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30章 潇儿

迦叶真人抬手收回符,淡然道:“你有什么冤屈,且说来听听。”

女人见我们没有将她打到灰飞烟灭的意思,这才逐渐止住了哭泣,然后,给我们讲了一个神秘离奇的故事,饶是迦叶真人这种见多识广的高人,也直听得瞠目结舌,好半天才回过味来。

女人说,她是苗人,名叫潇儿,会出现在这儿,全因为一个男人,他不知道男人的名字,他通常称呼他为夜。

潇儿和夜认识的非常戏剧化,当时潇儿从老家出来打工,才只有十八岁,被一非法金融组织骗去,她趁该组织对她看守松懈的时候,在大街上逃跑。她只是个年轻的姑娘,体力和经验,肯定躲不过那些看守她的中年人。

逃窜过程中,她几乎要被看守抓住,当时她身边人虽然多,但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冷眼旁观,连她向他们求救报警,他们都懒得理会。

潇儿绝望了,她趴在一辆小轿车前喘着粗气,浑身都被汗水打湿,身后追她的人越来越多,已经距离她不到二十米了。他们都是粗壮大汉,她只是个柔弱的女孩儿,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这次回去,恐怕又要遭到一番非人的折磨。想起以前那些试图逃跑被抓的姐妹,她浑身颤栗,拼命想继续逃窜下去,却发现自己双腿灌铅一样沉重。

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朝她一指,道:“那儿呢……快围起来……”

就有五个男人分散开,朝小轿车这边包围起来,她眼泪顿时下来了,轿车门突然打开了,露出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孔,男子说:“快上车,我带你走。”

当时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也许是病急乱投医,也许只是想躲避开那些魔鬼,更或者是,对那张友善面孔的信任,她毫不犹豫的拉开副驾驶的门,钻了进去。

男人立刻锁死车门,一脚油门,汽车冲了出去,在街头右转,汇入滚滚车流当中。

她在后视镜里看见那帮人拿着钢管、棍棒追了一百多米远,然后十分不甘心的停了下来,她和开车的男子放声大笑起来,有种如释重负的喜悦,和能甩脱这帮人的得意。

男子道:“他们为什么追你?”

潇儿对这位救命恩人充满感激,把自己从苗疆来此,本想讨口饭吃,赚钱回去养活深陷贫苦之中的弟弟妹妹,没想到却被骗入非法金融组织。该组织强迫她用自己美丽的面孔,去骗更多无辜的人,她坚持不肯,遭到对方的毒打和羞辱,为了找机会逃脱,她只能暂时屈服。今天这帮人带她出来物色猎物,她趁他们看守没注意,偷跑出来,很快被他们发现,她逃窜了两条街,眼看要被抓回去,没想到因为他她绝处逢生。

“我叫潇儿!”,她微笑着望着他说。

“你可以叫我夜!”男子专心开车,淡淡道,而后说:“你既然已经从他们手上逃出来了,接下来想去哪儿?”

潇儿能看出来,他是在往火车站的方向开,他的确是个好人,对他没有任何怀心思。

她内心一阵感动,小心翼翼的说:“我的钱包、身份证、行礼都丢在他们那里了,已经不可能拿回来了……”

“那么……”他扭头笑着看着她,道:“你接下来的打算呢?”

潇儿道:“我出门的时候,承载着家里所有的希望,我的路费就是家里所有的积蓄,别说我现在没钱回家,就算有路费,我怎么向家里交代?”

夜沉默了足足一分钟,这一分钟对潇儿来说,无疑是炼狱的过程,她担心他会将她赶下车。毕竟他已经救过她一次了,他们素不相识,这对她来说已经是极大的恩德,她不能再奢望任何别的东西。

夜道:“所以,你是无家可归咯?”

潇儿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夜笑道:“既然这样,我暂时给你安排一处位置住下,你再去找工作吧。”

潇儿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扭头大胆的盯着他,他面容白皙,看起来很斯文,面部轮廓立体,气质忧郁,穿着得体,实在是韩剧中出来的男主角,可是他就这样坐在她身边,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她不知不觉看痴了,夜撇了撇嘴,说:“有意见啊,那我还是送你去车站,给你买张票吧。”

潇儿这才醒过神来,慌忙摇头,说:“我非常感激你,我一定会赚钱还给你的。”

夜没再说话,而是直接将她送进了一座老式小区,他的房子在八楼,夜在超市给她买了基本生活用品,帮她拿了上去。

这是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小区虽然破旧,房子装修得却非常有格调,看起来十分典雅,从大山沟苗寨出来的潇儿算是开了眼界。

夜简单交代了她两句,给了她一叠钱,说:“先拿去用,找工作出门吃饭都要钱。”

她坚持不要,她并非什么不知好歹的人,他已经帮她够多了,在这城市里,有处安身立命的所在,对她来说已经是奢望了,她不能拿他的钱。

夜笑笑,说:“出门坐车吃饭都要钱,你不拿这个钱,想出去要饭么?”他指了指潇儿的衣服,说:“你这一身打扮也要换,就你这行头,哪家企业敢要你?”

潇儿战战兢兢的索起来,强烈的自卑让她不敢正式他好看的眼睛,夜将钱硬塞她手里,又写了一个手机号给她,说:“要找我,打这个电话。”

潇也木讷的点点头,他关门出去了,潇儿呆呆的立在那里,站了整整一刻钟都没反应过来。

这是真的么?

真的有只有韩剧里才会发生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天晚上,潇儿失眠了,她本以为从魔窟逃出来,她需要好好睡一觉,踏踏实实的拥有一个完整的晚上,没想到,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她反而睡不好了。

从来没有任何感情经历得潇儿,发现自己居然就在这个晚上,彻底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第二天一大早,潇儿出门找工作,她只有初中学历,人才市场的职位虽多,却没有适合她的岗位。

她折腾了一整天回来,天都黑了,走到小区门口,在她背后响起两声喇叭,她回头一看,居然是夜的车。

夜探出头来,笑道:“没吃晚饭吧?我带你去吃!”

潇儿只好上了他的车,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从昨晚分开到现在,她想了他一整晚加一个白天。

夜带她吃了一顿西餐,她只在电视上见过西餐,这是她人生第一顿,她吃得异常小心,连切牛肉的动作,都显得呆板僵硬。

夜手把手的教她怎么切肉、怎么用叉,怎么品高档红酒。

他优雅的姿态,彻底融化在她眼睛深处,他的一个微笑动作,都能令她怦然心动,他的目光,仿佛磁石吸引着她。

吃完晚餐,她喝了两杯红酒,脸色红润,因为在这么优雅的绅士面前,她展露出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媚眼,情不自禁的融化掉了。

付账出来,夜带她去地库取车,道:“时间还早,我陪你去买身衣服吧?”

他带她去了大商场,挑选了几套单价在数千元的高档裙子,穿上这种裙子的她气质立刻变了,好像也有了城里人的感觉。

站在镜子面前,夜露出笑容,道:“你果然是属于这里的?”

“什么?”他的话令她迷茫。

夜道:“你不属于你的苗寨,而是属于这个喧嚣浮华奢侈的城市,你有漂亮女人的气质,当然也有脸蛋和身材。”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的话很怪,可是听在她耳朵里,觉得特别的舒服。她天生丽质,从小被人夸长得好看,她对这种夸赞早已麻木,可这些字眼在夜的嘴里出现,她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夜给她买了一套大红色及地长裙和一身职业套装,一双闪着光芒的高跟鞋,夜在商场明亮的灯光下打量了她一番,说:“你的发型还需要修饰修饰……当然,还有配饰……”

他带她去买了名贵的首饰,又做了头发,她整个人顿时焕然一新起来。

夜的车飞驰在午夜的街道上,他打开了车顶棚,汽车立刻变成敞篷跑车,风驰电掣的在马路上疾驰。

夜风吹起她的长发,名牌香水的味道在车厢里弥漫开来,她手里提着高档手包,整个人已经与昨天的潇儿判若两人。

夜凑近她耳边,悄声道:“这样的生活好么?”

潇儿点了点头,很快道:“你为我话的钱,我一定都会还给你。”

夜笑了笑,道:“你说起傻话来的时候,跟你漂亮的脸蛋一样可爱。”

……

潇儿不明白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更好奇他的名字,他清冷忧郁,充满神秘的光环,他的名字,更像是对这种神秘的点缀。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我的名字?”

她惊异于他的聪明,点了点头,夜笑道:“因为我的生命,只属于夜,我的所有光芒,只有在夜里才会散发出来。”

潇儿听得似懂非懂,夜快把车开飞了起来,他们上了三环,在空寂无人的车道上飞奔,夜风抽在潇儿脸上,生疼。

可她内心,却有着迷茫的愉悦和欣喜,她发现,她喜欢这样的生活,更喜欢跟这样的夜待在一起。

……

往后的日子里,夜给生活窘迫的潇儿提供了更多的帮助。

他帮她搞定了学历问题,又利用自己的人脉,帮她找了一家体面的公司干人事工作,月薪五千元。这对才从偏僻落后的苗寨出来,连吃根冰淇淋都是奢望的潇儿来说,无疑是一步登天,过上了当年想都不敢想得日子。

只是让潇儿觉得奇怪的事,夜真的像他自己说的,他白天消失无踪,只有晚上才出现,而且每天如此。

她曾尝试过白天找他,给他打电话,他手机永远都是在关机状态。

去她家或者工作单位找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他住哪儿,他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

这些问题她问过他不止一次,他都只是淡淡的笑笑,她也不敢多问。

他们的关系日间亲密,可在潇儿眼里,他成了一个她永远都无法解开的谜题。

直到有一天,潇儿发现自己再难离开夜,夜当晚来看她,他们饮酒到深夜,然后她抱紧了夜,夜那晚在她家留宿。

她问夜,“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夜得笑容让她回忆至今,他说:“我找了你很久很久……直到你在街头出现,我很清楚,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

她当时以为那是句情话,还被深深感动,流了一晚上眼泪,没想到,那才是夜帮助她的真正目的。

他救她,帮她,原来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她起疑心的时候,是在他们在一起几个月后的某个晚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灵动八极灵动八极凌汐汐汐|灵异一段离奇的身世,让凌汐走上了一条不可后退的道路。阴阳先生,茅山道士,故事将带你走进这些神秘的职业。(微博:帅炸天的土包子凌汐)
  • 夜猫夜行录夜猫夜行录夜猫L|灵异妖魔鬼怪的世界里,无限自由的鬼魔。又会有什么可以称得上离奇的故事。
  • 盗墓大笔记盗墓大笔记哟里喷|灵异大爱老三的盗墓笔记,一算时间,这一晃又是一个十年了。最佩服老三的是他对小说的掌握和把握,挖的遍地坑又让你觉得欲罢不能,在本人拍案叫绝之时,突发奇想,想要写一篇恶搞,聊以慰藉,不喜吻喷!
  • 鬼域局中局鬼域局中局鬼域三少|灵异有些人,他们暂时没有做恶,不代表他们真的善良,而是他们一直压制着心中的邪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可能从未对人说起,但却深深刻在心里,如同黑夜中的影子,在夜深人静时分悄然跟随,神秘且恐怖。
  • 昆仑密葬昆仑密葬北派四大爷|灵异噩梦,噩梦般的遭遇接踵而至。一副活的纹身,图案背后隐藏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是长生,还是险恶的人心?悬空棺椁,千年古尸。一切的一切,带来的只有未知的恐惧。
  • 白衣女子白衣女子馨予保镖飞哥|灵异这个故事讲述了近年来吴江市发生的一系列鬼怪传说
  • 阴阳守界人阴阳守界人鬼藏月|灵异我是一个孤儿,十岁那年差点被老树精吃掉,所幸被师傅所救,从此便走进了灵异圈,收恶鬼,斩妖灵,屠僵尸,战古族,入地府,抢生魂。下九幽,上天山巅,守人界太平。我乃阴阳守界人。
  • 第六只尸虫第六只尸虫口子城|灵异传说人间与地狱之间有一扇门,当最后一只尸虫重见天日,这扇门将被打开……我发誓自己真的只是想好好度过最美妙的大学时光,但是自从那一觉醒来……这是一个很真实的故事,因为每一个听到它的人都会用事实去打破所有的谎言……所以……生人勿进……小心有鬼……
  • 菜鸟道士菜鸟道士低调然哥|灵异他,一个自认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风流道士,除魔卫道,他,对于自己作了一个座右铭来告诫自己“见妞就泡,顺带除魔卫道。。。。妖孽,休得害人,还不乖乖让我收了你,咦?我靠!。。。道具没带,。。。鬼大哥饶命啊。。。。。啊!!!!!看林逸风如何闯幽冥,入魔都,驰骋修真界,杀尽六界妖邪,纵横六大界面。成就界面之神。。。
  • 茅山神打茅山神打西帮世子|灵异神打,亦作茅山寄打,施法者必须灵台清空口念咒语,请来上等仙师助万事成。茅分三等,下茅者称乩童,请野鬼上身,多行追踪伏法一事;中茅者称请灵,请的是过世的本门派的师叔祖辈;上茅者称顶神,乃是请来天神附体相助。只是,这凡间天生仙体百年难遇,就算是习大成的老道士,也只敢请天兵下凡助阵。普通道士若是贸然请上茅,轻则神智受损,重则爆体身亡。周家小儿周易天生仙骨上茅自成,茅山外门弟子——周易的七叔公‘奉天命’传他'神打'之术。十年后,周易出山历练,并顺便手持信物玉佩前往定阳市替七叔公完成心愿,不想从此多了一个还在上高中的未婚妻,引发的各种麻烦也接踵而至。且看他,如何在茫茫尘世中固守道心终成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