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千年往事

  我与老头不禁同时指了指对方,道:“你问他”,黄鹃被这情形搞得破涕为笑,道:“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闹了,现在不是时候”
  “这本日记,你得让我带回去看看,我得好好看看里面是些什么东西,不知道黄小姐意下如何?”
  “就依同先生的意思吧,反正留在我这里我也看不懂”
  “那就不客气了,告辞,三天之后,必有下文”说完,我径直起身,拿着那本奇怪的日记走了。
  黄鹃看着我远离的背影,不禁皱了皱眉头,“异伯伯,你看,他真的行吗?”
  异尘此时哪有刚才那种谈笑不忌的神态,脸上早已收起了笑容,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他行不行,不过,他是老道士最得意的弟子,如果他不行的话,我也想不出谁能够解决这件事情,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也回去歇着吧,不用太过于担心。现在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了,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黄鹃点点头,没有说话,径直走了出去。
  三天了,三天以来,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踏出房间一部,看完了这本日记,我突然有种无力感,这里面藏着的是一个骇人听闻的秘闻,谁要是被卷了进去,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全身而退了。三天以来,我犹豫了很久,最后终于决定;趁着自己介入还不算是太深,及早退步抽身吧。想到这里,我来到了黄鹃家,约了异尘一起。黄鹃似乎这三天以来也没有睡好,接到我的电话竟似显得非常兴奋,我有一丝不忍。难道,我真的要让她失望吗?可是,这件事情以我之力真的可以解决吗?说实话,我一点信心也没有。
  还是那间房,还是那些人,只是此刻我的心情有点沉重,连与异尘绊嘴的精力也没有了。“怎么了,同先生,这件事情是不是很难摆平?这本日记里面写的到底是什么?”
  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我看这本日记里面记载的东西,你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黄小姐,我建议将这本日记烧掉,然后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你可做的到?”
  黄鹃被我凝重的语气吓得有点不知所措,“那我的父亲?”
  “请你也忘了你的父亲,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的通通忘掉,在此后的一生当中最好一个字也不要提,你可做的到?”
  黄鹃先是一愣,接着摇了摇头,“同先生,这不可能,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办的到,但我父亲的事情我一定要追查到底,我绝不能让我父亲就这样走得不明不白。”
  “相信我,这件事情并不想你们想像的那么简单,我们没有必要掺和进去”
  异尘道:“你小子搞什么鬼?这破本本里面到底写的什么鸟东西,把你吓成这个样子,你要是没有胆子就早说嘛”
  我苦笑道:“老头,你就不要在这里添乱了,现在不追究,我们这些人还能够全身而退,要是再查下去,恐怕连我们都要搭进去了”
  “同先生,不管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好了,我不会连累你的,什么事情我一个人承担好了”黄鹃坚决道。
  “你看看,你看看,你好意思?胆子还没有人家小女孩子大,喂,你是怎么出来混的啊?”异尘不满的道。
  看到黄鹃这个样子,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羞愧疚,是啊,什么时候我居然也会害怕了,什么时候我居然也学会了明哲保身了。想到这里,我犹豫了起来。
  “同易,我可告诉你,这里面可还涉及到你那个该死的老道士师父,你难道眼睁睁的见死不救吗?”
  “老头,你懂什么,就是老道士叫我们不要追究的,他里面就是这么说的。”
  “老道士会这样讲?我不信,哦,他好不容易送了一本日记本过来,就是说你们不要过来,这边危险,有必要吗?如果真是这样,干脆就什么也不用干,何必多此一举呢?”
  我咬了咬牙,“好了,死就死吧,黄小姐,你舍不得你父亲,我也舍不得老道士,只是我看老头就不用凑这份热闹了,这可是玩命的勾当”
  异尘的脸都被气黑了“什么,你敢瞧不起我?我可告诉你啊,这件事我是管定了,那两个人我可都有交情呢”
  “老头,你想清楚了?”
  “不用想了”
  我拍了拍大腿,“好,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都要听我的,这件事情非常凶险,走错一步,可能就万劫不复了,你们可不能胡来,可能答应?如果你们做不到这一点的话,我想我是不会管这件事情的”“我答应你,只要能够找到父亲,我什么都能答应”黄鹃道。
  “好了,我怕了你了,听你的,听你的,小屁孩”异尘不满的道。
  我这才不紧不慢的道:“为了让你们了解现在的情况,我有必要将日记里面的内容讲给你们听,但是,你们要保秘,这件事谁也不能说出去”
  “好吧,快开始吧,日记里面到底都写的什么呀,罗索”
  我顿了顿道:“其实日记里面记载的内容很简单。老头,你与黄英和老道士的交情怎么样?”
  “还不错吧,问这个干吗?”
  “那你可知道,黄英的祖上与老道士的先人是一对至交好友?”
  异尘一听,狐疑道:“没听过呀,你不会是骗我的吧,小了就会胡扯,据我所知,老道士与黄英根本就不认识,说他们的祖上是至交好友,谁信?”
  “我也没听父亲提起过这件事,难道这就是日记里面记载的内容?”
  我点点头,“这只是一部份。你们想,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老道士的笔记会由黄英的尸魂送过来?为什么老道士会卷进这件事情当中?要知道,他们二人相隔万里,风马牛不相及,没道理会走到一块去?”
  异尘摸了摸脑袋,“你这么说倒是有理,继续”
  “其实这日记里面记载的故事很简单,讲的就是黄英的祖上与老道士的祖上曾经经历过的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黄鹃紧张的问道。
  “三百年前的一个晚上,有两个好朋友,一个叫陈亮,一个叫黄清,他们本是偏僻山村安分守己的农民,两个是邻居,平时私交甚笃。每天就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可是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打破了他们这种宁静的生活。”
  
上一章第6章 谋划
下一章第8章 惊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