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奇怪的黄英

  见黄鹃扑上去,我急了,赶紧拉住了黄鹃,黄鹃道:“同先生,你干吗啊?”
  我没有搭理她,只是对着异尘道:“老头,你看出来没有?”
  异尘开了天眼,细细的看了看,“啊?这,这似乎是一个法阵?”
  “对,就是一个法阵,不但是一个法阵,而这个结法阵之人你还认识呢”
  “你是说老道士?”
  我没好气的道:“除了那老家伙还会有谁啊,难道你没有看见,这结阵的手法与普通的手法有点不同吗?”
  异尘点点头头,“不错,我猜得不错的话,这只是困魂阵,用法是为了困住生人的魂魄不让其离体,并阻隔阴阳,以达到施救的目的,这种阵法如果是一般人施展的话,肯定规矩的按着四个方位有序的插入法旗,可是现在这里的法旗却次序颠倒,转眼间,困魂阵就变成了灭魄阵,这种阵法是老道士独家发明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看来,老道士是想?嗯,不对,难道,老道士是想灭了黄英?”
  黄鹃在旁边什么也听不懂,只是这最后一句却让她大为受刺激,“你是说有人想要害我爹?同先生,你可要帮帮我”
  我哭笑不得,“黄小姐,事情不是像你想像的那样,你还是冷静一下吧,依我看,这其中有古怪”
  “哦,小子,你看出什么来了没有?”
  我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阵法里面的黄英。
  异尘看了半天,这时那个男人依旧在用眼睛瞪着我们,神态满是恶毒和哀怨。异尘与他的双眼对视着,只觉得从那双眼睛里射出来的是冰冷刺目的冷光,让自己好像置身在九幽深渊之中,异尘忽然惊呼,“咦,这个黄英,有点不对啊”
  “你终于也看出来了”我苦笑道。
  “你们到底说什么啊?”黄鹃道。
  “黄小姐,你看,这里面可的的确确是你父亲?”
  “不是我父亲又会是谁?好了,同先生,你们动手吧,把这该死的阵法破了去,救了我父亲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一分钟也不想再多呆下去了”
  异尘道:“丫头,你别急,这里面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这里的东西什么都可以是,但就是不是人。依我看,这应该是一个恶魄,如果冒然将他放出来,恐怕你父亲真的性命不保啊”
  “我不管,我不管,我请你们来是救我父亲的,可是现在他却被关在这鬼地方受苦,你们还见死不救,我,要你们破了这该死的法阵”
  “黄小姐,你冷。。。。”我静字还没有说出口,忽然发现黄鹃的脸色已经扭曲了,她的手里拿着一根冰冷的黑管,正是我们带上身防备的冲锋枪。“我现在叫你们,打开这个法阵,打开这个法阵”
  黄鹃冰冷的道,我这时看了看阵法里面的黄英,却忽然发现这时他的嘴角露出一丝丝嘲弄的微笑,我一呆,登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看来这只恶魄果然非常可恶,被老道士的灭阵困住,竟然还能够影响到黄鹃的神智。哼,想跟我玩这一手,你还嫩了一点。本来我还想考虑要不要真的放这只恶魄出来,只要我能够控制的了他,也算是还是黄鹃一个人情了,不过现在我突然改主意了,想不到这东西如此阴毒。我就要让他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我默不作声,掏出了来之前制作的黄色的符咒,黄鹃对于这些东西并不太懂,所以没有什么反应,而里面的恶魄见了,脸上忽然显出惊慌的神态,我冷酷的对他笑了一声,四张符,在空中一个交错,转眼间,在四个法旗周围落地生根,而这四张符,所排列的方位与老道士正好相反,这样,就有逆灭魄阵,顺困魂阵,这两种阵法一组合起来,一方面可以保护里面的黄英恶魄不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另一方面,却可以让里面的恶魄生不如死,痛苦万分,明说了吧,这是折磨鬼的妙法。
  里面的恶魄被这一闹,立马也支持不住了。黄鹃一呆,忽然发现了自己拿着枪对着异尘和我,莫名其妙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没好气的道:“怎么回事?问你自己吧,你刚才被那里面的东西控制了”
  “我被我父亲控制了?这不可能”黄鹃不信的道。
  “我明确告诉你,那里面的东西不是你的父亲,最多,算是父亲身体里面的一只恶魄而已,你不要打歪了主意。他想控制你破了阵法好帮他逃出来呢”
  “恶魄?什么恶魄?这阵法又是怎么回事?”
  我无语,解释道:“所以说呀,小丫头,什么都不懂,就该听我指挥,别瞎出主意。人身体里面有三魂七魄,而在七魄之中,就有这样的恶魄,恶魄代表着人灵魂中最邪恶的一面,直说了吧,他就是人身体里面的魔鬼,一般情况之下,他是不会跑出来的,一直受着其他魄以及三魂的压制,不过有的时候,它也会单独跑出来,这时问题就非常严重了,如果不尽快将它封印住,它就会危害到主魂,如果这样的情况一旦发生,那么这个人也就彻底没救了,所以我说,老道士将他封印住,是为了保护你父亲”
  异尘道:“你小子别拣那好听的,如果真是为了保护黄清,用得着这灭魄阵嘛,这么阴毒的阵法,只有老道士一个人会,这一点我想不通,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老道士应该是与黄英一起过来的,他们之间不应该产生什么矛盾啊,到底他们在这里遇见了什么呢?”
  “老头,不要编排老道士的不是,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那只恶魄如此厉害,你想想,一般的恶魄有这么神通广大?控制人的神智,这是多么大的神通,鬼王也不过如此,我敢保证,一定有什么事情在黄清身上发生了”
  “同先生,那你说,我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黄鹃可怜兮兮的道。
  我看着黄鹃,又有点不忍,“这,我也说不好,总之,我们先找到他们再说吧,我想,既然他们在这里放了阵法,那么人就应该不远了,最少老道士应该离我们不远了,找到了老道士,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了”
  
上一章第26章 遭遇黄英
下一章第28章 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