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荒山迷踪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回家了,这次回来虽说有着特殊目的,但心里还是有点异样的情绪,我们那个山村叫牛头村,也不知道是谁取了这么一个古怪的名字,似乎好几百年了,就是这么叫过来的。经过三天在车上的昏天黑地的路途,终于到了目的地。黄鹃与老头先找了一个旅馆,住下了。我则托着一大堆东西,回了一趟家。好多年没有看到了父母了,心里怪想念的,幸好母亲与父亲的精神都还不错,见我回了家,有点意外,随即欣兴若狂,唏虚问暖,问长问短,虽然很罗索,但的确心里感觉很是温馨。临走时母亲依依不舍,看那加势,似是极不情愿,我心里一酸,不过狠下心来还是咬牙道:“妈,我这次回来有点事,等我办完事我就回来看您”说完,我从口袋里掏了八万元钱给母亲,父亲一看,急了,“你这钱是从哪里来的?”
  “爸,我给一位老板干活呢,这钱是她给的定金,没事的,您就收着吧”
  父亲不依不饶的道:“你要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干得是什么活?怎么会这么多钱?你不会是?”
  我一看,这下惨了,不解释清楚还真麻烦,幸好我学道这件事父亲也是知道的,“爸,没事,我没干什么犯法的事,就是那户人家有点不干净的东西,让我给看看,真的没事”
  父亲一听,脸上的表情这才松了下来,“这就好,这就好,我就是怕你在外面干什么犯法的事情。想不到你学的一身本事倒也派上用场,你这次回来就专门为了这事?”
  我点了点头,“爸,您别担心,那个老板家离这不远,我这才请了假回来看看您”
  父亲听了这句话,忽然脸色有点不安,突然很焦急的问道:“离这不远是在哪里?你不会是要到九宫去吧?”
  我心中奇怪父亲的反应,觉得这件事情有点蹊跷,“难道九宫山有什么不对吗?”
  父亲更加激动了,“别的地方都行,如果你去的地方是九宫山,就别去了。这钱呀,也退给人家。咱有命挣,怕是没命花”
  看了父亲的反应,我更加奇怪了,看来最近似乎九宫山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父亲,您不用急,到底是怎么回事?”
  父亲只是盯着我,道:“你说,你去的地方是不是九宫山?”
  我不忍心叫父亲担心,道:“爸,您放心吧,我不去那地方,谁会把房子建在那个地方啊,不过,九宫山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父亲听见我不是去九宫山,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是去九宫山就好,不是就好。那你去吧,早去早回”
  我更加奇怪了,“父亲,您给我讲讲,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父亲摆了摆手,道:“这件事你还是不要问了,我怕你那好奇心一上来,非要跑到那地方,白白送了性命”
  我急了,“父亲,您就讲讲吧,我保证,我保证不去还不行嘛”
  父亲被我说不过,这才无奈的道:“不错,那地方最近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对你很不放心啊”
  “哦,到底是什么事情?”
  “大概是在十天前吧,下了一场大雨,山体滑坡。过后,周围村子里有人上山砍柴,却发现了一座裸露出来的古墓”
  “哦?古墓?那里面的东西一定很值钱吧?”
  “不错,那座墓也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当时这个人就刀挖开了这个古墓,却发现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洞口处摆着一个精致的锈花鞋,除此之外,里面什么都没有”
  “锈花鞋?”
  “不错,这个瓷鞋做工精细,而且颜色鲜艳,更主要的是从外表上看,这个锈花鞋可有些年头了,一看就知道能卖个好价钱。当时那小子可高兴了,趁着无人,就将那花瓶偷偷的带下了山,这件事也没有跟别人讲,后来就偷偷的带出去问了一下价钱,据他后来回来对他老婆说,这个锈花鞋可以值30多万呢”
  我大吃一惊,“怎么可能?才一双锈花鞋而已,难道这么值钱?”
  父亲道:“我当时听了也不相信,可是据他们说,这个锈花鞋大概有一千多的历史了,以前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锈花鞋,这是第一次发现,所以,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哦,难道这双鞋有点特殊吗?”
  父亲点点头,“我没亲眼见过,不敢说,但见过的人都说这双鞋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它的鞋跟部”“鞋跟部?有什么特殊?”
  “因为这双鞋花锈是红色的,唯一鞋跟部却是黑色的,而且,呈现出一头黑猫的形状”父亲顿了顿,又道:“这还不算最怪的,最怪的就是这只黑猫栩栩如生,尤其是那双眼睛活灵活现,他们都说,盯久了就好像那只黑猫是活的一样,甚至还有人说看见黑猫的那双眼睛转动呢,”
  “父亲,照您所说,这只鞋子恐怕不太一般啊”
  “我当时听到这样的传说,就想着这只鞋恐怕来正有点不正啊,再说哪有锈花鞋上有黑猫纹刻的,这简直是闻所未闻,要知道,在古代猫可不是一个吉祥的动物。”
  “这么说这小子肯定不会放过它,是不?”
  “谁说不是呢,可是本来说好了第二天要与文物贩子交易的,当天晚上,却不知道是被谁告了秘,公安局封了他们的家,这只鞋子自然也就被收走了”
  “哦,后来呢?”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怪了,第二天公安局的民警却又却而复返,你猜怎么着?他们收走的那只鞋子居然不翼而飞了”
  “不翼而飞了?”
  “就是无缘无故消失了,怎么也找不到。公安局以为是那个村民潜入公安局偷了去,所以折返回来搜查,没想到等到他们推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那个村民一家三口早已经死去多时了”
  “死去多时?”
  “不错,可是更诡异的就是,他们死的时候似乎正在吃饭,吃到中间突然全部气绝了一样,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饭桌上的摆设也没有动,也没有挣扎的痕迹,也没有移动的迹象,甚至就连他们端碗的姿势也没有变,就好像,突然失去了生机一样。民警也查不出死因,不像是病,也没有中毒,全身上下更没有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