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9章 :小卖了一把萌

这当主子的好似对字识上五分,这丫鬟却好似有十分。

这正常吗?

袭风忙上前,偷瞧了自家王爷面无表情的俊颜一眼后,思虑片刻,念叨:“今本王萧珩下欠王妃曲伊人一千两黄金用于军用,一两白银两分息,本王定当将黄金全数奉还王妃。”

青寻被承王殿下那一眼瞧的直垂着头。

萧珩双眸环视四周,周身气息阴冷。

曲伊人也感觉好似有人来了,大笔一挥就将这张欠条随意画上了几笔。

萧珩凤眸内一抹意味一闪而过,径直站起身,“本王相信王妃,这刻章是本王的军章。”

话毕,就见他甩了下袍摆领着袭风出了门。

曲伊人微愣,青寻忙上前将门扉阖上,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自家小姐都同意了,王爷军章也盖上了。

良久,四周气息皆无,风锦这才从窗户外跳了进来。

曲伊人还拿着欠条在细瞧着,微微点头,侧头问出声,“谁?”

“暗卫。”

曲伊人当即便明了,曲大将军的暗卫又醒了。

之前她出去时,那些暗卫皆已迷晕。

既然曲大将军已经怀疑上她了,那她也没理由再留着他们演戏了。

风锦将她手中欠条抽了出去,便听她轻声念出:“今本王萧珩下欠王妃曲伊人一千两黄金用于军用,一两白银两分息,待本王耄耋定当将黄金全数奉还王妃。”

话音刚落,曲伊人就愣了。

“你这是要给他当一辈子王妃啊!”

风锦戏谑之余带着惊讶。

耄耋之年,承王殿下这是要将她绑在身边?

等他耄耋的时候,这一千两黄金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他是想卖身吗?”曲伊人蹙眉。

萧小四这是想做什么?

是对她生感情了?

不对啊!

“而且刻的还是军章,落的还是你的名。”

风锦砸嘴,直说的曲伊人额间布满黑线。

她这是卖了一把萌了吗?

怎么一遇到那人,她就这么不正常了?

明知有问题,却还是下意识的信了他。

还未待曲伊人想完,风锦便伸手捂在了她的额间。

“你是发热了吗?还是……”

风锦一双杏眸布满内隐着担忧,右手被她伸手打落。

曲伊人隐去那些莫名情绪,白了她一眼,“我忘记吃药了,你走吧!”

见她好似有烦恼,风锦撇了撇嘴,将欠条放下转身从窗户离开。

“主子,大不了便不要那一千两黄金。”

她都让她看清楚了,结果谁知晓……

自家主子是不识字还是怎么了?

不识字不可能啊!

难不成自家主子对承王殿下……

曲伊人转头苦着脸望一眼青寻。

一千两黄金啊!

没有了,她不肉疼?而且还是两分利白银,堆积起来得有多少钱啊?!

曲伊人真心有点肉疼。

不过她倒是下意识的忽略了自己心内那些莫名的情绪,手指捏着那张欠条,只差咬牙切齿了。

自己这是刻意让萧小四摆了一道吗?

曲伊人将手中的欠条丢给青寻,起身便走进室内。

她确实是有些疲乏了,需要休息。

罢了就当给盟军做点贡献算了!

心下却似在滴着血一般。

一想到那些晃眼的黄金一下就付之东流,她肉疼死了!

曲伊人边叹着气,边躺上了床。

……

转眼便到了除夕日。

一大早萧珩便领着曲伊人进宫行礼。

曲伊人见走在前方的男人两手置于后背,就连跟着两人的袭风也是两手空空。

太子殿下都要在除夕日给宫内那几位准备除夕礼物讨欢心,这人怎么就两手空空就来了?

难不成还有装了银票的红包?

不过,一想到萧珩要是给了宫内那几位银票,曲伊人便满额间发黑,怎么想怎么像压岁钱,怎么就那么违和别扭。

“你没给皇上和太后准备礼品?”

闻言,萧珩脚步停了下来,几人正好站在御花园前面的鹅卵石铺成的道路上。

萧珩未语,一双凤眸瞧着她。

见自家王爷是不开口了,袭风先一步道:“王爷除去必要礼节皆不送礼。”

曲伊人乐了,一双澄澈明眸内含妖。

这重要礼节除夕不包含?

不送礼,那不就省去很多钱?

那指不定那一千两黄金有机会还她了?

可是忽然一想到那“耄耋”这个词,她又不由恼了。

见她面上表情丰富,萧珩薄唇微勾,单手便将她拽到自己面前来。

还未想完的曲伊人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愣。

蓦然反应过来,黛眉微蹙,双手撑着他的胸膛,咬牙切齿,“发情分场合。”

心下却似打着鼓一般,慌乱不已。

这人越来越莫名其妙了!

看来她以后要离他越远越好。

青寻与袭风对视一眼皆不约而同转向别处。

四周过往的宫人见承王与王妃感情这么好,纷纷脚步加快,刻意无视两人。

萧珩松开拽着她的手臂,似拿着东西的手指微握隐入披袍间,“走吧!”

曲伊人心下满是狐疑,不明白他又是发了什么疯。

撇了撇嘴,转身领着青寻便离开。

见她走远,萧珩将手中的玉镯放人腰间。

“王爷……”

袭风不明白,自家王爷为什么要从王妃手上将这东西顺下来。

难道是看不惯王妃带这东西?

未央宫内,一片寂静,气息似凝结一般。

曲伊人由嬷嬷带领着走进宫内,便见一声酒红色华丽宫装的太后坐于高位,左侧的则是皇后娘娘身侧的曲华赏与慕容颖儿,太后右侧则是一脸看好戏的萧然。

而殿中正跪着一个丫鬟,手中还捧着一个锦盒。

见这模样,曲伊人心下便不由叹息。

瞧上去怎么那么像会审呢?

又发生了何事?

“伊人见过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子妃姐姐,侧妃姐姐。”

“承王妃你该当何罪!”

还未等太后说话,就听皇后娘娘先一步出了声。

“母后,消消气,伊人定是无意的。”

曲华赏一双水眸满是担忧,伸手轻抚了抚皇后的手臂,又往下瞧了瞧曲伊人。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曲华赏与曲伊人多姐妹情深。

可是她一句话就在曲伊人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的就定了她的死罪。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炮灰逆袭:无良师妹不好追炮灰逆袭:无良师妹不好追木曦梓|古言别人穿越,都是王子公主,名门望族。她呢?魂穿在一个没身份没地位的花痴草包身上。别人穿越,都是倾城美女,甜甜一笑,心都化掉。她呢?却是无盐丑女,回眸一笑,师兄上吊。就这么个无才无貌的炮灰女,偏偏就有人对她死缠烂打,穷追不舍。“女人,为什么一见我就跑?”某女停下脚步,不答反问:“为什么一见我就追?”某男绝美一笑,悠悠说道:“你不追我,那就只好我追你呀。”
  • 王爷你好王爷你好慵VS懒|古言特警女主第一次任务便牺牲穿越,因着对穿越女主的优越感忘了人性本烂的特点最终走向了灭亡,结果上天又给了她一次重生,痛定思痛后,决定要好好地对待这来之不易的重生之路,至于发生什么,还是慢慢看吧!!本文1V1,宠文
  • 锦绣田园农家小生活锦绣田园农家小生活梦铃微雨|古言一朝穿越到农家,又当爹来又当娘。幸好附带一个随身空间。上辈子是孤儿,这辈子有了几个相亲相爱懂事的弟弟妹妹,励志把家里的五只小包子给养的白白胖胖的。种红薯,开绣坊,制秘方,养牛养鸡开农场。哈哈哈!离她的富婆地主梦也不远啦!“姐”你啥时候成亲呀!额,成亲,“勇生哥,咱们什么时候成亲呀!”某男激动道,“呵呵,啥时候都可以!”(本文一对一,男主是忠犬)大家如果想看后面的章节可以加入群:(202840989)
  • 穿越之恋一人—空城穿越之恋一人—空城安沂然|古言一个架空时代.灵魂穿越.在一个毫无心理准备的条件下一点点心动.一点点沦陷.似乎是一场早有预谋的爱恋.她们的心将何去何从.
  • 良辰有紫良辰有紫有君共此生|古言当年楞伽寺一见,纵然是火光漫天,刀光剑影,薛紫妍的世界中也再装不下分毫景色,她说:“此一生,有君足矣。”-----------------------------------九岁那年倾心仰慕的人成为了自己的夫君,可是他偏偏是个无情之人,耍宝,卖萌,斗情敌,看相府嫡女如何捂热一颗冷冰冰的心。
  • 三世姻缘之只为你三世姻缘之只为你林夕婷|古言全因小黑小白把我抓错,不得己带着记忆投胎到九王府本以为可以过着衣来生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却因一句妖女克死娘亲为由被九王爷无奈叫雅儿送走,半路确凿九王妃追杀,雅儿牺牲。我却流落在烟花之地,从小被视为神童教学琴棋书画。并在7岁那年遇上官飞扬确遭冷颜推入河中,醒来并得小黑保护。并去学武。十年之后重新回来,却做了花魁,却被人代替,无奈进宫成为皇上贴身太监,任务之一只为找到花魁。经历一段段爱情,却从未得到,最后花落谁家?
  • 君很腹黑之吃货皇子妃君很腹黑之吃货皇子妃柒柒月夜|古言身为一个杀手军师,她莫血风居然是地震而死?!她良辰,啊不,她血风不服!一朝穿越,她女扮男装,纵横整块玉洛大陆。干的最应心得手的事是。……调戏妹子。奈何家有醋坛子一坛,于是撩妹计划只得作罢。她仰天长叹:“为何家夫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是个妻管严呢?”他邪魅声音幽幽响起:“娘子可是不满为夫?”她汗毛倒竖,娇羞跺脚,字正腔圆,迅速溜人:“哪里的啦!人家对夫君满意的很!我只是在赞美你,嗯,没错,人家就是在赞美你!你比他们有大男子气概!事实就是这样的啊亲,么么哒!”他笑,觉得需要跟她”交流一下”。…话说他们俩的搭档在整片大陆及其有名。一是实力之名。二是…………“断袖”之名。
  • 迷途迷途夜安|古言《迷途》中的四阿哥如冰般冷淡而迷离,十四阿哥如火般炽热而痴情,她沉迷于冰的优柔,却逃不脱火的纠缠。在老四和老十四之间徘徊的女人,你的梦到底何时醒来?醒来是十四,梦中却是四爷。你本做一个四爷的梦,为何又为十四而辗转?27岁的核能物理研究生,公交车上一个小盹儿就回到了300年前,成了一名普通的汉军在旗的女子。
  • 浮生若梦之琉璃浅梦浮生若梦之琉璃浅梦墨裳荀|古言时光静好,凝一指沧桑,踏着细碎的光阴,辗转,留恋,邂逅在一程山水的意蕴里,静静找寻温馨的韵味,续写春天的缠绵絮语……盈一指风华,赴一程浅梦,这个季节里谁为谁温柔了岁月,谁又为谁惊艳了时光?正如安意如所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神话被我们亲手捏碎,如水的月光,被我们遗失了。烟雨绸缪,花开花落寂静无声,回眸之间,一半快乐一半醉。谁能帮我谱写路的歌曲?是你么......
  • 洛颜殇洛颜殇汐芷|古言洛颜曾是美丽的大家闺秀,奈何父亲被人陷害,全家只有洛颜独活,十年后的洛颜归来,看洛颜如何复仇,目标相同的安易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帮助洛颜,他们之间又会有怎样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