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1章 :大结局

左秦川跟着护士小姐来到特症病房,小心翼翼得把昏迷不醒的楚茯苓抱到

病床上躺下。

“先生,请随我去办理住院手续。”一位护士小姐一脸爱慕的望着他,对

他的深情很是渴望。

左秦川冷眼瞧着她,“滚,住院手续,会有去办;别出现再我面前,再有

下一次,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护士小姐脸色涨红,指着左秦川说不出话来,愤愤转身离开。

左秦川目光孕满柔情,指腹轻抚过她的脸颊,“茯苓,你没失约,你可不

能一直这么睡下去;要早点醒过来,孩子们都等着你呢!”

楚茯苓静静躺在病床上,一边脸颊被大火烧烧毁,那脸上的伤痕毁了整张

脸。

左秦川却不觉得她丑,这样很好,以后就不怕她被人抢去了。

站在傅博润身边的左旖谋出声道:“爸爸,护士阿姨叫你去办住院手续。

左秦川扭头看了他一眼,“我没带证件。”

左旖谋送他俩白眼儿,“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不带。”继而,拿出

兜里的小手机,拨通单叔的电话,“单爷爷,我们现在西边的......师公,是

什么医院啊?”

“红星医院。”

“哦!单爷爷,麻烦您把爸爸妈妈的证件送到西边的红星医院来,妈妈在

医院住院;急需证件,拜托了。”

“好的,旖谋少爷。”单叔笑着应了。

左旖谋挂断电话,凑到病床前,拉着她手上的手;在那伤口上亲了亲,“

妈妈会好吗?”

“会的。”左秦川信心满满,只要她能醒过来,一切都会好的。

傅博润揉揉他们的头,“好了,傅浪,带着弟弟们,我们出去吧!”

“好。”傅浪不舍得看了一眼师傅,还是拉着三个弟弟走出了病房。

“秦川,你好好照顾茯苓丫头,我带几个孩子出去买些要用的东西回来。

”傅博润深深看了一眼左秦川,转身走出病房。

左秦川趴在她睡着的枕头旁,闻着她身上的体香,渐渐入睡。

从她失踪那天开始,他就没有睡过一次好觉。

单叔在当日傍晚时分赶到,给楚茯苓办理了住院手续,由护士小姐带着来

到病房外。

“叩叩叩......”三声敲门生,得不到回应。

单叔朝护士小姐摆摆手,待护士小姐走开后,他才推门走了进去。

见左秦川趴在床边睡着了,从旁边手里的行李包里翻出一条薄毯给他盖在

身上。

“嗯......”

左秦川动了动头,不安的醒来;抬头一看,见楚茯苓仍然再睡,松了一口

气。

“少爷,要不要给您按一张病床进来?让您和夫人一起睡?”单叔满怀关

心的问着。

左秦川摇摇头,“不用了,住院手续办了吗?”

“办了,钱都交齐了。”

“嗯,过两天等茯苓的情况稳定下来;就办转院手续,回E市慢慢治疗,现

在你就可以安排好一应医学界的专家了,先和他们预约好。”左秦川取下毛毯

,伸了个懒腰,身体舒坦了许多。

“是。”单叔应下,把行礼放在墙角,“少爷,夫人这是什么情况?”

“一时半会儿的说不清楚,你想了解的情况,最好找医生问一问。”左秦

川不想多说这个问题,心疼,心头不痛快。

单叔见此,也不再多问,“少爷还没吃饭吧?我去帝豪给您带一份回来了

。”

“多带几分,傅浪和旖谋他们都在呢!还有师傅,师傅的给他带些素菜就

行。”左秦川填了一句。

“好,少爷,您和夫人的证件都在行李箱里的小包里。”

“知道了。”左秦川淡淡的回应着。

单叔叹了口气,转身走出病房;刚出病房,便见傅博润带着四个孩子回来

了,“傅老头,你去哪儿了?”

“买东西。”傅博润提了提双手的洗漱用具。

单叔点点头,低头看四个小子,“几位小少爷,在这里还好吗?有没有想

单爷爷啊?”

“想了的,可是单爷爷都不到天星门来看我们。”几个孩子颇为委屈的望

着他。

单叔干笑一声,“啊,这个,单爷爷有事要做;这不,忙完就来看你们了

。”

“才不是呢!单爷爷都不想我们。”左旖秉一扭头,傲娇了。

单叔摸摸他的小短发,“没有,单爷爷肯定有想你们的;出去累着了吧?

赶紧进去歇歇;单爷爷去给你们带晚饭回来。”

“好。”傅浪笑着拉了拉几个弟弟,再这么说下,单爷爷可真要尴尬了。

傅博润欣慰的笑看傅浪,“老单啊!你赶紧去买饭,我们还没吃呢!几个

孩子肯定饿了。”

“好,这就去。”单叔也没心情和傅博润斗嘴了,揉揉几个孩子的小脑袋

,快步从走廊上走过。

傅浪笑着捏捏左旖秉的脸颊,“旖秉弟弟可不能这么调皮,单爷爷有事要

做,不能为难他。”

左旖秉撇撇嘴,“单爷爷就是敷衍人的,哼!我去陪妈妈了。”

几人走进房间里,原本冷清的房间,顿时热闹起来。

“爸爸,妈妈怎么样?有没有醒?”四个孩子围在病床边,望着左秦川。

左秦川摇摇头,“还没醒,你们多和她说说话,要让她早点醒。”

“好。”四个小子咧开嘴傻笑。

左秦川把他们抱到床上两边,让他们与楚茯苓说话。

左旖谋低声浅语着,在她耳边低喃,“妈妈,儿子想您了;从您走的那天

开始,就一直在想。”

“妈妈,我们也是,您怎么就不和我们打个电话呢?您是不是不想我们啊

?我们可想您了。”左旖秉和左旖滇,连连附和。

傅浪坐在旁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左秦川将他的变化看在眼里,“浪浪,你就和你师傅说说以前的事情吧!

“好。”傅浪郑重其事的颔首,也凑到楚茯苓身边,开始讲述日常生活中

的一些趣事和难过的事。

病房里都是孩子们的稚言童语,倒也热闹。

左秦川坐在旁边,偶尔给他们倒倒水,或者给楚茯苓擦擦脸。

待单叔买了晚餐回来,一行人慢慢吃了一些。

“少爷,小少爷,你们再吃点吧!若是夫人醒来看到你们瘦了,她该难受

了。”

父子几人互相看了看对方,还是低头又吃了一些,这才作罢。

三日后,楚茯苓的病情稳定下来,办了转院手续。

左秦川调来了直升机,把她带回了天星门总堂;请了专家们会诊,接着便

去和专业护士学着怎么照顾病人了。

左秦川从堂堂财团总裁,到家庭煮夫,又到妻奴的历程;不可谓不艰辛,

然而,他却甘之如始。

在此期间,天星门接手了鬼门所有产业,将天星门的势力一再扩大。

天星门在奇门界的学术上独领风骚,还在产业上独占鳌头;可谓将天星门

推上了巅峰。

奇门界稳定下来后,正一派幸存下来的弟子,纷纷返回正一派;准备重建

门派,然而,他们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正一派。

许多传承失传,玄术流失,正一派彻底退出了奇门界的大舞台;成为一个

连三流门派都算不上的门派。

七年后。

傅浪十一岁,而左旖谋、左旖秉、左旖滇十岁。

他们在傅博润的教导下,比之当年的楚茯苓,有过之而无不及。

“茯苓,你都睡了七年了,孩子都长大了;你还要睡多久呢?是不是要等

孩子们都结婚生子了,你才肯睁眼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先给他们培养几个童养媳出来吧!免得他们长大

了,看这个不顺眼,那个不好的。你也能早点醒过来。”

十一岁的傅浪站在他都身后,满脸无奈,这都七年了,师丈的想法,他们

越来越摸不透了。

“师丈,贺师叔祖和梦师叔祖来了,师傅叫您去前厅见见。”

“好。”左秦川放下毛巾,转身的瞬间,眼角瞟见了她颤抖的手指,“茯

苓,你是不是能听见我说的话了?”

楚茯苓的手指再次动了动,这下连傅浪脸上都浮现激动之色了。

“师丈,您在这里陪着师傅,我去叫医生。”傅浪连滚带爬的跑出房间,

一会儿的功夫把天星门总堂请的专家们都带了过来,“医生,我师傅刚才手指

动了。”

“是吗?这几年左夫人的情况一直在好转,看来是要醒了。”医生们松了

一口气,醒了就好,再不醒,他们都要被左秦川拨皮拆骨了。

医生拿起器材,把左秦川推到一边,一番折腾下来;医生们脸上都带着笑

,“恭喜左总裁,尊夫人这是有反应了;刚才您说了什么刺激她的话吗?”

“那她什么时候能醒?”

“这个不一定,您还是得继续说话刺激她。”三个医生面露难色。

左秦川饱含希望的鹰眸,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我知道了。”

三名医生也不敢再说什么,在傅浪的引领下,默默出了房间。

左秦川吻了吻她的额头,“老婆,赶紧醒过来吧!再不醒来,我就给他们

找几个童养媳;真的,我都物色好人物了,都是孤儿院里的,绝对没有亲戚。

以后我们家的孩子,都不会有老丈人,多好啊!”

楚茯苓的手指再次动了动,左秦川喜上眉梢,“你要是不想我给他们安排

童养媳的话,那就快点醒过来吧!你看着他们,我就什么都做不了。”

送医生离开的傅浪,转回房间后,眼里盈满了泪,看着那个痴情到不顾一

切的男人;他的心里是羡慕的,也为师傅开心。

七年了,师傅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呃......呃......”

这一声不音调的音调,让傅浪和左秦川二人身体僵了一下;继而,傅浪冲

到床边,“师傅,师傅,您是不是醒了?”

楚茯苓缓缓睁开双眸,却被昼光照的立马闭上了眼。

左秦川声音嘶哑的扶着她的头,“老婆,慢慢来,咱们不急;别伤着眼睛

。”

楚茯苓一再尝试,十数次后,终于适应了昼光,能睁开眼了;看着尽在眼

前的两张脸,张开口准备说话,“呃......”

只能发出一个音节来,左秦川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你可算是醒了,先别

说话;让我抱抱。”

傅浪见这里没有他立足的余地,就转身出去,把医生再次请了回来。

医生检查了一番,对左秦川道:“左总,尊夫人这是声带受了损伤;以后

慢慢会好的,先在先给她喂些温水,润润喉。”

“好。”左秦川点点头,傅浪手脚麻利的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他,“师丈,

温水来了。”

左秦川接过来,一点一点的喂她喝下,“老婆,慢点,别再伤着嗓子了。

楚茯苓扯开嘴角,笑了笑,却感觉脸都不是自己的了。

“秦川,傅浪派人来说茯苓丫头醒了?”傅博润激动的声音传来,人未到

声先到。

楚茯苓摇摇头,躲开茶杯,扭头望着屏风。

左秦川放下茶杯,把屏风移开,傅博润的身影在下一刻出现在楚茯苓眼前

,“呃呃......”

“茯苓,你可算醒了,吓死为师了。”傅博润上前握住她的手,“身体怎

么样?”

楚茯苓摇摇头,仍然只能发出点点音调。

傅博润一看之下便明白了,“现在不能说话就先别说了,为师给你开一副

药;养养嗓子,过段时间,你就说话了。”

“你这丫头,突然失踪,把我大家伙都吓了个半死;找到你的时候,为师

都差点以为你死了。”

楚茯苓歉意的笑了笑,想说话,却只能发出一个音来,最后只能放弃了。

孟掌门和贺掌门面带笑容的和她说了一会儿话,便出去了。

左秦川哄着她睡下,等她再次醒来时,已是傍晚。

孟掌门和贺掌门已经起身离开,回了各自的宗门。

楚茯苓拉着左秦川的手,一个字一个字的在他的掌心写道:“这么多年都

发生了什么事?”

左秦川一边给她擦拭身子,一边道:“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可多了,现在的

天星门在奇门界已经无人敢惹了。”

接下来,左秦川慢慢讲述道来。

天星门一直与归一门、盲派交好,三个奇门界一流门派相互扶持。

而其他门派,则被他们排除在外。

在打击鬼门时,其他门派装了缩头乌龟;想看他们天星门与鬼门两败俱伤

,进而拣点便宜。

却不想楚茯苓的修为一再精进,直接将鬼门弟子屠杀大半;鬼门也直接被

天星门独吞。

清虚门、七玄门、茅山派、天元门等门派悔不当初。

左秦川一件接着一件的给她讲述,给她擦拭身体的手也没有停。

七年过去了,她的身体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每每看到她的身体状况,都

让他心疼不已。

继而,又和她说着孩子们这些年的趣事和努力,将三胞胎的日常当做故事

讲给她听。

楚茯苓浅浅笑着,望着他认真给她擦身,饱含磁性的嗓音,温柔的给她讲

述这些年的事情;幸福在心间悠荡,天星门安好就好,可惜了凌师叔了。

只愿日后,岁月静好!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炮制原始部落的新娘炮制原始部落的新娘林心爱|现代言情江凌云,著名的江河海集团的二公子,人称蜂王;对女人他就象一个进入了糖果店买糖果的孩子,结果被花花绿绿的糖果弄的晕头转向不知道该选哪一种;好赌成性的他怀揣着一亿二千万美元去了澳门赌场,那可是江氏旅游公司一年的收入!结果不仅全部都输光光,还欠了二亿元赌债;多亏他逃得够快!躲到边陲小城才免遭毒打;结果莫名其妙遇到她,一个准备两双鞋出门的女孩子;她把他当成一见钟情的对象,梦中的白马王子;他却只把她当成一夜情的玩伴,生意上合作的伴;他设了骗局,她只是骗局中的鱼饵;
  • 拽丫头的四殿下拽丫头的四殿下枫玖悦|现代言情在一所贵族学校里,当诺美遇到性格各异的“四大校草”,周旋于他们之间,每个带给她的感动不同,感觉不同,她,又会选择谁呢???
  • 迷糊恋爱:惹上极品明星迷糊恋爱:惹上极品明星楚筱陌|现代言情当失忆的夏浅墨被有名的明星在街上捡回家,又被其余的两位大明星纠缠,连接的好几次告白,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三位明星抢着以为默默无闻的小虾米,这是怎么回事?短短的几个月,夏浅墨就被三位大明星抢来抢去,到最后,恢复记忆的夏浅墨会选择哪位大帅哥呢?
  • 老婆,玩够了回家老婆,玩够了回家沧海明月心|现代言情你翻版我的脸孔,我要收取你的版权费!”小子嚣张的指着鼻孔讪笑。“那好,让你妈妈来找我。我要抓她坐牢!”男人眯起危险黑眸。“为什么?”“因为你妈妈偷了我的种!”站在不远处的女人,吓出了一身冷汗,仓皇而逃……
  • 君子于役君子于役邢姑娘|现代言情总有那么一个人,在跋山涉水,马不停蹄,不顾风雨艰程,不顾天塌地陷,哪怕路遥马亡,也要千里迢迢来到你的身边。
  • 重生之天才萝莉不好追重生之天才萝莉不好追明美0|现代言情她是父母捧在手心的公主,老师同学心中的完美天才,跟她相处过的人都深觉得她是童话故事中美好的精灵,高贵优雅,却又妙趣横生;但只有他知道她不会是童话故事中自由快乐的精灵,而是堕落的天使,他们善行不足,无法上升到天堂,罪孽也未满盈而无法在地狱安生。“哥,她都来国都一年了你什么还没行动!”男主角的弟弟急的掀桌,而男主角只是面无表情的抬头平静地说道:“我国法律有规定结婚年龄,她明显还没到。”弟弟忍不住吼道:“你是山顶洞人吗,结婚有规定,但订婚没有啊!”且看世界上最不解风情的金牌律师遇上没有爱情意识的天才萝莉会碰撞出怎样的花火!
  • BOSS蜜令,老公楚楚动人BOSS蜜令,老公楚楚动人汤淼|现代言情七年前,萧俊楚心里有个爱得要死的女人,只可惜那个女人负了他,还一死了之让他无从报复。七年后某天,一个名叫叶唯熙的女人,带着与他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容颜出现了。那一刻,压抑在心底七年之久、以仇恨饲养的心魔,倾巢而出。萧俊楚:“想要我救你的公司也不是不可以。”叶唯熙:“萧总您想要什么尽管说!”于是不久之后有了一场隆重的婚礼,可惜婚礼上没有新郎。萧先生奸诈狡猾,萧太太也不是省油的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婚后生活虽不尽人意,但也颇算有滋有味。后来,萧太太发现自己爱上了萧先生,可就在这时,那个与她有着一模一样的脸孔、萧先生爱得要死的女人回来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皆应是你皆应是你蠡旭|现代言情谁都不是为谁而活,谁离开了谁都能活。但是你可曾尝试过,一个人的青春,性格,甚至于人生,都是为了另一个人!我的一切,皆是因为你,我的好,我的坏,我的喜怒哀乐!皆因是你,悲伤不再悲伤,喜悦更加喜悦!对于世界而言,你是一个人,对于我而言,你是整个世界!你那么平凡,在我的世界里却那么的不凡!沙拉黑哟,别离开我!
  • 盛宠之狂妻来袭盛宠之狂妻来袭棪棪燚森森|现代言情她,是顶级世家最宠千金,却自小遗落。他,更是豪门帝国继承人,冷厉专横,唯我独尊。当无心猫咪碰上黑暗魔王,会发生什么事!风云变幻,当当年清秀无害的小猫携子归来,叱咤风云,再对上,又是怎样的结局。
  • 婉约散文集婉约散文集吴雨辰|现代言情吴宝震男笔名吴雨辰号豫苑雨辰河南新乡市,腾讯文学、新浪读书、榕树下、红袖添香、签约作家,诗人。开封市作家协会会员,为弘扬华夏传统文化,把古老的诗词与现代散文搭建了一座融合的桥梁。婉约的写作风格得到散文家协会的赞赏,作品纳入《诗文杯全国文学邀请赛获奖作品集》、一等奖作品纳入《第三届诗文杯全国创作邀请大赛获奖作品集》、《诗文杯同题文学大赛获奖作品集》、作品纳入《当代文化精英作品选》、作品纳入《当代文苑点睛丛书第2辑》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性文学大赛特等奖、一等奖数十次。作品200多篇。代表作:《古老的宋都开封》、《梦里花落》、《隔世离空的红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