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6章 这是要帮你儿子选媳妇(3)

“我不是不相信他……”白洛伊皱眉,十分委婉地说道,“只是他毕竟不是妇产科的,会不会是……”

“如果你不放心,过些天我再陪你去别家医院检查检查,嗯?”

“还是算了吧,我相信他,也相信你!”

白洛伊仰头,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来。

君慕倾轻声说道:“肚子没有动静,或许这一胎是个女孩,女孩子比较静,像你……”

说着这句话,他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心却隐隐揪痛着。

尤其是每当看到白洛伊提起孩子时一脸温和的笑容时,他心里的愧疚更深。

有些事,终究会让她知道,只是他还未想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更加不想看她刚刚恢复了身子,就要接受这样的打击……

不多时,门铃声响起,白洛伊打开门的时候,望着出现在门口的杜天诃又惊又喜:“小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想你和廷曦了,便就回来看看你们。”

杜天诃微笑道,只是望着他,白洛伊却觉得,他比起上次见面,似乎更加苍老了一些。

将他迎进门,白洛伊连忙去厨房为他泡茶。

客厅里,只余君慕倾和杜天诃相邻而坐。

从白洛伊转身的那一刻起,杜天诃脸上的笑容就已经退了去。

他望着君慕倾,低声说道:“伊伊还不知道那件事?”

“嗯。”

他轻叹一声:“这事的确是云晗的错,可你这样瞒着她,就不怕她知道了会连你一同生气?”

“我不怕她生气。”

他只怕她会连气都生不出来……

杜天诃突然回来,白洛伊嘴上不说,但依旧能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吃过晚饭后,眼见着他要走,白洛伊忍不住挽留道:“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

杜天诃一愣,没有从她这句话里反应过来。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君慕倾轻笑出声来:“家里空房间多,小叔不如今晚就在这里睡吧。”

白洛伊抿了抿唇,没有接话,却也是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杜天诃随即扬起一抹兴奋的笑容,连连点头,嘴上却是道:“不会打扰到你们吧?”

“不会。”

白洛伊主动挽留他,杜天诃心里自然是开心的。

他没有告诉她,秘密回来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在赭城买了一套公寓。

虽然他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可他看得出来,因为有了他这个“父亲”,白洛伊心里是很高兴的。

她孤身了这么久,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至亲的人,虽然也恨过、埋怨过,却更多的是对有了亲人的满足感。

可她不知道,她对他愈发亲切,让杜天诃的心里便越是愧疚。

在床上躺了许久都没有睡着,杜天诃便披了件外套起身。

客厅里,君慕倾正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份文件也不知是在看着些什么。

“这么晚了还不睡?”

杜天诃走了过去,君慕倾抬眸看着他,面色平静:“小叔是睡不着?”

听见他的反问,杜天诃轻叹着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抬眼示意了楼上主卧的方向,问他:“伊伊睡着了?”

“嗯。”

君慕倾应声,合上手里的文件,迳自说道:“你能来看她,伊伊很高兴。”

杜天诃抿了抿唇,却是问道:“你不怪我擅作主张,出现在她面前?”

“你是她的父亲,自然有资格来看她。”

君慕倾一脸平静地回道,这句话让杜天诃赫然一怔。

他明明就知道一切,也清楚白洛伊的生父根本就不是他,却偏偏要这样说……

沉默了许久,杜天诃才重重一声叹息,说道:“伊伊若是知道了真相,一定会怪我吧!”

“你既然早就已经决定了,她又怎么会知道?”

君慕倾的反问让他无法反驳。

的确,早在知道白洛伊是陆颜音的女儿时,他便下定决心不会让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不仅是为了杜云晗,更是为白洛伊好,毕竟,如果让她知道自己是婚外情留下的果到底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君慕倾的意思也很明确,将错就错,只要她开心,他不介意谁来做她的父亲。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过了一会儿,杜天诃终究是坐不住了。

起身准备回房的时候,却听君慕倾低声说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

听到他的询问,杜天诃脚步一顿,踟躇了好一会儿,却终究没有转身,而是同他说:“早点休息吧,公务再忙,也抵不过身体重要,不要让她为你担心。”

说罢,便再不犹豫地回了房。

君慕倾独自坐在沙发上,幽暗的眸子微敛。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问出口,只怕心里也是很压抑。

毕竟,杜天诃到处打听杜云晗下落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距离赭城不远的一处小镇上,杜云晗的耳边隐隐传来对话声,虽然看不见对方的模样,她却清楚地听到那人的声音。

“病人的身体很虚弱,如果不加强调理,只怕会有流产的征兆。”

“嗯,知道了。”

君慕倾淡漠的声音响在耳侧,杜云晗努力地想要睁眼,却也只是模糊地看到那道颀长挺拔的身影。

和他交谈的医生一声重重叹息,离开了屋子,君慕倾这才转身看向她,清冷的眸子不带丝毫感情,就好似在看待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杜云晗咬唇,别过脸去,落入眼中的,便是那连接着自己手背血管的盐水瓶。

她气恼地伸手,用尽所有气力想要将针管拔掉。

而君慕倾就这么冷眼站在旁边望着她,用着近乎淡漠的口吻同她说:“我不是黎陌,也不是乔浪,你的命在我这里半分钱都不值,你即使是现在死在我面前,那也不过就是一尸两命而已。”

绝情的话好似一把利刃,生生剜在她心口。

杜云晗停了下来,愤恨地望着他,用着几近沙哑的声音质问他:“既然这么讨厌我,那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何必要将我囚在这里?又何必要替我医治?!”

“我要治疗的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你。”

“君慕倾!”

“杜云晗,纵使你再不情愿,这个孩子生与不生都由不得你!”

冷声留下这句话,他便毫不留情地转身离了去。

杜云晗颓然躺在床上,目光空洞地望着天花板,握着床单的手指狠狠攥紧。

这个意外出现的小生命也不知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因为他,君慕倾不仅没有杀她,甚至还专门派了医生来好好照料她。

可不管这个孩子是黎陌的还是云斌的,她都不想要。

每每想起这个孩子,她所遭受的屈辱便历历在目,这比让她去死更要折磨人。

“啊——!”

凄厉的叫声几乎响彻整个屋子,刚离开不久的君慕倾自然听到了她充满愤恨的嚎叫。

只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同情。

坐进车里,君慕倾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里传来乔浪的声音之后,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黎陌恢复得怎么样了?!”

“……”

他不会让她那么轻易死去,她所加诸在白洛伊身上的痛苦,他要让她百倍偿还!

君慕倾回到君帝集团的时候,一进办公室便发展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的白洛伊。

片刻惊讶之后,他走过去,将外套脱下来轻轻盖在她身上。

白洛伊睡得很浅,即使他的动作很轻,却依旧吵醒了她。

“怎么睡在这里?”

君慕倾轻声问她,坐到她身旁,轻轻替她揉着发麻的胳膊。

白洛伊打了个哈欠,皱着眉头说道:“送廷曦去补习班,顺便来看看你,听说你出去了,所以就在这里等你了。”

顿了顿,她又问他:“你最近好像经常不在公司,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君太太,你这是要查勤吗?”

君慕倾勾唇浅笑,伸手轻刮了下她的鼻子。

白洛伊被他揶揄得脸色彤红,连忙别过脸去:“哪有,只是最近小叔有问起来,所以我不过是好奇罢了。”

“小叔问你什么了?”他微微眯起眼睛,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白洛伊拧眉,说道:“也没什么,就说最近常看你出城,问我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事。”

说到这里,白洛伊不免也有些好笑:“这么看起来,小叔倒还真是关心你呢!”

“怎么说我也是他的女婿,怎么能不关心?”

君慕倾低笑着回应她,深幽的眸子微黯,却终究没有在她面前表露太多。

一直到白洛伊离开,他这才给君慕安拨了一通电话:“先前杜云晗搅得杜家鸡犬不宁,他们在美国的公司怕是也要赶紧处理下!”

“大哥,你的意思是?”

“只怕天诃叔离开得太久,杜家董事会那帮老狐狸会趁机谋权,小叔没有意识到,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

电话那头正在吃饭的君慕安猛然一噎,惊呼出声来:“大哥,你该不会是想要我给小叔使绊子吧?!要是被他知道了我不死定了?!”

“你只要给那帮老狐狸透点口风就好。”君慕倾眸色微弯,靠在椅子上低声说道:“慕安,替我去美国走一趟吧!”

“大哥……”

“听说亚心最近有个跨国项目,木小婉准备亲自去美国洽谈……”

“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别说是给杜家的老狐狸们透口风了,拔了他们的狐狸毛都没问题!”

电话里的君慕安一听到木小婉也要去美国,哪里还有犹豫的,立刻拍着胸脯保证。

挂断电话,君慕倾清冽的脸色微敛。

不管杜天诃打探杜云晗的下落目的是为什么,他都绝不会让他干涉,更不会让他找到她的下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系统之美丽要奋斗系统之美丽要奋斗书鱼|现代言情徐美丽被外星掉下的系统砸到了,在系统的帮助下变美变自信,跟历史上的大家学习书画和绣艺,打造国际奢侈品品牌……
  • 重生大明星重生大明星魂牵梦尹|现代言情相恋八年的男友结婚当日,她却倒霉到被雇佣杀手一刀毙命,结束了她平平庸庸、默默无闻的二十八年陪衬生涯。再醒来,她竟重生在十年前,面对毛手毛脚的继父、骄纵跋扈的姐姐,更有那张支离破碎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她再也无法隐忍下去,只是所用的摆脱方法竟是……凌厉霸道、手段高杆的尹风。妖娆阴柔、聪明绝顶的纳兰清。高贵优雅、心机深沉的卫皇。温文尔雅、沉着稳重的雷霆。看似平静无波,其实暗流涌动的大学生活,看她慕容星如何运筹帷幄,不想死,那就卑微的活,不想穷,那就不折手段的富,不想失意,就要比其他人站得更高……
  • 替爱娇妻:高冷BOSS的蜜宠替爱娇妻:高冷BOSS的蜜宠墨小日|现代言情“医生,可以只保孩子吗?”在医生帮她戴上氧气罩的那一刻,女子突然问道。听见她的问话,医生微微一愣,眼中全是不解。“人活着,真的好累,我想休息,很想。”看着头顶上方,女子似在向医生说话,又似在呢喃,在回忆什么。她,在产床上,而他,却与别的女子在一起。她不过是他闲时的玩具,随时可以丢弃。。。。仅此而已。。。。五年后。再遇。他冷笑,你再也无法逃。
  • 夏有所竹夏有所竹遗失ymmm|现代言情当夏竹还只有20岁时,知道了自己不愿相信的事实,远走他乡8年,在闺蜜的强迫下,8年后重回C市。再见竹马,又会发生什么呢?而仅有20岁的夏竹一人去法国,又是为什么呢?
  • 用手触不到的爱情用手触不到的爱情林子苏|现代言情爱情本来就是难以触摸的她经历了初恋的纯真刻骨感受了再爱的眷恋依赖何去何从从单纯的女孩到明白爱的真谛这其中的路有多长触不到的爱情,触得到的恋人用心感受的生活
  • 嘿,你逃不掉的嘿,你逃不掉的短发狮子|现代言情拥有w城里著名家族企业的一对夫妇,他们有两个女儿,一个叫童小天,一个叫夏小米。童小天性格开朗,如男孩子一般磊磊落落,可她的妹妹夏小米却永远是她的软肋,从小到大一直卑微的跟在那个漂亮又多才多艺的妹妹身后,直到两人进入同一所大学碰见了周夜生,那个会改变她们一生的男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随身空间:重生女修仙随身空间:重生女修仙淡玥惜灵|现代言情人生犹如蜡烛一般,死了就像灭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她偏偏却像小强一样,死了然后又活了。身世神秘,千世轮回,万般劫难,终成正果。他冷酷无情,狠辣无心,却偏偏将她一人置于心间脑海,除了她此生无求。种族覆灭,差点灰飞烟灭,单凭着一股惊人的意志,她靠残魄重生。这一世,她必如凤凰涅槃,笑傲天下。
  • 以婚作赔以婚作赔陌言川|现代言情路遥看上了自己的师父,于是开始穷追猛打。只是不管她做什么,周嘉越都不动于衷。最后她心灰意冷的说:“我以后……不喜欢你了,也不再缠着你了。”他终于慌了,什么年龄差,什么迂腐、沉闷,统统都是借口。他找上她说:“你缠了我那么久,我已经喜欢上你了,不管你现在还喜不喜欢我,你必须嫁给我做赔偿!”
  • 落跑exclusive天使落跑exclusive天使漠筱轩|现代言情你说过你要永远做我的ExclusiveAngle(专属天使),而今却丢下我一个人走了,这些年让我坚持下来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你报仇,我也会为了你给的信念继续坚持下去,也会和你为我找的那个人在一起,但我做不到把对你的爱全部转移,我做不到让他代替你存在在我的心里,对不起,我爱你.........
  • 全能秘书:我的狠心总裁全能秘书:我的狠心总裁讨厌冬天|现代言情初次见面,她不小心撞见他勾搭美女的场面。自此之后,他们就结下梁子!大学毕业,一时心软,被骗进他的公司做牛做马。她从没见过这么烂的人!而身为他的机要秘书,除了日常工作需要外,三不五时被甩几个耳光,还要代替他,把他的女友生日喜好,倒背如流!甚至,收拾他丢下的所有烂摊子。放眼整个秘书圈,有哪个秘书,能像她那么万能?受够了!他是环球影视的总裁,可是,他的魅力却也有例外的时候,这个冷面秘书,简直是生来克他的。一场赌注,让他有了追她的理由!这根他觊觎已久的窝边草,他是啃定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