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37章 大结局

接下来的几天里,宫念念倒是没有吵着说无聊了,他去看了下周寻光上学的书籍,全是拗口的句子,有时候她就是读好几遍读不一定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书读起来怎么可能开心。

宫念念看着周寻光房间里的书柜,上面几乎都是这样的书籍。

还有很多是外文的,看的越发头疼。

宫念念慢慢的抚摸过那些书,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周寻光读这些书时的样子,那个时候的他,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三天后,婚礼彩排,宫念念一大早就被秦思柔给挖了起来,然后化妆打扮。

“好像昨天你还是那个追在我身后喊我妈咪的小女孩,今天就要就嫁人了。”秦思柔替宫念念整理了下头纱,语气有点感慨。

“妈,你是不是很爱我?”宫念念看着镜子里的秦思柔,缓缓问了句。

“你这丫头,这还用问吗?”秦思柔拍了拍她的头。

“妈,以前是我不懂事,害你在操心。”宫念念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暗哑。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看着宫念念这么一反常态的模样,秦思柔多看她几眼。

“就突然想起来没看看跟你说过谢谢。”宫念念收敛起眼底的情绪。

“你是我女儿,哪用得着说谢谢。”秦思柔一时间也有点百感交集。

在心里她一直都觉得自己亏欠了宫念念,从小就没在她身边,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她都已经懂事认人了。

所以在很多事上,秦思柔一直都很迁就她,再加上她身体的缘故,秦思柔基本上没逼她做过什么。

这可是她一直都呵护着长大的女儿,如今也要嫁给别人了。

“妈,我嫁给寻光哥哥,你一点都不反对吗?”宫念念出声。

“反对?这有什么好反对的,你始终都是要嫁人的,我不能把你留在身边一辈子。而且你嫁的人是寻光,我有什么好担心的。”秦思柔开口。

“因为是寻光是你一直看着长大的吗?”宫念念呢喃道。

“当然。”秦思柔点了点头。

“妈,你有问过寻光他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么样的吗?”宫念念开口。

“嗯?”秦思柔有点没太听懂。

“没什么,妈,你觉得我这样漂亮吗?”宫念念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漂亮。”秦思柔扶着她的肩,语气定然。

宫念念笑了笑:“我也觉得挺漂亮的。”

因为是排练,所以会场里并没有多少人,就自家一些亲近的亲朋好友。

周寻光也换上了新郎的礼服,远远的看去,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

宫念念由着宫辰珏牵着,一点一点朝着他走过去,过往的一切都像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回应。

宫辰珏带着宫念念走到周寻光的面前,慢慢的她的手交到了他的手上。

“我的女儿,以后就交给你了。”宫辰珏语气微沉。

“嗯。”周寻光慎重的点头。

排练的所有流程都和婚礼当天是一样的,两人一起宣誓,互带戒指,再在众人的祝福下亲吻。

宫念念抱着周寻光,脑袋几乎是完全都埋进了他胸膛。

“怎么了?是有哪里不舒服吗?”见宫念念许久都没有回应,周寻光有点疑惑的问了句。

“没什么,就是觉得幸福的有点站不住了。”宫念念缓声说道。

“这还只是彩排。”周寻光被她的语气逗笑了。

“我不管彩排,在我的心里这就是真的。”宫念念一字一顿。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给我吗?”周寻光紧了紧环住她的手。

“嗯,想了好多年了。”宫念念喃喃说道。

底下的众人见他们这个样子也没出声打扰,全都悄悄离开了。

一时间现场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周寻光,你今天真的特别帅。”宫念念语气认真。

“你今天也很漂亮。”在刚才她推门进来的那一刻,周寻光只觉得她像是个坠落在人间的天使。

“是吗?有多漂亮?有没有把你迷得晕头转向?”宫念念语气带着一丝笑意。

“有。”周寻光启唇。

“那是不是我现在让你做什么你都不会拒绝?”

“嗯。”

“那今天晚上我们两个不要回去了。”宫念念语气定定。

“嗯?”周寻光声音染上了一丝疑惑。

“今天怎么说都是我们大婚的日子,你跟我一起去过二人世界吧。”宫念念从他怀里起来,眸光闪亮。

“今天只是彩排。”周寻光有点无奈。

“不是彩排,就是真的!”宫念念说完就直接拉着周寻光出去了,完全不顾两人身上还穿着礼服。

宫念念还当真就带着周寻光去了酒店。

“你太胡来了一点,连衣服都没换,要是把衣服弄脏了,婚礼那天你穿什么?”周寻光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宫念念,摇了摇头。

“你知道吗,我很早就想来这个酒店了,听说这里可是最好的蜜月套房。”宫念念其实好多没有在意他的话,转身兴奋的冲周寻光开口,“你说我们这个样子,像不像来度蜜月的新婚夫妻?”

“蜜月你想在这里过吗?”周寻光缓步走到了她身边。

“也不是,就是觉得这里比较近。”宫念念眸光动了动。

这么短的时间,她只能带他来这里。

宫念念今晚似乎是铁了心不回去了,其实洗了个澡,随后又叫了晚餐,看着她这么开心的样子,周寻光也由着她去了。

左右三天后他们不要结婚了,现在放松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祝我们新婚快乐。”宫念念端起酒杯冲周寻光示意了下。

她此刻穿着酒店里的浴袍,柔顺的长发懒散的披在身后,就这样只注视他的样子,那人完全没办法移开视线。

“祝我们新婚快乐。”周寻光端起酒杯,缓声说了句。

宫念念有意无意的灌了周寻光很多杯酒,她知道他的酒量,很巧妙的把握了时机,不至于让他完全醉死过去。

“周寻光,你说新婚之夜应该做些什么?”宫念念满满走到了他面前。

“嗯?”周寻光这会喝的有点多,反应能力有点跟不上。

“我们要做点新婚之夜该做的事。”宫念念直接将他拉了起来,他站的有点不稳,宫念念也被他扯进了怀里。

闻着这熟悉的清香,周寻光只觉得心里涌上一股陌生的躁动,像是在渴望些什么。

面前这张一开一合的小嘴对她充满了引诱力,几乎是鬼使神差的,周寻光吻上的面前的这份唇。

纵使周寻光已经很温柔了,可是这比宫念念想象的要疼很多。

可是一想到这个人是周寻光,就又觉得什么样的疼痛都能够忍耐。

宫念念双手紧紧的环住周寻光,跟随着他一起沉寂在这份难以抑制的悸动里。

屋内的温度一点点升高,隐约还伴随着欢愉的哼吟声以及粗重的喘息。

窗外的月似乎也因为害羞而悄悄地走近了云层……

……

身边的人已经沉沉睡去,宫念念慢慢的睁开眼睛,借着窗外的月光打量着身侧的人。

她伸出手,慢慢的贴上了周寻光的脸,从眉间开始,一点点顺着往下,勾勒着他的五官。

月光下,那纤细的手指微微的颤栗着。

……

周寻光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脑袋胀痛得厉害,昨天晚上的画面一点点涌上心头,随后扭头看向了身侧。

只是身边却空无一人,周寻光眸光一顿,当即喊了一声宫念念,可是房间里却都没有回应。

周寻光把套间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宫念念。

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所以她先走了吗?

这不可能,宫念念绝对不会是那种害羞到要一个人跑走的性格。

周寻光准备给她打个电话,当然是视线落到了床头柜上的信纸,心口豁然涌上一抹不安。

当周寻光看到纸上的内容后,瞳孔忽然放大,当即掏出手机给宫念念打电话,只不过电话那边却传来一阵冰冷的机械音。

周寻光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披上衣服就冲出了酒店。

他回到别墅的时候,宫辰珏和秦思柔他们正在吃早餐。

“念念呢?她回来了没有?”宫辰珏焦急问道。

“念念?她不是跟你在一起?”秦思柔一脸疑惑。

“她不见了。”周寻光眸光浮动。

“不见了?好好的怎么会不见呢?”秦思柔当即站了起来。

周寻光把手上的信纸递给了她。

“这丫头,她是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秦思柔脸上染上一丝担忧。

“我不知道。”周寻光现在乱的厉害,压根就没办法思考。

“大姐都狠得下心来抛弃寻光哥了,看来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啊。”宫含炎看完信上的内容,摇了摇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马上去给我找人!”秦思柔直接一巴掌拍到了他的后脑勺上。

“妈,我一定不是亲生的对不对?!”宫含炎一脸怨念。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也没心思去跟他计较了,宫家的人几乎全员出动。

可是他们找了整整三天,都没有一点宫念念的消息,宫家也陷入了一片愁云之中。

“妈,你就不用担心了,一定会没事的。”宫含炎缓声安慰。

“那丫头突然之间知道这么多,肯定会想不通的。”秦思柔眼眶泛红。

“她……”宫含炎还准备说些什么,只看到周寻光走了过来,眼底划过一丝诧异,“姐夫,你这是要去哪里?”

听到他的话,秦思柔你抬头看了一眼。

之间周寻光穿戴整齐,身边还多了个箱子。

“夫人,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念念给带回来的。”周寻光眸光定定。

“你要去哪里找她?”秦思柔启唇。

“所有和她有关系的地方我都会去。”周寻光定声。

“早知道这样,当初我们就应该把事情全都告诉她,是我太自私了。”秦思柔声音有点哽咽。

“这件事不是您的错,你只是希望她能够活得很轻松。这些年你一直都很累,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把念念完好的带回来。”周寻光一字一顿的说道。

“……好。”秦思柔看着面前的周寻光,缓缓点了点头。

周寻光冲她弯了弯腰,随后转身离开。

看着他那消瘦的背影,秦思柔忽然出声喊住了他:“我们会在这里等你,等你带念念回来完成那场婚礼。”

周寻光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嗯。”

……

三年后。

秦家的别墅里,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草地上踉跄的奔跑着。

“你慢点,别摔了。”一道清丽的声线忽然响了起来。

然而她还没走过,直接被人从后面给抱住了。

“他是男孩,摔几跤没事的。”周寻光眸声。

“唔唔,我觉得你现在是越来越像我爸了。”宫念念回头看了他一眼。

“是吗?”周寻光淡淡一笑。

远处那个小身影扑通一声摔在草地上,不过还没等人去扶他,只有自己爬了起来,继续去追哪只萨摩耶了。

宫念念摇了摇头,这小鬼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怕摔。

三年前,她以为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在婚礼前逃了。

她原本是想要找一个地方等着死亡的降临,可是没想到她却等来怀孕的消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孩子,死神对她宽容了些,那几个月她都安然无恙。

就在她即将生产的时候,周寻光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生孩子的时候,在手术室里待了三天,所有人都觉得她可能熬不过去 ,可是她又回来了,因为她知道,一直都在等她。

虽然她的病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彻底治愈,虽然她很可能下一次倒下之后,就再也没办法起来了。

可是她觉得,能够拥有这一切,感受这一切,那一天的到来似乎也就变得不太可怕。

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温暖,宫念念多了几分轻浅的笑意。

“妈咪!”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身影摇摇晃晃的朝着她跑了过来。

宫念念蹲下身,抱住了他扑过来的身子。

“走吧,外面风大了。”周寻光上前,将孩子抱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空出一只手牵住了宫念念。

“回家,回家!”小鬼在周寻光的怀里兴奋的拍着手。

宫念念他看了他们父子一眼,心口被填得满满当当。

“嗯,我们回家。”

纵使前路再坎坷未知,只要能抓住他的手,她也愿意一直走下去。

【大结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快穿之女配大人要上天快穿之女配大人要上天青莺玦|现言作为一名手癌晚期+手贱党,陶安然表示......快穿神马的最适合我啦~在生活中的小透明竟能得到虚拟世界中各种男主男配的爱,陶安然表示,生活不要太滋润~当然,人家也是有现实生活的,于是乎,陶安然就把在界面当中所用到的撩汉技能用到了自家男神身上,嗯哼,没想到还挺好用的。某男:(戳了戳陶安然快要翘上天的尾巴)妹子,你撩错人了。
  • 弱智小受:姐姐娶我好吗弱智小受:姐姐娶我好吗初月凉心|现言一场姐弟虐恋,一段心酸离别。生,在一起,死,亦在一起。
  • 协议新娘老婆休想逃协议新娘老婆休想逃幕子安|现言一张结婚协议,从此将他俩绑在了一起。但是,对她来说,这场婚约不过是一场交易,只因他们都需要一个结婚对象。对他来说,这场婚约是意外之喜,只要能拥有她,哪怕是假结婚,他也愿意。他喜欢她,而她却不知他的心意。他将她宠上了天,而她却一心要逃离他。他在心里起誓,这次,你休想逃。
  • 邪魅总裁:迷糊小甜妻邪魅总裁:迷糊小甜妻臻兮|现言她只是普通的女生,无意加入豪门却越陷越深,父母失踪,弟弟病危,扑朔迷离的兄弟关系,到底谁是爱我的,我又究竟爱的是谁,谁是可以爱的,谁又不可以爱,隐藏在迷雾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你爱错了我,还是我爱丢了你。我本无意,却伤了众人,错乱了你,迷失了我。
  • tfboys泡沫之夏相遇是奇迹tfboys泡沫之夏相遇是奇迹浅夏莫离殇|现言你像晨光般点亮了我的生活,却像陌生朋友活在我的世界,又像利刃刺伤了我。是不是我们不太了解,才会让距离越来越遥远。破镜能够重圆,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回到从前,?如果时光倒退回到最开始那一天,一直没有遇到你,出现在生命里,我会在原地等着你,永远不放弃。
  • EXO:花心女EXO:花心女Beak夫人|现言A市,一个充满上进氛围的城市,每一个人向着A市来,大多都为了一个字:钱!但是有的人却不一样,他们拼死拼活的在A市打拼,为的是成就那遥不可及的梦我的梦想也是美好的,从小就喜欢演戏,梦想着有一天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直到长大了,我才发现原来实现梦想也不是那么难,我能轻而易举的把那些社会最低层的人踩在脚下,几乎全中国的人都知道我是谁,然而,我却半喜半苦喜的是,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站在舞台上苦的是,真正喜欢听我唱歌的人却屈指可数不是因为我唱的不够好,而是因为之所以我能出名,全是靠接绯闻,一个接着一个的绯闻才让我的知名度一再二提高,绯闻当然不是一个好东西,它可以让所有的人讨厌你
  • 霸道总裁狂追娇妻霸道总裁狂追娇妻松子雪雪|现言一双深邃的眼眸让人看上去胆战心惊,就算别人的眼神像要将他看破,但是也看不出一点他在想什么。当然他那王者般的气势,到至今也没有人敢与他四目对视。虽然看上去玩世不恭,但是骨子里透出的王者气息一看就是一看就不是只会逍遥快活的富家公子,因为他是黑白通吃的顾氏继承人!
  • 宠婚万万岁宠婚万万岁榕龄|现言初入职场的苏凡被上司送进了一个老男人的房,稀里糊涂和他共处一夜,天亮才得知他竟是那只手遮天的大人物。怎么办?这个男人有权又有势,关键是颜值高身材棒。这哪里是大叔啊?简直比小鲜肉还要生猛!多年后,他将那一身华丽婚纱的她抵在试衣间,冰凉的玻璃冷彻她的骨髓,耳边却是他那魅惑的声音“小宝贝,咱们欠的账,算好了慢慢给我还!”苍天啊,她这小身子骨还要不要了?
  • 总裁太温柔总裁太温柔炎雨默|现言十几年前,他失去了她,十几年后,冥冥之后他们相遇,然而她却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她不曾想过这种男朋友一个离开就分手,豪门认亲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生活的突变让她一下子离开三年。三年后带着记忆凯旋归来的她整天与他腻歪在一块,以为可以一直与他甜甜蜜蜜下去,然而事情总是那么苦难。“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了爱人的你得了一场难以医治的病,你会怎么办?”“如果是我,我想我应该会悄悄离开。”“为什么?”“因为我不想让自己成为他生活中的一个负担。”楚慕倾,若有来世,我定不要再和你在一起……韩言初,你总是这样,受欺负了你自己忍,受委屈了你自己吞,就连现在你都要自己痛苦下去!丫头,不要总是想着自己……倾哥哥,若有来世,你,不要再对我这么好对我如此宠爱甚至对我这么温柔。
  • 青春在飞扬青春在飞扬我是木沐|现言只是一个半吊子二世祖?没问题!身上只有几招三脚猫功夫?没问题!商场如战场,总要应付腹黑阴险手毒的敌人?统统没问题!因为自有佳人来相助——谁说红颜是祸水?美丽傲慢的商场女斗士,刁蛮任性的千金小姐,身怀绝技的忠心女保镖,哥们一样的助手兼女同窗……更多剧情,即将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