解决了一件压在心里这么多年的事情,夏栀简直是如获新生。

所以四年前的沉冤旧案已经真想大白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把20年前的事情也给解决掉。

可是顾夜琛却带回来一件不是那么让人高兴的事情。

“你是说我爸跟苏栀也根本没有领结婚证?”

坐在顾夜琛的办公桌上,夏栀的眉头皱的紧紧的。

“所以根本就无从构成重婚罪,两个人,男未婚女未嫁,根本就不犯法。”

其实查到这件事的时候,顾夜琛也是非常的震惊,当年夏杰的那场婚礼虽然算不上十分的盛大,但是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是竟然连结婚证都没有领,这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几个月前蔡蝶还是以为自己犯了重婚罪的,可是夏杰入狱之后,她知道了夏杰根本就没有结过婚,所以这一次她才会这么有恃无恐,可是她为什么要给我们演戏呢?”

夏栀整张小脸都皱到了一起,虽然顾夜琛不想在这个时候刺激她,不过好像其他时候刺激也不太好,还不如趁这个她心情不错的时候刺激。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母亲的状况一直都很好,但是却突然发病了,有没有想过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顾夜琛这话像是点醒了夏栀一样,他说的很有道理,或许吗妈妈会突然发病,背后也是不无理由的。

“我要去医院看看,蔡蝶她的血很有可能有毒!”

夏栀真的是快要被气死了,她到底哪里得罪什么人了?为什么这么多人不想让她痛快啊?

其实夏栀没得罪什么人,只不过因为她得到了顾夜琛的青睐而已。

因为顾夜琛那接近于完美的存在让她受到了无数人的敌视。

“你说如果这次这一次计划成功了,我们两个是不是也会成为敌人呢?”

下午的阳光很好,许妙龄和孟希悠闲的坐在阳台上吃着下午茶。

许妙龄的妆容非常的精致,她总是这样,让自己饿脸呈现三百六十度无懈可击的模样。

孟希对于这一点是非常讨厌的,精致的妆容,刻意的打扮,让许妙龄看起来就像无时无刻不在戴着一张面具一样,“或许吧,不过说起来爷爷好像更喜欢你的样子,他更中意你,成为顾家的儿媳妇。

而且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曾经得到过顾夜琛的人,初恋啊,不管怎么说都是让人难以忘怀的吧?”

可是是咖啡忘记放糖了,孟希的这杯咖啡苦的让她有点不想喝了。

“难以忘怀你看他现在的样子那一点难以忘怀的样子。他甚至巴不得我离他远一点,永远消失在他的世界里才好。”

许妙龄也是自嘲的笑了笑,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当时机会在她手上的时候,他没能好好的抓住,导致现在机会离她越来越远了吧?

“其实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七年前你会突然不辞而别,那个时候的你应该是拥有一切的公主吧?竟然放下手中的一切,远走高飞,真是是很难让人理解行为。”

孟希对于七年前的事情真的是非常的好奇,因为在她的印象里顾夜琛就属于那种没有童年和青春的人。

他做事永远都是少年老成的模样,很难看到他失控的样子,就算是现在面对夏栀,他也是比较自持的。

可是听说七年前他血气方刚的时候,他疯狂的追求过这个叫做许妙龄的女人。

疯狂,这两个字用在顾夜琛的身上,真的是让孟希很难想象。

七年前的事情?许妙龄自己现在去回想那个时候的事情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那个时候的顾夜琛和现在的完全不一样。

所以那个时候她真的以为自己是牢牢的抓住了的,所以她才会那么放心大胆的离开,可是她错了,错的彻彻底底,时间会改变一切,有的时候会沉淀,但有的时候却会消磨。

而对于顾夜琛而言她就是属于那种被时间消磨掉的记忆吧。

“其实七年级前,我和顾夜琛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真的不算那么浪漫。”

虽然现在早就已经物是人非了,可是毕竟有那么一段过去,对于从未得到过的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刺激了。

“那个时候我才16岁,顾夜琛也不过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你能想象吗?现在游泳那么厉害的顾夜琛。那个时候其实是个旱鸭子。

许妙龄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认真的回想着当初那些甜蜜的过往。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孟希真的是嫉妒的发狂,或许有的时候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一种生物,明明是自己想要听的,但是却会反过来嫉妒。

“那个时候我的脸上因为过敏,所以红肿的不成样子,我是敏感性的肤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对什么过敏,所以我奶奶给我准备了一个面具,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面具,就像武侠电视剧里女主角那样。

所以我第一次把他从长安公园的那个池塘里救上来的时候,他其实并没有看清楚我的脸长成什么样子。”

许妙龄还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他看着她的面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然后呈现出一股欣喜若狂的模样。

从此他们结识了,她每天会背着画板去中央公园里写生,顾夜琛就陪着她,每天每天都是如此。

后来顾夜琛甚至主动的请她去她家里做客,后来竟然发现顾老爷子和收养她的奶奶好像认识的样子,这让她跟顾家的关系更加的进了一步。

顾家甚至专门为她开辟出了一处属于她的房间。

只是她的皮肤真的是一处败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抽风的过敏,然后红肿的像一个鬼一样,所以她才会下定决心,去国外治病,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七年的时间,她和顾夜琛的关系会疏远成这个样子。

甚至是连顾夜琛结婚这件事也是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由顾老爷子告诉她的。

“没想到你们竟然还有这么青涩浪漫的过往呢,我还以为顾夜琛这种人不会有这么人性化的经历呢。

不过说真的时间真的能改变一切,当年就算再浪漫又能怎么样?如今守在他身边的女人,是夏栀。”

虽然非常苦,但是孟希还是忍着苦把那杯咖啡给喝到见底了。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输给你,我也是心服口服,可是输给那个女人!我不服!”

许妙龄是何等骄傲的女人,她从来都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那个夏栀何等何能?竟然抢走了她的男人,还在她回归的第一场舞会,就让他出了那么大的丑!

简直是不可原谅!

夏栀的命苦就苦在不止一个人在陷害她,四面八方各式各样的都在想办法迫害她。

比如说一开始信誓旦旦的说喜欢她的纪才英,这个时候想着法子来陷害她,还真是不遗余力。

“纪才英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真的觉得夏栀不是夏家的女儿?可是就算这样,阿琛也是不会跟她离婚的,你不会到现在还是在骗我吧?你别告诉我,你心里还在想着她?”

米小鸥真的已经是爱到卑微的程度了,要不是被纪才英给逼到没有办法,她是绝对不会冲着纪才英大吼大叫的。

“小鸥,你到底在想什么,我早就说过了,我对她没有什么想法。”

对于夏栀其实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想法,要不是她是以顾夜琛的妻子的身份出现在他眼前的,他恐怕也懒得想起来曾经在美国街头发生的事情吧?

“那你为什么一直说夏栀不是夏家的女儿?她是不是夏家的女儿和你有什么关系吗?阿琛一定会保护好她的。”

米小鸥真的是快要被气死了,她印象中的纪才英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

“可是如果她不是夏家的女儿的话,那她就是鸠占鹊巢,你可不要忘了,她现在手上有多少夏家的股份。

如果说她不是占别人的位置的话到没什么,你难道对那个被她抢了位置的真正夏小姐没有没什么感同身受的怜悯感吗?”

纪才英轻轻的把米小鸥搂在自己的怀里,他最熟悉的事情就是去安抚这个小女人的情绪了。

米小鸥真的是被他这话给说懵了,她是感同身受的,当时爷爷满世界的找她的时候就被人冒名顶替了,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非常的难受。

“可是,她也不一定是啊?而且我觉得夏栀她也不是那样的人,虽然说她手上有很多顾氏和夏氏的股份,但是我相信以夏栀的人品,如果她真的不是,她肯定是不会占你别人的位置不放手的。”

“小鸥。”

纪才英让米小鸥在自己的怀里转了一个圈,他看着她的眼神含情脉脉,仿佛要把人融化一样。

“你就是太善良,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她的人品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好的话,她现在就更应该把股权给交出来,等到她证实了自己的身份再交出去也不迟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倾莲倾莲蔺艾文|现言是夜、弦月当空、罗星点点,稀疏的林间,乌鸦低叫,更显得寒意缭绕。一声低语、、拉开一段恩怨情仇、帝皇的私子、江湖的侠客、粉墨登场、
  • 娇妻太傲:冷情总裁请滚开娇妻太傲:冷情总裁请滚开伯利恒星|现言片段一:你说你是我未婚夫?某女狐疑的问。男子微笑的点点头,以为她会满心欢喜投入自己的怀抱,岂料……啪的一声,鲜红的掌印浮现在他的俊颜上,一片错愕。我警告你,要是你再敢半路胡乱认亲,我就拿把手枪,毙了你!片段二:你说你是我爹地?某小孩怀疑的问。男子温柔的点点头,正想展现父爱时……透明的水珠顺着他浓密的黑发一滴接着一滴落下,一片狼藉。叔叔,别怪我没提醒你哦!要是你再在我面前乱说话,我就代表雷公,劈死你!
  • 青梅配竹马:萌妻赖定你青梅配竹马:萌妻赖定你mi阳光|现言新文已发绝色天才:腹黑大小姐[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转发、求评论、萌滚萌爬各种求~~]自从来到A市以后,秦乐乐不是一次两次吐槽前面那个腹黑的可怕‘魔鬼’。外皮那么帅气,一副高冷的样子,可是在秦乐乐的面前,帅哥!您的形象飞到哪里去了?“形象?那是什么?能吃么?”程子幕每次听到秦乐乐说的话,淡定的瞄了眼秦乐乐,伸出手揉揉秦乐乐的头,直到发型毁了,秦乐乐的脸色黑了,才淡然收回手……
  • 慕辰白雪千枫落慕辰白雪千枫落衣七七|现言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 盛夏光年,何以倾城盛夏光年,何以倾城世间繁尘|现言世间最幸运的事莫过于,当繁华落尽之时,蓦然回首,你还在我身后........姜岩,你知道我有多庆幸遇见你吗?就好像一滴水终于找到了可以依靠的海洋一般。谢谢你这一路上的陪伴。我们以后一定要好好的
  • 什么是女孩什么是女孩鬼引|现言一次平常的相亲后,让月白去寻找爱情。一次朋友的离开,让月白去寻找友情。几次邂逅和相识,让一个人完全认识到了女孩的定义和含义。还有,他的朋友们到底闹出了什么样的笑话,导致久久徘徊在脑海。请将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读下去,来了解月白的往事。
  • 素之迢迢素之迢迢霞之之|现言"秦素,你这辈子到底有没有心!为什么到现在你都不承认你错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不一直都这么孤单的活着,为什么你们都说我错了。。。
  • 恐将流年错恐将流年错风中的樱花|现言如果我不回来,或许那些时常闪现在我脑海里的光影片段就永远封存在了回忆中,如此也就错过了我生命中的挚爱与宝贝。——艾流年;原以为是时光让我等待一个结果,可它已经让我深陷在流年里不可自拔,我不甘心一个人等待着结局,而你却早已将我深埋在时光里不愿回忆,我坚信我会在时光里重遇流年。——诸彧行我叫艾庭航,虽然只有3岁,但年年说我已经拥有了男子气概,对了,我最喜欢和年年一起吃年年酥了,我要永远和年年在一起。——艾酥酥
  • 甜妻卧倒,大叔乖乖就擒甜妻卧倒,大叔乖乖就擒灵兮|现言神秘大BOSS愿意照顾她,还要和她结婚生猴子?这是下嘴吃嫩草的节奏啊!小丫头冷笑着斜睨他一眼:“嘿,等我玩够再说!”多年后,两人相遇,某男抓住她不放,突然从她身后冒出个小奶娃:老头儿,劫财没有,要不你劫个色吧!
  • 为何情深奈何缘浅为何情深奈何缘浅瑾末|现言他们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相遇,经历种种困难,甜蜜牵手,却因命运作弄,她,忍痛割爱,用最残忍的方法离开他,只愿他能幸福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