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5章 大结局

丫丫刚来到大厅前救护车的呼啸声传进耳中,门打开时,医护人员急忙欲将浑身是血的慕小小移下来。

她扯住医护人员的白大褂,轻摇着头,开始涣散的目光看向站在车前的丫丫,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丫丫知道她是示意她过去,没有任何迟疑,来到她的身边。

“你现在伤的很重,有什么话还是等着他们帮你处理完伤口再说吧。”丫丫看向她手腕上深可见骨的伤口,秀眉紧紧蹙起。她看似柔弱,对自己狠起来,还真是可怕!换做是她,估计下不去这个手。

“反正都是死,再经历一次痛苦干什么,还不如直接死了就解脱了。”

她面露痛苦,肤色更是惨白的骇人,看了眼还在不断流血的伤口,伤口太深,路上的应急处理根本就没有效果,她不顾医护人员的阻拦,直接扯掉碍眼的纱布,告诉她们谁都不要再给自己包扎。

她情绪太过激动,医护人员劝说不起效果,只能任由她去。

医护人员着急,欲让慕小小先下去处理伤口,慕小小用力嘶吼几声,力气消耗很多,整个人汤在移动床上大口的喘息着。

“算了,你们都下去吧。”

她已经一心求死,谁劝也没用。

缘起的职工认识现任的院长,面面相觑后,退在一旁。

“不要以为我会对你忏悔。我要见你也不过是想告诉你,你们江家欠我的,这辈子讨不回来,下辈子我会继续缠着你们!”

失血过多,她声音软绵无力,少了原有的气势。

丫丫冷冷勾唇,“下辈子,你还能记得吗?如果你坚持要见我,只是说这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话语,真是冥顽不灵!”

“怎么,怕了?”

慕小小笑了起来,整个脸扭曲起来,笑着笑着,她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她嫉妒她出身好,有疼爱她的父母,更有两个那么喜欢她的男人。

而她呢,从小母亲就执迷在她病态的爱情围城里,父亲吧,到三岁时,才有一个高大的身影闯进了她的生命中。当时被他抱在怀中,她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满足。只是到后来才知道,那个宽阔的臂膀本不属于自己。

亲生父亲的到来,暂时填补了那颗因为江墨言离去的伤痛,而他却也执迷在复仇中,完全忽视了自己。再后来,她亲眼见到他跌进深渊,她整个世界在那一刻暗无天日。失踪两年,他短暂回归后,就是永远离开人世。从此,她的人生是那么的黯淡无光,不能学习最喜欢的芭蕾不说,还要每天都忍受着舅妈的大骂和无休止的演出。

一场车祸改变了她的命运,她发誓要做人上人,她终于借助各种机会上位,心理一点点扭曲,到后来跌进万劫不复。

她的人生说到底就是一出悲剧,她的神智开始不清楚,眼泪却更加汹涌,她对着丫丫再次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缓缓闭上眼睛,手也无力垂下,血一滴滴落在车中绽放出一朵朵妖娆的血花来。

不过,丫丫还是从她的口型中读出来她要说的话。

“你已经快乐渡过了那么多年,幸运之神不会总眷顾你的。你注定不会幸福!”

丫丫深深看了眼她嘴角那抹永远定格的冷笑,面无表情下车。

她的人生怎样不会因为她的诅咒有任何的改变。

“发生了什么事情?”

江墨言并未进房间,见到丫丫那么快去而复返,双眉轻拧。

“她死了,就在刚刚。”丫丫心头莫名漫上一层伤感,倘若慕小小没有那么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她的童年就不会那么悲惨,也不会踏上一条不归路。或许以她的天赋和芭蕾的喜爱,会成为一个出色的舞者。

只是世界上没有如果,她已经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一生,希望下辈子,她能好好地活着,不要像她说的那般再错上一次。

“好好地让人把她安葬了吧。”江墨言轻叹声,“安葬在她母亲的墓旁吧。”

语落,他进了病房,轻揽住正在帮惜言润唇的小溪。

“放手。”小溪面色一沉挣了挣身子。

“我心里有些难受,让我抱你一会。”

这几天都守在医院中,未修边幅,下巴坚硬的胡茬蹭的小溪脖子痒痒的。感受到她的不不正常,小溪握住他的冰冷的手。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心里突然有些难受了。”

他不说,小溪也不再去问,江墨言就那样静静的抱着她,病房中蔓延起淡淡的伤感来。

“爸妈,冬阳醒了。”丫丫一把推开门,看到面前的一幕,快速的低下头,轻咳声。

“真好,我们快去看看。”

小溪高兴的看着眼还在昏睡的惜言,冬阳醒来了,他也该快了。

病房中,刚刚醒来的冬阳很是虚弱,医生正在帮他做全身检查。

见到丫丫进来,冬阳的眼中多了些笑意。

小溪低头看向汪浩宇与钱回紧握的手,他们这应该算是感情升温了?小溪双眉轻挑,长舒口气。

医生检查完,叮嘱一些注意事项,浩浩荡荡离开。

钱回询问着他的感觉,虚弱的冬阳没有说几句话,脸上就开始泛红,钱回慌忙打住。

见冬阳的视线一直看向丫丫,她怎会不知他心中的想法,笑着拉着小溪的手,示意他们出去,留给两人一些时间。

想着女儿做下的决定,小溪对着她点点头,四人离开病房。

“钱回,跟你说件事情。”小溪有些不忍去看钱回,毕竟从小钱回就把丫丫当成女儿来看,喜欢的紧。加之冬阳喜欢丫丫,钱回一直想着要将丫丫给娶进门。

只是男有情,女无意,他们再怎么撮合,最后也只能促成一对怨偶。

“别那么严肃,看你这样,我的心脏都有些承受不了了。”儿子醒来,钱回的脸上堆满笑容,也有心情跟小溪打趣了。

“是孩子们之间的事情。我就是给你打个预防针,如果丫丫没跟冬阳在一起,你也不要生气,影响我们两家人那么多年的感情。”

“你看你说的是哪里话,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钱回笑着撇撇嘴,“经历了那么多,你觉得我还看不开吗?孩子们的事情,他们自己解决就好,我不会掺和。”

强扭的瓜不甜,她已经用自己那么多年的经历验证这个至理名言,不想再让她的孩子去再去体验一把。

“你能这样想就好。多开导冬阳,不要让他纠结在丫丫身上。”

钱回点点头。

病房中,丫丫静默的坐在他的床边,他灼热的眼神让她无法忽视,丫丫被看的用些窘迫,抬头对他轻笑下。

“你渴吗?我帮你倒点水。”

“丫丫,我昏睡的时候,你应该很担心吧。”

丫丫费力将他扶了起来,喂他一点点喝下水。

“这场灾难是我们家把你给牵连进来的,我在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丫丫攥紧手中的杯子,目光看向窗外,她不知道是不是该再次跟他重复一遍,两人只能做朋友的话语。

冬阳的眼光黯淡下,她不给他的眼神任何回应,他已经能知晓她心中在想些什么了。

“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没有,你好好养身体吧,我去叔叔阿姨叫进来。”

丫丫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陆奇不错,跟他在一起,你应该会很快乐。”

“冬阳······”丫丫顿住脚步回头看向笑的一脸温柔的冬阳,他总是那般的纵容她,不管是她做下怎样的决定,他从不会对他有任何怨言。

“我嘱咐你们,我累了,要休息了。”感谢的话语,他不想去听,缓缓闭上眼睛。

丫丫双唇嗫嚅几下,垂下眸子,情绪复杂的离开病房。

鼻间浓重消毒水的气息让她呼吸都有些紊乱,她疾步离开医院,缓步走在人行道上。

天气越来越冷,她的心却是暖的,手捂住胸前,确实如慕小小所说,她的人生太过幸运,遇到了太多,太多对她好的人。但是她是个贪心的女孩子,她想让这份幸福无限期延长。

风中扬起一阵雪花,她微笑着扬起脸,任由雪花飘落在脸上,带来一阵冰冷触感。

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滑下接听,沉默着等待对方开口。

“你能不能来临城一趟?”

“给我一个理由。”丫丫低下头,紧了紧衣领,避免雪花落尽脖颈。

“奶奶一直不给我离开,说是我爸搞不定你妈,我也搞不定你,为了让我早一点死心,偏要给我办个相亲宴。”

“不是挺好的吗?你陆大少的名声已经打了出去,相亲宴一定会名媛佳丽一箩筐吧,环肥燕瘦的,你就尽情的挑吧。”

丫丫的声音平静无波,陆奇根本就感受不到她心中想法。

“有你这般落井下石的吗?你知道我的一颗心都在你的身上,你就来这里,给我奶奶瞧上一面,让她老人家宽心不就好了。”

“我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巴巴的去给你家人瞧,我祝你在相亲宴上能找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丫丫说完欲挂断电话,一脸嫌弃。

他这绝对是给她设套呢,她才不相信,以他的身手跟脑袋能被困在家中,谁知道他在寻思什么。

“肌肤之亲不算吗?”陆奇小声的嘟囔一声。

“陆奇!”丫丫小脸一冷,语气不悦。

陆奇自知差点惹恼了她,慌忙低声道歉,“喂,我发誓,我说的没有一句假话。你应该知道我家里人口众多,说是不能看着我走歪了,在奶奶的号召下全部回来了,我可是被几十双眼睛盯着,一点法子都想不出来的。这不,给你打电话,还是趁着上洗手间的空。”

电话那头的陆奇生怕丫丫不信,语气焦急的不行,“如果我有一句骗你的话,我天打雷劈不行吗?你就行行好,我可不想去见那些女人做作的表演。”

“我看你是巴不得。跟我动手的时候,不是挺能耐的吗?自己想办法逃出来。”

丫丫说完,挂断电话。想着陆奇描述的被监视的画面,丫丫噗嗤一笑。

正倚靠在洗手间门上的陆奇听着嘟嘟的声音,恨不得立刻过去,将不听话的女人给狠狠蹂躏一顿,在她的心里,难道就一丁点儿不在意他吗?

他烦躁的抓了把头发,在不大的洗手间踱着步子。

父亲打电话告诉他,奶奶身体不好,让他回来看看,没想到这病是假,合着一家人给他设套呢!

只是这个该死的女人根本丝毫不在意他可能会被众多女人给瓜分的险恶处境,这让他心中好似有千万只猫爪在抓。

就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焦瑶敲了敲门。

“我说你就别白费心思了,乖乖找个愿意的女人结婚算了。不要想你爸,一辈子死心眼在一个女人身上,到现在还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奶奶,死心眼没什么不好。而且,我保证会搞定她,你就让我去温城见见她,行不?”

“不行!当初我就是太任由着你爸,才会让他变成现在这样,怕触景伤情,连家也不回了!我不能再让你走他当年的老路。”

十几年过去,焦瑶的头发早已经花白一片,精神矍铄,语气坚决。

“奶奶,我跟我爸的情况不一样。丫丫她先认识的是我。而且她的心里有我的。”这句话,陆奇说的明显底气不足,眼神有些闪躲。

“你看,你看,你自己都不确定了,就不要来忽悠我了。”

“我哪是忽悠你,我和她······”

“你和她怎么了?”焦瑶好奇的问道。

可傲娇的陆大少爷扬了扬脸,“不告诉你。”

“你这孩子!”焦瑶摇摇头,“我告诉你,不管你们怎样,我觉得你们根本就不可能。你就给我把心思全部收回来,好好地在后天的相亲宴上挑选出一个女孩子来。”

焦瑶面色言语极其认真,“不行多挑几个也行,处着看看,那个合适再定哪个。”

“奶奶你这叫误人子弟,党就是这样教你的啊。”陆奇揶揄一句,进了房间,将自己甩在床上。

明天后天,她回来吗?

第二天一早,丫丫进公司的时候,两个前台,正在拿着手机窃窃私语,见到丫丫来,慌忙藏起手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注意到她们看她的眼神有些异样,那似有似无的同情让她心中泛起狐疑,来到办公室,掏出手机,在网上查看着,是不是有最新消息。

还没有刷新出来,倒是看到桌上的报纸上一条醒目的标题。

“临城陆铭之子陆奇明天在风华酒店举行相亲宴。”

要求:凡满十八周岁二十五岁以下,五官端正,身家清白的女孩子皆可以报名。

看到这里,丫丫嘴角抽了抽,这陆家人还真是不挑,估计满足这样条件的女孩子,整个风华酒店都挤不下吧。

只是想到陆奇被那么多女孩子围在中间的画面,心中怎么那么酸呢。

整整一天,丫丫都有些心神不宁的。

下午的时候,母亲给她打了个电话,欲言又止,她知道母亲应该是想跟她说陆奇的事情。

“妈,我已经知道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暂时还没有。”她也是个拧巴的人,才不想明天跟一群女人挤破头,去争抢一个男人。

“别暂时没有了。陆家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看得出来,这一家是对我当年的事情有怨言。打定主意让陆奇赶快把感情从你身上移走。你啊,就是脾气太倔,偶尔低下头也不是不可以的。听妈的,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妈,你让我再想想。”

挂断电话,丫丫倚在大班椅上,她一直觉得两人的年纪还小,可以给对方一些时间去考虑两人的未来到底该怎样走。没想到陆家人却上演这么一出让她措手不及的事情来,她心中的天平开始摇摆起来。

明天,她到底去不去呢?

她还没有做出决定,母亲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她知道母亲肯定又是来劝自己,迟疑下才滑下接听。

“惜言醒了。”

母亲激动地声音传来,丫丫兴奋的站起身,“你问他想吃些什么,我马上买去医院。”

“他现在说话都有气无力的,能吃什么,一直要见你呢。”

“好,我知道了。”丫丫快速的收拾下,急匆匆向医院赶去。

夜色浓重,惜言醒来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丫丫一直在医院待到了十点多才回来。

她冲了杯茶,坐在窗边,看着散漫灯光和月光的院子,心中在纠结着明天的事情。

自从昨天一通电话,陆奇再也没有联系过她,心中竟然有些失落,她轻抿口茶,眼神中零星出现些伤感来。

她轻轻晃动着杯子,淡绿色的水在月光下泛着冷光,上面不知何时出现陆奇那张妖孽般的容颜,正在幽怨的看着她。

好似再跟她说:“你明天敢不去,老子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给逮回来,教训一顿。”

丫丫轻笑下,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静静躺在床上,她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翌日,周末,多年的生活习惯,让她早已经形成规律的作息习惯,懒懒舒了个懒身,想到今天要面对的事情,她起身洗漱,精心打扮了下自己。

为了配合今天的场合,她特意挑选了一身白色棉群,上面搭了件灰色呢绒风衣。

这是奶奶亲手帮她做的衣服,一般她很少穿,忽然这样打扮,都有些不自然了。

出门前,她拿出镜子,再次看看自己的打扮是否得体,要知道跟一群饿狼般的女人抢男人,可是件危险的事情,她不仅要有气场,还要有脸蛋。

风华酒店门前围满了各色女孩子,绝对堪比选秀现场,丫丫不禁咂舌,这豪门的号召力,可真是不是一般的大。

有的女孩子注意到丫丫,警惕的打量她,丫丫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蹙眉看向门前摆放的规定。

说是这些女孩子十个一组进去,丫丫嘴角一抽,这简直跟古代的选秀有的一拼。

外面有些冷,一些穿的单薄的女孩子已经开始打起哆嗦,还有人打起喷嚏,丫丫暗道声害人不浅。

“江总,你也来了?”

人群中有人认出她来,丫丫轻扯下嘴角,算是回应。

这一叫,又有一大波眼神向这边看来,丫丫耐心全无,不再等下去,直接向酒店大厅走去。

只是还刚刚进门,就被保安给拦了下来。

“这位小姐请先到那边投简历,等到叫你的名字,你才能进去。”

“我不进去也行,你进去跟陆奇说一声,江惜墨在外面,问他是出来还是不出来。”

丫丫清楚的很,这场相亲宴之所以会在温城的风华酒店举行,也不过是逼迫她出来面对而已。

“小姐你不要为难我们。”

见到保安面露为难,丫丫拿出手机给陆奇打电话,只是这货,竟然敢不接她的电话!

丫丫抿唇,向后退了退,站在酒店的牌子下面,看着顶楼。

她闭上眼睛,深呼吸口气,手放在嘴边,对着上面叫喊起来。

“陆奇,我来了,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如果你不下来,我就走了。你以后不许缠着我!”

丫丫声音很大,但是她不确定陆奇能不能听到,只是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她做不到再喊一遍,看着腕表的指针慢慢的走过。

三分钟,陆奇,我只给你三分钟!

三分钟漫长而短暂,他的心也跟着跳了几下,看着分针秒针合在一起,丫丫深深看了眼大厅,转身钻进围观的人群中。

“丫丫·······”陆奇赶出来时,外面哪还有那抹让他恨的牙痒痒的身影,“江惜墨,江惜墨,你给我出来!”

现场人太多,陆奇对着围上来的人吼了声,目光在人群中快速的逡巡着。

丫丫站在人群外,看着他焦急的模样,脸上笑意满满。

她低头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我已经给过你三分钟,你没有下来。接下来你只能追我,什么时候,我高兴了,才会跟你在一起!”

丫丫笑着转身 ,忽然,她脸色一变,手捂住嘴巴干呕起来。想到什么她面色一僵,随后浮现幸福,手抚向小腹。

或许有的事情就是命中注定!

顶楼,一个高大的身影看着下面的人群,脸上笑意满满。他没有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他的儿子找到幸福。

全文完!

上一章第324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守护甜妻:我愿伴你到永远守护甜妻:我愿伴你到永远初夏泡沫|现代言情他与她在最无助的那年相遇,风雨中,他与她同行,与她共同承担,栀子花开的季节他们的约定,十八岁的眼泪注定落下。他却已忘却美丽的她......她带着那年的记忆回归,他的爱会属于她吗?眼泪代表痛苦,她能挽回一切吗?
  • 不暗不成恋不暗不成恋止水如初|现代言情一夜缱绻,竟然认错了人!错就错吧,关键是这个人就是你暗恋的人!带着球偷跑一年很时髦吧!千万别说出去丢人哟,人家默不作声又躲了你五六年!依旧是叱咤商业圈的冷漠女王,Ahome普通到家的小粉领,艾昕和纪可昕,谁才是真实的!以前算命的说,纪可昕这辈子和医的缘分很大。高中的时候学习理科,还以为会当个医生。后来总结和医的缘分在这里,从小体质弱,隔三一小病,差五一大病。医院还给了她生死离别的痛苦记忆。再后来,发现自己暗恋了这么久的人竟然做了医生,为了多和自己暗恋的人接近,就投资建个医院吧。再后来嫁了个医生,儿子也不死心,非得将老妈的医缘进行到底,说什么也要考医科大学,从此商人是路人。
  • 妖孽也成双妖孽也成双东奔西顾|现代言情“巧乐兹,你快出去!”浴室里一个光着身子的小男孩红着脸捂着下半身气急败坏地吼。倔强的小女孩明明也是不好意思的,胖胖的小脸红得像个苹果,却还装着一脸不屑,“切,有什么好看的!”小男孩一脸委屈,“我都被你看光光了……”小女孩似乎认识到是自己的错,看着他眼里晶莹剔透,好像马上就会落下泪来的样子,不耐烦地甩了句:“你放心好了,我会对你负责的!”说完,她噔噔地跑出了浴室,落荒而逃的脚步却从此乱了他的心。
  • 魅影血色女神魅影血色女神沐可儿98|现代言情二十一年前的前世,二十一年后的今生、变幻了的身份,却始终都不曾改变的真身——前世的记忆恍若一个凶暴的恶魔,残忍地吞噬着他们的今生、一个是娱乐圈的高冷超能力女神、一个是帅气无敌的青春美少男,激情与火花的羁荡,前世与今生的勿忘!他们的感情将如何在这个冰冷无情的漩涡里奋力的挣扎着求生……
  • 我们的爱情高度我们的爱情高度玄女妖姬|现代言情青春期的萌动,年少时的轻狂,是苍白无力的青春,也是绚烂多彩的人生。
  • 前夫上错身前夫上错身梓书|现代言情和纪唯砚离婚五年,虞夏成功把对他的爱变成了讨厌。本以为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即使见面也是形同陌路。却不想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纪唯砚跟她儿子灵魂互换。前夫顶着儿子的脸叫她老婆的感觉谁能懂?前夫用儿子的身体对她狂吃豆腐的滋味谁能明白?还有别人都把前夫当她儿子可劲夸赞的时候,谁能听到她的心声?“你又送儿子上学?”她斜眼:这是我前夫!“你儿子真可爱!”她无奈:这是我前夫!“你儿子真懂事!”她抓狂:这特么是我前夫!她仰天长啸:这样的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可不可以删档重来啊?
  • 男神高冷:亿万小魔妻男神高冷:亿万小魔妻墨九微|现代言情她拥有沾酒见鬼的特殊灵异体质,被人算计下药,冒着摔下十七楼的危险爬进隔壁客房,错将本市最神秘多金的男人认成鬼,扑倒,吃掉。才发现原来她的灵异体质也是种传染病,高冷帝少将她逼至墙角,气息灼热,口吻冷惑:“怎么?睡了我想不负责?”她惊恐眨了眨明媚的桃花眼,这句话不该是她的台词么?
  • 刻下的时光刻下的时光木安提|现代言情爱情是世上最甜蜜的词,我们的心为它跳跃,它让我们有了生命,有了眼泪,有了欢乐。黑暗过后,会找到自己的幸福。木子落怀着这样的信念来到这座城市,遇到了言琦,一个和昊天截然不同的男人。昊天,自己的初恋,却谜一般的消失。一个是往昔,一个是现在,木子落会做何选择。
  • 爆笑宅女生活:我宅我宅我宅出花爆笑宅女生活:我宅我宅我宅出花敌休|现代言情(免费!无聊时看看,开心笑一笑吧!有空时,请支持我其它小说!)三位萌妹子,机缘巧合宅在了一起。她们的梦想就是遇到一位帅哥,谈一场浪漫的恋爱。因为有这梦想,她们跟不少年轻小哥,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的喜剧。而且在笑声中,让人领略到在淘宝上买二手丝袜买家的变态、毒舌评好声音导师、宅女那别劫财请劫色的荒唐想法、藏獒对决广场舞大妈的趣事......宅女的生活,有时枯燥无味,有时充满笑声。有兴趣的话,追着小说日日笑吧!本书是情景喜剧,每个章节能独立为一个故事,小说的主人公之趣事又贯穿全书,能让读者看后,发出会心的微笑!
  • 星空如此寂寥星空如此寂寥即墨九歌|现代言情这只是场阴谋,我不过是陛下的一枚棋子!?那个女孩,我羡慕她,羡慕她有这样的父亲。也许我错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