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9章 :小卖了一把萌

这当主子的好似对字识上五分,这丫鬟却好似有十分。

这正常吗?

袭风忙上前,偷瞧了自家王爷面无表情的俊颜一眼后,思虑片刻,念叨:“今本王萧珩下欠王妃曲伊人一千两黄金用于军用,一两白银两分息,本王定当将黄金全数奉还王妃。”

青寻被承王殿下那一眼瞧的直垂着头。

萧珩双眸环视四周,周身气息阴冷。

曲伊人也感觉好似有人来了,大笔一挥就将这张欠条随意画上了几笔。

萧珩凤眸内一抹意味一闪而过,径直站起身,“本王相信王妃,这刻章是本王的军章。”

话毕,就见他甩了下袍摆领着袭风出了门。

曲伊人微愣,青寻忙上前将门扉阖上,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自家小姐都同意了,王爷军章也盖上了。

良久,四周气息皆无,风锦这才从窗户外跳了进来。

曲伊人还拿着欠条在细瞧着,微微点头,侧头问出声,“谁?”

“暗卫。”

曲伊人当即便明了,曲大将军的暗卫又醒了。

之前她出去时,那些暗卫皆已迷晕。

既然曲大将军已经怀疑上她了,那她也没理由再留着他们演戏了。

风锦将她手中欠条抽了出去,便听她轻声念出:“今本王萧珩下欠王妃曲伊人一千两黄金用于军用,一两白银两分息,待本王耄耋定当将黄金全数奉还王妃。”

话音刚落,曲伊人就愣了。

“你这是要给他当一辈子王妃啊!”

风锦戏谑之余带着惊讶。

耄耋之年,承王殿下这是要将她绑在身边?

等他耄耋的时候,这一千两黄金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他是想卖身吗?”曲伊人蹙眉。

萧小四这是想做什么?

是对她生感情了?

不对啊!

“而且刻的还是军章,落的还是你的名。”

风锦砸嘴,直说的曲伊人额间布满黑线。

她这是卖了一把萌了吗?

怎么一遇到那人,她就这么不正常了?

明知有问题,却还是下意识的信了他。

还未待曲伊人想完,风锦便伸手捂在了她的额间。

“你是发热了吗?还是……”

风锦一双杏眸布满内隐着担忧,右手被她伸手打落。

曲伊人隐去那些莫名情绪,白了她一眼,“我忘记吃药了,你走吧!”

见她好似有烦恼,风锦撇了撇嘴,将欠条放下转身从窗户离开。

“主子,大不了便不要那一千两黄金。”

她都让她看清楚了,结果谁知晓……

自家主子是不识字还是怎么了?

不识字不可能啊!

难不成自家主子对承王殿下……

曲伊人转头苦着脸望一眼青寻。

一千两黄金啊!

没有了,她不肉疼?而且还是两分利白银,堆积起来得有多少钱啊?!

曲伊人真心有点肉疼。

不过她倒是下意识的忽略了自己心内那些莫名的情绪,手指捏着那张欠条,只差咬牙切齿了。

自己这是刻意让萧小四摆了一道吗?

曲伊人将手中的欠条丢给青寻,起身便走进室内。

她确实是有些疲乏了,需要休息。

罢了就当给盟军做点贡献算了!

心下却似在滴着血一般。

一想到那些晃眼的黄金一下就付之东流,她肉疼死了!

曲伊人边叹着气,边躺上了床。

……

转眼便到了除夕日。

一大早萧珩便领着曲伊人进宫行礼。

曲伊人见走在前方的男人两手置于后背,就连跟着两人的袭风也是两手空空。

太子殿下都要在除夕日给宫内那几位准备除夕礼物讨欢心,这人怎么就两手空空就来了?

难不成还有装了银票的红包?

不过,一想到萧珩要是给了宫内那几位银票,曲伊人便满额间发黑,怎么想怎么像压岁钱,怎么就那么违和别扭。

“你没给皇上和太后准备礼品?”

闻言,萧珩脚步停了下来,几人正好站在御花园前面的鹅卵石铺成的道路上。

萧珩未语,一双凤眸瞧着她。

见自家王爷是不开口了,袭风先一步道:“王爷除去必要礼节皆不送礼。”

曲伊人乐了,一双澄澈明眸内含妖。

这重要礼节除夕不包含?

不送礼,那不就省去很多钱?

那指不定那一千两黄金有机会还她了?

可是忽然一想到那“耄耋”这个词,她又不由恼了。

见她面上表情丰富,萧珩薄唇微勾,单手便将她拽到自己面前来。

还未想完的曲伊人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愣。

蓦然反应过来,黛眉微蹙,双手撑着他的胸膛,咬牙切齿,“发情分场合。”

心下却似打着鼓一般,慌乱不已。

这人越来越莫名其妙了!

看来她以后要离他越远越好。

青寻与袭风对视一眼皆不约而同转向别处。

四周过往的宫人见承王与王妃感情这么好,纷纷脚步加快,刻意无视两人。

萧珩松开拽着她的手臂,似拿着东西的手指微握隐入披袍间,“走吧!”

曲伊人心下满是狐疑,不明白他又是发了什么疯。

撇了撇嘴,转身领着青寻便离开。

见她走远,萧珩将手中的玉镯放人腰间。

“王爷……”

袭风不明白,自家王爷为什么要从王妃手上将这东西顺下来。

难道是看不惯王妃带这东西?

未央宫内,一片寂静,气息似凝结一般。

曲伊人由嬷嬷带领着走进宫内,便见一声酒红色华丽宫装的太后坐于高位,左侧的则是皇后娘娘身侧的曲华赏与慕容颖儿,太后右侧则是一脸看好戏的萧然。

而殿中正跪着一个丫鬟,手中还捧着一个锦盒。

见这模样,曲伊人心下便不由叹息。

瞧上去怎么那么像会审呢?

又发生了何事?

“伊人见过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子妃姐姐,侧妃姐姐。”

“承王妃你该当何罪!”

还未等太后说话,就听皇后娘娘先一步出了声。

“母后,消消气,伊人定是无意的。”

曲华赏一双水眸满是担忧,伸手轻抚了抚皇后的手臂,又往下瞧了瞧曲伊人。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曲华赏与曲伊人多姐妹情深。

可是她一句话就在曲伊人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的就定了她的死罪。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帝凰妃:绝宠娇妻帝凰妃:绝宠娇妻我既为妖|古言那一年,她从江南随他来到北方;那一年,为了他一句想雪了,他和她来到北方。那一年,他说,等我,待这桃花开遍之日,我便娶你回家,与你十里桃花当歌纵马……他说,陌宸,我爱你,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我要你做这天下最美的新娘……他说,陌宸,等我回来……她从一开始便输了,输了自己的心。……本文一对一,不虐!
  • 医学天才废材五小姐医学天才废材五小姐北祉|古言25世纪的医学鬼才一朝穿越,居然变成了一个废物?虽然爷爷家大业大,各种亲人宠着捧着,但是!没有实力又有什么有?于是,一代女皇就此来袭!可是一旦遇见他,身份神秘,容貌不知的霸道总裁范的这个男人,似乎一切都变了
  • 重生之烈毒美人,给朕来一杯重生之烈毒美人,给朕来一杯屠仙美人|古言喝毒药重生之后变成了身带烈毒的绝色美人,大婚当日,她把自己烈毒的身体贡献到他龙榻上…延凤宇明知如此却依然把紧紧抱在怀里。“若别人用你来陷害朕,朕一定会中招。”“臣妾万万不敢陷害皇上。”“朕当然知道你不会。朕希望你真的不会。”延凤宇望着她的脸有些出神….“朕希望你永远都不会背叛朕,因为到时候,朕会舍不得杀你。”
  • 缘从你开始缘从你开始北苏鬼|古言他本身青楼之人,因被人陷害,卖给人贩。虽长在青楼,却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子;虽为人冷漠,却也是保护自己的方式。直到遇见了她,他以为可以托付终生的女人,可是...那女人就如同一匹狼,不断的侵蚀着自己。在拼劲全力逃出“狼穴”却掉进一个叫鹿冉的“虎窝”豪爽、乐观、健谈、理解...开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厌烦,让他暴躁!他讨厌这个女人,厌恶她的理解,厌恶她的包容,都是假象!而毕竟他也只是个男子...是什么开始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没人不知道他只知道她的消失,他便疯了,每一个细胞都在喧嚣着想她直到支离破碎...
  • 金凤玉凰金凤玉凰逐清欢|古言烽烟乱世,惊鸿一瞥的相遇,是命定的沉沦,还是致命的吸引?神秘的身世,艰难的处境,荆棘丛中能否开出绚丽的情花。使命的难违,距离的不可及,他们能否战胜重重阻碍,坚毅的走到一起。是谁的妥协,又是谁的成全,是谁为谁拱手九州山河,又是谁为谁舍弃家国皇权?两个来自不同大陆的天子骄子又能否在情爱纠葛中谱出一曲凤凰于飞的传奇佳话……
  • 种一个夫君种一个夫君云海|古言禾苗在地里埋下一颗种子,种出一个夫君。夫君很会来事儿,他上知天文地理,下通鱼虫百兽,懂挖坑埋人,懂种田养鸡,还懂治病疗伤。真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神器。“苗苗,你在干什么?”夫君问。“种个儿子。”禾苗笑眯眯的回答,“也许,你喜欢种个女儿?”夫君略心塞,把自己往土里一埋,眼不见为净。
  • 雪风遥雪风遥斯慕燕|古言据说很久以前,雪是从天空降下的纯白的天使,会在别人伸手挽留它的时候融化掉自己的身体,它的灵魂是无论怎样的浑浊都无法污染的。风,追求自由,会毫不留情地扯断束缚着自己的全部的枷锁,拥有强者实现梦想的绝对霸气,会不留情地将围绕在自己周围的轻盈的雪全部吹散,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突然后悔呢?遥,阳光照耀着的存在,稳重而又温暖,可是,却又和它的名字一样,似乎望尘莫及,找不到彼岸的归路,迷失在了路上,晴天降下的雪也就成了梦中的幻影。
  • 祸水成仙祸水成仙蜀北雪|古言他曾是流窜于大街小巷的小混混,不学无术;她曾是异世穿越而来的活宝,将军府的千金,江湖的灵女;经年之后他成为了至高无上的王,智勇双全,品貌非凡,受人敬仰;而她成了他深宫的怨妇,被人唾弃,拖着自己千疮百孔的心,日日泪洗;她说:为了你,我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朋友,甚至是自由;他却笑了: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想要就该付出代价;
  • 眉清秀语眉清秀语西路馄饨|古言腐女李纯俍一朝穿越竟成男人,恐慌之余依旧不改本色,竟看上了隔壁的美少年,浪荡虽为过,难掩绝貌姿。依旧有美人为其抛心献泪……
  • 吾后万岁吾后万岁骨灰哇哇|古言曾有人说她是下贱的野种;也有人说她是天生凤凰命;她自莞尔一笑,宠辱不惊……一路逆流而上,为国为家为他她要征服这个天下遗世独立,不食人间烟火那个她以为永远都不会爱她的男人揽她入怀,丫头,一生一世一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