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0章

“易泽,你不要想太多,我相信现在医疗的发展,你的病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你不要这么快就灰心丧气,这不像是你。”安沛虽然知道癌症是不可战胜的,但是总会有奇迹的发生,而苏易泽这么早就已经放弃了。

这太不象她了,她觉得有些无奈,只是不知道是哪里无奈。苏易泽以前自信的脸逐渐变得落寞起来,一个人经历着生死的打击,似乎真的是很容易改变。而他就是这个样的一个人,因为生活突然给的重创。

他连再一次东山再起的机会都已经没有了,因为他已经没有机会再去挽回以前放下的错误,再也没有办法去爱着以前爱过自己的人。他仿佛就要离去,去到一个他不曾来过的地方,去到一个不知道还有没有他的地方。

最重要的就是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算是存在过,是否算是有那样的机会出现在自己应该出现的地方。他将会使以什么样的状态去延续自己的生活。或者是应该怎么去面对曾经认识的那些人。

“安沛,谢谢你总是这么安慰我。“苏易泽现在的心理不知道有多么的温暖,因为安沛就像是他每个生命阶段最为重要的人,时常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每一次想到这些,她都会觉得自己很是需要这个人。

只是安沛就像是一道抓不住的光,他怎么也没有办法去抓紧。他们之间总是隔着一道时光,他爱安沛时,安沛已经不喜欢自己了,安沛喜欢他的时候,他却不喜欢安沛。如此的循环,叫他觉得好笑。

原来当真是有因果循环轮回这一说。他也算是真的领悟到了什么叫做报应,只是现在想起还是会觉得遗憾。要是他可以回到过去,告诉那个无知的自己,狠狠地批评教育那个天真的的自己。

会不会就有机会挽留住安沛,会不会现在自己也不用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这么的痛苦。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可笑到了极点。

“我们回去吧,这里风大。”本来以为到外边来可以让苏易泽的感情变得宽阔起来,可是没有想到,出来以后并没有让他心理变得舒坦。反倒是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还有事情使他不得不联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

“好。”苏易泽只是淡淡的点头,再也没有其他的回应。他只觉得过去真的是一个极其美妙的梦,可是他并没有珍惜,最后这个梦还是醒了过来。这不禁让他觉得自己当时太过不知足,以至于现在要失掉所有,就算是生命,好像都是自己无法把握住的。

“你要开心一点吗?要不我给你讲讲笑话,毕竟我们之间有很久没有进行过那么愉快的话题了。”安沛实在是不想要看到他如此落寞的模样,每一次看到。安沛都会觉得生命的脆弱。可是她又有些无能为力。

命运无常,生命这种事情根本就说不清楚,只是每一次想起他都会觉得深深的恐惧感。也说不清楚到底苏易泽的事情算不算是一种可怖的诅咒。他真的是害怕自己也会变成那样的人。可这一切又能够怎么样?

“有你在我的身边,我一直都很开心。”苏易泽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到了这个答案,安沛在自己的身边以后,他的确是比以前开心了许多。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就连医生再给她检查身体的时候也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似乎要比之前好了不少。

“要是我真的有这么厉害,你刚刚就不会发出那一番感慨了。”安沛有些自嘲的说道,毕竟这个人现在的情绪他都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现在的苏易泽变得这么的悲观,以前却是有些把事情看的太过于好。

“你真的有这么厉害,我真的很开心,你一直都留在我身边陪着我。”苏易泽回过头继续看着安沛,脸上满是宠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见到安沛多久,没准儿这就是最后一眼。苏易泽想要把安沛永远都留在自己的心里面。

他现在唯一割舍不下的就是安沛,他希望自己即便是离开了这个世界,也一样能够见到安沛,虽然这有可能只是在他自己的心里面。

“好了,那就让我当你的开心果,然后我们一起一直开心下去。”安沛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哽咽,他有些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会被人这么的看着,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照顾这个男人。这是苏易泽在人世间最后的几个月,如果她都不在意,那么他死都会留下一定的遗憾。任何人都可以有遗憾,但是一个将死之人真的不应该有。特别是苏易泽,他还这么的年轻。

这样就要剥夺他的生命,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过于残忍。而他的父亲却必须要接受,必须要面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这样的痛苦实在是有些可怕和残忍,更是无情。

“有你在我的身边真好。”苏易泽自知时间不多了,再也没有办法和之前那么的平静,他想要活着,可是这个简单的愿望都无法被满足和实现。他想要安沛可以真正的爱自己,可是这样是很难实现的,安沛现在心里面已经有了别人,再怎么说他都有些多余。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安沛心理有很多的话想要说出口,可是面对一个生命即将耗尽的人来说,她的那些话基本上都可以算得上是废话了,她不想要浪费苏易泽生命之中嘴珍贵的那些时间。

即便是一秒钟也是不可以的,更何况安沛也不知道自己能够陪在苏易泽身边多久,能够完成他一部分的愿望,也算是一件功德吧。

“安沛谢谢你,还有你要帮我跟唐沐兰说一声抱歉,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伤害一个女人。”当意识到自己喜欢安沛的时候,他就对自己说,以后他再也不会伤害任何一个女人。有安沛一个人就已经够让他感到心理内疚了。

如今还有一个唐沐兰,这个傻女人当真是为了他可以做所有的事情。可是每一次听到唐沐兰为自己牺牲,苏易泽真的是高兴不起来,而且会心情压抑。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够报答这个女人,他真的觉得自己太可恶。

“你要道歉也是自己去吧,跟她说说话也好,她会很开心的。”安沛第一次听到苏易泽提起唐沐兰,心情也好了不少,至少这就可以代表苏易泽心理还是牵挂着唐沐兰的。不是唐沐兰一个人的自作多情。

“我也想,可是我做的错事儿太多,二期她还没有要放弃我的意思,这对他的将来也不好。”苏易泽说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质疑他,唐沐兰喜欢他的确是没有什么出路。

上一章第19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离婚又遇爱情离婚又遇爱情比翼鸟不散|现言离婚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生娃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想单身过一辈子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啊!一个被认为不孕的女人离婚后转眼怀孕了,惊呆了一群小伙伴们,更离奇的是,孩子他爹呢?
  • 总裁的冒婚新娘总裁的冒婚新娘蝴蝶|现言她,财团的二千金,落入男友结婚、新娘不是她的俗套中,他,集团当家总裁,大少爷,结婚时新娘落跑,让他成了大笑话!“姐夫!我们还真是被抛弃的一对呢!”他流光闪烁,“拿上户口本,我们去登记!”她傻傻随从!
  • 首席总裁:绝代婚宠首席总裁:绝代婚宠泠空雪|现言像是在忍冬的田圃里写故事,没有麦浪,没有五月明媚的日光,枯了欢喜树,洒了囚心酒,却还是在未归路上,此生破落——珍重你路途遥远,我看到的尽是黑夜,唯有你眼里我清秀的面庞,是发着光一如我们初识,你在我眼里看到的你的模样。你眉眼的稍弯,就在我心上开了花,你嘴角轻扬,我竟溺毙在你浅浅酒窝里,千百人中难得你太密集太迷离,与你远和近都无关紧要的,我难以平复的心情,而你的心雾里,我始终在路过,如此的,我走在雾里后来我发现,我对你竟然无所期待,宽厚的手掌,锋利的轮廓,低沉的声音,我轻一皱眉就能勾勒,你无需暗示无需向我走来,你只是活在我无限的想象里成为寄托
  • 假戏真婚,老婆休想逃假戏真婚,老婆休想逃叶雨默|现言人前,他是她的上司,冷魅,无情。人后,他是她的雇主,“既然你缺钱,那好一百万,买你一夜!”这是一段见不得人的地下恋情。她用她的全部来爱他,他却不爱她半点,他亲眼看着她失去一切,毫无尊严的沉沦在这场豪门厮杀之中。庄柒终于明白,这个世上,男人是最不可靠的生物。再归来,她抽丝剥茧,涅槃重生,身边还多了一可爱的小萌娃。“柒柒,我似乎,爱上你了。”他将她堵在会议室的门口,手指温柔的触碰着她的脸颊。她冷笑,“可惜,你的爱,并不值钱。”
  • 盛世婚礼:蚀骨宠溺娇妻盛世婚礼:蚀骨宠溺娇妻陌生若安|现言她独自坐在十三层内,玻璃门大开着,城堡四处种满紫色薰衣草风一吹令人心旷神怡的芳香四处肆意。她的眸光永远凝视着他,他向她走来,他永远都会让她不由自主的知道。总有那么一个人。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 我在灰烬中等你:一晌贪欢我在灰烬中等你:一晌贪欢翩若行雲|现言三年前,一句分手,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再重逢,他与她姐姐,婚期已将至。她,楚玲珑,满腹才华一身傲骨,却在世人异样的目光中做了他的地下情人。看着他游戏花丛,她轻轻的拥抱他:“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电闪雷鸣的夜晚,内心的恐惧被惊醒,她依然紧紧的搂着他,“别怕,我在这里。”可是一转眼,他又对她百般折磨。她说: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没的选择,只希望能够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送他走上幸福之路。殊不知,他,撕毁整个世界,只是为了,留她在身边……
  • 许你一诺为安然许你一诺为安然夏木之花|现言“隔在我们之间的仇恨比我们之间的爱深得太多了”乔以然掩在阴影下的面孔,眼眶湿热,嘴唇微颤,一头长发随风飘逸在面颊上飞舞,寒风中故作挺直的脊背微微颤抖。“难道就不能放下仇恨吗?”寒风中司诺只穿了一件衬衫,眉头紧蹙,眼神飘忽,脸上还带着醉酒的红晕。橘黄色的路灯光将他的身影拉长,拉长到乔以然身下,却到不了她的心“就算为了我"~~~
  • 一世温阳,苏鱼足以一世温阳,苏鱼足以香宫主|现言新文已发,《绝世风华,殿下无绛》。小学,他们是同桌。初中,他们是同桌。高中,他们还是同桌。“她是我老婆,谁敢欺负她!”苏鱼自认识温阳那天起,就成了温阳的人,她很是厌烦。然而,当他和别的女生走在一起时,她竟然那么嫉妒。
  • 爱情我该拿你怎么办爱情我该拿你怎么办逍亦遥|现言十年前,他们相遇。林荫大道,美丽校园,他们爱过吗?还是——什么样的力量?什么样的心情?还是谁的懦弱?他们擦肩而过.。十年后的今天,他们意外重逢。他已为人夫,已为人父。她情网难脱,竟在等待。灵魂里的爱,我们该拿你怎么办?现实与爱情我们该如何取舍?爱我们的人,我们爱的人,相爱的我们。一起谱写一段令人叹息,令人遗憾的爱情。爱情,因其的遗憾而更令人难以忘怀!
  • 贵妻难求贵妻难求水煮不是鱼|现言莫轻舟是新进三流小演员,大多数时候是温顺好欺的绵羊一只,其实心里很有主见,诸事清明。睡得不好的时候有起床气,谁的帐也不买;童山,新晋偶像明星。因为合作拍戏,对莫轻舟一见倾心,再见衷情。拍完戏,两人就被自家粉丝组了CP,他们干脆顺势而为,经常在公众场合出双入对。反而激起了莫轻舟亲如长兄的竹马---陆远航的嫉妒之心。他混沌多年,直至如今才发现,原来自己对轻舟根本就不是什么兄妹情谊,而是爱火滔滔。然后,咱们的陆大总裁就开始了一段艰难又纠结的追妻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