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37章 大结局

接下来的几天里,宫念念倒是没有吵着说无聊了,他去看了下周寻光上学的书籍,全是拗口的句子,有时候她就是读好几遍读不一定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书读起来怎么可能开心。

宫念念看着周寻光房间里的书柜,上面几乎都是这样的书籍。

还有很多是外文的,看的越发头疼。

宫念念慢慢的抚摸过那些书,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周寻光读这些书时的样子,那个时候的他,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三天后,婚礼彩排,宫念念一大早就被秦思柔给挖了起来,然后化妆打扮。

“好像昨天你还是那个追在我身后喊我妈咪的小女孩,今天就要就嫁人了。”秦思柔替宫念念整理了下头纱,语气有点感慨。

“妈,你是不是很爱我?”宫念念看着镜子里的秦思柔,缓缓问了句。

“你这丫头,这还用问吗?”秦思柔拍了拍她的头。

“妈,以前是我不懂事,害你在操心。”宫念念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暗哑。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看着宫念念这么一反常态的模样,秦思柔多看她几眼。

“就突然想起来没看看跟你说过谢谢。”宫念念收敛起眼底的情绪。

“你是我女儿,哪用得着说谢谢。”秦思柔一时间也有点百感交集。

在心里她一直都觉得自己亏欠了宫念念,从小就没在她身边,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她都已经懂事认人了。

所以在很多事上,秦思柔一直都很迁就她,再加上她身体的缘故,秦思柔基本上没逼她做过什么。

这可是她一直都呵护着长大的女儿,如今也要嫁给别人了。

“妈,我嫁给寻光哥哥,你一点都不反对吗?”宫念念出声。

“反对?这有什么好反对的,你始终都是要嫁人的,我不能把你留在身边一辈子。而且你嫁的人是寻光,我有什么好担心的。”秦思柔开口。

“因为是寻光是你一直看着长大的吗?”宫念念呢喃道。

“当然。”秦思柔点了点头。

“妈,你有问过寻光他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么样的吗?”宫念念开口。

“嗯?”秦思柔有点没太听懂。

“没什么,妈,你觉得我这样漂亮吗?”宫念念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漂亮。”秦思柔扶着她的肩,语气定然。

宫念念笑了笑:“我也觉得挺漂亮的。”

因为是排练,所以会场里并没有多少人,就自家一些亲近的亲朋好友。

周寻光也换上了新郎的礼服,远远的看去,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

宫念念由着宫辰珏牵着,一点一点朝着他走过去,过往的一切都像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回应。

宫辰珏带着宫念念走到周寻光的面前,慢慢的她的手交到了他的手上。

“我的女儿,以后就交给你了。”宫辰珏语气微沉。

“嗯。”周寻光慎重的点头。

排练的所有流程都和婚礼当天是一样的,两人一起宣誓,互带戒指,再在众人的祝福下亲吻。

宫念念抱着周寻光,脑袋几乎是完全都埋进了他胸膛。

“怎么了?是有哪里不舒服吗?”见宫念念许久都没有回应,周寻光有点疑惑的问了句。

“没什么,就是觉得幸福的有点站不住了。”宫念念缓声说道。

“这还只是彩排。”周寻光被她的语气逗笑了。

“我不管彩排,在我的心里这就是真的。”宫念念一字一顿。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给我吗?”周寻光紧了紧环住她的手。

“嗯,想了好多年了。”宫念念喃喃说道。

底下的众人见他们这个样子也没出声打扰,全都悄悄离开了。

一时间现场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周寻光,你今天真的特别帅。”宫念念语气认真。

“你今天也很漂亮。”在刚才她推门进来的那一刻,周寻光只觉得她像是个坠落在人间的天使。

“是吗?有多漂亮?有没有把你迷得晕头转向?”宫念念语气带着一丝笑意。

“有。”周寻光启唇。

“那是不是我现在让你做什么你都不会拒绝?”

“嗯。”

“那今天晚上我们两个不要回去了。”宫念念语气定定。

“嗯?”周寻光声音染上了一丝疑惑。

“今天怎么说都是我们大婚的日子,你跟我一起去过二人世界吧。”宫念念从他怀里起来,眸光闪亮。

“今天只是彩排。”周寻光有点无奈。

“不是彩排,就是真的!”宫念念说完就直接拉着周寻光出去了,完全不顾两人身上还穿着礼服。

宫念念还当真就带着周寻光去了酒店。

“你太胡来了一点,连衣服都没换,要是把衣服弄脏了,婚礼那天你穿什么?”周寻光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宫念念,摇了摇头。

“你知道吗,我很早就想来这个酒店了,听说这里可是最好的蜜月套房。”宫念念其实好多没有在意他的话,转身兴奋的冲周寻光开口,“你说我们这个样子,像不像来度蜜月的新婚夫妻?”

“蜜月你想在这里过吗?”周寻光缓步走到了她身边。

“也不是,就是觉得这里比较近。”宫念念眸光动了动。

这么短的时间,她只能带他来这里。

宫念念今晚似乎是铁了心不回去了,其实洗了个澡,随后又叫了晚餐,看着她这么开心的样子,周寻光也由着她去了。

左右三天后他们不要结婚了,现在放松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祝我们新婚快乐。”宫念念端起酒杯冲周寻光示意了下。

她此刻穿着酒店里的浴袍,柔顺的长发懒散的披在身后,就这样只注视他的样子,那人完全没办法移开视线。

“祝我们新婚快乐。”周寻光端起酒杯,缓声说了句。

宫念念有意无意的灌了周寻光很多杯酒,她知道他的酒量,很巧妙的把握了时机,不至于让他完全醉死过去。

“周寻光,你说新婚之夜应该做些什么?”宫念念满满走到了他面前。

“嗯?”周寻光这会喝的有点多,反应能力有点跟不上。

“我们要做点新婚之夜该做的事。”宫念念直接将他拉了起来,他站的有点不稳,宫念念也被他扯进了怀里。

闻着这熟悉的清香,周寻光只觉得心里涌上一股陌生的躁动,像是在渴望些什么。

面前这张一开一合的小嘴对她充满了引诱力,几乎是鬼使神差的,周寻光吻上的面前的这份唇。

纵使周寻光已经很温柔了,可是这比宫念念想象的要疼很多。

可是一想到这个人是周寻光,就又觉得什么样的疼痛都能够忍耐。

宫念念双手紧紧的环住周寻光,跟随着他一起沉寂在这份难以抑制的悸动里。

屋内的温度一点点升高,隐约还伴随着欢愉的哼吟声以及粗重的喘息。

窗外的月似乎也因为害羞而悄悄地走近了云层……

……

身边的人已经沉沉睡去,宫念念慢慢的睁开眼睛,借着窗外的月光打量着身侧的人。

她伸出手,慢慢的贴上了周寻光的脸,从眉间开始,一点点顺着往下,勾勒着他的五官。

月光下,那纤细的手指微微的颤栗着。

……

周寻光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脑袋胀痛得厉害,昨天晚上的画面一点点涌上心头,随后扭头看向了身侧。

只是身边却空无一人,周寻光眸光一顿,当即喊了一声宫念念,可是房间里却都没有回应。

周寻光把套间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宫念念。

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所以她先走了吗?

这不可能,宫念念绝对不会是那种害羞到要一个人跑走的性格。

周寻光准备给她打个电话,当然是视线落到了床头柜上的信纸,心口豁然涌上一抹不安。

当周寻光看到纸上的内容后,瞳孔忽然放大,当即掏出手机给宫念念打电话,只不过电话那边却传来一阵冰冷的机械音。

周寻光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披上衣服就冲出了酒店。

他回到别墅的时候,宫辰珏和秦思柔他们正在吃早餐。

“念念呢?她回来了没有?”宫辰珏焦急问道。

“念念?她不是跟你在一起?”秦思柔一脸疑惑。

“她不见了。”周寻光眸光浮动。

“不见了?好好的怎么会不见呢?”秦思柔当即站了起来。

周寻光把手上的信纸递给了她。

“这丫头,她是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秦思柔脸上染上一丝担忧。

“我不知道。”周寻光现在乱的厉害,压根就没办法思考。

“大姐都狠得下心来抛弃寻光哥了,看来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啊。”宫含炎看完信上的内容,摇了摇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马上去给我找人!”秦思柔直接一巴掌拍到了他的后脑勺上。

“妈,我一定不是亲生的对不对?!”宫含炎一脸怨念。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也没心思去跟他计较了,宫家的人几乎全员出动。

可是他们找了整整三天,都没有一点宫念念的消息,宫家也陷入了一片愁云之中。

“妈,你就不用担心了,一定会没事的。”宫含炎缓声安慰。

“那丫头突然之间知道这么多,肯定会想不通的。”秦思柔眼眶泛红。

“她……”宫含炎还准备说些什么,只看到周寻光走了过来,眼底划过一丝诧异,“姐夫,你这是要去哪里?”

听到他的话,秦思柔你抬头看了一眼。

之间周寻光穿戴整齐,身边还多了个箱子。

“夫人,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念念给带回来的。”周寻光眸光定定。

“你要去哪里找她?”秦思柔启唇。

“所有和她有关系的地方我都会去。”周寻光定声。

“早知道这样,当初我们就应该把事情全都告诉她,是我太自私了。”秦思柔声音有点哽咽。

“这件事不是您的错,你只是希望她能够活得很轻松。这些年你一直都很累,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把念念完好的带回来。”周寻光一字一顿的说道。

“……好。”秦思柔看着面前的周寻光,缓缓点了点头。

周寻光冲她弯了弯腰,随后转身离开。

看着他那消瘦的背影,秦思柔忽然出声喊住了他:“我们会在这里等你,等你带念念回来完成那场婚礼。”

周寻光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嗯。”

……

三年后。

秦家的别墅里,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草地上踉跄的奔跑着。

“你慢点,别摔了。”一道清丽的声线忽然响了起来。

然而她还没走过,直接被人从后面给抱住了。

“他是男孩,摔几跤没事的。”周寻光眸声。

“唔唔,我觉得你现在是越来越像我爸了。”宫念念回头看了他一眼。

“是吗?”周寻光淡淡一笑。

远处那个小身影扑通一声摔在草地上,不过还没等人去扶他,只有自己爬了起来,继续去追哪只萨摩耶了。

宫念念摇了摇头,这小鬼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怕摔。

三年前,她以为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在婚礼前逃了。

她原本是想要找一个地方等着死亡的降临,可是没想到她却等来怀孕的消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孩子,死神对她宽容了些,那几个月她都安然无恙。

就在她即将生产的时候,周寻光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生孩子的时候,在手术室里待了三天,所有人都觉得她可能熬不过去 ,可是她又回来了,因为她知道,一直都在等她。

虽然她的病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彻底治愈,虽然她很可能下一次倒下之后,就再也没办法起来了。

可是她觉得,能够拥有这一切,感受这一切,那一天的到来似乎也就变得不太可怕。

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温暖,宫念念多了几分轻浅的笑意。

“妈咪!”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身影摇摇晃晃的朝着她跑了过来。

宫念念蹲下身,抱住了他扑过来的身子。

“走吧,外面风大了。”周寻光上前,将孩子抱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空出一只手牵住了宫念念。

“回家,回家!”小鬼在周寻光的怀里兴奋的拍着手。

宫念念他看了他们父子一眼,心口被填得满满当当。

“嗯,我们回家。”

纵使前路再坎坷未知,只要能抓住他的手,她也愿意一直走下去。

【大结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婚婚欲醉:前夫莫贪欢婚婚欲醉:前夫莫贪欢考拉|现言结婚七年,刚怀二胎就发现老公背着自己找了个小三。原本要去宾馆寻找渣男出轨的证据,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睡在了陌生男人的床上。她高颜值,高智商,高情商,没事虐虐渣男,虐虐小三偶尔也自虐。“面对小三挑衅渣男扎心,她一怒之下甩手不干,“不就是个二手男人么?让给你!”为了自由,她打掉二胎递上离婚申请,“我要离婚,请签字吧渣男。”离婚后她欲放飞自我活的潇洒。前夫却突然出现并捐献骨髓为她治病。“即便是死,我也要你牢牢记住我!”爱与恨都已深入骨髓。
  • 总裁的冒婚新娘总裁的冒婚新娘蝴蝶|现言她,财团的二千金,落入男友结婚、新娘不是她的俗套中,他,集团当家总裁,大少爷,结婚时新娘落跑,让他成了大笑话!“姐夫!我们还真是被抛弃的一对呢!”他流光闪烁,“拿上户口本,我们去登记!”她傻傻随从!
  • 王俊凯:纯真的爱王俊凯:纯真的爱hi雪婷|现言守护?曾经的诺言?都是骗人的!你知道吗?也许我不爱你了。王俊凯,你为什么给我一颗糖,又要用一巴掌唤醒我,我恨你!by杨依诺诺诺,对不起,是我不好,你回来吧!by王俊凯诺诺姐,我会用一生来守护你。by洛小宇
  • 冷酷少爷的小萌妻冷酷少爷的小萌妻筱雪芹|现言因为一场误会,导致两大家族,一大皇族几乎灭族,后代们找寻族人被害的原因,种种资料显示当年的惨案有蹊跷,那他们有从何查起,会不会找出幕后主使人,为已故的族人报仇雪恨......
  • 危险婚姻:腹黑总裁的豪夺危险婚姻:腹黑总裁的豪夺红了容颜|现言为了找到传说中的炫鹰,她不惜以身示法,用家族最新研制的麻药粉来接近目标,只是,对于别人有用的麻药粉,在他的身上为何不起作用?害得她被他吃干抹净,到头来搜遍了他的全身,也没有找到她要的东西。哼,这个可恶的男人,她白汐琰要是找不到炫鹰,她就不叫白戏言!这个女人在干什么?他可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叫酒店服务了啊?他只是觉得头晕得厉害,于是开了房休息会,而她现在居然跨坐在他的身上,正……奋力地解着他的裤带?既然是她先找上门的,那就不要怪他了……只是,她千方百计的接近他,想方设法的魅惑他,到头来,却只是为了“炫鹰”而已……
  • 冬日暖冬日暖白筝|现言我和你之间是否还有可能?一切不可重来,我只希望未来有你。
  • 错过那些年错过那些年雾夕寒|现言年少的懵懂,青春的迷茫,你的心中是否装有她或他,慕妍桢与叶枫轩青梅竹马,彼此欣赏,却因性格的内敛,错过彼此。不论何时何地,慕妍桢总会梦见他,始终未曾接受他人,最终被沉宓感动,相处一段时光,因为志愿不同进入不同大学,便分手。然而,命运的转轮并非如此,多年再次相遇,叶枫轩轩仍然心系她一人,慕妍桢也最终承认内心的呼唤,答应叶枫轩。
  • 一诺倾晴一诺倾晴欲笑还颦|现言“亲爱的。来吧。这就是我跟你说起的李晴小晴晴。”欧吉品嗲声嗲气的向着走廊的一头喊。这不用问一定是在喊他们家那口子的。李晴扭脸一看。就被雷击中了。那个亲爱的,欧吉品的亲爱的是个男人!!!哦,老天。幸福来的太突然了。这是活生生华丽丽的11真人版啊。
  • 邪魅男神邪魅男神星冷夜|现言他是火红演员,粉丝遍布却傲慢无礼,任何人在他眼里都是浮云一朵。却付尽真情,钟情于身边的化妆兼形象设计师林霏霏。不知为什么,她身边的男人来了又来。刚赶走了一个,又来一个。这女人怎么到处沾花惹草的!一有别的男人靠近,他——成锐一手把人拉进怀里,吩咐旁边的经纪人:”有胆就试试!只要有男人靠近她林霏霏,距离超过五米的,赶出去;说话超过五分钟的,掌嘴;敢碰她的,把手脚都剁了!”他在外面却和千百种女人打交道,就不许她和别人交友?他倾尽真情,只为独宠她一个。实在忍受不了他的自恋自大和霸道成性,林霏霏冲他狂吼:“死成锐,我们分手!”他只是冷笑一声,勾了勾唇:“分手?不是你说了算!”随即把她的嘴巴堵住了。
  • 美艳少女傲娇无敌美艳少女傲娇无敌芭比娃娃.CS|现言一再失恋的唐小乖陷入颓废模式……租客将离为了帮她走出阴霾带她参加宴会,却与前男友的女友发生冲突……第二天,她发现自己体内隐藏异能……从此开启无限傲娇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