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2章 杀人如麻的废太子

陈太医仔细地把了脉,又让穆元锦伸出舌头瞧了瞧。

“县主吃坏了东西而导致肠胃不适,微臣这儿有现成的药丸,稍稍会止了腹泻,微臣这就去太医院熬药,等吃上一日,应是能止住了。至于流鼻血因是受了外力。”

陈太医翻开药箱,从瓷瓶里倒出一颗泛着药香的药丸,让穆将军给喂下去。

穆元锦到底是小娘子,一听要吃药,整个脸都皱巴巴的,捂着肚子不愿意,穆将军给发愁的不行,“锦儿听话,一会儿又要肚子疼了。 ”

“陈伯伯,这药好吃吗?”

陈太医是看着穆元锦长大的,毕竟是双生子,比不得别的孩子强健,所以,这些年穆元锦也没少吃药。陈太医特意磨制了不少的药丸的,专治各种小病小痛的,都是特意为穆元锦备下的。

“这是县主惯常吃的,半点儿不苦。”

穆元锦这才不甘愿地就着水,咬碎了大药丸,一点儿一点儿地送服。

武德帝早就勒令人查清了事情的原委,在皇后娘娘闻讯赶来的时候,武德帝难得地让人给拦在了外头。

等穆元锦离宫的时候,就看到跪在殿门外的小太监卫英,穆元锦侧着脑袋想了想,“皇伯伯,不关那小太监的事情,是我不小心撞到墙了,留了不少的鼻血,我还以为我要死了,但是又怕黄伯伯和祖父担心,就想着找地方藏起来得了,多亏了小太监收留了我,还给我四皇子的膳食吃,是我自己身子骨不争气……”

穆元锦委屈巴巴地吸了吸鼻子,发现鼻子堵着,吓得不敢用力了,生怕又吐出一口老血来。

武德帝看着穆元锦原本朝气勃勃的小丫头,这会儿惨白了一张脸,娇娇弱弱的却是善心地不愿意牵连了旁人。“锦儿听话地跟你祖父回去,回头等养好了身子,再进宫来玩儿。宫里的脏东西,以后就会不见了。”

卫英跪着的身子抖得如蒲扇一样。

“卫英,下回等我进宫了,我给你带好吃的,算是今日你请我吃的回礼。”穆元锦说完,又撒娇着哀求了一番武德帝,这才随着穆将军出门。

等人一走,武德帝抬脚就给了卫英一脚,卫英受不住,一脚被踢翻。“混账东西,什么东西都敢往县主跟前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武德帝到底还想着穆元锦下回进宫来的时候,说不定心血来潮还会记得这个人,武德帝不愿意做失言的人,只给了卫英一脚,就带着走了。

一直到身边没了响动,殷琛来了偏殿,亲自将卫英扶了起来,卫英才抖抖索索地道:“殿下,陛下走了吗?”

“走了。”殷琛的话里没有半点儿的起伏。

作为小太监的卫英,还是头一回见着龙颜,吓得周围没了动静,也不敢起身,这会儿听说武德帝走了,这才大口地换了一口气。跟在殷琛的身后,回正殿。

“殿下,你知道吗?今日的小娘子竟然是穆将军的孙女儿,就是陛下亲赐下的县主!”

“县主心善,若不是她向陛下求情,恐怕奴婢以后都不能伺候殿下了。”

“不过,奴婢没有在膳食里下药,为什么县主会不舒服?”

殷琛并不说话,卫英也习惯了。那么娇气的小娘子,怎么可能吃得下剩饭,只不过小娘子怕他……

武德帝离开后,并没有处置任何人,但是皇后却是忍不住,命人查了后宫之中到底是谁在大冷天房纸鸢,后来一查,查到了被关进冷宫里的武贵嫔。皇后下令将伺候武贵嫔的身边伺候的人都给换了去, 也罚了御膳房的管事。

自此,殷琛的膳食比着普通的皇子的一般,每个月也有份例送来。

殷琛没再见到那个怕他的娇弱的小娘子了……

只不过一碗冷汤,就坏了肚子,当真是娇弱的小娘子哟……

等到春暖花开,从庄子上养着的穆元锦又回京了。这些年一入冬,沈团团大多时候都在庄子上住着,当初,生下俩小的时候落了病根,所以,天儿一冷,宁南星就会陪着沈团团去庄子上住着,庄子上有温泉,这庄子还是武德帝赐下的。

穆元锦一回京,就被穆将军带着进宫了,武德帝召见了穆元锦,得了穆元锦六箩筐的新鲜蔬果。这都是那温泉庄子出产的。“过了年,锦儿也十二了吧?不知道朕的几个儿子,穆将军可看得上?”

穆将军没想到武德帝会突然说这一桩事,吓得赶紧老胳膊老腿地跪下,就是连拒绝的词儿一下子都没有想到,被武德帝吓蒙了。

武德帝一看穆将军这架势,哪能不清楚穆将军想什么。“行了,行了,何必行那么大的礼。”

皇后前几日提了穆元锦,有意将穆元锦许给太子,还特意跟武德帝商量,武德帝许是年纪大了,对于身边能说得上话的穆将军,早就没有了早些年的戒备,若是穆将军一走,穆府恐怕就要没落,毕竟就一个小女娃儿怎么撑得起偌大的将军府。

再者,宁家夫妇俩这些年一个沉迷于医学,一个养着身子,于朝堂之上没有半点儿建树。

就算是武德帝看在穆将军的份上,对穆府多加照看,恐怕穆府也只能一步步地走向没落。若是穆元锦能成为太子妃,那穆府就能再荣耀一朝。

“既你不愿意,就当朕没有提过。”

福安得了武德帝的示意,将穆将军扶了起来。“老臣不瞒陛下,穆府只这么一个独苗苗,老臣指着锦儿招个上门女婿的。”

武德帝原本就听穆将军说过这话,原本以为只是锦儿年岁小,穆将军说着玩儿的,哪成想竟是真的打着这主意,连太子妃的位置都能不要。“罢了,朕会亲自跟皇后说的。若是得了如意的人选,朕给锦儿赐婚。”

穆将军这回倒是欢喜地应承了下来,有了皇帝赐婚,若是锦儿未来的夫婿敢给锦儿委屈受,也有人做主。

得了自由的穆元锦晃荡着就来了冷宫这边,在四皇子的宫殿外探头探脑的。

等到了饭点儿,果然看到卫英出来了。卫英一出来,就认识穿着一身粉嫩春装的穆元锦,“奴婢见过县主,县主大恩,奴婢一直没有机会给县主磕头。”

卫英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你快起来,你家殿下在宫里吗?”

“殿下去了南书房念书了,还没有回来。”卫英恭敬地伺候在一旁。

穆元锦一听杀人如麻的废太子不在,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卫公公,我能不能进去挖一盆文殊兰?王婆婆的生辰快要到了,王婆婆信奉菩萨,可不有文殊菩萨嘛,这文殊兰王婆婆一定喜欢。”

“我也不白拿,我特意寻了好吃的点心来换的。”穆元锦指了指身后的一担子的点心。“我也不知你们殿下喜欢吃什么点心,我就让管家所有的点心都买了一份儿。”

卫英还当是什么事儿,这么一点儿事儿,他还是能做得了主儿的。“奴婢这就领县主去挖那文殊兰。”

“那咱快走!”在杀人如麻的废太子回来前挖了就走。

穆元锦待得看到一丛丛长势极好的文殊兰,挖了好大的一丛,“卫公公,若是殿下回来了,会不会怪罪于你?要不然,我在这儿等着殿下回来?”

“殿下每日都是天擦黑了才归来的,县主恐怕等不了这么许久。再者,这文殊兰都是奴婢在伺候着的,殿下并不着意这些花草。”

得了准话的穆元锦这才欢喜地溜走了。

待得殷琛回来,就看到正殿里摆着一盘盘的点心。

饶是不多话的殷琛,也是眉头一挑,“捡到银子了?”

卫英笑着将一盘点心放在殷琛的手边,又给殷琛倒了一盏热茶,“这些都是县主拿来的,哦,殿下恐怕不记得了,就是穆将军的孙女儿。”

殷琛不做声,之前在南书房的时候,武德帝带着穆元锦来一道儿来了南书房,让穆元锦随着他们几个皇子和宗亲的子嗣一起念书。穆元锦待旁人都是笑嘻嘻的,但是一个眼神都不曾给他,他路过她身边的时候,殷琛就看到,穆元锦缩着脖子低着头往殷彻的身后躲……

他是洪水猛兽吗?

接下来的日子,穆元锦隔三差五地就会来南书房跟着他们一道儿念书,每回都是打着哈欠,就像是没睡醒一样;每回都是遇见他,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有一回,殷琛回到宫殿,没忍住,问道:“卫英,我是不是长得很吓人?”

卫英乍一愣,“殿下逗着奴婢玩吗?殿下长得十分俊朗,依奴婢看,就是京城的三大美男子都不如殿下长得好看。”只是,殿下不笑,所以看着阴测测的。常年居住在冷宫,多了几分生人勿进的冷意。

“那我比太子如何?”

卫英毫不犹豫地道:“自然是殿下更俊朗一些。”卫英心里忍不住叹息,殿下自从被废了以后,就对凡事不感兴趣,如今还跟太子比起了长相,这是小娘子才在乎的事情啊!

穆将军知道武德帝是好心,特意让穆元锦跟着皇子皇孙们一道儿念书,只是想让穆元锦跟这些皇子皇孙多一份同窗情谊,回头不管谁做了皇帝,能看在这一份同窗的情谊上,多照拂穆元锦一把。武德帝的好意,穆将军自是受了,所以,穆元锦跟着念书,这一念就是俩年……

俩年的时间,穆元锦依旧是见着殷琛就躲,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同类热门
  • 桃花别处起长歌桃花别处起长歌羊绯|古言少年青梅伴竹马,金屋藏娇铸佳话。燕尔新婚尚在,夫君却已同那红楼楚馆的雅妓许了终生。本欲隐忍不发,守着浪子回头。不料刚劫中险求生,又陷阴谋。郎君既无情负弃,莫怪他日妾身见面不相识!
  • 绝世弃女:腹黑少爷倾城宝绝世弃女:腹黑少爷倾城宝林颢轩|古言她是弃女,即便是被接回家也应该是不受待见的吧。可她家不是,对她那是一个体贴入微啊!不过她可不吃那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让属下一查,啧…果然有猫腻,想让她嫁给玉丞相的小儿子,玉丞相的小儿子?出名的很啊,天生的痴傻嘛!不过人家心情好不和她计较,嫁就嫁呗,不过这个人只能是四妹妹。妹妹嫁的还算顺利,半路却出来个砸场子的男人。“媳妇,媳妇你不能嫁啊!”“哎,你不是我媳妇。”“啊,媳妇你在这啊,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自从碰到了这个男人,她整个人就都不好了………
  • 核涯传核涯传白凌星|古言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为什么我的命运是悲惨的,我身边的朋友为什么会一个个离我远去,我的爱人为什么也离我远去?
  • 琴瑟天涯琴瑟天涯兔老七|古言她一朝穿越,沦为乞丐,为了自食其力,女扮男装,投身军营,她千里单骑,万里救夫,失了初恋,没了丈夫,她亲手打造了他,却为她人做了嫁衣,她此生最爱那个手生妙音的男子,然而伤她最深之人亦是她所伤最深之人;他是天下最美的男子,是美的代名词,然而正因为过于完美,所以没有任何情感,感观钝化,一把凤鸣琴独步天下,赵国公主为了嫁他许诺相送城池十座,晋国第一剑士长公主在阵前丢盔弃甲,只愿做一婢女,只要能相伴他的左右;他三代白衣,一路跟随,从马夫到将军,无限风光,但是若命运能够重来,他宁愿只做个逍遥的乞丐;他就像只养在金笼里的金丝雀,她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阳光和明媚,他愿为了她散尽后宫三千,然而她并不属于他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嫡掌乾坤嫡掌乾坤良缘喵喵|古言李旭……你灭我族人,辱我宫妇,占我家国,毁我大秦百年基业。我和熙誓要让你千倍百倍地还回来,让你子孙殆尽,家破人亡,生不得安逸,死不得安眠!身为大秦国的嫡长公主,面对惨死在朱门前上千名宫人,家国被破的血海深仇……和熙誓要夺回家园,让那些夺走了她一切的人,付出更惨痛的代价。宫廷政变,诡谲阴谋,铁马金戈,乱世风云,是谁在操控着这一切,执掌乾坤……
  • 惟愿桔梗花开不败惟愿桔梗花开不败陌路成离殇|古言传说中桔梗花开代表幸福再度降临,可是有人能抓住幸福,有的人却注定与它无缘,抓不住它。就象我和你,演绎了一场无望的故事。只是在你拉着我的腕,说:“信我,你信我,我只当她是妹妹。”我已经能平静和你说:“我信!可是我的心告诉我,它累了。”
  • 魔帝拽妃:大人不乖魔帝拽妃:大人不乖曼疏沙华|古言【男女主都处】她,一朝尊贵的神族长公主,在自己5万岁生辰那日被最心爱的男人杀死。再次睁眼,已是4万5千年前的自己,她发誓,这一世,她再也不要爱上任何人!他,是神族唯一的异姓王,同样也是魔族的帝尊。他偶遇了她,他对她一见钟情。于是他爱上了她,爱的无法自拔。她一手收服五大凶兽,四大神兽,五大灵兽,在这里翻云覆雨!“帝尊大人,魔尊大人把沈家千金给揍了一顿。”“让她揍。”“大人,魔尊大人训练穷奇凶兽去灭了第二家。”“不许管。”“大人,魔尊大人......”“什么?”【男女主身心全处,本文宗旨是:宠宠宠宠宠!一对一宠文】
  • 醉君歌醉君歌白洲|古言灵感主要是听了音频怪物唱的醉仙歌由自己对醉仙歌的理解,想象出来的一个故事但,由于本人不会写BL,所以此文不是BL到底性取向如何,最后揭晓!还有,喜欢英俊男主的可以不要入坑了,只因为——男主角不帅,不帅,不帅,重三!但是男配很帅。。。喜欢帅哥加大叔的,可以支持我的前面的一本书《一见丫头许终身》,已经完结,谢谢!
  • 女权天下—琼蓝国女权天下—琼蓝国寂寞的海蓝星|古言“各位同学们,我刚刚发明了一个手游叫做《女权天下》,你们回去玩一下呗!”“是关于什么的游戏啊?”窈窈问道。“想知道,那你们就快去玩吧!至于游戏的人物设定嘛,那都是按照你们每个人的性子来制作的。中途会有惊喜哦。”范范说。“好的,范范。我们可以回家了吗?好累啊!”露露说。“好吧,你们回去吧,记得一定要玩哦!”范范说。同学们回到家中,都看了一下这个游戏,发现这个游戏如果不一次性打完,就无法退出,于是都准备先睡一觉,明天起来再玩。结果,他们一觉醒来,记忆全部消失了,而且身边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而代之的都是古代的各种人物,并且他们身边还出现了陌生人。一场穿越之旅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