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9章 :小卖了一把萌

这当主子的好似对字识上五分,这丫鬟却好似有十分。

这正常吗?

袭风忙上前,偷瞧了自家王爷面无表情的俊颜一眼后,思虑片刻,念叨:“今本王萧珩下欠王妃曲伊人一千两黄金用于军用,一两白银两分息,本王定当将黄金全数奉还王妃。”

青寻被承王殿下那一眼瞧的直垂着头。

萧珩双眸环视四周,周身气息阴冷。

曲伊人也感觉好似有人来了,大笔一挥就将这张欠条随意画上了几笔。

萧珩凤眸内一抹意味一闪而过,径直站起身,“本王相信王妃,这刻章是本王的军章。”

话毕,就见他甩了下袍摆领着袭风出了门。

曲伊人微愣,青寻忙上前将门扉阖上,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自家小姐都同意了,王爷军章也盖上了。

良久,四周气息皆无,风锦这才从窗户外跳了进来。

曲伊人还拿着欠条在细瞧着,微微点头,侧头问出声,“谁?”

“暗卫。”

曲伊人当即便明了,曲大将军的暗卫又醒了。

之前她出去时,那些暗卫皆已迷晕。

既然曲大将军已经怀疑上她了,那她也没理由再留着他们演戏了。

风锦将她手中欠条抽了出去,便听她轻声念出:“今本王萧珩下欠王妃曲伊人一千两黄金用于军用,一两白银两分息,待本王耄耋定当将黄金全数奉还王妃。”

话音刚落,曲伊人就愣了。

“你这是要给他当一辈子王妃啊!”

风锦戏谑之余带着惊讶。

耄耋之年,承王殿下这是要将她绑在身边?

等他耄耋的时候,这一千两黄金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他是想卖身吗?”曲伊人蹙眉。

萧小四这是想做什么?

是对她生感情了?

不对啊!

“而且刻的还是军章,落的还是你的名。”

风锦砸嘴,直说的曲伊人额间布满黑线。

她这是卖了一把萌了吗?

怎么一遇到那人,她就这么不正常了?

明知有问题,却还是下意识的信了他。

还未待曲伊人想完,风锦便伸手捂在了她的额间。

“你是发热了吗?还是……”

风锦一双杏眸布满内隐着担忧,右手被她伸手打落。

曲伊人隐去那些莫名情绪,白了她一眼,“我忘记吃药了,你走吧!”

见她好似有烦恼,风锦撇了撇嘴,将欠条放下转身从窗户离开。

“主子,大不了便不要那一千两黄金。”

她都让她看清楚了,结果谁知晓……

自家主子是不识字还是怎么了?

不识字不可能啊!

难不成自家主子对承王殿下……

曲伊人转头苦着脸望一眼青寻。

一千两黄金啊!

没有了,她不肉疼?而且还是两分利白银,堆积起来得有多少钱啊?!

曲伊人真心有点肉疼。

不过她倒是下意识的忽略了自己心内那些莫名的情绪,手指捏着那张欠条,只差咬牙切齿了。

自己这是刻意让萧小四摆了一道吗?

曲伊人将手中的欠条丢给青寻,起身便走进室内。

她确实是有些疲乏了,需要休息。

罢了就当给盟军做点贡献算了!

心下却似在滴着血一般。

一想到那些晃眼的黄金一下就付之东流,她肉疼死了!

曲伊人边叹着气,边躺上了床。

……

转眼便到了除夕日。

一大早萧珩便领着曲伊人进宫行礼。

曲伊人见走在前方的男人两手置于后背,就连跟着两人的袭风也是两手空空。

太子殿下都要在除夕日给宫内那几位准备除夕礼物讨欢心,这人怎么就两手空空就来了?

难不成还有装了银票的红包?

不过,一想到萧珩要是给了宫内那几位银票,曲伊人便满额间发黑,怎么想怎么像压岁钱,怎么就那么违和别扭。

“你没给皇上和太后准备礼品?”

闻言,萧珩脚步停了下来,几人正好站在御花园前面的鹅卵石铺成的道路上。

萧珩未语,一双凤眸瞧着她。

见自家王爷是不开口了,袭风先一步道:“王爷除去必要礼节皆不送礼。”

曲伊人乐了,一双澄澈明眸内含妖。

这重要礼节除夕不包含?

不送礼,那不就省去很多钱?

那指不定那一千两黄金有机会还她了?

可是忽然一想到那“耄耋”这个词,她又不由恼了。

见她面上表情丰富,萧珩薄唇微勾,单手便将她拽到自己面前来。

还未想完的曲伊人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愣。

蓦然反应过来,黛眉微蹙,双手撑着他的胸膛,咬牙切齿,“发情分场合。”

心下却似打着鼓一般,慌乱不已。

这人越来越莫名其妙了!

看来她以后要离他越远越好。

青寻与袭风对视一眼皆不约而同转向别处。

四周过往的宫人见承王与王妃感情这么好,纷纷脚步加快,刻意无视两人。

萧珩松开拽着她的手臂,似拿着东西的手指微握隐入披袍间,“走吧!”

曲伊人心下满是狐疑,不明白他又是发了什么疯。

撇了撇嘴,转身领着青寻便离开。

见她走远,萧珩将手中的玉镯放人腰间。

“王爷……”

袭风不明白,自家王爷为什么要从王妃手上将这东西顺下来。

难道是看不惯王妃带这东西?

未央宫内,一片寂静,气息似凝结一般。

曲伊人由嬷嬷带领着走进宫内,便见一声酒红色华丽宫装的太后坐于高位,左侧的则是皇后娘娘身侧的曲华赏与慕容颖儿,太后右侧则是一脸看好戏的萧然。

而殿中正跪着一个丫鬟,手中还捧着一个锦盒。

见这模样,曲伊人心下便不由叹息。

瞧上去怎么那么像会审呢?

又发生了何事?

“伊人见过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子妃姐姐,侧妃姐姐。”

“承王妃你该当何罪!”

还未等太后说话,就听皇后娘娘先一步出了声。

“母后,消消气,伊人定是无意的。”

曲华赏一双水眸满是担忧,伸手轻抚了抚皇后的手臂,又往下瞧了瞧曲伊人。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曲华赏与曲伊人多姐妹情深。

可是她一句话就在曲伊人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的就定了她的死罪。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冷面邪冥冷面邪冥镜幡|古言某女开着直升飞机,竟然遇见大风暴!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穿了!还是穿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异世?!没事!她穿越到这里还是一条好汉!
  • 投胎小能手之穿越只为遇到你投胎小能手之穿越只为遇到你云起云落云纵|古言九个小王爷个个俊美如斯,个个英勇善战,个个文武全能,什么,让我九选一,好难抉择啊离翰“小灵儿,本王京城第一美,你凭什么看不上本王?”金灵白眼翻一翻暗想:阴柔美跟男性美能相提并论吗,哼~我就想当你的弟妹,就喜欢你的弟弟怎么了。
  • 霸道王爷要收我:小小毒医妃霸道王爷要收我:小小毒医妃夏日莹莹|古言在古玩街就看中了一个类似于蛇的玉佩还是缺了一角的玉佩,还没来得及仔细看清楚就被人潮拥挤带动,四周莫名的听不见周围的嘈杂声,连同叫卖声也没有?面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像被很多的白雾包绕,隐约看得见一个高个子的男生的背影,慕容简单慢慢走上前却看不清他的脸只是依稀有个侧脸轮廓,清冷、高贵、孤傲;但是他脖子上有个暗红色的类似好蛇的标记很清楚,只不过是完整的,想要用手摸一下,他却不见了,只剩下一团白雾
  • 千之希千之希琼茼|古言一个他,公子如玉,温熙如阳,是星耀国受万人景仰的威武郡王;一个他,淡漠如冰,慵懒如猫,是因爱痴缠几生神秘的淡泊少年,却独独把他那最温柔的一面向她呈现。千希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世间那么多人和事,都逃不过“情”。爱不了,恨愈加……
  • 无心王爷,请接招无心王爷,请接招伊聿凉猫|古言搞神马?她只不过想喝喝小酒,看看风景,打打小架而已,谁知从哪里来的神婆说她有很多桃花运?X,无心之人哪来的桃花运?还把她扔到这个鬼地方(男子为尊),武功全失不说还被人追杀???不是说有桃花运吗???美男呢???X,爷想回去!!
  • 公主殿下:很腹黑公主殿下:很腹黑狄沬椿|古言废材哑女、?废材痴女、?废材聋女、?天才?应该不能形容此刻的唐晓乐了,逆天才对!全系重生那一刻瞬间暴走!!!呵!看我怎么把这个愚钝的世界耍的团团转!美男、珍宝统统手到擒来!王牌亲哥在此!谁大胆敢侵犯第一唐家帝国公主殿下?!挑事的站左边,调戏的站右边,联姻的站后边!!统统给本殿下滚出一条路!虽然废材了一些、傻了一些、聋了一些、哑了一些、痴了一些……胆敢说出禁忌词语,“你试试看~嗯?”
  • 岭南双杰岭南双杰冷星月|古言一个被遗弃被公主,受尽一切的苦难……一个被西厂追杀的官家小姐,千辛万苦从海外归来,终于……
  • 神偷天下:怪盗也逍遥神偷天下:怪盗也逍遥潇潇藜|古言现代社会的神偷穿越到了天凌大陆的小村庄被村民所救。为报恩情,小贼重操旧业。某贼:为富不仁鱼肉百姓的老爷们,看小爷偷得你一无所有家徒四壁,让你赤贫如洗欲哭无泪!某王:大胆的小贼,赶紧把你从本王这里偷的东西交出来!某贼:你还是个王爷,咋这么小气?小爷不就偷了你两千两银票?某王:本王要的不是钱!某贼:天地良心,别胡乱诬赖贼啊!小爷除了从你那里偷了两千两银票,还偷过其他东西?某王:你偷了本王的心!某皇帝:小贼快到朕的碗里来!某太子:放开那个小贼,让本宫来!某山大王:谁敢动本大王的压寨夫人?想要安静做个怪盗,咋就这么难?俏小贼,不仅偷得了金银珍宝,还会偷走你的心哦!各位看官小心了,今夜,有贼来袭!
  • 如若相依如若相依南风绿|古言此文罗嗦。。。虐。。。。南风体初次写文。求求你们给我点自信让我持续更新。看女屌丝怎样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攻心多,言情少。阴谋多,真爱少。此文特现实,把所有黑暗腹黑融为一体。酿成一坛虐心烈酒。智商高误入,智商低看不懂。智商中层可进。
  • 嫡女风华:皇的神秘宠妃嫡女风华:皇的神秘宠妃宁墨|古言她身份成谜,他却费尽心思后宫空置,此生只一人足矣。上一世辛苦劳碌做着高危职业,这辈子她只想赚赚钱喝喝酒,这一切却被一个冰块脸黑心肠的男人给搅和了,闯进来看了她的身子却倒打一耙“原来大小姐对在下觊觎已久,是在下太迟钝了。”满脸歉疚的某男笑的,很,欠,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