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梦里水乡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热门推荐
  • 婚情告急,总裁步步逼婚婚情告急,总裁步步逼婚千桦尽落|现代言情相爱十年,结婚五年,为他的公司她呕心沥血。直到他带离婚协议书前来,她才如梦初醒。离婚离家,连庄初肚中的双胞胎也未能保住。前夫捏造庄初隐婚种种证据撇清自己,让金牌建筑设计师庄初身败名裂。庄初心痛难当,大醉而出,手握请柬哭的一塌糊涂。容谨城烟眸子忽暗后道:“婚礼,我带你去……”容家盛世婚礼上,容谨城揽着庄初纤细腰身而来,姿态暧昧不明。四年离国进修,她在容谨城几乎一败涂地时坚持离开。再次回来她以为那个傲慢男人早已将自己遗忘脑后。谁知她走丢的心肝宝贝儿却意外和容谨城相逢站在街尾大眼瞪小眼。当初拒婚出国,四年后却带着他的孩子回来,容谨城怎能饶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整仙专家整仙专家遥远的期望|仙侠仙界一个天性顽劣小孩,走上不平凡的修仙之路,整人手段匪夷所思。修仙后进入他人赌局之中。拜了六个师父,下了万年的苦功,学了一身手艺,炼丹,制器,阵法,机关,经营全仙域最大商行.整仙手段更上一层楼,最终他一个修仙废人居然也修炼成神,却是个想不到的神......
  • 凤凰斗:第一嫡女凤凰斗:第一嫡女南宫思|古代言情有比她更倒霉的穿越么?被人谋害致死也就罢了。继母谋夺了她的嫁妆,继妹又抢夺了她的地位,夺走了她的心上人。而她,却被人所骗,跳水自尽。一朝重生,软弱嫡女睁开双眸,却已经完全变了个人,灵气逼人,光华无限!重生十五岁,她发誓夺回一切,再不做那单纯被人欺压的无知少女!抢她的嫁妆,她就让那些人血本无归!抢她的地位,她就让那些人一钱不值!名门嫡女复仇重生,大宅内斗宅门,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保弟弟,斗继母,耍继妹,踢渣男。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不要说她狠毒,不过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星光天后:包个金主暖被窝星光天后:包个金主暖被窝莫负斯楼|现言【甜宠文】“金主先生,我收到邀约,要去拍写真。”写真?那种露这又撩那的?他脸一沉:“不许去!”她眨眨眼睫毛使劲卖萌:“可是我都签约了,万一被传耍大牌,我粉丝会伤心的!”“我亲自拍。”最好边拍边来一段爱情动动大片!半小时后,空荡荡只有彼此的摄影棚中。透过镜头看到一袭日常衣裙的她,他眼神微闪:“就这样?不用脱…光?”“……你在想什么呢?流、氓!!!”【群:329960154;粉丝兴趣部落:莫负斯楼;期待您的加入么么哒】
  • 驭兽称神驭兽称神小驭兽|玄幻在这块奇怪的大陆上,魔兽与人和平而又不和平的生活。驭者和御兽是完美的伙伴,而人类和魔兽又是敌对的死敌
  • 邪盗邪盗愚人|仙侠主角谢莫言表面上是一名普通大学的学生,但是真正的身却却是一位盗贼界赫赫有名的“无影盗贼”。一次意外让他接触到了神秘而又不为人知的修真界,故事讲述了主角与身边的几位红颜知己的爱恨情仇,并且与神秘的魔门明争暗斗的故事。
  • 感情杀手感情杀手月色人生|历史《感情杀手》:人是自私的还是无私的?人是坚强的还是脆弱的?人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其实感情就是一把双刃剑-------。第一部《悬爱》:爱是折磨是痛苦还是笑着为她死去-----。第二部《夺恨》:恨是疯狂是不可理喻还是剜心的疼-----。第三部《孽情》:情是缠绵是揣测还是生与死的抉择------。第四部《缘愁》:愁是关爱是无奈,还是下一代刻骨铭心的痛------。余下四部为发展版:人类文明是在原始社会的合作团结中长大。难道我们现在就不能在竞争中进一步的融合?难道我们就不能在最短的时间踢开宇宙星际的大门?其实这是一把解开阴暗心灵的钥匙。这就看你如何领悟了。
  • 末世血龙神末世血龙神苍狼踏月|游戏世界灭亡之际,邢宇被未知的力量传送到异界,看身怀现代科技产物的邢宇如何在一个游戏的世界里混得如鱼得水。邢宇来了,让原本就不平静的世界更加鸡飞狗跳,更让无数菜鸟苦不堪言。邢宇一脚踹倒一个1级小战士踩在脚下,冲着周围大喊:“还有谁?”有个老妇从后面走上来一把拍翻邢宇,满脸鄙夷道:“臭小子,赖了我几个月的房租还敢得瑟!”
  • 邪情狂少邪情狂少秦明秧歌|都市娃娃亲的未婚妻美艳无双,他却偏偏要退婚。与众美女同居一处,他却偏偏坐怀不乱!难道是对女人不感兴趣?燕云嘿嘿一笑:“都收入后宫才是我的目的,不要打草惊蛇嘛!”看异能少年燕云如何收美女、踩纨绔……
  • 无赖娘子:生活废材要逆天无赖娘子:生活废材要逆天龙问月|幻情“小白,小白,小白……”一声一声的呼唤,从最初的大声到最后的有气无力,自听筒的对面传了过来。慕白听的是眼皮不停抽搐着,体内的小火山正在慢慢的被点燃。“什么事?说。”“我饿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出门之前不是给你准备了一个房间的食物吗?这才一个礼拜的时间,你就吃完了?”火山已经到了即将爆发的边缘。“是。”一个字,却让火山彻底的爆发了出来。似乎知道对面会爆发一般,电话另一头的慕冰立刻扯下了戴在自己耳朵上的耳机,放在了一个手臂远的地方。但里面的声音却能够清楚的听到。“废物冰,你这个蠢货。老娘出门的时候是怎么交代你的,让你不要一次把东西吃完,你不听,让你不要在我做任务的时候黑我的手机跟我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