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3章 婚期已定

武德帝因为入冬的时候惹了风寒,适逢南面的蛮夷来犯,武德帝欲点武将率将士前往击退蛮夷,但是没想到殷彻作为太子主动请旨领兵。武德帝知道殷彻的心病,他知道满朝文武都觉得他这个太子文不成武不就,就是占了一个嫡字。

于武,比不得大皇子,与文,比不得五皇子。

就是废太子,也比他能耐。以前,在废太子未被废之前,可是时常得先生夸赞的。

到了他这儿,先生从不夸他的文章做的如何好,只会夸一句,太子仁善。

殷彻得了幕僚的鼓动,知道南面的蛮夷不过就是小打小闹,只要击退了他们就能记下大功!

武德帝劝了几回,太子就是太子,懂用人之道,晓治国良策,比能文能武重要多了,但是殷彻心里放不下这些,武德帝没法,只能允了。

但是哪成想,殷彻因为急功近利,中了埋伏,被俘虏了去,殷彻心高气傲,哪受得了这等委屈,没过多久,就传来了殷彻自尽的消息。武德帝怎受得这等打击,原本就身体不适,当场就晕了过去。

武德帝的身体每况愈下,再看着自己的几个皇子,大皇子虽然是个武将,但是耿直地压根就不会绕弯,三皇子眼里只有没人,至于四皇子是个废太子,不提也罢,五皇子是个书呆子,剩下的太小……

八个儿子,没有一个堪用的,武德帝一寻思后继无人,扶着龙案,眼前发黑。

武德帝拖着病体,强撑了一年。

殷琛看着冷宫外的月色,月亮当圆。“听说今日穆府很热闹?”

殷琛身后的影子晃了晃,一晃眼,身后站了一个黑衣人,朝着殷琛的背影拱了拱手,“殿下,今日热闹的是宁府。宁府的大少爷生辰,特意在庄子上宴请亲朋。”

这些年,殷琛自打接手了余家暗中的势力,就让人远远地盯着穆府。

就算是被穆府的人察觉了后,殷琛也没让人撤回来,穆府的也自当做不知。

双方保持着古怪的平衡。

黑衣人退下后,殷琛依旧站在窗边,仰头看到圆月被一点一点地吞噬掉的时候,殷琛冷冷地道:“父皇啊,就算是我想给你时间,但是穆家人不会给我时间了啊。”

后宫一片漆黑,天狗食月的景象,让众人都回了寝殿不再出来。

一路畅通无阻,殷琛推开武德帝的寝宫,慢慢地踱步走了过去。

殷琛慵懒的坐在龙床的床沿边,看着睡梦中的武德帝,似乎是睡得不大好,不知道是不是又想到了他的太子。

武德帝猛地惊醒,就看到有个人影坐在他的龙床边,吓得大叫,“来人,有刺客,有刺客!”

殷琛把玩着手里匕首的流苏,“父皇还是省点儿力气吧,若不然引来了人,恐怕儿子就不得不做一些事情了。”

武德帝猛喘气,“逆子,你想弑父夺位!”

“父皇误会了儿子的孝心了,儿子只是特意来给父皇多一个选择, 选储君的时候不要忘了儿子。”殷琛的声音很轻,很飘。

武德帝想也不想地拒绝,“你不适合!若是将这个位置交到你的手上,这宫里还有谁有活路?!”

殷琛也不生气,只是笑声诡异,“原来父皇也知道我残暴嗜血啊,没忘记就好啊,那就不用儿子提醒你了。”

“儿子自忖还是孝顺的,父皇身体不好,退位后安安心心地做太上皇。若不然,儿子可不能保证,父皇会不会隔三差五地见到不想见到的事情,听说,太子的尸体三日后会送回京了啊……”

“逆子!逆子!”武德帝气得扶着床大骂,但是也没让殷琛变色。

殷琛的笑声从门外传来,“哈哈哈,父皇保重身体,儿子还想您给儿子当主婚人呢!儿子不想用人血脏了我的婚礼啊……”

殷琛说完,扬长而去。

福安跌跌撞撞地从门外跑了进来,“陛下,陛下,你如何了?”福安的身上也见了血。

“太医,快叫太医!”福安大叫着,看着双手撑在龙床上猛喘气的武德帝。

武德帝深呼吸,摆摆手,“不必惊慌,去,将穆将军唤进宫来。”

“穆将军昨日未回京,在城郊的庄子上。”

“去,连夜派人让人进宫。”从殷琛大摇大摆地进了他的寝宫,武德帝就知道,这宫中恐怕大半都是殷琛的人手了。

谁人都不知道,武德帝关起门来,与穆将军如何商议的,等武德帝果真在三日后看到了太子的尸体,武德帝依旧是面不改色,让人囚禁了殷琛。但是在半个月后,边关传来大皇子身中毒箭!

武德帝的身体晃了晃,这些年,殷琛到底做了什么,竟然将手都伸向了边关!

穆将军因为早年征战留下的病痛,早一年前就已经告老还家,大多时候都是在城郊的庄子上住着,这俩年,一心只操心着穆元锦的亲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他们瞧中的,最后总会闹出一点儿不如意来。

爱孙如命的穆将军自然不愿意将就,这一拖,就将穆元锦拖到了十七岁。眼瞧着就要过年了,穆元锦就要十八了,穆将军这才着急了,借着宁元楚二人的生辰,广办生辰宴,为的就是给穆元锦选夫。

自打穆将军告老还家后,穆家在京中的地位就慢慢地落了下来,真正的出息的人家自是不愿意让子嗣做上门女婿。

所以,穆将军越挑,就越是挑不出来。

挑了俩年,倒是得了挑剔的名声,可将穆将军气得不行!越发打定了主意一定要给穆元锦找个好夫婿,狠狠地打那些看热闹的人的脸!

武德帝到底还不愿意这殷家的江山毁在自己的手里,且废太子在他的打压之下还有这等手段,早就将其他的兄弟给比了下去。武德帝就算是再不愿意,也不愿意殷琛走上了一条通敌叛国的路!

殷琛不管如何,总是殷家的血脉!

武德帝年纪到了,到底心软,在殷琛在透露,要娶穆元锦之后,武德帝总算是松了口。

在又一年春暖花开之日,武德帝自觉身子不适,大限将至,退位让贤,四皇子登上皇位。武德帝做了太上皇,于后宫之中养病。

在举行了登基大典后,新上位的元瑞帝下了一道圣旨,头一道圣旨,就是择了穆元锦为皇后。

就算是穆将军亲自入宫婉拒,元瑞帝只是客客气气地将人请进来,送出去。“穆将军跟朕说说,皇后喜欢什么东西,朕让人将寝宫好好地布置布置。”不管穆将军如何我提起话茬子,元瑞帝皆是三言两语地打太极丢回去。

穆元锦如今已经十八的妙龄少女,看到穆将军失落而归,就知道此事大抵是没成。

“祖父别难过了,咱这都眼睛都挑花了,也没给我挑到合适的!若是让我嫁人,这天底下哪有比圣上更尊贵的男人!哼!这一回,咱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沈团团瞪了一眼穆元锦,心里的担忧却是又不好说出口,这后宫之中的女人又如何好做的!

等回了房,沈团团抱着宁南星忍不住落泪,“早知道会这样,咱就早点儿将锦儿给许配出去。也总好过去那吃人的地方,咱锦儿从小被宠得没边儿了,若是进了宫,那是那些人的对手!”

宁南星亦是心疼,这一道圣旨打的他们一家子上下措手不及,“这会儿后悔也没用,你这几日赶紧找几个可靠的婆子,给锦儿带进宫去。明日我跟舅父一道儿进宫,去求求太上皇,让太上皇多照看着锦儿。”

沈团团抹了眼泪,也自知多哭也无用,圣旨一下,断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如今这庄子外,都是元瑞帝派来的将士,美名其曰,是保护未来皇后的。但是他们心里清楚,元瑞帝是知道他们会舍不得将锦儿嫁进宫中的。

“明日,我们就回京!你赶紧准备准备,舅父推断这婚期恐怕最迟就在五月了。若不然,上半年的佳期就没了!”

“这么早,这都已经是三月多了。咱原本就没打算嫁闺女,这嫁妆又不曾准备。”沈团团心里一惊,就是宁元楚也在外头游学未归,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回来。

果然,隔了三日,又是一道圣旨,钦天监日观星象,帝后大婚为大吉,婚期定在了五月十八最为吉利。

穆元锦这几日都是恹恹的,一想到自己要嫁给杀人如麻的废太子,心里就忍不住想跑,但是她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个小丫头了,她若是跑了,恐怕宁府和穆府俩府要承受元瑞帝的怒火。

她不是那等没有担当的人。

但是穆元锦,还是怕。

那种打心里的怕,就是她长大了 ,也还是怕。穆元锦卷着薄被,滚啊滚,在床上翻滚,“怎么办,还是好怕啊——”

屋顶上,元瑞帝看着床上一直在打着滚的穆元锦,面露笑意,这小丫头,一点儿都没有长大呵……

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人看了去的穆元锦还在打着滚儿……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情凤欲决情凤欲决筱雨KI|古言他是天阳国的太子,将来的皇上。她是璀月国的公主,可上朝听政的公主。他爱她,她也爱他,他二人原本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却造化弄人,他父皇要挟他,若不攻打璀月便将她杀掉。他为她的命去攻打璀月,当上了璀月的帝,封她为后,可他却不止,在亡国时,她心已死,要复仇的她会成为怎样的传奇…“你我二人已经回不去了,在你攻入这皇宫时便已经回不去了”“若你我这一世生在百姓家,而不是这皇宫里,结局就不会这样了”“我这一世亏欠她的太多的,她想做什么就由着她吧”“你回来!比翼双飞这个舞,我一个人跳又有什么意思呢”“再叫我一声慕宇哥哥好不好”
  • 倾世璃沫倾世璃沫柒染墨|古言——如那日,漫天白雪,如那日,倾国倾城。不似那日,心布疮痍。望白雪,衣袂飘飘,神色清冷。望身下,遍地鲜红,如若彼岸。世人知,江湖上多了一个宫派名曰:諾颜。却不知它名字的由来...我既然毁了颜家,便用这个諾颜当做我的利剑,亲手完成我的诺言。我说过,若我不死,我定让你生不如死。现在,也到了我履行承诺的时候了。曼珠沙华的妖娆,却也是为了掩饰它心底的悲伤。她的心狠手辣,也仅仅是为了掩饰她心底的悲伤。——人生如戏,一曲终会散,人世短短数十载,最后的最后,我愿与你执手,共望漫天星辰,醉卧百里彼岸。
  • 绵竹泽曦绵竹泽曦汐溪牧鑫|古言安绵竹第一次见到木泽曦是在舅妈的宫殿,舅妈安排他带她去万花苑逛逛,熟悉一下。却发现他似乎处处在保护她,竟然他觉得自己弱要保护,那就不告诉他自己其实会解决的。木泽曦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身娇体弱的小表妹,与宫中其他姐妹们不同,她好像太单纯了。看在她是长公主女儿的份上就护一护好了。却一不留神护了一生一世。
  • 爱上大国师:国师无双爱上大国师:国师无双夏野薰|古言一朝醒来,天之娇女,变成了人人打骂的丫鬟?“你这个该死的小贱人!”No,她不接受!身世似乎另有隐情,大国师却不知何时瞄上了她……“姑娘,本尊昨晚夜观天象,你怕是有血光之灾啊……”“本尊看你印堂发黑,最近是否厄运缠身?”“滚你妹!”前有渣男渣女想踩她,后有大国师虎视眈眈。看她如何绽出满身风华,傲视天下!(架空,设定九洲大陆,情节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龙飞凤舞:邪帝快走开龙飞凤舞:邪帝快走开卡隆夜星|古言她,暗夜女王,黑道上的至尊,遭人杀害,穿越到异世,成为被世人嫌弃的废物草包。“当真只能做弱者吗?”她笑道“不可能!”请看她如何成为奇迹。他,异世界帕风大陆的强者,堂堂夜王殿下,年轻少女的梦中情人,偶遇到她,开启了一段一世情缘。
  • 归去来夕归去来夕小贝阿虾|古言尹夕同心仪已久的岑丰一起穿越,为聿王大军立下大功,为了寻找回去的方法,二人决定为聿王军队效力,慢慢地却发现她的穿越是与聿王息息相关的,而岑丰的野心最终导致二人决裂!(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清河公主:一笑倾城百日香清河公主:一笑倾城百日香俊俊奶皇包|古言因为一场蓄意车祸而导致昏迷的夏尹,无意间穿越到古代,成了乞丐。当她发现那场车祸的主谋也穿越而来并变成皇后时,她开始了复仇。夏尹认识了和她长相十分相似的公主——涴筠。为了复仇,两人互换身份。不经意间,她邂逅了那位在现代生活中眉清目秀,文质彬彬的他。只有放下仇恨,才可以和他在一起······当夏尹明白这一切时,却发现自己早已身系国家命运。是选择爱情,还是选择复仇······
  • 在西藏等我重生在西藏等我重生夶夶兔|古言毕业艰难求职,2000月薪入了极其赚钱的移民公司,苦逼女加班网聊的时候接一个漏电电话被穿越了。是穿越还是回归过去,西藏权男索朗吩咐12位法师整整7日7夜把我从现代召回。昏迷醒后,索朗紧抱我讲:纵使时光相隔百年之遥,我心仍在你身边!接受过社会主义新教育后,无法盲从封建又男权的生活。并且,权男索朗并非只有我一个王妃,我爱索朗,我心中若只有你一个,你也必须只有我一个!神秘的藏佛学法师,神秘的地图,索朗和我一起破解宝藏之谜。
  • 红颜策·为君惜得璟山河红颜策·为君惜得璟山河木槿卿卿|古言她背负着一个家族,小心翼翼地在这皇宫中行走。她只想还整个林府的清白,却不料陷入他的情网。勾了她的魂,夺了她的志。她期盼宫外的自由,却甘愿为他沦入宫中。到头来不过梦一场。不过是她傻,为情而痴,忘了思考,忘了挣扎。清醒过来,不过是他的一场阴谋罢了。****************他在宫中隐忍多年,是最受轻视的皇子。但他却能一步入青天,坐拥天下。唯独她是他算计不到的劫。难道是他上辈子欠了她的?为何总是想她,思来复去?*****************到底谁是谁的劫,谁是谁的难?“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那我就要你的江山可好?”他温柔一笑:“如若你想,拿去便是。”卿卿新作,跌宕慢热文!绝对纠葛万分!坑品极佳!——【绝不断更,欢迎收藏】
  • 谜情谜情梁山|古言搞什么?她明明在家里睡大觉,为什么一睁眼却在这个鬼地方?好!既来之则安之,抱抱眼前的吊睛白毛虎,再朝这个冷酷得像冰块的男人讨个仆人差事,开开心心干活去!而当她看到他美丽却失明的妹妹时,她知道自己该如何做才能回家了,只是……这臭男人跟着添什么乱啊?“疯居”?这个凭空冒出来、服饰诡异行为更是古怪的女孩儿,竟然为她的居所取这个名字?他不得不怀疑她是否真的是个疯子。好吧,他承认她是疯子,当她拿着一朵花去贿赂山中老虎时;她是疯子,当她为了别人的女人杠上鼎鼎大名的毒名时……【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