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陷害赵姨娘(1)

这个女儿,虽然说是自己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可是因为是嫡长女,自冰烟一睁开眼,便被抱到老夫人跟前养着,向来是与她祖母亲近的很,却是跟她这个亲身母亲离了心。这些年来,她可是常常懊悔着自己当初就不该将女儿养在老夫人那里。现在自己女儿突然说出这种话来,还倒是让陈氏鼻子酸酸的。
冰烟想起前世,自然也是明白此时陈氏的心情,便突然又向前了两步抱住了陈氏,“母亲,过去的整整十三年来,都是女儿不好,是女儿不懂事。您放心呢,以后女儿必定不会再让您伤心了。”
陈氏听了这话,也不管得现在自己还怀着孩子了,直接抱着冰烟就哭了起来。
冰烟回到镜影阁后便开始想着前世,母亲是怎么小产和怎么被下绝子药的。而这一切最大的问题,都是出现在那些汤药和补品身上了。
“琉璃,你过来,我有事要你去做。”冰烟将琉璃叫了过来,在耳边说了几句话后,琉璃便退出去了。
没错,琉璃是要将之前的熏了麝香的干花瓣香囊里的花瓣弄成粉泡进赵氏送来给陈氏的安神药里。
安排好了之后,冰烟便开始等着府医的动作了。然后在这一段时间内,冰烟脑子中一遍遍都是在寻思着如何让父亲和母亲不再离心,如何才能推倒赵氏。
果不其然,无论何时,只有陷害的戏码是最老套,也是最管用的。只是短短的一刻钟,林嬷嬷便来道,梅林园内的三股不协调的声音。接下来的关键就是要靠自己和琉璃的演技了。陷害这种方法是最冒险的,说错一句话,又或者身边的奴仆说了出来,便是反害了。更何况,这一次陷害赵氏的汤药是冰烟她自己经手过的。其实准确来说冰烟也不算得上是在算计赵氏,毕竟她三番五次的给陈氏下药这件事又不是没有存在过。
这一会儿已经是正午了,冰烟用了午膳之后便带着琉璃大步走向梅林园。这时候的冰羽也已经下朝回来,而一回来便听见自己夫人被下药的事情,自然而然便是午膳都没来得及用便赶去了梅林园。而正巧冰羽前脚踏入梅林园,冰烟后脚便来了。
梅林园内,老夫人,老太爷,刚刚来到的冰羽,以及跪在地上的哭的赵氏和冰旋。
“老夫人啊,您也是真的要为婢妾做主啊。真的就算给婢妾十个胆子也不胆敢给夫人下药啊。并且这药还是经过大小姐的手给府医的啊,求老爷还婢妾一个公道啊。”
站在梅林园前的冰烟深吸了一口气,唇角弯了弯,“琉璃,我们进去吧。”
*******【作者与编辑的奇葩日常相处】
某编辑:“神经曦曦!你说说!你多少天没交稿啦!”
某“神经曦曦”:我最近在从事画画这一职业。
某编辑:从事你个球画画,你会画画我咋不知道!
某“神经曦曦”:我······一直都很会画画好不好······[委屈]
某编辑:就算是这样也不能不交稿!你这样子拖稿你爸妈知道吗!
某曦:好的好的好的我发四我再也不会拖稿了![除非有画稿要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