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新武器

“怎么的?小烟儿不欢迎我呐?”
“······”
“我这次来可是给你带了好东西呢。”
“是什么?”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
“不亲一下你抱我一下也行。”
“登徒子,无耻!”
“好啦好啦告诉你啦,其实是一把匕首。”
“匕首?怎么好端端的给我一把匕首。”
“这是祺月宗教教主让我带给你的,这叫‘嗜血’。”银面男子一边说一边慢条斯理的从怀中掏出鲜红色的匕首。他还是听了九意的,给这小烟儿带来的是伤害力极高的“嗜血”。
“你口中的祺月宗教教主是何人,为何送我这样好的一把匕首。”冰烟知道这把名为“嗜血”的匕首是极品,而且她隐约可以感觉到,赠送这把“嗜血”给自己的祺月宗教教主与那赠给自己“寒笙”的蒙面女子有着某种关系,因为她可以感觉得到,这把“嗜血”上面环绕着在“寒笙”上也有的气息。
“哦。我也不知道她为何要把这把精品赠给你,你问我也没用。并且若不是因为她把‘悬焰’给我了,我还是不愿给她这件小事儿跑腿呢。”面具男还笑嘻嘻的将“悬焰”给拿了出来。
果不其然,在银面男子的那“悬焰”上,也有和“寒笙”一般熟悉的感觉。冰烟便更加肯定了这个祺月宗教教主和那位踩着云朵的蒙面姑娘有着不一般的关系。
只是冰烟她不知道······这祺月宗教教主和某无良“仙子”就是同一个人。
面具男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自然也不会为她解释些什么,于是这个不为人知的误会便在冰烟心头荡漾开来。
冰烟看了一眼手中的匕首,再看一眼面具男,便将匕首收进怀中,开声赶走面具男。
“好了好了,匕首你也给我了,祺月宗教教主给你的任务也完成了,你也就别在我这院子里多待了,毕竟我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莫不是你有意坏我名声?”
“好吧,那本公子走了。真是第一次见到见了本公子那么潇洒的男子还着急着赶人家走的姑娘。”
“······”
银面男子走之后,冰烟一直在桂树下思考怎么对付赵氏,怎么先让父亲失去对她的一份关心,最好是被禁足。虽然是要有一段时间,可是绝不能让那赵氏有机会给母亲下绝子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