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身死

  黄氏拜了四拜之后,慢慢的站了起来。她的动作很慢,好像在做着什么重要的事情,小心翼翼的。这时,她转过身来,看着我,对我这边看了一眼,看到这里,我的背上起了一阵冷汗,现在老道士不在里,我可对付不了这个怪物,但幸好,黄氏只是好像很随意的看了一下,就走到石棺旁边,伸出一只手,慢慢的在石棺的盖上抚mo着,动作很轻柔很舒缓,好像是在按摩一样,一边抚mo一边依然在冷笑。从她的动作来看,似乎对石棺的主人感情很深,那种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只有热恋的情人才会有,而从她的嘴里发出的冷笑声却又叫人听了心惊肉跳:好像对一个人怀着深仇大恨、忿愤到极处爆发出来的阴冷。我不知道如此矛盾的感情怎么会通过动作和语言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好像自从我进入到这里就再也碰见不了一个稍微正常东西。
  这时,令我无法相信的事情发生了:黄氏用那双惨白的手将石棺盖轻轻的提了起来——这一下子只怕有好几千斤力气吧,想不到黄氏轻而易举的就将之提出起来,实在叫人难以置信,我张大了嘴巴,此时已经不去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了,只是定定的看着接下来发生事情。
  打开石棺之后,黄氏冷笑声更甚,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尖,在石室中回荡着,极是刺耳,声音直刺入灵魂深处,叫你没来由的心慌。在笑声当中,黄氏将石棺内的尸体慢慢的托了出来,此时我已经被笑声折磨得快发疯了,用眼睛瞟了一眼黄氏手中的尸体,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熟悉,似乎这具尸体自己应该认识才对。
  可是不对,我以前从来没有到过这里,也没有看见过这个石棺,怎么可能会认识这具尸体?我苦笑了一声,心道:发生了太多事情,看来我已经神智不清了。
  但不对,当我再一次用眼睛瞟了一下那具尸体时,我的脑中嗡的一声,什么也不知道了。天呀,我看到了什么?那具尸体居然会是:老道士!
  石棺里面居然是老道士的尸体,这,这怎么可能?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老道士应该跑去追黄氏了,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又怎么可能被黄氏杀死,还要装进石棺里面?即便是这样,黄氏为什么又要当着我的面将老道士的尸体再一次弄出来?是为了示威吗?
  我现在心完全乱了,我不敢确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切是不是真的,甚至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勇气再看下去。可是真见鬼,我居然又发现另外一个让我迷惑不解的事情:现在黄氏已经将老道士的尸体完全从石棺里面拿了出来,她面对着我,从我的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那具尸体,跟着老道士学了那么久,如果说还说到了什么东西的话,那就是对于尸体的辨认,一具尸体,看上一眼,便应该判断出它的死亡时间,主人的身份,灵魂的去向。这是做为一个合格道士所必须具备的基本技能。
  而现在这具尸体我可以看的出来:早已经死去多时了。从尸体表面上看来,至少有好几十年了。但这是不可能的!可是眼前的这具尸我又可以绝对肯定就是老道士的,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对,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冷笑声忽然停了下来,接着黄氏转过身,将头仰了起来,披散的头发向后垂下去,露出那张苍白的脸,嘲讽的看着我,一步一步的向我走近。我真的快崩溃了,也失去了理智,夺门而出,在甬道内拼命的跑着,背后响起黄氏的笑声,还有那张惨白的脸,嘲讽的表情一直在我的眼前浮现,这里一定有我不知道的阴谋!我一边跑,一边想着。
  我不知道在甬道内跑了多久,虽然我知道,像这样跑着会很危险,但已经顾不得太多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易儿,你怎么会在这里?快回去,危险”一声冷喝将我从疯狂中催醒。
  逃离与身死
  我一回头,却见老道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身后了,定定的看着我。
  “你是谁?”我跳了起来。
  老道士皱了皱眉头,又好气又好笑的道:“我是谁难道你不知道吗?我自然是你的师傅了,你不呆在石室里面,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已经被彻底搞晕了,现在我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或者跑进一个幻阵里面,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我知道所有经历的一切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只是这其中一定有着我想不通的原因。想到这里,我并没有追问下去,只是定了定神,道:“追上那东西了吗?”
  老道士摇了摇头,“差一步,被她跑了,好了,看来我们要早点想办法出去了”我还想要说什么,老道士却摆了摆手,止住了我的话,“有话出去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
  我一言不发的跟着老道士后面,看了看四周,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时空已经恢复了正常,这里正是我来时那条甬道,而那间石室还有石室里面的阴煞早已经不见了。
  不一会儿,我就看到了黄英所在的那间石室,老道士走得很快,我只是机械的在后面跟着,一言不发。
  “易儿?易儿?你怎么了?”一个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
  我从沉思中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跟着老道士回到了石室“没有什么,只不过有点累”我淡淡的答道,但脑中一直出现着石棺中尸体。那具尸体到底是不是老道士?如果是老道士,为什么老道士又会出现在这里?或者说那是另外一个时间里面发生的事情?到底是未来,还是过去?我的心头一阵沉重。
  只是当我仔细打量石室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的情况又发生了一些变化:黄鹃早已经醒了过来,看脸上的血色,就知道没有什么大碍,而异尘却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异尘,不解的道。
  老道士答道:“被它跑了,幸好老头没事,这样我也可以安心了,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们这就出去吧,这里不能再呆下去了,如果再呆下,我也不知道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
  黄鹃还很虚弱,听言也没有多说什么,黄英只是若有所思,好像心不在焉,只是点点头。
  忽然,黄鹃脸色变了,他用手指了指同易,张大了嘴巴,老道士发现不对,急忙掉转过身,却发现同易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不见了。
  “丫头,刚才你见到了什么?易儿跑哪去了?”老道士急急的问道。
  黄鹃只是摇了摇头,脸上说不出的惊惧,仿佛想说些什么,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老道士见状,也顾不得太多,来到黄鹃身边,伸出双手,却被黄英拉住了,“你要对我女儿做什么?”
  老道士也急了,“黄英,我可告诉你,我就这么一个徒弟,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还有,我们师徒二人可是专程来救你的,现在我的徒儿不见了,而她又看见了事情的发生,你说我要干什么?”老道士说到这里已经是青筋结露了,看来这回是真的着急了。
  黄英怒道:“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原因,但是你不能伤害我的女儿,好了,你也不用这么急,事情也许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糟”
  老道士道:“屁,现在我可管不了这么多”
  “好了,前辈,不用再吵了”这时黄鹃才恢复了过来,脸色也好看了一点。
  “乖女儿,你醒了?不要理这个老疯子”黄英不满的道。
  老道士看了看黄英,又看了看黄鹃,道:“我没空跟你打口水战,丫头,你告诉我,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鹃若有所思,“其实刚才我看得并不是太清楚,但那景象却实在有点恐怖。当时前辈正与父亲正对着我,而我的位置恰好站在同易的对面,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我看见一个女人,手里提着一盏灯,从甬道后面走了进来,接着,接着”老道士心陡得一沉,“接着发生了什么?”
  “接着那个女人跑进同易的身体里面,就不见了。然后同易忽然就对我笑了笑,接着就不见了”
  “不见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逃走了吗?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感觉的到,但从始至终都没有人离开这个房间”老道士跳了起来。
  “不是逃跑了,确切的说,他是消失了”黄鹃被老道士一逼,有点语无伦次起来。
  “消失?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消失?”老道士这时脸上恢复了平静,语气一点感情也没有。
  “我也不知道,就是好像突然就那么没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整个人变成一团空气,这种感觉太诡异了”说到这里黄鹃脸色苍白,牙齿打架,身体开始颤抖。
  见此情形,老道士没有说话,只是走上前去扶起了异尘,突然甬道之内忽然震动起来,天摇地晃。轰隆隆的声音从地底传了过来,就在瞬眼功夫,竟然已经近在眼前了。
  老道士道:“不好,快跑”不等黄英反应过来,抚着异尘一马当先朝出口走去,而黄英也抱着黄鹃跟在老道士后面,一边跑,一边不解的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老道士阴沉着脸,眼睛不住的向四周搜索着什么,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听见黄英发问,怒道:“要不是你这么固执,我们也不会陷在这里,要是我们没有陷在这里,易儿也就不会进来,要是易儿不进来,他就不会被那东西所害,这笔帐,我出去再跟你算”
  黄英愣了一愣,“老道士,你说什么?当初这笔卖买你也很热心,现在出了事情就全部推到我的面前,好,是我不对,可是难道你就没错吗?我真是瞎了眼,看差了你”
  黄鹃忽然道:“好了,前辈,父亲,现在不要吵了,还是想想办法逃出去吧”
  老道士似乎被黄鹃这句话提醒了,瞬间恢复了冷静,“现在没有办法,只有在甬道还没有完全蹋陷之前逃出去,才有一线生机”
  “看,那是出口,快”黄英忽然叫了起来,老道士也看到前面有丝亮光,这丝亮光与那惨绿的灯光不同,而是实实在在的太阳光,对于在地底下呆了这么久的众人来说,不异于救世之光。老道士与黄英也都来不精神,而异尘还是半死不活的被老道士拖着向出口走去。
  一百米、五十米、十米,眼看就要逃出去了,可是这时,身后的哄隆声越来越大了,就好像贴着耳朵,要把灵魂给震碎,被黄英抱在怀里的黄鹃忍不住看了一眼,忽然惊叫起来,“天呀,那是什么?”
  听到黄鹃的叫声,黄英与老道士也忍不住向后看了看,这一看之下,不禁一呆,他们看见什么?只见在他们后面是一团血红色的雾气,雾气所过之处,甬道直线蹋陷,就像一张怪兽的血盆大口,贪婪的吞筮着一切。而从血雾中传来阵阵寒气,却更叫人可怕,一股没有来由的威压与恐惧充斥着所有的灵魂,这团血雾出现的时间、地点,包括血雾本身无不透着不寻常。
  “老道士,这,这是什么?”黄英直觉得自己寒毛直竖。
  “这是煞气,血煞之气,但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多血煞之气!”饶是老道士见多识广,此刻大脑也有点短路了。
  血雾行进的速度非常之快,就在三人一愣神功夫,已经到了跟前,老道士这才清醒过来,恨恨的跺了跺脚,“现在不要管这东西,咱们先逃出去再说”说完转过身向洞口冲去。
  而黄英也不是菜鸟,自然紧紧的在后面跟着。
  当老道士冲出地面,黄英也同时从里面扑了出来,这才后怕似的回头一望,这一望他们看见血雾依然汹涌的扑面而来,仿佛不准备停下来一样。
  “老道士,这地面上安全吗?”黄英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道士道:“你们看,正午的太阳光,就算再厉害的血煞之气,也拿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只不过。。。。”老道士说到这里,像是想起什么,忽然沉默不语。
  “只不过什么?老道士,别吓我”黄英脸色煞白的道。
  “同易,同易,看,那是同易,他还没有死”黄鹃这时跳了起来,大叫道。
  “嗯?”黄英眯着眼睛一看,却发现果然不出老道士所料,血雾在出口之处止住了汹涌之势,碰上太阳光,便烟消云散了。然后像有生命一样,神经反射似的向后退缩,就在那血雾当中,黄英居然发现两个模糊的身影,似乎像人类,这一发现,让他大惊失色,再仔细看时,依稀那其中一个影子正是同易的身影,而另外一个却是黄氏,她一只手拿着马灯,另外一只手却牵着同易,轻轻的朝着血雾深处走去,身体不停的摇晃。而同易双手紧紧牵着黄氏,动作小心翼翼,乍一看去,就像回娘家的小夫妻,说不出的恩爱与幸福。
  “同易,同易,你要干什么?快回来,快回来”黄鹃像疯了一样跳了起来,就要冲向血雾。
  老道士拦住了黄鹃,看着血雾当中两个影子,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前辈,难道你见死不救吗?同易可是你的弟子”黄鹃此时失去了理智。
  看着黄鹃疯疯颠颠的样子,黄英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这个女儿与这小子交情不简单呀。“好了,不要再闹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黄英怒道。
  老道士看着黄鹃,道:“丫头,不是我不想救,他是我徒弟,没有人比我更想救他,但恐怕我们无能为力了,相信我吧,也许有缘你们还会再见的”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前辈,他还没有走,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肯出手救他?”黄鹃此刻已经冷静下来,但言语间分明带着怨恨,看向黄英的眼神也变了。
  黄英苦笑一声,看来自己这个宝贝女儿,算是把自己给恨上了。
  老道士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道:“好了,事情过去了,咱们走吧”
  黄鹃像是没有听见老道士的话一样,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渐渐消失的血雾,血雾中的人影走来越模糊,同易与黄氏手牵手,黄手手中拿着小马灯,马灯发出惨绿的灯光,在血雾中显得说不出的诡异,就在同易快要消失的那一刻,黄鹃却发现那个影子慢慢的转过身来,没错,就是转身。那正是同易,虽然隔了那么远,但黄鹃却看得清楚:正是同易的样子,他看着黄鹃,微微一笑。接着再一次转过头去,继续朝着血煞深处走去,最后完全消失了。
  黄鹃只觉得前一黑,接着耳边如海啸袭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九宫山深处炸开了,炸开的冲击波飞散在空中,遮住了阳光,而此时,黄鹃终于支持不住了,瘫倒在地,人事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