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五年后

木头,帮我将微波炉里的杯子拿出来。路露在卧室里叫着,手边不停帮宝宝换着尿布,而且还……不只一个。

四年前,她的身体已经康复,连抗生素和抗排斥的药都不必吃了,现在顺利怀孕,产下一对双胞胎。

朋友们纷纷恭喜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瞧瞧,这对双胞胎姊妹多可爱,美得像朵花儿似的,简直羡慕死人。

只有莫棋和路露自己心里清楚,生双胞胎一点都不好玩,哭两个一起哭,尿两个一起尿,饿肚子两个一起叫……简直快把这对新手父母折腾掉半条命了。

杯子?莫棋探进一颗脑袋问。是装牛奶的那个杯子吗?

不是牛奶,是母奶,我昨晚挤下来冰进冰箱里,刚才微波加热准备给宝宝喝的,你快帮我把奶汁装进奶瓶里,拿过来喂宝宝。

咦?莫棋抓抓头。原来……那个不是牛奶啊!可是怎么味道好像……

他现在不必每天打卡上班了,没有外卖早餐好吃,每天清晨一起来,就是锅子、冰箱、壁柜到处翻,找到什么吃什么,今天恰巧翻到一杯牛奶,谁知道却是……

路露一听,脸色大变。木头,你你你……你该不会把它喝光了吧?

我以为是牛奶,所以就……他不是故意的。

你连牛奶跟母乳的味道都分不出来吗?路露气死了。她一叫,宝宝们吓一跳,两个一起哭。

莫棋赶紧冲进来,和路露一人抱一个,努力哄起来。宝宝乖,不哭喔,不要哭……

你这个味觉白痴!路露哄着宝宝时,不忘瞪莫棋一眼。还不快去给宝宝泡牛奶!如果只生一个,那母乳是够的,但生了两个,光靠母乳,估计其中一个会饿死,所以在莫家,母乳与牛奶都得兼备。

我立刻去泡。但是手上的宝宝哭得这样厉害,莫棋一时也不知该将宝宝放哪里。

给我。路露两手抱着两个女儿。你快去泡牛奶。

噢!忙把女儿往路露怀里一塞,莫棋跑着泡牛奶去。

路露一边哄着女儿们,一边在心里叹息,她是喜欢孩子,但一次来一个也就够了,不必花开并蒂吧?好累人啊!

呜,她一早起来到现在,别说水没时间去喝上一口,肚子还憋得慌,想去洗手间,奈何两个孩子磨人得很,让她连去解个手的空闲都没有。

木头,你好了没?她憋得肚子好痛啊!

来了来了。莫棋也是跑得一头一脸汗。

路露赶紧把两个女儿交给他。你来喂奶,我去一下洗手间。

噢!莫棋先放下奶瓶,左手、右手各抱一个娃儿。

路露一得空,跑得比飞还快,肚子快痛死了。

宝宝乖喔!莫棋看了看,各抱一个孩子也不好喂奶啊!先把其中一个放下。等一下,宝贝,爸爸先喂一个,待会儿再来喂你。让孩子在床上躺着,他拿来一只奶瓶,先喂一个,喂完还要拍打嗝呢!

双胞胎长得小,喝奶的速度也慢,六十CC足足喝了十五分钟,加上拍打嗝,等他弄到好,将孩子放到床上,路露也回房了。

喂得怎么样了?她问;

喂好一个了。他举着一只空奶瓶说。

噢,那另一个我来喂,你帮我把尿布拿去洗洗。两夫妻讨论了一阵子,还是决定用布尿布,环保嘛!

好。他抱着一晚上换下来的六、七条尿布往外走。

她拿起一只奶瓶,抱起一个娃儿,开始另一回的喂奶、拍打嗝。

另一边,莫棋刚把尿布过完水,丢进洗衣机里,卧室那方又传来路露的叫声。

木头,快来帮忙,宝宝哭个不停啊!她手里已经抱了一个,另一个却突然哭了,双胞胎就是这样麻烦,妈妈只有一个,顾得了东,就顾不了西啊!

来了。莫棋按下洗衣机的开关,让洗衣机自己运作去,又快步跑回卧室。怎么又哭了?

我也不知道啊!尿布没湿,你刚才不也喂完奶了,但她还是在哭。至于她手中这个,正在拍打嗝呢!

莫棋抱起孩子拚命地哄,孩子还是照哭不误。到底怎么回事啊!那哭声刺耳得他快疯掉了。

我看看。路露终于搞定手中那个,听见宝宝打了一记响亮的嗝,随手将她放在床上,去接正在莫棋怀里哭个不停的娃娃。宝宝乖喔,尿布才换,你又才吃饱,怎么还哭呢?

莫棋看看床上那个,再望望路露手里的娃娃,带着些许疑惑抓抓头。老婆,你把两个娃娃都放床上让我看一下好不好?

干么?

我……不好意思,双胞胎长太像了,有时会分不清楚谁是姊姊,谁是妹妹。刚才我喂的好像也是她耶!莫棋指着那已在床上睡熟的宝贝。

啊?!路露摸摸床上那个的肚子,圆滚滚的,至于怀里这位,扁扁的,明显正饿着。难道两瓶奶都进了同一个的肚子里了?那就难怪其中一个要哭个半死了,饿的嘛!

好像是。

天啊!她才满月耶,一百二十CC的奶全喝进肚里……这小家伙也太能吃了吧?路露感觉头好痛。木头,你赶紧再去泡瓶牛奶过来。

马上去。莫棋又飞一般地往外跑,一个不小心撞到门框,一幅蝴蝶挂画掉了下来。那是路露病愈出院后,他存了半年薪水,买了机器、画布,在家里自制的三十吋挂画。虽然不是每天印,但一个月印一幅,五年下来也够把家里每一面墙壁和门板都挂满了。

唉哟!挂画掉下来,正好砸中他脑袋,疼得他闷哼一声。

木头,你有没有怎么样?路露听他叫痛,着急地抱着孩子跑过来。早跟你说别做挂画了,护贝图卡多好,就算掉下来也砸不到人。

图卡贴身藏,挂画贴心眼嘛!其实他是记得她说过,当年在隔离室神智迷离时,只要望一眼贴在墙上的蝴蝶画,就有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志催促着她忍下去,为了再度牵他的手,她绝对不能死。

那时莫棋就在心里暗下决定,要在家里挂满蝶画,让她永远记得别放开他的手。

你在说什么啊?怎么她都听不懂?这时,宝宝又哭了起来,她赶紧又摇又哄着饿坏的孩子。你赶快去泡牛奶吧!

我立刻去。同时弯腰将挂画捡起来,想再挂回去,却发现挂勾断了,只好暂时放化妆台上。

喂,小心我的珠宝盒啊!她看到那挂画的杆子打到珠宝盒,盒子倒了下来,数不清的蝴蝶图卡四处翻飞。

木头她的宝贝啊!

唉呀!他急着抢救图卡,却不小心让手中的挂画又扫到墙壁上另一幅挂画,挂画在摇晃,他的视线在图卡与画之间徘徊,要先抢救谁呢?

砰!他瞬间犹豫的结果就是挂画掉下来,图卡也没捡成。

木头!路露雌威大发。看你干的好事!

她叫得太大声,所以不仅怀里的宝宝扯开喉咙大哭,连床上那个睡着的也被吵醒,跟着哭嚎。

一时间,那真是鸡飞狗跳,乱七八糟,吵吵闹闹,莫名其妙……唉,却也算是平凡的幸福生活吧!

【全书完】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何顾情深意凉凉何顾情深意凉凉怜汐如梦|现代言情她曾听说爱是含笑饮鸩毒,可是一旦爱了就无法自拔,父亲的商业年中仅一眼就爱了他,后来的商业联姻她终于如愿。可是他却是不甘,他娶她,三年他从未回过家,从来不说一句我爱你,哪怕是撒谎都不肯。他亲手把她送进监牢,收购她的家族企业,毁了她的所有。当她再也爱不下去时,他却说: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要你生不如死,死也是我何言深的鬼。
  • 在一起爱下去在一起爱下去欺欺|现代言情曾几何时,我们都想着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恐怕这个答案要等到时光已逝,年华已老时,我们才知道时光见证的那份爱——在与不在。在这个世界里,我们都会向往着一样东西——爱情。爱情就像是音乐谱一样,高低起伏,荡漾起心中的涟漪,有的让人兴奋,有的让人苦涩,要谱出一曲扣人心弦,动人心魄的幸福,却是谈何容易。就好比玫瑰是爱情的象征,却也带着刺,有平淡,有疼痛,爱你亦是如此,那怕手已布满鲜血,还是要把它摘下来送到你的手中,让你我都能闻到那一抹的芳香。
  • 阿染之恶魔美少女阿染之恶魔美少女淇奥|现代言情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律师到底是哪根葱哪根蒜,干吗总跟她过不去?也不知道他到底想怎样,哼!反正她可不会怕他,有本事的话,就来过过招吧!她是谁?黑帮老大桑先生最宠爱的女孩,“皇庭”未来的女主人,而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律师而已。想跟她斗?没门!
  • 腹黑专属萌妻哪里逃腹黑专属萌妻哪里逃梦中轻叹|现代言情凌氏集团总裁刚跟相恋的女友江新结婚不久婚姻就出了问题,首先凌母不怎么喜欢这个普通人家出身的女孩,一直觉着是她利用色相迷倒自己唯一的宝贝儿子,但因为儿子的坚持,她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儿媳妇,但刚一结婚她就给江新出难题,不准她继续工作,江新虽不情愿,但在强势的婆婆面前不得不忍气吞声。
  • 来自唐朝的皇子来自唐朝的皇子乐未央|现代言情桃花绽放,时光清浅意缠绵;桃花纷落,岁月岑寂长相思。他曾是唐玄宗李隆基的第十二个儿子,俊美无缺的容颜,尊贵无比的皇子;他曾是天渡岛上洞天老祖的嫡传弟子,无上修为的道法,昆仑仙岛的尊者;本是显赫高贵的大唐皇子,五岁时被下毒险些丧命,后机遇巧合被带入昆仑山上悬浮的神秘仙岛,参透宇宙奥妙,掌控非自然的能力,无生无死,永不衰老的容颜,永不泯灭的灵魂。千年后,为了等待相见再次轮回的伊人,来到江南苏州,隐居在独墅湖边的李宅,一世一世的等待,不停的变换身份,从商人到音乐家,从建筑家到医生,展笑红尘,恪守承诺,一段逾越千年的恋情。
  • 重生之恬淡人生重生之恬淡人生北珩暮川|现代言情前世,她碌碌无为,看见父母那日益苍老的背影,有心而无力,最后车祸致死,她发誓如果可以重生来一次,她一定造就属于自己的辉煌;今生,她重生成婴儿,看她如何以不一样的路,走出不一样的人生。总之,这是一个平凡小女子逆袭成一代女强人,一个小白兔变成小狐狸并被大尾巴狼吃掉的故事。
  • 养个儿子做小受养个儿子做小受隐洛|现代言情雅洛最近领养了个儿子。她从小的志愿就是多挣钱然后养个美美的儿子把他“嫁”出去。于是,这个有点腹黑的女人为了自己的梦想硬生生改变了一个五岁男孩的命运。
  • 夺爱总裁的复仇秘恋夺爱总裁的复仇秘恋暗梦|现代言情再见生恨,他以情爱将她禁锢,“游戏才刚开始——”,“莫靖瑶,你逃不掉的!”却在不知不觉间心动,说出那个爱字的一刻,她却离开了自己。
  • 重生极品千金:全能系统重生极品千金:全能系统沐汝柒夜|现代言情上一世,我傲气,自负,缺少警惕,让那些爱我的人失望,让他们因我所犯下的错而受伤。重生即重新生活既然上天让给了我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我就一定不会让所有爱我的人受到伤害!
  • 灰姑娘要翻身灰姑娘要翻身萧忆心|现代言情白纯清原本幸福美好的生活,在一夜之间崩塌。为了钱,她一时走错路,却被恶魔纠缠,渐渐地她居然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我只是玩玩而已,想要我爱上你?你没那个资格!”独孤容颜搂着初恋情人嘲讽的望着她,他的未婚妻也说,“你已经输了!快滚吧”她绝望的退出了独孤容颜的世界。五年后,独孤容颜却闯进了她平凡的生活,“纯纯,我爱你”“别,我高攀不起,我没那个资格”转身,可爱的宝宝抓着她的衣角仰头问她,“麻麻,我的拨拨捏?我的拨拨什么时候回家啊?”“宝宝乖,爸爸很快就回家了”/“纯纯,我爱你”“阿楠,我也爱你”两人刚要交换戒指,宝宝跑了出来,“麻麻救我,这个坏人说是我滴拨拨”只见独孤容颜抱着宝宝绽放出邪恶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