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4章 结局(2)

翻出后,段天涯退到了狗蛋的身旁。狗蛋的状况,好上了许多,他半蹲位,身体,在微微的抖动。不远处的阿凤,还有两把被段天涯和狗蛋丢弃在地上的手电筒所射出来的芒光,恰好是直直的射来。在这漆黑一团,深山的荒野上,四处,好像是笼罩上了死亡的气息。

“你还好吗?”狗蛋轻声一问,眉目拧起,在他的白硕颈脖上,是清晰的留下了一条淤青的痕迹。可见,刚才林三对他一扼的力度,是够上劲的。若是没能及时赶到,甚是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

段天涯点头,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距离他们五丈内的林三,喘上一吸后,才是回了狗蛋的话:“嗯!但,也是好不到哪里去!他丫的!受了他一拽去的跟斗,小命丢上了二分之一。”

狗蛋又问:“我们现在该怎么?”

段天涯说:“目前没有什么办法可取!要枪没枪的,只能是跟他硬抗到底了。”

“这么说我们只能与他赤手空拳?那吃亏的可是我们啊!你可知道,我刚才被他死劲的箍制,就那么一点点,我就要喘不上气了!而且,我还能感觉到,他一身力大无穷。我们这是以卵击石,一个不小心,小命就被他挂了。”

“那你说说,用什么办法,能将那斯给拽挂去?”段天涯问,明知道是没有答案的。

狗蛋沉默,目光暗下,在黑色的夜,灰暗的没有了光彩。

一人影飞来,无声息。

“走!”段天涯推了狗蛋一把,两人是随即的闪身窜开,避开了林三的忽然袭来。

段天涯向左窜去,而狗蛋是往右。林三扑了个空,又是折身杀回,向段天涯追袭。往左前去,就是阿凤的所在方位,而阿凤身后的不远处,百米之外,就是悬崖深渊。突然是意识到这一点,大感不妙。而在段天涯的身后,眼看就是林三的扑身奔来。

那一刻,段天涯没得选择,转身,迎向了林三。林三狂啸一声,拳脚腾空扑身纵跃,唯见他双脚尖一掂地,他的身子,就是轻飘飘的掠出。跨前了几步,心生一计,就是把林三给引开去。为的就是避免阿凤受到他的袭击。

往前去是悬崖的深渊,现在的阿凤,她是蜷缩在一处矮低的丛林旁,全身瑟瑟的发抖。如此血腥场面的打斗,想她是深山中的女孩家,是从未见过的吧?即使有所耳闻,不用想,也是从电视上了。

但是,阿凤那个落后的山区,别说是电视机,他们所过的生活,祖祖辈辈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落后的不能在落后,贫穷的不能在贫穷。都市中的繁华,喧嚷,五彩缤纷,也是乌烟瘴气,两者的相提并论,当然是相差悬殊的十万八千里了。

段天涯脑海偶然的短路,却是发现,在闪进左边道路操去时,林三既然是没有追来。他直直是向阿凤袭去!不好!段天涯面色一颤!该死的!打兜折身反回。

“啊!三……三叔!你不要过来……”那是阿凤的惊呼声,风中摇曳一粟。

段天涯往左道拐去时,目的只是要把林三给引开,却是不知,适得其反。现在发现,折身赶去时,为时已晚。阿凤,处在危险当中。

人影一颤动,是狗蛋!阿凤早就被林三狰狞的一张面孔给吓傻了,呆呆的不知道做如何反应。当林三的手,将阿凤从丛林中揪上。由于我是一昧的要将林三引开,拐进了左道去,到头来,算盘是打错了。路程,倒是隔了他们一段,有心相救,余力不足。

而狗蛋,此时是靠他们最近。当然了,英雄救美,是非属于狗蛋不可了。只见狗蛋是一股作气的冲去,飞脚踹出,横阻拦下林三,从而使阿凤躲开了一劫。

两人影倒地纠缠,碰碰声拳脚相击,滚在一旁的丛林,段天涯赶到时,阿凤才是微微颤颤的回神色。

“林三叔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他的左胸前,为什么会破损了一个大洞?而且,在刚才,我是看见了那个窟窿,分明还有着血液的渗出,他……那个……”阿凤一脸色的惶惶不安,一把的揪住段天涯的袖口,一直的追问。

段天涯心一横!甩开她的手,对她说:“阿凤!我现在没有时间来向你解释这一发生的过程!你看看狗蛋想必是坚持不了多久!我必要得赶过去了!你自己要小心!”

段天涯与阿凤的一句搭言,狗蛋和林三,他们已经是滚翻出了几丈远。矮身,捞上了一把手电筒,拔腿赶了过去。

狗蛋被林三摁在一处低矮的土丘下,林三的大拳,正在使劲的猛朝着狗蛋的脑袋轮下。碰碰的声响,闻者是触目惊心。狗蛋对于林三挥出的拳头,没有了招架的能力。林三跨上了狗蛋的腰身处,那个倚靠的姿势,就是好像一个男人,咋的一看,当真是不雅得很。

“你丫的还在那做什么?没看见老子正在受难受苦吗?”狗蛋向段天涯喝一声,声音是一片嘶哑。

“来了!再坚持一会儿!”

段天涯快速的奔跑起来,跑起来的同时,却是大惊的发现,在林三的左手中,不知在何时候多出了一根粗糙的木棒,举起半空,待要向狗蛋的脑袋砸去。段天涯瞅上一眼,顿时是吓得几乎是半身不遂。

若是林三的木棒真要砸上了狗蛋的脑袋而去,狗蛋是被他摁翻在身下,受制的无法动弹,狗蛋的整个脑袋,那不得向砸西瓜般的‘啪’的一声,脑髓四散?

“段老哥……你丫的……快来……”狗蛋是在绝望的呼喊,挣扎的无济于事,也是奄奄一息。

兄弟!坚持住啊!快了!一步,两步,段天涯继续的飞奔。那一刻,真恨不得,为什么爹妈不给自己多生出两条腿来呢!手中芒光一射,是忘记了,在他的手上,还拽着一把手电筒呢!瞄准了方向,送手的掷,抛出了手中的电筒朝着林三的脑袋,掷抛了过去。

于是,段天涯再滚地的翻了一圈,幸好,手电筒是准确无误的砸向了林三的左后脑上。正是因为这一砸,为我争取到了那宝贵的两秒中,而林三即将要落下去的棒棒,受于外力的影响,竟然是打偏了,木棒是砸在了狗蛋右脑的边缝上,其尺度的距离,仅仅是相差在几厘米的范围内,狗蛋的脑袋,才是没有开花的爆裂。

在林三手中木棒落下后,段天涯的人,也是翻滚一圈的撑腿踢出,一击在林三的脊背上。碰的一声,林三是仰面翻出,从狗蛋的身上跌去。顺手一带,就一揪,随即是把狗蛋操上,从林三的脚跟下,把狗蛋拖出。

林三狂怒一声呼啸飞身扑来,段天涯腕转一转,再一送,再把狗蛋往他的身后推去。同时,撑脚踢出,迎上了林三扑面直面的双掌。

当然了,段天啊是不敢与他硬拼的,虽说我是迎上了他的双掌,但是,在即将和他劈掌接触时,旋身闪开,从他的右侧面窜出,闪去两丈远外。林三见是扑了个空,他那一双没有色彩的眼睛,却在一瞬间,焕发出了一抹红色的亮光。

紧接着,林三也是在忽然间,手脚舞动的狂躁不安,好像是并发的颠痫,在瞬间倒地,在瞬间抽搐,他整个人看起来,仿佛是被丢在炉锅里的翻炒,左翻右覆。从他的嘴中,是发出了一阵阵的呜嚎声,模糊不清楚,悠悠的空旷,在此寂静的山谷,闻风悚动。

“趁此机会,我们把他给做了!”狗蛋蓦然的窜到段天涯的身旁,如是说,“你认为如何?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万一错过了,那个后果就是我们都要遭殃。就比如是刚才被他狠狠的扼在地上,若不是你及时赶到,我胃部中的空气,早就被抽光了。”

看在滚翻出百米外的林三,依旧是手脚在抽搐着,此时的他,好像是很痛苦,双手不挺的抓挠在自己的脸上,甚至,他的整张面部,可见痕迹斑斑,有了一条条的抓撕勾痕迹,更是衬托出他面部的狰狞,阿鼻地狱中罗刹鬼的容颜,叫人望上一眼,不禁是伶伶的浑身打着严重的颤抖。

狗蛋见段天涯对他所说的话,甚是没有一丝的反应,他是心生由急,不禁又是催促道:“你还在犹豫什么?天赐良机,却是不可失啊!难道你在害怕不成?那老妖物,非鬼人妖,留他在世上,亦是祸害人们,不如趁他现在失去了抵抗的机会,给他个痛快。”

狗蛋面色一拧,立马当先的冲去。却是不知,明明一直抽搐得厉害的林三,竟在狗蛋向他掠去后,猛然的窜身起,向狗蛋袭去。狗蛋是料想不到,自己这一莽撞的一冲,差一点又是吃了大亏。

林三双手撑上的一抡,狗蛋一昧的往前冲,一时没有防备,挨了林三两拳,他脚步打了一个趔趄,仰面翻倒,倒地滚了一圈。林三扑上,劲头之大,如是一匹饿上了三天的野狼,苦苦的觅食一宿,在忽然间发现了一只小白菜兔,就是迫不及待的撑爪扑击。

可怜的狗蛋,一口气没多久能喘上,背后受敌,对于欺身袭来的林三,狗蛋是没有了招架的余力,镜头再度重演,林三又是倚跨上狗蛋的身上,重中拳掌捶下,命悬一刻。

事发的进展,恁的也是快了些,待段天涯反应过来后,狗蛋已经是生生的吃上了林三的几大拳头,痛苦的嗷嗷大叫。狗蛋在左右挣扎,却是摆脱不出林三的反制。段天涯拔脚一冲而上,待在距离他们十步之内,腾地的扑上了林三。

一揪的林三拽翻,左手挥一拳,碰声的击到了林三的鼻子,遗憾的是,没能一拳就把林三的鼻子击打个稀巴烂。

林三长啸一声,他的嚎声,当真是像极了一匹狼的嚎叫,绝地困兽的狂啸。

嚎啸过后,风声一呼而佛我面即来。是林三的拳头,呼呼的击出。那刻间,段天涯顿时感觉到,一雄厚的劲风扫荡,秋风萧瑟,狂风卷落叶。意识到到林三击出那一拳的利害之后,段天涯当然可不是傻子,若真是与他来个硬碰硬,看此情势,吃大亏的还是自己。

因此,从林三向段天涯霍霍的送掌划拳击来时,马上是侧身的躲开,就地翻了一个滚,快速的逃离。林三一拳扑击落空,他即刻是双脚一掂的纵身一跃,方见一条人影,轻飘飘的的就落在了他的跟前,迫阻了他的前路。

段天涯一愣!同时吃上一惊!想不到这狐妖的再度附身而上,他的手脚,拳掌,比以往又是迅猛上了许多倍。屏幕上的幽灵想必是众所周知吧,咻的一声,眨眼的片刻功夫,就是失去了踪迹。此般的林三,亦是如此,从他身旁逃窜出的下一秒,他闪身的一个纵跃,就马上是操到了他的跟前,再次展开了凛冽的攻击。

如此敏捷的身手,他真不愧是千年的妖王啊!段天涯还在感叹,被狐妖附身的林三,一缕残魂,加上一具尸体,人妖嵌二合一,人即是妖,妖即是人,招招攻击要害的狠抓。之前,与狐妖拆上了几招,竟然是没有发现他下盘处的破绽。如今,狐妖借助于林三的身躯,防守的是严密,何从下手,一时间,是犯了难。

因而,当林三在攻招向段天涯袭来,步步受挫,身手展不开。仿佛是蛹尚未到一定的时辰,无论蛹虫在茧丝中上纵小钻,也是无法破茧而出,化蛹为蝶。

狗蛋见段天涯步步吃憋,也是加入了战斗,和狗蛋一左一右的与连三夹攻,劈腿撑脚,上纵下跃,左扑右闪,一轮下来,段天涯和狗蛋早已经是淋漓一身大汗,大口喘气。相反,林三却是淡定的从容不迫。段天涯送掌,林三佛开,化去。狗蛋探腿踹上,林三面无常色,挥掌,如是轻风佛晓月,一挡而下逼迫的是狗蛋节节退而防守。

妖就是妖,一场打斗下来,他浑身是使不完的劲头。而段天涯与狗蛋,是惨不忍睹,彼此身上是挂了彩头,无论是手上,脚上的骨头,一稍微轻轻的一碰,一股疼痛袭遍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酸痛的甚是难耐。

那是拳掌生生的抨击,才会产生了那样的后果。而他们眼前最大的敌人,最大的障碍,就是被狐妖附身的林三,可以说,他几乎的每击出一掌,他们若是稍微的一个不留神,即刻会被打残,揍个半身不遂。这,并非是吹嘘之谈。

因为可以说是,段天涯和狗蛋,对于林三的劈波斩浪拳脚,每一招每一式的抵挡,当真是很吃力。虽然是勉强其难的接了下来,但是,他们所付出的代价就是用自己身体的肉体,硬抗上了林三的拳头。

想想,一个女人面对着临产时,不过是如此罢了,咬牙切齿的拼尽了全身的劲头,才能是把孩子顺利的给产下。母亲,真的是很伟大。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狗蛋的左眼睛,是不幸被林三揍上了一拳,他是没能闪开,在他的整眶左眉,乌黑淤了一圈,如是顶着熊猫的眼睛。

段天涯对他说:“我也不知道!也只能是看情势走一步算一步吧!那斯的,根本就不是人来着,而是被千年狐妖附了体,想要将他一举挫杀,现在于我们两人而言,半死不活的模样,对于他的拳头,招挡的没有了反手的能力,你说说,我们还能将他怎么样呢?应该是反过来说,是他该会将我们怎么样。”

看在距离我百步的林三,段天涯不由得发出了一番感概之说。

狗蛋面色一颤动:“你是说认真的?连你对他也是什么对策?那我们还和他斗什么,直接等着他把我们一一剖心干掉了?你丫的平时不是很有主见么?况且,常常听你说起你祖父,是如何如何的与那妖魔鬼怪打交道,反而是如今,咱们难不成沦落了被他来个瓮中捉鳖?”

段天涯目光一闪动,身疲力竭的,遂是心生烦躁对狗蛋说:“你丫的有能耐就单枪和那老妖物干到底,最好你能踹暴老妖,让我恭恭敬敬的称呼上你一声爷爷,想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你们都没事吧?”

阿凤忽然从段天涯的背后闪出,望着他和狗蛋是一脸色的紧张之色。而不远处的林三,始终是保持着刚才的那一个动作,怔怔的与他们对峙。对于他暂时放弃了对他们的攻击,我是揣摩不透。

瞧着阿凤一脸色的紧张,段天涯故做轻松笑笑对她说:“你看看,我们又不是缺胳膊少腿的,能有什么事呢!对了,背包你拿着没?那里面可有我们最宝贝的东西呢!”

“放心吧!拿着呢!”阿凤把背包向段天涯递来,浅浅的笑意。此时此刻,在面对着那林三的青面狰狞,阿凤不在像往前的那里的惊慌失措,恐惧的不安了。

段天涯从阿凤的手中接过背包,掏出了那两株药草,诸多的是惊喜!他们之前是想不到,独一味逍遥草和千里追风三既然是一株双生的植物药草,以为是前人所杜撰出来的东西。不过现在,有了两样植物样品在手上,所有的疑惑,是茅塞顿开。

为了采集到这要草,他们可谓是吃尽了一切苦头,悬崖绝壁上的命悬一刻,随时一个不小心,坠崖翻去时,最终的下场就是粉身碎骨。

万事具备,现只不过是差上一味药引了-鹧鸪鸟。目前,他们只要扫除眼前的那一个灾星,再入断头谷的西北区,据说那山谷是众多鸟类的天堂。

“你们快看!”阿凤是惊叫起来。

狐妖再度扑击而来。

于是,段天涯和狗蛋,彼此是来开了新的一场战斗。

为此,是形成了三方对峙的场面。

《完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官场之十世为官官场之十世为官二穷.QD|都市罗有为九世行善,十世前半生却孤苦伶仃...在十世过半,冥冥之中转世重新开始。且看一个‘世家’孤儿,如何官场斗志。。。
  • 故事还在继续故事还在继续長孫毅中|都市「故事还在继续」是一本小说,也是一部小说集。里面都是关于一些都市男女之间的言情小说……
  • 老子就是幸老子就是幸不许笑i|都市像我这样的体面人从来都不会对着倒下的敌人施加二次暴力。哥只会轻轻的竖起中指轻好言相劝:“老子就是幸,不服你来咬我啊,你敢咬着不撒口,我就敢爆你一嘴!”唉!无敌是多么寂寞。
  • 梁天成诗词及语录梁天成诗词及语录天之羽|都市这是我以及一些朋友说的经典的语录,和我自己的诗词
  • 杀手在民间杀手在民间诗书礼仪乐春秋|都市故事要从四十年前的一起家族风波说起......谷尘为了寻找自己的身世,为了摆脱组织的控制,为了让家乡百姓过上好日子,一步步的坚持着,可现实却是,真相之后仍藏着更大的惊天告白,想退隐江湖的谷尘最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欲罢不能。既然天意如此,谷尘决定再添一把火,天下顿时为之更加疯狂起来。(新书刚上传,求推荐,求收藏呀!目前已有一百万字完本作品!更新有保障!)
  • 兽警兽警狼吃茄子|都市得七窍玲珑心者,为万妖之祖二十一世纪的警校毕业生雷浩,无意间得到了天地至宝七窍玲珑心按道理说,接下来他的人生应该是牛逼闪闪的了可是这厮干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混进了女寝室各种圆滚滚、颤巍巍、白晃晃…
  • 侃在路上侃在路上攻克行动|都市我想把全国各地都生活一年半载。。。。。。深圳,金华,南宁,都忘记记录了,那么,从贵阳开始吧!
  • 我是空间之主我是空间之主在陈|都市当你成了一个空间的主宰,你会在里面做什么?
  • 都市之全能天王都市之全能天王卖萌小生|都市大山中的少年奉命保护大小姐,看他能否一步步跨越巅峰,俯瞰天下!
  • 留守年代留守年代马昌平|都市在留守的年代里,留守妇女、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像三条河流一样汇聚于广袤的农村,在农村流淌,发出哗哗哗哗的声音。然而这声音不是欢快的,而是哀怨的。因为声音里包含了太多太多留守妇女们的哀叹,太多太多留守孩童们的哭泣,与太多太多的空巢老人们的抱怨。他们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曲时代的悲歌。他们用低沉的、呜呜咽咽的声音,向我们倾诉着时代对他们带来的无法言说的伤与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