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9章 :小卖了一把萌

这当主子的好似对字识上五分,这丫鬟却好似有十分。

这正常吗?

袭风忙上前,偷瞧了自家王爷面无表情的俊颜一眼后,思虑片刻,念叨:“今本王萧珩下欠王妃曲伊人一千两黄金用于军用,一两白银两分息,本王定当将黄金全数奉还王妃。”

青寻被承王殿下那一眼瞧的直垂着头。

萧珩双眸环视四周,周身气息阴冷。

曲伊人也感觉好似有人来了,大笔一挥就将这张欠条随意画上了几笔。

萧珩凤眸内一抹意味一闪而过,径直站起身,“本王相信王妃,这刻章是本王的军章。”

话毕,就见他甩了下袍摆领着袭风出了门。

曲伊人微愣,青寻忙上前将门扉阖上,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自家小姐都同意了,王爷军章也盖上了。

良久,四周气息皆无,风锦这才从窗户外跳了进来。

曲伊人还拿着欠条在细瞧着,微微点头,侧头问出声,“谁?”

“暗卫。”

曲伊人当即便明了,曲大将军的暗卫又醒了。

之前她出去时,那些暗卫皆已迷晕。

既然曲大将军已经怀疑上她了,那她也没理由再留着他们演戏了。

风锦将她手中欠条抽了出去,便听她轻声念出:“今本王萧珩下欠王妃曲伊人一千两黄金用于军用,一两白银两分息,待本王耄耋定当将黄金全数奉还王妃。”

话音刚落,曲伊人就愣了。

“你这是要给他当一辈子王妃啊!”

风锦戏谑之余带着惊讶。

耄耋之年,承王殿下这是要将她绑在身边?

等他耄耋的时候,这一千两黄金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他是想卖身吗?”曲伊人蹙眉。

萧小四这是想做什么?

是对她生感情了?

不对啊!

“而且刻的还是军章,落的还是你的名。”

风锦砸嘴,直说的曲伊人额间布满黑线。

她这是卖了一把萌了吗?

怎么一遇到那人,她就这么不正常了?

明知有问题,却还是下意识的信了他。

还未待曲伊人想完,风锦便伸手捂在了她的额间。

“你是发热了吗?还是……”

风锦一双杏眸布满内隐着担忧,右手被她伸手打落。

曲伊人隐去那些莫名情绪,白了她一眼,“我忘记吃药了,你走吧!”

见她好似有烦恼,风锦撇了撇嘴,将欠条放下转身从窗户离开。

“主子,大不了便不要那一千两黄金。”

她都让她看清楚了,结果谁知晓……

自家主子是不识字还是怎么了?

不识字不可能啊!

难不成自家主子对承王殿下……

曲伊人转头苦着脸望一眼青寻。

一千两黄金啊!

没有了,她不肉疼?而且还是两分利白银,堆积起来得有多少钱啊?!

曲伊人真心有点肉疼。

不过她倒是下意识的忽略了自己心内那些莫名的情绪,手指捏着那张欠条,只差咬牙切齿了。

自己这是刻意让萧小四摆了一道吗?

曲伊人将手中的欠条丢给青寻,起身便走进室内。

她确实是有些疲乏了,需要休息。

罢了就当给盟军做点贡献算了!

心下却似在滴着血一般。

一想到那些晃眼的黄金一下就付之东流,她肉疼死了!

曲伊人边叹着气,边躺上了床。

……

转眼便到了除夕日。

一大早萧珩便领着曲伊人进宫行礼。

曲伊人见走在前方的男人两手置于后背,就连跟着两人的袭风也是两手空空。

太子殿下都要在除夕日给宫内那几位准备除夕礼物讨欢心,这人怎么就两手空空就来了?

难不成还有装了银票的红包?

不过,一想到萧珩要是给了宫内那几位银票,曲伊人便满额间发黑,怎么想怎么像压岁钱,怎么就那么违和别扭。

“你没给皇上和太后准备礼品?”

闻言,萧珩脚步停了下来,几人正好站在御花园前面的鹅卵石铺成的道路上。

萧珩未语,一双凤眸瞧着她。

见自家王爷是不开口了,袭风先一步道:“王爷除去必要礼节皆不送礼。”

曲伊人乐了,一双澄澈明眸内含妖。

这重要礼节除夕不包含?

不送礼,那不就省去很多钱?

那指不定那一千两黄金有机会还她了?

可是忽然一想到那“耄耋”这个词,她又不由恼了。

见她面上表情丰富,萧珩薄唇微勾,单手便将她拽到自己面前来。

还未想完的曲伊人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愣。

蓦然反应过来,黛眉微蹙,双手撑着他的胸膛,咬牙切齿,“发情分场合。”

心下却似打着鼓一般,慌乱不已。

这人越来越莫名其妙了!

看来她以后要离他越远越好。

青寻与袭风对视一眼皆不约而同转向别处。

四周过往的宫人见承王与王妃感情这么好,纷纷脚步加快,刻意无视两人。

萧珩松开拽着她的手臂,似拿着东西的手指微握隐入披袍间,“走吧!”

曲伊人心下满是狐疑,不明白他又是发了什么疯。

撇了撇嘴,转身领着青寻便离开。

见她走远,萧珩将手中的玉镯放人腰间。

“王爷……”

袭风不明白,自家王爷为什么要从王妃手上将这东西顺下来。

难道是看不惯王妃带这东西?

未央宫内,一片寂静,气息似凝结一般。

曲伊人由嬷嬷带领着走进宫内,便见一声酒红色华丽宫装的太后坐于高位,左侧的则是皇后娘娘身侧的曲华赏与慕容颖儿,太后右侧则是一脸看好戏的萧然。

而殿中正跪着一个丫鬟,手中还捧着一个锦盒。

见这模样,曲伊人心下便不由叹息。

瞧上去怎么那么像会审呢?

又发生了何事?

“伊人见过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子妃姐姐,侧妃姐姐。”

“承王妃你该当何罪!”

还未等太后说话,就听皇后娘娘先一步出了声。

“母后,消消气,伊人定是无意的。”

曲华赏一双水眸满是担忧,伸手轻抚了抚皇后的手臂,又往下瞧了瞧曲伊人。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曲华赏与曲伊人多姐妹情深。

可是她一句话就在曲伊人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的就定了她的死罪。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星语辰缘星语辰缘小米.8|古言欺我,瞒我,利用我,都没关系,因为我在乎你。可是为何你竟连我心里尚存一丝情感的爱情,你都要磨灭?你亲眼看着我执剑刺向一个深爱着我的人,你亲手将一个我爱的人,变成一个我所憎恨的人;当我掉下眼泪的那一刻,当我明白一切,化作星辰离你而去的那一刻,你可曾懊悔过?当你复国成功,统一天下的时候,当你登上至尊之位,掌握人生死的时候,你又可曾想过…是否一切如你所愿?
  • 妃要逃离蛇蝎王爷妃要逃离蛇蝎王爷南宫沫儿|古言穿越后三天就嫁入王府,新婚当夜却独守空房。旧情人,仇人一一浮出水面,究竟谁才可以相信。面对得来不易的亲情,却发现自己的身世牵扯着皇室的惊天大秘密。在揭开身世之谜的同时,又陷入了多个情劫之中。冷峻霸道的澹台誉,温柔专情的冷莫言,嬉笑幽默的童浩轩,心思缜密的尹辰逸。倾城弃妃——夜惜瞳,身在皇宫,究竟心归何处……
  • 一代医后一代医后金钱猪|古言玉子珊原以为穿越到侯府嫡女身上日子应该不错,没想到老爹是渣,老娘糊涂,还有个祖母带着姨娘搞风搞雨。她好不容易才弄醒老娘,镇压渣爹,打退祖母,收拾姨娘,转眼却被打包嫁给了三皇子。皇子就皇子吧,反正也是个不受宠的废人,做几年假夫妻就可以各奔东西了。只是这号称废人的皇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独霸君欢:一代狂妃独霸君欢:一代狂妃半个字CS|古言啥!玩了一把穿越,却遇上个渣男,想吃干抹净提起裤子不认账?当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也不可忍!最最不可忍是相爷老爹还放话,不能出嫁就得出家!她心一横,誓要渣男求她嫁!
  • 异灵杀之公主邪行异灵杀之公主邪行龙牙子|古言异灵杀手变成冷宫公主,一剑斩妖狼,凶悍名声在外。滥情皇子为救命,娶了惹不起的老婆。夫妻二人,组团到处祸害。女主霸道,男主混蛋。
  • 娘子不要跑,妖孽殿下来我家娘子不要跑,妖孽殿下来我家yukimura光|古言回想自己的不堪前世,18岁的莲烟作为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对宋天昀是没有怨恨,哪怕她的爱情从头到尾是场算计,她也不会怨恨宋天昀,可是26岁时候的莲烟,已经把这份爱情埋在了墓地里,面对躺在自己怀里姐姐的死,还有在战场上哥哥无故的战死,那时候的莲烟对于宋天昀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重生之后的莲烟,她倒要看看,那个不是嫡出的宋天昀没有她和应府的帮助到底有什么本领让四皇子登上皇位,名满天下,这一世的莲烟,她要扭转乾坤,帮太子煜登上属于他的皇位
  • 请等我爱你请等我爱你伊玫瑰|古言她爱着他,她却死了。不愿轮回,她要等着他,阎王答应给他们重遇的机会,这一切都是有代价和条件的。她会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吗?他还是当初的样子吗?
  • 请君难入瓮请君难入瓮居筱亦|古言爱恨相织,请君难入瓮情仇难泯,劝君且入瓮生死与共,叹君甘入瓮。
  • 本王专宠萌妻本王专宠萌妻围围瓶|古言因为上帝和神父打的一个赌,一位无辜的现代女孩被送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边有一位冷酷的王爷,他很少说话,但他很温柔,日久生情,最后王爷喜欢上了女孩,女孩也喜欢上了王爷。
  • 凤凰灵凤凰灵桐小同|古言“夏侯陌,小千千是我未婚妻。你放开她”南宫荀看他们搂在一起十分碍眼,欲宣誓主权。“嗯?此话怎讲?”“小千千的身体都被我看过了,她自然是我的。”他眉眼一挑,“是么?”君千旖知道这是他要爆发的前奏,她对无知的南宫荀深表同情。”哪只眼睛看的?挖出来可好?“他低沉着声音,附在她耳边呢喃。南宫荀闻言不禁扶额,“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讨论这么暴力的事?我不是透明的好么?”君千旖翻了一个白眼“……”这不是重点好么?你不逃真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