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清晨五点,莫棋睁开双眼。

他每天都在这个时间起床,不必闹钟,这是从当兵就培养起来的生理时钟,省了电池费,更准得要命。

蹑手蹑脚摸下床,这是初结婚时老婆路露规定的,说他每次起床都闹得噼哩啪啦吵死人,他习惯早起,她可没有,要他小声些,别天天做个人形闹钟。

从此以后,每天起床到走出房门这一段路,就变成了莫棋生命中最大的考验。

要很注意、很小心,不能发出任何脚步声,不要碰到东西,开衣柜的动作轻柔得像在碰触一颗上等水蜜桃,不能有丁点儿错误的力道,否则那娇嫩的水蜜桃就完蛋了。

迅速抽出衬衫、长裤、皮带,然后关起衣柜。

到这里都很顺利,丝毫声音也没发出,但接下来的开门动作又是一道难关。

房间门该修理了,推动的时候经常会发出嘎吱声,他给门轴上过几次油,但没用,下回要请工人来看才行。

集中精神,他握住门把,打开一条小缝,身形像游鱼一样迅速钻出。

呼!他伸手抹去额上大把冷汗,今天总算也顺利完成老婆大人的交代,好险、好险。

他没看到,他钻出房门瞬间,床上的人儿也睁开了眼睛。

路露拉起棉被蒙住头,整个人闷笑到抽筋,这个老公真是呆透了。

说来他们结婚也六年了,他就没发现,她其实是很浅眠的,只要床上稍有动静,比如他翻个身,她都会知道,更遑论下床这么大的动作。

刚结婚的时候,为了同床共枕这件事,她没少骂过他,每回只要一被吵醒,她就要摇醒他,她不能睡,他也休想睡。

而莫棋呢,他是一沾枕就自动入眠的人,哪怕被摇醒,脑子里也是一片混沌,乖乖地坐在床上等她骂完,再倒头继续睡。

至于她到底在火些什么?他隐约知道,却又不是很清楚。

新婚第一个月,他们两个都熬得像熊猫一样,差点没累死。

幸好他的生物本能够强,虽然不清楚老婆大人为什么喜欢在半夜摇醒他,还是莫名其妙养成好习惯,上床之后一个姿势到天亮,因此保住了他们的婚姻。

然后……不知不觉六年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

耳朵接收到浴室传来的冲水声,他上完厕所了,接下来是用三分钟的时间来刷牙。

计时开始。她眼角瞄着手表,当电子表跳过三分钟时,她听到漱口的声音。

看吧!她对他的了解已经到他眨个眼,她就知道他心里打什么主意。

生活日复一日,一点改变都没有,不禁令人感到有点烦闷。

好吧!今天来做点改变。她跳下床冲到厨房,鲜奶、吐司、火腿、蛋;五分钟内准备完毕。

嘿,她做早餐的速度够快吧?

当莫棋梳洗完毕,走出浴室时,就看到他可爱的小妻子路露捧着早餐,呵呵地对他笑着。

虽然已经二十八岁,但娇小的身材、娃娃脸,配上那头清汤挂面的短发,路露还像个未成年学生,可说是真真正正永远的十八岁。

莫棋抓抓头,相较于老婆的娇小,他身高足有一八五,两个人站在一起还曾被笑称像七爷、八爷出巡。

老婆,你要用洗手间?他快快让开身子,黝黑的木炭脸上写着困惑。路露一向晚起,她工作的咖啡馆要十点才营业,所以她大概都九点起床,今天怎么提早了?

木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用洗手间?看清楚点,我手上拿的是什么?她难得兴起帮老公准备早餐。

结婚以来,她做早餐的次数五根手指数得完。

没必要嘛!现在早餐店这么多,荤的、素的、中式、西式……只要有钱,全都吃得到,何必辛辛苦苦自己做。

有人肯赚、有人舍得花,经济才会活络。这是路露的观念,也可以视为她懒得下厨的借口。

莫棋看着她手上的托盘,了解了。原来你肚子饿了。那你怎么不去饭厅或客厅吃,要站在洗手间前吃?

木头、真的是木头!路露翻个白眼。

这不是我要吃的,咖啡厅有供应早餐,我何必要在家里吃?这是做给你的,木头。没错,木头正是莫棋的绰号,她取的,古时棋子多以木刻,他名为棋,不是木头是什么?

当然,他像木头一样呆也是原因之一啦!

我……莫棋为难地抓抓头发。可是我已经跟同事订了早餐了。他有同事家里是开早餐店的,本着肥水不落外人田的想法,他们全部门的早餐都外包给那位同事了。

怎么这样,她难得想跟他浪漫温存一下的,这老公,什么都好,忠厚老实、勤勉顾家,就是没有情调,每每想要激起夫妻间的热情,总要她采取主动。

我不管,我辛辛苦苦做了早餐,你一定要吃。等他吃完东西,才有力气干些费力气的活儿。

那我订的早餐怎么办?浪费是不好的行为。

她想了一会儿。嗯……留着当午餐好了。

我中午也订了饭盒。他也有同事家里是开快餐店的。

饭盒留着晚上吃。木头,气死她了。

晚上要吃你做的饭。虽然她烹饪的手艺不怎么样,但因为是她做的,所以他每晚都很期待。

大木头。她终于受不了了,拎住他的耳朵。总之我命令你,立刻把东西吃完,然后……她小手摸进他的衣襟里,按抚着那结实有力的胸肌,恶狠狠的语调突然变成糖蜜一般的呢哝软语。我会让你将吃下去的食物全都消耗完毕,再到公司吃另一份的。

呃!老婆……莫棋扭动着身子,他终于知道路露做早餐的意思了。可是……

还可是什么?将托盘交到他手里,她像只无尾熊一样攀在他身上,甜腻的吐息喷上他耳朵。木头,你不喜欢我吗?来啦,跟人家来嘛……一边撒娇,一只小手在他胸膛画着圈圈。

老婆,我刚冲好澡。他苦笑,这种事不是都在晚上做吗?大白天的不太好吧,而且他还要赶公车上班呢!

有什么关系,等会儿再冲一次。说着,她曲起膝,轻轻摩擦着他。

他的气息变得沉重,黑炭脸颊浮上一层红晕,脑袋热得发昏,不自觉地往卧室方向转去。

突然,手表叮铃铃地响了起来。这是他早设定好的闹铃,提醒他赶公车用的。

啊,五点半了,再不出门我会赶不上六点的公车。

当年小俩口买房子时,考虑到房价和生活环境,选择在市郊购屋。优点是,这里空气清新,上了顶楼,一眼望去,山水如画;但缺点是,每天上班搭公车、转捷运,要奔波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公司。

家里唯一一辆小MARCH是路露上班用的代步工具,莫棋心疼老婆每天上班日晒雨淋的,就用新婚第一年的年终奖金买了台小车给她。

不过路露并不常开,嫌油价贵到没天理,她不爽被当成冤大头,反正上班的咖啡厅骑脚踏车二十分钟就到了,就当作运动喽!

夫妻两人都是崇尚生活简单、简单生活的人。

人少欲则知足,不过今天例外。

今天特准你搭计程车上班。不赶车,他六点半再出门也来得及,现在才五点半,他们足足有一个小时可以风流快活。

她又是挑逗又是勾引的,一手拉下自己的睡衣,一手轻巧拨开他衬衫的扣子,小脑袋埋进他怀里。

不行,计程车太贵了,我还是搭公车的好。他落荒而逃,手上的托盘都没来得及放下,直接抱着跑走。

路露愣了半晌,跳起来大叫:死木头,不解风情!

不过想到他逃走的背影,那臊得通红的耳朵,压抑着欲火的羞赧表情……

呵呵呵……真是好可爱啊!

她的老公是世界上最不懂得浪漫、却也最有趣的人,所以……慢,她扬到一半的唇角突然僵住,刚才莫棋做了什么?他……他拒绝了她的求欢?

一瞬间,她脸色青白。

和莫棋是大学入学时认识的,那一天,她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正要去宿舍,在凉亭附近遇见他。

当时他一看到她,目光就再也没有移开过,呆呆的,像只牵线木偶一样,她走一步、他进一步,差一点点就跟她进了女生宿舍,后来是舍监拿着扫帚将他赶出去的。

但他不死心,就站在女生宿舍门口等,从上午九点等到中午十二点,她整理好行李,准备出去吃饭,他又开始跟着她。

起初,她以为自己遇到神经病、跟踪狂;后来事实证明,他很正常,只不过是被爱神的箭射中了,顿时犯傻。

只是那呆木头也不表白,除了会呆看着她之外,别的事都不会做,她的好友忍不住就想整他。

莫棋平时也是很有个性的人,但事情只要一牵涉到路露,他脑袋就会秀逗,任人捉弄,不仅没有察觉,也不会生气。

大学四年,她的好友们简直将他当成奴才使唤,反正只要说一句:路露想要讲义、路露想吃宵夜、路露想去唱歌……莫棋就是有办法满足大家的要求。

最后她看不过去挺身而出,一次又一次为他解围,逐渐了解这个男人的痴心及专情。

哪怕一百个要求里只有一个是真的,为了不遗漏她的要求,他情愿辛苦点做到百分百。

那一剎那间,她对这个男人动了心,于是他们开始谈恋爱。

大学毕业典礼的同时,他们举行了婚礼。

六年下来,他疼她、宠她。对别人而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个梦,但对他们,那只是最普通的日常生活。

她无法想象,如此深爱着她的莫棋有一天居然会拒绝她的亲近!从前他是那么喜爱、那么兴奋、那么热切……

到底哪里不对,七年之痒?但他们结婚到现在才六年,难道婚姻果真是爱情的坟墓?

不可能,不会的,她不信,也许外界的诱惑会让别人意志动摇,但她相信莫棋不会。

也许他今天不舒服……对,他一定是生病了,不想传染给我才跑掉的。

但这个借口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清晨的时候,她分明看见莫棋窜出卧房的动作有多俐落;说他一拳可以打趴一头牛都有可能,说他生病,别闹了。

无精打采地走进闲人咖啡厅。

这家店是路露和两位大学死党一起开的,取名闲人是因为三个女生都很闲。

路露的老公莫棋是做游戏开发的,虽称不上大富大贵,年薪也有破百,足够小俩口开销了;初结婚时,她当了一个月的专职主妇,闷到发慌,碰巧两个死党,修女云芸和祸水蓝岚也同样在家闲到快发霉,三个女人就合伙开了这家咖啡厅。

但取名咖啡厅,里头却只卖一种特调咖啡,雀巢三合一冲泡的,冷热皆宜。

不过店里的红茶则是附近一绝,因为云芸嗜红茶如命,店里光是红茶种类就有十来样,什么大吉岭、伯爵、锡兰……应有尽有。

修女是云芸的绰号,因为她外表圣洁如同修女一样,让人望而生畏;但可惜啊!她的圣洁只在外表,她奉行的座右铭是:********。

蓝岚又叫祸水,拥有祸国殃民的美貌,若在古代,一定是妲己、杨贵妃一流的人物。她是店里的主厨,负责糕点、简餐,烹饪手艺一流,就是人迟钝了点,多少男人冲着她送花献礼、狂往店里跑,偏偏她只当人家要跟她做朋友,弄得现在是朋友满天下,男友独一人。那一个还是她尚未出生时,某日蓝家老爷爷喝醉酒跟朋友打赌赢回来的,蓝家没一个人当真,除了蓝岚。

路露在店里负责服务生和收银员的工作,客人们昵称她小可爱;逢人就笑咪咪的,人人当她邻家小女孩那样的疼,尤其受那些欧吉桑欢迎。

但今天小可爱却笑不出来了,她满脑袋都是莫棋落荒而逃的影像。是她老了,年华不再,还是他变心了?为什么一向爱她入骨的老公居然会拒绝她的求欢?

他们夫妻才二十八岁,正值人生黄金期,没道理不冲动的啊!

到底怎么回事,她百思不得其解。

小可爱,苦着一张脸干什么?欲求不满吗?清冷的语调、圣洁到会发光的脸庞,却吐出那样的语句;听云芸说话总让人有股呕血的冲动。

是啊!路露翻翻眼皮子。欲火快烧尽九重天了。

是怒火烧尽九重天吧!蓝岚娇懒的声音响起。我记得喔!这是清香白莲素还真的成名绝招。她是霹雳布袋戏迷。

路露和云芸都没有理她,绰号祸水的蓝岚一旦胡闹起来,很麻烦的。

怎么,你老公不行了?云芸直接跳过蓝岚,对着路露说。

他才二十八岁,不是八十二岁,哪这么快不行!路露直接吐回去。

那也不一定,说不定他毫无节制,早早消耗光了。云芸推推鼻上的无框眼镜。我记得以前听人说过,男人一辈子的存货量大约一个宝特瓶那么多,不节制着用,是很容易干枯的。

几个女人围在一起谈天的话题,比男人们讲黄色笑话更夸张。

路露俏眼一瞪。我像是那种愚蠢的把铁杵磨成绣花针的人吗?

光你一个人当然不可能啊!云芸笑得就像一个正在酒店风流快活、大行不道德之事的大老板。可多加几个呢?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怎么我一句也听不懂?蓝岚不甘地插了句。

云芸好心解释:小露她闺房生活不和谐,我怀疑她老公吃外食。

不可能。路露还没反应,倒是蓝岚先开了口。莫棋那么老实的人,怎么会吃外食?一定是搞错了。小露,你不要听信谣言,我有认识很厉害的侦探,请他帮你查过再说。

有没有听到?谣言。路露睨了云芸一眼。要说木头外遇,我也不信。

哼!被人倒打一靶,云芸恼得冷哼一声。男人跟色狼是画上等号的,要叫男人不好色,就跟猫儿不偷腥一样,不可能。

但是我跟木头从结婚之后感情一直很好啊!路露辩解道。

再火热的爱情也有烧尽的一天。云芸继续泼冷水。

芸。蓝岚拉拉云芸的衣袖。我怎么觉得你在挑拨离间?

我是啊!云芸回得理所当然。你们不知道吗?红茶是我的第一爱好,第二爱好就是拆散鸳鸯。

你不得好死啦!路露随手拿起一张纸巾丢她。

好死难死不一样是死。云芸才不在乎那些。

呿!路露不理她,兀自把头埋进两手里生闷气。

芸……小露……蓝岚在中间当和事佬,这边扯扯、那边拉拉。

路露和云芸身上的鸡皮疙瘩同时起立敬礼。

得了,你别冲着我们撒娇,我们受不了。路露和云芸一同举手投降。

那开始说正经事吧!蓝岚拍着手笑说。

云芸转了转眼睛。要我说……小露,再好的感情呢,也会被平淡给磨光。重点是,你要怎么去营造那种气氛,让你老公再度迷恋上你!

浪漫吗?我有啊!今儿个大清早,她还半露着****勾引老公呢!可惜不管用。

你的招式肯定都落伍了,要想些别的办法才行。云芸继续帮她出主意。比如香氛蜡烛、情趣内衣什么的。

我有、我有。蓝岚一阵风似地冲进休息室,抱出一只大袋子。早上才买的,都没用过,送你。她把袋子推到路露怀里。

路露接过袋子打开一瞧,一套薄纱制的情趣内衣,上身像肚兜,露出整个后背;下面是条丁字裤,前头缀满了蕾丝和羽毛。至于香氛蜡烛,则有两打之多,看得她差点昏倒。

岚岚,你买这玩意儿干什么?以蓝岚祸国殃民的美貌已经堪称万人迷了,还需要这些俗气的东西吗?

你不觉得它们很漂亮吗?你看这些羽毛和亮片多可爱,还有蜡烛,这个像苹果,这个是凤梨,还有桃子……我就全买啦!小露,你不要客气,这些东西我家还有很多,如果你不够用,尽管来我家拿。蓝岚很大方的。

原来三个女人中蓝岚才是最深藏不露的,路露和云芸深感佩服。

现在道具齐全,只差执行方案了。

小露,今晚你就换上这套情趣内衣,然后把家里灯都关了,点上香氛蜡烛,躺在沙发上,给你老公一个大大的惊喜。云芸道。

我只要躺着就好,不必做别的事?路露有点儿怀疑,她今天早上又磨又蹭的都没让老公擦枪走火,光是躺着行吗?

你会跳脱衣舞?云芸问。

路露摇头。

钢管舞?云芸再问。

路露再摇头。

那你还是躺着好了。既然路露不擅勾引之道,还是乖乖躺着等老公扑上来快一些。

点蜡烛、躺着。路露一个弹指。好,了解。

蓝岚伸出她的柔荑,路露和云芸同时有默契地举高自己的手,三个女人,三只纤手在半空中一击。耶!正义必胜!

不过这关正义什么事?

上一章
下一章第2章
同类热门
  • 盛宠凉薄娇妻:老公太温柔盛宠凉薄娇妻:老公太温柔疯子棠|现代言情她生性冷淡,纵然身处逆境亦活得潇洒自在。隐匿三年归来,简云裳只想讨回原本属于她的东西。顺便让那些曾欺辱过她的人知道,作恶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蒋牧尘,京都街闻巷议的豪门阔少。俊帅无韬、杀伐果决,却从未有女人能入他法眼。一场始于她有预谋的利用,令他失了理智,强硬娶她入门。只是被迫嫁给蒋牧尘后,一切似乎都失去了控制……这个男人似乎与传闻中的不一样!木讷?不解风情?那是谁,会因为她说饿了,半夜亲自下厨?又是谁,甚至甘愿成为她手中的剑,斩平荆棘?
  • 重生之天命贵妻重生之天命贵妻诺梵|现代言情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害死,沈青曈幡然悔悟,想要同那人同归于尽,最终却被仇人害死。一觉醒来,却发现她重新回到己怀孕的时。救人,让她得到异能,一双能够看透生死的眼睛。拥有‘鬼瞳’的沈青曈,这一次,不愿意相信爱情,只想将自己的儿子护在怀中。可是当生下儿子的那一刻,她复仇的火焰,终于开始熊熊燃烧!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先婚后爱:佳妻反抗无效先婚后爱:佳妻反抗无效米小兔|现代言情大婚之日,却被掉包,意外的嫁给了陌生男人。他对她冷言冷语,淡漠至极。她不能接受自己嫁给了陌生的男人,想方设法的逃跑,逃脱不成,却被他囚禁。一场囚禁,囚住了她的人,却囚住了他的心!他放下了面子,大胆的跟她表白:“楚沫然,我爱你,我爱你了啊……”她弯着嘴角:“你终于承认了……可是,我不爱你,我还要让你痛苦一辈子!”她不爱他,却嫁给了他;他爱她,却不能得到她的心!她怀了他的孩子,却用孩子来威胁他离婚,为了孩子,他心不甘情不愿的选择了离婚。一纸离婚协议书,让她解脱了。可当她离开他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他……
  • 名门少夫人名门少夫人安然若苏|现代言情亲眼目睹未婚夫跟妹妹出轨,她跑去酒吧买醉,却遇见了一个陌生人。遭陷害,丑事曝光,被退婚,他却出现说要娶她?结婚六月,她沉陷在他的温柔陷阱中,最终发现这一切只是他报复的手段!当腹中胎儿变成死婴,她才彻底醒悟:离开,是最好的解脱方式!
  • 女配日子不好过女配日子不好过彩玄悠|现代言情黑西贝:穿越女,天生注定是女配,自认为能无所顾忌地超脱情爱之外看待周围的人南宫玥:重生女,改变黑西贝悲催女配命运的第一人上一世由暗王集团“独领风骚”的局面在这一世由重生者南宫玥打破,北堂星海、贾琪雅、东方慎、黑蝶白羽等等上一世与黑西贝相关的人物也在这一世慢慢开始改变!“星象变了”黑衣人惊讶极了,哪个是主星??必须赶在主上发现之前找到!不然的话……PS:第一人称为主,练笔之作
  • 前夫又来了前夫又来了程白|现代言情问及程暖对于失败婚姻的看法,她总结出一句大俗话:只怪当年太年轻,是人是狗分不清!前夫你好,前夫再贱!
  • 步步惊情:小妻哪里逃步步惊情:小妻哪里逃朗轩影|现代言情千里之外的法国,却遇上了她誓愿守护终生的人。即使被轻视、被厌恶、被毁容,甚至,被当面送给另外的男人,她也不曾后悔过与他的相遇,因为——理想终归是理想,誓言永远是誓言,不得不离别时,她对他,也始终只有那一句美好的祝愿!天之骄子的他自幼便呼风唤雨,因为一切得到的过于轻易,才永远都学不会珍惜,直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他放弃继承权、隐姓埋名、全世界找寻,只想再看一眼那道曾经始终追随在他身后的人影,但是——她的身边,不再只有他一个人的位置,难道他与她的结局,最后只能剩下那句回忆中无限美好的祝愿?
  • 只要你相信我就够了只要你相信我就够了韩羽馨|现代言情讲述了一个超级平凡的女子和超级不平凡的男子之间虐恋的校园爱情故事。
  • 在一起爱下去在一起爱下去欺欺|现代言情曾几何时,我们都想着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恐怕这个答案要等到时光已逝,年华已老时,我们才知道时光见证的那份爱——在与不在。在这个世界里,我们都会向往着一样东西——爱情。爱情就像是音乐谱一样,高低起伏,荡漾起心中的涟漪,有的让人兴奋,有的让人苦涩,要谱出一曲扣人心弦,动人心魄的幸福,却是谈何容易。就好比玫瑰是爱情的象征,却也带着刺,有平淡,有疼痛,爱你亦是如此,那怕手已布满鲜血,还是要把它摘下来送到你的手中,让你我都能闻到那一抹的芳香。
  • 斜阳新月若成梦斜阳新月若成梦微微喏喏|现代言情第一次见面:她嚣张地说:“你要是输了,姐请你吃饭!”他故意输给她,冷声说:“我输了,请吃饭。”第二次见面:他贴在她耳边说:“你输了,做我一个月的可爱女仆,若是赢了,我把小蛇送你!”某女无法抵挡诱惑,转眼却输的一败涂地!当时限已到,她想要不辞而别,他说:“你想要就这样一走了之?你做梦!”她转身吼道:“对啊,我就是做梦才他妈的会爱上你!”~~~~~~~~~这是一篇有点小搞笑的文文第一次写文,因为看了(会长是女仆大人)才有的灵感,有些生涩的地方还望你们见谅,希望它可以给你们带来些许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