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超级学靶

超级学靶
超级学靶
作品总数2累计字数160.02创作时间211个月16

连载作品
全部作品
  • 花都盲相师

    花都盲相师

    都市完结8.52万字
    如果你在公园门看到一个算命先生,不要在意。但如果他是一个年轻人,那你就要小心了;如果他不但年轻,还是个瞎子的话,那你就更要注意了。因为……他不但可能身怀绝技,还可能腰缠万贯,更有可能……
    第27章 你会跳大神?2020-02-19 13:17:23
  • 雕龙刻凤

    雕龙刻凤

    都市完结151.50万字
    新书《花都盲相师》已发布,欢迎各位新老书友的点击阅读……
    第441章 大结局2020-02-19 19:30:44
热门推荐
  • 冥中注定:鬼夫一吻好羞羞

    冥中注定:鬼夫一吻好羞羞

    我叫张淼,今年十八,是个艺术生,有天我出去写生,住在一家叫如家的宾馆,没想到差点被一个陌生人拉走,我大喊大叫可是宾馆的员工特别冷漠,没有搭理我,直到我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回到了房间,可是我的背包里多了一张永远丢不掉的肖像画,梦里多了一个看不清却夜夜来欺负我的男人.......
  • 我的江湖之初心

    我的江湖之初心

    因为一场交通事故,使洛辰成为了植物人,殊不知让洛辰去到了一个不拘一格的魔幻江湖世界。在那里他遇到了他的莫逆之交,还有他的真命天女,又演绎了一段亦生亦死的恋情。对于他而言到底是幸福还是一段苦难的开始……
  • 邪恶总裁:我的宝贝老婆

    邪恶总裁:我的宝贝老婆

    他,HAN集团的总裁,在刚回国的第二天,在酒吧里对她一见钟情,她,冷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冷卉。因为父亲身患重病,而不得不放弃学业,去管理冷氏集团,却在刚接手公司的第二天,认识了HAN集团的总裁--韩哲熙。
  • 圣士启源

    圣士启源

    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段传奇的故事,一个被遗落的小男孩
  • 碧血1940:绥西抗战往事

    碧血1940:绥西抗战往事

    小说以1940年2月1日绥西草原上的乌不浪口战役为始,以同年旧历四月二十八日的恩格贝战役为终,细致而生动地描绘了国民革命军中一支驻扎于宁夏省的团级建制的部队训练、休整、行军、打仗,直至全军覆没于远离家乡两千里外的恩格贝台地的全过程。
  • 活佛系统

    活佛系统

    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八零后青年,无意之中的穿越到了另一个陌生的世界,怪的是阴差阳错的穿成了和尚,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但是相随而来的竟然还有一个和尚系统,称为“活佛系统”,这不是一个升级系统,却会频频的在自己为难的时候帮助自己,有了系统这个后盾,只要自己能够救人一命,系统便会提供一次抽奖的机会,奖品丰厚,拭目以待。本着我佛慈悲的心态,小和尚于是决定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将世间的恶人恶魔消灭殆尽,还天下苍生易安居乐业。新人新书求支持
  • 一开口就拿订单:12天掌握成功销售的96个口才技巧

    一开口就拿订单:12天掌握成功销售的96个口才技巧

    本书旨在让销售员在*短的时间内掌握*有效的销售口才技巧,走进本书,你就会明白,不需要演说家的长篇大论,只言片语也能引起客户的共鸣;不需要辩论家的慷慨激昂,平铺直叙也能打动客户的心。销售口才就是这样,一句真诚的问候,就能敲开客户的心门;一句巧妙的提问,就能探知客户的需求;一句灵活的引导,就能打开客户的口袋……
  • 真的真的好爱你

    真的真的好爱你

    苏筱溪明恋了林泽宇整整五年,从高三到大学,一直追到大学毕业。一次大学聚会上,被林泽宇的爱慕者讽刺,颜面尽失,而林泽宇却是一脸的互不相干。苏筱溪绝望了,她和林泽宇立刻断开了来往。两年后,苏筱溪已经成为网络一流小说家和顶级服装设计师,秘密继承了苏家产业,将苏家企业发展到了全亚洲乃至全世界,而林泽宇也成为了林氏公司的总裁,发展的顺风顺水。再次相遇,是在一场晚宴上……注:此文为短篇,此文作者乃学生一枚,只能周末更新,再,文笔烂见谅
  •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四个签名与珍宝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四个签名与珍宝

    在世界文学宝库中,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系列,是侦探小说的顶级经典名著,是侦探小说中一座不可逾越的文学丰碑。神秘、刺激、曲折、惊恐的故事情节,神奇、智慧、缜密、正义的“神探”形象,使许多读者从喜欢福尔摩斯开始到喜欢侦探小说,使许多作者从喜欢福尔摩斯到走上了侦探小说的创作之路。以至于文学中的名侦探福尔摩斯,与动漫中的米老鼠和宗教故事中的圣诞老人一起,成了世界知名的“三大名人”。这就是文学经典的魅力,这就是文学经典的力量。
  • 赛尔号之丧尸帝国

    赛尔号之丧尸帝国

    人类沈峰与战神联盟联合冥界之子“冥帝·修罗”与冥界之王展开一场生死决斗,最后,到底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