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0章

“易泽,你不要想太多,我相信现在医疗的发展,你的病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你不要这么快就灰心丧气,这不像是你。”安沛虽然知道癌症是不可战胜的,但是总会有奇迹的发生,而苏易泽这么早就已经放弃了。

这太不象她了,她觉得有些无奈,只是不知道是哪里无奈。苏易泽以前自信的脸逐渐变得落寞起来,一个人经历着生死的打击,似乎真的是很容易改变。而他就是这个样的一个人,因为生活突然给的重创。

他连再一次东山再起的机会都已经没有了,因为他已经没有机会再去挽回以前放下的错误,再也没有办法去爱着以前爱过自己的人。他仿佛就要离去,去到一个他不曾来过的地方,去到一个不知道还有没有他的地方。

最重要的就是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算是存在过,是否算是有那样的机会出现在自己应该出现的地方。他将会使以什么样的状态去延续自己的生活。或者是应该怎么去面对曾经认识的那些人。

“安沛,谢谢你总是这么安慰我。“苏易泽现在的心理不知道有多么的温暖,因为安沛就像是他每个生命阶段最为重要的人,时常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每一次想到这些,她都会觉得自己很是需要这个人。

只是安沛就像是一道抓不住的光,他怎么也没有办法去抓紧。他们之间总是隔着一道时光,他爱安沛时,安沛已经不喜欢自己了,安沛喜欢他的时候,他却不喜欢安沛。如此的循环,叫他觉得好笑。

原来当真是有因果循环轮回这一说。他也算是真的领悟到了什么叫做报应,只是现在想起还是会觉得遗憾。要是他可以回到过去,告诉那个无知的自己,狠狠地批评教育那个天真的的自己。

会不会就有机会挽留住安沛,会不会现在自己也不用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这么的痛苦。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可笑到了极点。

“我们回去吧,这里风大。”本来以为到外边来可以让苏易泽的感情变得宽阔起来,可是没有想到,出来以后并没有让他心理变得舒坦。反倒是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还有事情使他不得不联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

“好。”苏易泽只是淡淡的点头,再也没有其他的回应。他只觉得过去真的是一个极其美妙的梦,可是他并没有珍惜,最后这个梦还是醒了过来。这不禁让他觉得自己当时太过不知足,以至于现在要失掉所有,就算是生命,好像都是自己无法把握住的。

“你要开心一点吗?要不我给你讲讲笑话,毕竟我们之间有很久没有进行过那么愉快的话题了。”安沛实在是不想要看到他如此落寞的模样,每一次看到。安沛都会觉得生命的脆弱。可是她又有些无能为力。

命运无常,生命这种事情根本就说不清楚,只是每一次想起他都会觉得深深的恐惧感。也说不清楚到底苏易泽的事情算不算是一种可怖的诅咒。他真的是害怕自己也会变成那样的人。可这一切又能够怎么样?

“有你在我的身边,我一直都很开心。”苏易泽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到了这个答案,安沛在自己的身边以后,他的确是比以前开心了许多。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就连医生再给她检查身体的时候也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似乎要比之前好了不少。

“要是我真的有这么厉害,你刚刚就不会发出那一番感慨了。”安沛有些自嘲的说道,毕竟这个人现在的情绪他都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现在的苏易泽变得这么的悲观,以前却是有些把事情看的太过于好。

“你真的有这么厉害,我真的很开心,你一直都留在我身边陪着我。”苏易泽回过头继续看着安沛,脸上满是宠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见到安沛多久,没准儿这就是最后一眼。苏易泽想要把安沛永远都留在自己的心里面。

他现在唯一割舍不下的就是安沛,他希望自己即便是离开了这个世界,也一样能够见到安沛,虽然这有可能只是在他自己的心里面。

“好了,那就让我当你的开心果,然后我们一起一直开心下去。”安沛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哽咽,他有些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会被人这么的看着,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照顾这个男人。这是苏易泽在人世间最后的几个月,如果她都不在意,那么他死都会留下一定的遗憾。任何人都可以有遗憾,但是一个将死之人真的不应该有。特别是苏易泽,他还这么的年轻。

这样就要剥夺他的生命,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过于残忍。而他的父亲却必须要接受,必须要面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这样的痛苦实在是有些可怕和残忍,更是无情。

“有你在我的身边真好。”苏易泽自知时间不多了,再也没有办法和之前那么的平静,他想要活着,可是这个简单的愿望都无法被满足和实现。他想要安沛可以真正的爱自己,可是这样是很难实现的,安沛现在心里面已经有了别人,再怎么说他都有些多余。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安沛心理有很多的话想要说出口,可是面对一个生命即将耗尽的人来说,她的那些话基本上都可以算得上是废话了,她不想要浪费苏易泽生命之中嘴珍贵的那些时间。

即便是一秒钟也是不可以的,更何况安沛也不知道自己能够陪在苏易泽身边多久,能够完成他一部分的愿望,也算是一件功德吧。

“安沛谢谢你,还有你要帮我跟唐沐兰说一声抱歉,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伤害一个女人。”当意识到自己喜欢安沛的时候,他就对自己说,以后他再也不会伤害任何一个女人。有安沛一个人就已经够让他感到心理内疚了。

如今还有一个唐沐兰,这个傻女人当真是为了他可以做所有的事情。可是每一次听到唐沐兰为自己牺牲,苏易泽真的是高兴不起来,而且会心情压抑。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够报答这个女人,他真的觉得自己太可恶。

“你要道歉也是自己去吧,跟她说说话也好,她会很开心的。”安沛第一次听到苏易泽提起唐沐兰,心情也好了不少,至少这就可以代表苏易泽心理还是牵挂着唐沐兰的。不是唐沐兰一个人的自作多情。

“我也想,可是我做的错事儿太多,二期她还没有要放弃我的意思,这对他的将来也不好。”苏易泽说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质疑他,唐沐兰喜欢他的确是没有什么出路。

上一章第19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娇妻医兽不医人娇妻医兽不医人墨雪倾城|现言慕夏后来才知道,和莫澈第一次的邂逅,都在他的设计之中。满城传闻,都是关于莫总对慕夏的百般宠溺。“莫澈,我诅咒你断子绝孙!”“你想流产?”……真相揭晓,她决然离去。临走前。他将她抵在角落:“慕夏,再被我看见你,下场只有一个!”再次回归,她名气大起。她所开的医院人潮拥挤,慕夏抬头,看向下一个客人。“我不太舒服。”“莫先生,我是宠物医师。”
  • 一家名叫时光机的咖啡店一家名叫时光机的咖啡店杨木易|现言“时光机”可以锁住过往,把回忆放在时间的匣子里风干,然后用力地开始新生活。等到有空的时候,可以打开匣子,摸一摸那些潮湿的回忆是不是还在淋湿你的心情。时间的沙漏沉淀着无法逃离的过往,记忆的双手总是拾起那些明媚的忧伤,年少无知的时候,是勇气泛滥的年代,因为我们无知,所以我们无谓。在爱情这条路上,有太多的艰难险阻,可是米尔却义无反顾的带着米勒重回曾经伤她最深的地方,用六年的时光锁住一个人,再用一生来别离。有些爱,只能止于唇齿,掩于岁月!
  • 黑道冷少:盛宠明星蛮妻黑道冷少:盛宠明星蛮妻宫墨兮|现言误救了商业巨头与黑道冷少南郁深的韩诺淇,因此而搅入了如谜团一般的豪门争斗之中,她原本不过是一个在剧组跑腿并且默默无闻的替身演员。而她原本苍白的人生也因此而发生了颠覆。南郁深,遇见你,对我来说还不算太糟糕,可是如果没有遇见你,我想我会后悔。
  • 我还是很喜欢你我还是很喜欢你七桦|现言温暖从来没有后悔爱过陆逸南,也从来没有后悔离开他只是,当她的一切都开始转入正轨的时候他偏偏出现,偏偏来招惹她昏暗的包厢里,她看着他狭长深邃的眼一挑,晃动着手里的酒杯,薄唇轻启:“好久不见,温暖”她好半晌缓过神来,讽刺的一笑:“好久不见,陆先生”六年未见他叫她温暖,她叫他陆先生*他是声名赫赫的财富新贵,她是高高在上的金牌检察官六年前,他在她最狼狈不堪的时候丢下她六年后,又在她彻底死心的时候找上她他说:“我爱你。”她淡然一笑,带着满满的讽刺和鄙薄,狠狠的落入男人的眼底“陆逸南,你爱的从来就是你自己。”*病房门口,她亲眼看到他与另一个女人耳鬓厮磨而那个女人竟然是……那一刻她终于知道,六年前,他的那句“我有我的苦衷”是什么意思他做了她的逃兵,却成为别人的盖世英雄酒吧里,她醉的酣畅淋漓,死死的抓着他的胳膊:“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来招惹我?”“温暖,你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从来没有。”*她不相信他,从来不曾相信过所以,他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很久之后,温暖才知道她错的有多彻底“温暖,我们分开吧。”他心如绞痛,黑亮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苍白的面孔她将化验单子递给他:“陆逸南,我怀孕了。”一瞬间,她看见男人的脸色变得复杂,漆黑的眸子似有波涛骇浪时光荏苒,一切都真相大白她愧疚,却只能用宝宝去留住他“温暖,我们重新开始,只是为了孩子。”可是,那又怎么样,她放下尊严,丢掉骄傲只要,他能回来就好*据说太喜欢一个人是犯贱的开始我之所以这样对你,是因为我愿意我愿意变成你喜欢的样子然后不喜欢你---温暖
  • 柔情boss:迟到的爱柔情boss:迟到的爱hhy何包蛋|现言“喂!你爱谁?”;“鲍少恭!你爱谁!”一年级时的相遇,她喜欢上了他。而他并不喜欢她。8后再次相遇,他却与心爱的女孩恋爱,这人竟是!!!!!!!!偶然机会,她知道女孩的惊天秘密!!!!!她和他会走到最后吗?
  • 凯源:十指紧扣凯源:十指紧扣露琴雪|现言凯源同人文,甜,高一。。。。。。。。。。。。。。。。
  • 情深难寿情深难寿豌豆射手孟德尔|现言西三环平江路往西,一直到中心301医院。解放街南边,海司、总后、装司等的居所。这块地方被京畿小巷子里的老人们,叫作大院。在这个院子里成长出来的五个孩子性格迥异,各自拥有不同的人生轨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云烟泪云烟泪若风来|现言落魄书香世家小姐,接受着现代思潮的冲击。不堪忍受家人老旧思想,极其不能接受自己的人生由他人安排,因父亲为了钱财而将自己许配给素昧平生的富家子弟这一导火索,忍无可忍的她毅然决然离开这个给她所有的安乐窝。旅程艰辛,温润公子总能在最难的时候给予关怀如壁垒一般踏实。可是不能拥有他,不如没有遇见她。
  • 破产巨星破产巨星哀悠在|现言【日更】夏微凉最喜欢的就是扮猪吃老虎,可万万没想到,她的对手却是一只狐狸。她逃婚,痛骂渣男,大闹餐厅,却没想就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被娱乐圈大亨看上了。可一夜过后,她就被他当众讽刺到体无完肤!所以谁能跟她解释一下季总甩过来的结婚协议是怎么回事?“季总,您到底想干嘛?”“要你负责。”于是,她默默拉过某大明星的手:“季总,这是我未婚夫。”【【【她被所有人喊着滚出娱乐圈,他却让她雪上加霜。当她骄傲重回,睥睨着曾背叛她的一个个旧人,连对他都毫不仁慈。媒体面前,他拉着未婚妻的手:“夏小姐,我们好歹有过鱼水之欢,不必这么绝情吧?”她轻笑,轻描淡写撇开了自己,更暗讽他染了艾滋。季冬白气急!很好,夏微凉,你有胆量!“夏小姐,关于得病这件事,你要不要和我同甘共苦?”】】】
  • 贵族校草恋上拽丫头贵族校草恋上拽丫头冷殇魅|现言“美女,借个吻咯!”他痞痞的对她说道“你怎么不说借顿打啊?”她不甘示弱的回答“吻都吻了,那要不我还你?”“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