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3章 婚期已定

武德帝因为入冬的时候惹了风寒,适逢南面的蛮夷来犯,武德帝欲点武将率将士前往击退蛮夷,但是没想到殷彻作为太子主动请旨领兵。武德帝知道殷彻的心病,他知道满朝文武都觉得他这个太子文不成武不就,就是占了一个嫡字。

于武,比不得大皇子,与文,比不得五皇子。

就是废太子,也比他能耐。以前,在废太子未被废之前,可是时常得先生夸赞的。

到了他这儿,先生从不夸他的文章做的如何好,只会夸一句,太子仁善。

殷彻得了幕僚的鼓动,知道南面的蛮夷不过就是小打小闹,只要击退了他们就能记下大功!

武德帝劝了几回,太子就是太子,懂用人之道,晓治国良策,比能文能武重要多了,但是殷彻心里放不下这些,武德帝没法,只能允了。

但是哪成想,殷彻因为急功近利,中了埋伏,被俘虏了去,殷彻心高气傲,哪受得了这等委屈,没过多久,就传来了殷彻自尽的消息。武德帝怎受得这等打击,原本就身体不适,当场就晕了过去。

武德帝的身体每况愈下,再看着自己的几个皇子,大皇子虽然是个武将,但是耿直地压根就不会绕弯,三皇子眼里只有没人,至于四皇子是个废太子,不提也罢,五皇子是个书呆子,剩下的太小……

八个儿子,没有一个堪用的,武德帝一寻思后继无人,扶着龙案,眼前发黑。

武德帝拖着病体,强撑了一年。

殷琛看着冷宫外的月色,月亮当圆。“听说今日穆府很热闹?”

殷琛身后的影子晃了晃,一晃眼,身后站了一个黑衣人,朝着殷琛的背影拱了拱手,“殿下,今日热闹的是宁府。宁府的大少爷生辰,特意在庄子上宴请亲朋。”

这些年,殷琛自打接手了余家暗中的势力,就让人远远地盯着穆府。

就算是被穆府的人察觉了后,殷琛也没让人撤回来,穆府的也自当做不知。

双方保持着古怪的平衡。

黑衣人退下后,殷琛依旧站在窗边,仰头看到圆月被一点一点地吞噬掉的时候,殷琛冷冷地道:“父皇啊,就算是我想给你时间,但是穆家人不会给我时间了啊。”

后宫一片漆黑,天狗食月的景象,让众人都回了寝殿不再出来。

一路畅通无阻,殷琛推开武德帝的寝宫,慢慢地踱步走了过去。

殷琛慵懒的坐在龙床的床沿边,看着睡梦中的武德帝,似乎是睡得不大好,不知道是不是又想到了他的太子。

武德帝猛地惊醒,就看到有个人影坐在他的龙床边,吓得大叫,“来人,有刺客,有刺客!”

殷琛把玩着手里匕首的流苏,“父皇还是省点儿力气吧,若不然引来了人,恐怕儿子就不得不做一些事情了。”

武德帝猛喘气,“逆子,你想弑父夺位!”

“父皇误会了儿子的孝心了,儿子只是特意来给父皇多一个选择, 选储君的时候不要忘了儿子。”殷琛的声音很轻,很飘。

武德帝想也不想地拒绝,“你不适合!若是将这个位置交到你的手上,这宫里还有谁有活路?!”

殷琛也不生气,只是笑声诡异,“原来父皇也知道我残暴嗜血啊,没忘记就好啊,那就不用儿子提醒你了。”

“儿子自忖还是孝顺的,父皇身体不好,退位后安安心心地做太上皇。若不然,儿子可不能保证,父皇会不会隔三差五地见到不想见到的事情,听说,太子的尸体三日后会送回京了啊……”

“逆子!逆子!”武德帝气得扶着床大骂,但是也没让殷琛变色。

殷琛的笑声从门外传来,“哈哈哈,父皇保重身体,儿子还想您给儿子当主婚人呢!儿子不想用人血脏了我的婚礼啊……”

殷琛说完,扬长而去。

福安跌跌撞撞地从门外跑了进来,“陛下,陛下,你如何了?”福安的身上也见了血。

“太医,快叫太医!”福安大叫着,看着双手撑在龙床上猛喘气的武德帝。

武德帝深呼吸,摆摆手,“不必惊慌,去,将穆将军唤进宫来。”

“穆将军昨日未回京,在城郊的庄子上。”

“去,连夜派人让人进宫。”从殷琛大摇大摆地进了他的寝宫,武德帝就知道,这宫中恐怕大半都是殷琛的人手了。

谁人都不知道,武德帝关起门来,与穆将军如何商议的,等武德帝果真在三日后看到了太子的尸体,武德帝依旧是面不改色,让人囚禁了殷琛。但是在半个月后,边关传来大皇子身中毒箭!

武德帝的身体晃了晃,这些年,殷琛到底做了什么,竟然将手都伸向了边关!

穆将军因为早年征战留下的病痛,早一年前就已经告老还家,大多时候都是在城郊的庄子上住着,这俩年,一心只操心着穆元锦的亲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他们瞧中的,最后总会闹出一点儿不如意来。

爱孙如命的穆将军自然不愿意将就,这一拖,就将穆元锦拖到了十七岁。眼瞧着就要过年了,穆元锦就要十八了,穆将军这才着急了,借着宁元楚二人的生辰,广办生辰宴,为的就是给穆元锦选夫。

自打穆将军告老还家后,穆家在京中的地位就慢慢地落了下来,真正的出息的人家自是不愿意让子嗣做上门女婿。

所以,穆将军越挑,就越是挑不出来。

挑了俩年,倒是得了挑剔的名声,可将穆将军气得不行!越发打定了主意一定要给穆元锦找个好夫婿,狠狠地打那些看热闹的人的脸!

武德帝到底还不愿意这殷家的江山毁在自己的手里,且废太子在他的打压之下还有这等手段,早就将其他的兄弟给比了下去。武德帝就算是再不愿意,也不愿意殷琛走上了一条通敌叛国的路!

殷琛不管如何,总是殷家的血脉!

武德帝年纪到了,到底心软,在殷琛在透露,要娶穆元锦之后,武德帝总算是松了口。

在又一年春暖花开之日,武德帝自觉身子不适,大限将至,退位让贤,四皇子登上皇位。武德帝做了太上皇,于后宫之中养病。

在举行了登基大典后,新上位的元瑞帝下了一道圣旨,头一道圣旨,就是择了穆元锦为皇后。

就算是穆将军亲自入宫婉拒,元瑞帝只是客客气气地将人请进来,送出去。“穆将军跟朕说说,皇后喜欢什么东西,朕让人将寝宫好好地布置布置。”不管穆将军如何我提起话茬子,元瑞帝皆是三言两语地打太极丢回去。

穆元锦如今已经十八的妙龄少女,看到穆将军失落而归,就知道此事大抵是没成。

“祖父别难过了,咱这都眼睛都挑花了,也没给我挑到合适的!若是让我嫁人,这天底下哪有比圣上更尊贵的男人!哼!这一回,咱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沈团团瞪了一眼穆元锦,心里的担忧却是又不好说出口,这后宫之中的女人又如何好做的!

等回了房,沈团团抱着宁南星忍不住落泪,“早知道会这样,咱就早点儿将锦儿给许配出去。也总好过去那吃人的地方,咱锦儿从小被宠得没边儿了,若是进了宫,那是那些人的对手!”

宁南星亦是心疼,这一道圣旨打的他们一家子上下措手不及,“这会儿后悔也没用,你这几日赶紧找几个可靠的婆子,给锦儿带进宫去。明日我跟舅父一道儿进宫,去求求太上皇,让太上皇多照看着锦儿。”

沈团团抹了眼泪,也自知多哭也无用,圣旨一下,断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如今这庄子外,都是元瑞帝派来的将士,美名其曰,是保护未来皇后的。但是他们心里清楚,元瑞帝是知道他们会舍不得将锦儿嫁进宫中的。

“明日,我们就回京!你赶紧准备准备,舅父推断这婚期恐怕最迟就在五月了。若不然,上半年的佳期就没了!”

“这么早,这都已经是三月多了。咱原本就没打算嫁闺女,这嫁妆又不曾准备。”沈团团心里一惊,就是宁元楚也在外头游学未归,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回来。

果然,隔了三日,又是一道圣旨,钦天监日观星象,帝后大婚为大吉,婚期定在了五月十八最为吉利。

穆元锦这几日都是恹恹的,一想到自己要嫁给杀人如麻的废太子,心里就忍不住想跑,但是她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个小丫头了,她若是跑了,恐怕宁府和穆府俩府要承受元瑞帝的怒火。

她不是那等没有担当的人。

但是穆元锦,还是怕。

那种打心里的怕,就是她长大了 ,也还是怕。穆元锦卷着薄被,滚啊滚,在床上翻滚,“怎么办,还是好怕啊——”

屋顶上,元瑞帝看着床上一直在打着滚的穆元锦,面露笑意,这小丫头,一点儿都没有长大呵……

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人看了去的穆元锦还在打着滚儿……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邪帝娇妻:皇后不许走邪帝娇妻:皇后不许走安浪|古言某君: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某女:一年,如果一年后我没有喜欢上你,就别缠着我。某君:好。一年后……
  • 我是炼鬼师我是炼鬼师洋气的小埋|古言睡觉是我的乐趣,打架是我的爱好。恶搞是我的癖好,霸道是我的信条。云朵是我的名字,炼鬼是我的工作。调戏别人是我的恶趣味,男女老少不限,主要看颜值。从小就嚣张,不服你咬我。好东西是我的,其他你随意。极品嚣张大姐大穿越异世,凭着独一无二的炼鬼术称霸天下!各路美男争抢,她邪魅一笑——“小鬼们,吃肉了!”(男强女强,全新出炉~)
  • 落魄二公主咸鱼翻身计落魄二公主咸鱼翻身计豆芽啦啦啦|古言只知道吃吃喝喝的大学宅女,扛把子穿越到最原始的飘渺大陆。什么?自己竟是个刚刚被灭国的落魄公主?好,我忍!什么?刚出了这个原始森林就被悬赏自己狗头金榜砸中?好,我忍!什么?个个皇孙贵族都想与自己共度春宵一刻?好,卧槽泥煤的!你奶奶个熊!春宵?呵呵,行啊,都排好队躺床上,姐这就上去削你们!此文男主众多,全部都是绝代风华版,最终结局不定。作者是个新手,还是个学生党,更文不定。虐与不虐,全看心情!
  • 嫡女策:覆君江山嫡女策:覆君江山金倚清|古言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剑穿心,她含恨跌入莽莽火海,才知一切都只是一场骗局……她从院子里的梨树上跌落,成了残疾。前尘埋恨,那个曾经说爱她的人虚伪的继续欺骗。她将计就计,故布迷局。大雪之夜,一杯酒入喉,她失了清白……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却为了她,甘愿默默无闻,拱手天下。他是风流浪荡的京都第一美男,繁华看过,终只为她驻足。而他,机关算尽,颠覆了她的一切,却让她永难甘心。当一切重头再来,她能否步步为营,诛心诛情?以情为引,以江山为局,颠覆命运的桎梏……拱手让江山,低眉恋红颜。
  • 思及此,轩王的笑很邪魅.思及此,轩王的笑很邪魅.南怡悦|古言在现代,他们历经沧桑,终究走在一起。在古代,后世的记忆已忘却,但他们却再次邂逅。回首记忆也一点一点在打开。在探索路程中,他们能否想起当年的记忆?能否走在一起?“你知道轩王是什么意思吗?”小女人调皮道。“这不是我的封号?”龙飞霆挑了挑眉。“不不不,是厕所王,哈哈哈!”南怡悦笑得快要岔气了。“南怡悦,你竟敢调戏本王!”龙飞霆嘴角弧度弯了弯,宠溺的看着她。………………………………………龙飞霆:“城池外有九十九万火药,你敢动她就试试!”欢迎加入小说党,群号码:139607411
  • 倾城如顾倾城如顾梦境无尘|古言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殊不知,倾国与倾城,佳人难再得!我依然站在原地等你的时候,你是否会在我面前张开双手等我入怀,还是你揽着她的双肩,笑着看我泪流满面。我爱你你却离开了,流泪的双眸看着你远去的背影!你再不属于我,如果可以,我愿意重新来过!如果你愿意!再回首,已是物是人非,你已不再是你!但你是否还愿意为我倾尽所有,一如往昔!
  • 冰雪吟冰雪吟可乐青笔|古言一个冰雪界的皇,一个人间的王;一个专一的女人,一个痴情的帝王;在那里,剩下的,是爱情,是谅解,还是仇恨……(欢饮大家加入QQ群:565280449)
  • 甘愿陪你度过耄耋之年甘愿陪你度过耄耋之年韵絮|古言她是不受宠的嫡女,永远被世人遗忘,可她拥有现代的灵魂,又怎会为此惆怅?他是异姓王爷却手握兵权,皇子们一心一意想把他除掉,然。。。她冷漠着,只为独善其身;他冷酷着,只因寻不到可信之友。他们的相遇不是上帝的安排,只是有一种爱从机缘巧合开始,到白发苍苍也不曾结束。。。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养兽为后:腹黑陛下求包养养兽为后:腹黑陛下求包养梦回顾玖|古言某女一脚踩在桌子上,双手叉腰傲娇无比的说道,“陛下是个受!”听者闻此打呼不敢相信。自家英明无比的陛下居然会是一个……“陛下是个受?”一个声音突然出现,隐约有点儿危险。某女毫无察觉,继续傲娇,“不仅如此,还是一个万年身下受!”话刚说完,只觉得身体突然凌空,听见悠悠一句,“既然皇后如此开放,朕怎会不从?”某女听完立刻想要逃走,这人不知道多少年没碰过女人,一上床那是停不下来的。某陛下忽然停下脚步,目光宠溺“我们已经错过了很久,你还想要继续错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