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22章 :大结局

听到这话的楚翎迅速瞪向周生,眼里射出犀利的目光:“你再说一遍。”他的口气好似从牙缝里吐出。

周生赶紧低垂眉眼,颤颤巍巍的道:“此蛊没有解,除非云州王子死亡。但是云州王子若是死了,那么皇后娘娘也会死。”这个蛊是当初云州请求他下的,要的就是这个目地。

他当时没有想那么多,也就下了。

现在想来,若是知道南周国会败,打死他也不会下,而且他要下也会将魏雪盈的性命绑在自己身上,而不是云州身上。

要清楚,现在云州的身上就等于有了一个保命符,因为联系着魏雪盈的命,所以楚翎不敢轻易的杀掉云州。

楚翎闻言,脸色异常难看的瞪着云州:“你这人的心思也真是歹毒,可是你以为这样就能为难住朕,那你就错了。”

云州错愕,不解楚翎的意思,难道说,楚翎又办法解蛊?

不应该啊!他得到的消息可是此蛊无解,而且叶华和周生都没有办法解决的蛊虫,谁还会?

“若是解不了蛊,那便留着你的性命,但是你想过安稳的生活是做梦,朕会折磨你,也会让你生不如死。”楚翎咬牙说道,他气急了,真的很想就此掐死云州,可是他不能,他必须要忍着。

因为云州死了,魏雪盈也活不了。

“你就不怕我自杀?”云州错愕而问,想到楚翎要折磨他,他就毛骨悚然,更知道以后的日子必定不好过。

“你不会,你若是想要自杀,当初被我们抓住的时候就已经自杀了,你也不会把性命联系在皇后身上。”楚翎颇为了解云州的说道,他坚信云州不会自杀,因为这个人想要活命。

云州陡然一惊,显然没想到此事被楚翎如此熟悉,就连他有没有勇气自杀都分析的清楚。

“楚凤,将云州带下去,好好照顾,莫要让他死了,他现在可是我们的重点保护对象。”楚翎望着楚凤命令,看守云州的这个任务需要交给楚凤,因为其他人看守,他不放心,而且云州的命联系到魏雪盈,他怕有心人会利用云州来做什么。

楚凤点头,领命道:“皇兄放心,臣弟一定会好好看守,保证让他过上天仙般的生活,也会让他不想死。”

云州听到这话,不禁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潜意识里就告诉他被楚凤看守准没好事,也不会过的很清闲,他便立即说道:“楚翎,你不能杀我,除非你不想让魏雪盈活下去。你要是折磨我,小心我死了,魏雪盈也会死。”

楚翎淡定的笑笑,一副你无知的道:“朕不会杀你,朕只是让你得到应有的惩罚,好好对待你。”

云州脸上暗沉,双眼里却闪烁着精光,似乎在想对策。

楚翎依然淡定,他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道:“对了,云州,朕忘记说了,此次攻打南周国朕还有一项收获。”

云州好奇的看着楚翎,不知道楚翎说的收获是什么?

“传言都说云州王子好色,可是据我所知,云州王子不仅好色,还是一个好父亲,对吧?”楚翎颇为悠闲自在的说道,胸有成足的盯着云州。

云州的面色一颤,不敢置信的盯着楚翎,好似看着一个怪物一样,因为他不敢去相信,这些丝事楚翎会知道。

楚翎轻轻一笑,语气冷沉严肃的道:“对了,你的儿子如今就在这座宫殿里,你若是想要见他,那就安安分分的。只要你活一天,那你的儿子也就安全一天,可是你若是不安分,那么吃亏的不仅是你,还有你儿子。”

此次战争,楚凤不仅抓到了云州,而于凤城也抓到了云州的儿子。

因为于凤城要报仇,可是当时的情况很复杂,于凤城一直想要杀云州却没有机会下手。

直到有机会了,却听闻魏雪盈中了蛊虫,所以于凤城便迟迟未下手。

但是于凤城不甘心,因为当初立春的死就是云州在背后一手促成,所以他忍不下这口气,便一直调查云州。

终于,他查到了云州竟然有一个儿子,而这个儿子都没人知道。

原来,是云州知晓自己处在风口浪尖上,为了不让儿子被众人知道,也怕给儿子带来麻烦,便一直隐藏着儿子的身份。

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于凤城会查到吧!

原本于凤城想要杀了云州的儿子为立春报仇,可是在下手的那一刻,于凤城犹豫了,因为云州的儿子实在太小,现在不过三岁左右。

要于凤城对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下手,很是残忍,也做不到。

最终,于凤城没有下手,而是将孩子带到北楚国交给他,说是有一天很有可能会派上用场。

他欣然接过,因为于凤城说的对,抓住云州的儿子就会有用处,他相信云州也会为了儿子做一些事,断然不该看着自己儿子会出事。

虽然,他有点厌恶用一个三岁左右的孩童来威胁云州,可是他没有办法,此事已经这么决定,他不能回头,否则魏雪盈的命就难保。

“你们可真是卑鄙,原来都算计好了一切。”云州面色大变,声音也都尖利起来,甚至想要上前打楚翎。

可是,他的手被绑着,他动不了力,也无从下手,只有满腔的气愤。

“对付你这种人,这还是轻松的,你怪不得我们。”楚翎冷声道,这可不是他一早就算计好的,而是云州先算计他,他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罢了。

云州面色晦暗,似有万千仇恨要对楚翎发泄,可是他发泄不了,因为他成了败者,连让对方输掉的资格都没有。

“楚凤,带下去吧!”楚翎不愿在看到云州,因为此人没有必要再去管了,只需要此人好好活着便好。

等解决了魏雪盈体内的蛊虫,此人就更没有留下的余地。

“楚翎,你不许伤害我的儿子,你不许。”云州心不甘气不服的道,他很担心儿子的安危。

“只要你好好活着,你儿子就会没事。”楚翎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他不会忍心去伤害一个三岁孩童。

因为,孩子是无辜的,那实在是太小了,没有必要为自己父亲所坐下的错事而承担责任。

只是,他这么说这是为了吓唬云州,要云州安分而已。

云州没有说话,归顺的跟随楚凤离开,神情显得失魂落魄,仿若没了焦距和希望一般。

“周生,你也看到了云州的下场,所以朕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能够解决皇后体内的毒,朕可以饶你不死,可你若是解决不了,那么朕便会让你从此消失。而且,死对你来说,应该是你最怕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宫心宫心张芷言|古言一曲江山长卷,半阙宫墙叠檐,虚名荣华如云烟,物是人非难重演——她曾地位低下,卑微若尘,俯首帖耳,仰人鼻息;她曾皓腕雪凝,容光胜锦,起舞娉婷,万种风情。都说是百艳汇集,良辰美景;却不过机关算尽,谋生谋情。她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权谋与机变,爱情与友情,苦心孤诣,不过是为了保命……
  • 贪财女相要翻身贪财女相要翻身小雪团|古言——————————————————少年时的一场意外相遇。让她这个根正苗红的爱国美少女活生生的被掰成了一个只能仰仗圣恩的无能丞相。既要陪吃陪喝赔笑还要为某人空虚的国库捞钱捞钱再捞钱!说好的倾权在手,金银珠宝全都有呢?“子玉,啊,不,丞相大人,您最近贪了多少银子啊?”某人声音轻轻,一如往常。却逼得顾子玉几近疯狂。五年,六十个月,两万一千九百多天……这句话,顾子玉听了不下于两万遍!那剩下的一千九百多天,除去节假日、出差、例假......等一系列顾子玉不入皇宫的日子,还剩不到一百天!去他的君臣之礼,去他的仁义道德!顾子玉豁出老脸,百般推诿,千般挣扎,万般狡辩,用尽一切办法抗剥削。不料某人无动于衷,眉头一挑,”上缴!“顾子玉一口老血喷出,上缴尼玛!——————————————————贪财皇帝vs贪财女相两相较量,相爱相杀文风诙谐,偶尔脱线喜欢请入坑,勿忘收藏~~~
  • 腹黑王爷:甜宠狂妃倾天下腹黑王爷:甜宠狂妃倾天下灼染黎|古言“你的弱水三千里只取我一瓢饮,如何?”“我”“嗯,答应了就好”“你……唔……”“别说话,不然可不只吻那么简单了”
  • 逍遥狂妃:邪相宠妻无度逍遥狂妃:邪相宠妻无度吖吖熊|古言五年前,朝政动乱,改朝换代,她从高高在上的名将之后变成了人人可欺的罪臣之女,颠沛流离;他从嗜血而生的杀手平步青云,命运一朝改写;五年后,她忘却前尘,是破云将军的义妹,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医毒”,来去自由,无人敢惹;他是权倾朝野的离相,杀伐决断,却令女子趋之若鹜;一场不算巧合的初遇,他步步紧逼,给了她一场又一场的惊喜,只为娶她;她以守为攻,对他说了无数个不,只为避他;见招拆招之后,他轻笑;“云迩,你赢不了我的!”她手扬休书轻笑,“所以我要休了你!”而他眸光淡定,“可仅有我宠得起你!”
  • 琳琅金琳琅金金玉琳琅|古言她,十年前被逼出金城,险入群狼之口。十年后,她化身琳琅,筹谋一切,却莫名的卷入一场蓄谋已久的风云中。原本应为主角的她,却成为被动的配角。琳琅应该怎么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呢?
  • 良田喜事:家有娇妻福满园良田喜事:家有娇妻福满园猫儿不偷腥|古言意外穿成农家女,父亲嫌弃,后娘算计,为了给自己儿子娶媳妇,竟将自己换给了山中的猎户为妻,换取一头野猪为聘。林峰,高大健壮,沉默寡言,面似恶鬼,据说只要搬出林峰的名字,夜啼的孩童都会瞬间禁声。穷,咱不怕,既来之则安之,身在宝山岂会饿死。相公,咱们一起携手奔小康。
  • 古韵古韵殇田|古言一山一林一故人,一城一阁一梦影,隔距万里却因梦而识,而知,而爱,而恨,而悲,而忧,而又相隔万里,等待下一个藤花满树,竹林满山。
  • 卿本黑萌:逆天废材七小姐卿本黑萌:逆天废材七小姐一醉潸然月|古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懒世无双懒世无双墨墨生香|古言她是江南第一才女,清尘脱俗,貌美无双,他是才华尽敛的傲娇世子,十三岁,京都初遇,谁在最美的年华里,惊艳了谁,他初心萌动,终生不悔。只要有你,上天入地,彼此相随。简介无能,入坑看文吧。。。
  • 女尊天下,独宠小正太女尊天下,独宠小正太千陌翎|古言腹黑的某女对某个纯洁的小正太,信心十足地说“我爱你!你爱我吗?”某个纯洁的小正太,一本正经的说“不爱”某女疑惑地问道“为什么?”某个纯洁的小正太,仍是一本正经的道“因为你欺负我”某女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