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2章 临死前的遗言

韩东明伸了伸袖长的手指,眼神落到夜袭人上方那把悬挂的斧头上,脸上笑容变得诡异无常:
  “我还记得,当时我就是捏着这把斧头,一刀……一刀……猛烈的向下砍着,那死老太婆刚开始还朝我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后来没气了就两眼圆瞪着看着边上,啧啧,你说她要是神婆,怎么就算不出自己会死在我的手上呢……”
  他笑得肆无忌惮,脸上的五官都开始扭曲起来,浑身兴奋的颤动着,一步步缓慢的朝着夜袭人走去。
  夜袭人眼看着这杀人魔就要靠近自己,不由看向了他身后的宋芷茹。她水雾蒙蒙的眼眸内溢着浓郁的悲伤,她看了看那把斧头又望了望韩东明的背影,忽然朝夜袭人低声说了些什么……
  夜袭人根本看不清她的嘴型,而宋芷茹也完全没有说出任何的声音。
  她还记得之前在车里昏迷前似乎听到宋芷茹低声说了声对不起,这个女鬼应该并没有多坏,残暴不仁的显然只是这个已经丧心病狂的实习医生而已。
  人性的扭曲,取决于生活的经历和父母养育教导的环境。
  韩东明相比于宋芷茹后来的生活环境显然要幸福的多,但是为何如今发狂的却是他,而宋芷茹只是协助的帮手。另外这家伙能清楚的感觉到鬼魂的存在也非常棘手,这个人先天的灵力应该不错,只可惜夜袭人被封了灵脉什么都看不见,不然或许还能有些许反击的能力。
  难道就这么死在这里吗?
  夜袭人当然是不愿意的,她看着韩东明拿着那把半空中的斧头,低下头冲着她冷冷的微笑,他眼底没有丝毫怜悯,剩余的只有怨恨和对杀戮上瘾的癫狂。
  他厌恶所有能见到鬼的存在,而现在……
  等等!夜袭人忽然想到了一点,她眨了眨眼,视线里顿时清明一片,她的神情转变的冷凝而又淡漠,唇角漾起一缕挑起的微笑。
  “韩东明。”
  简单的三个字眼,另边上的男人低头仔细看去。他拿捏着斧头,计算着它掉落下去会怎样刚好割开下面少女的脖子,却在这时被清冷的嗓音给喊的身上一凉,这是一种从没有感受到的刺骨,就仿佛忽然置身在冰窖之中。
  “你还有什么临死前的遗言吗?”
  韩东明看着钢床~上躺着的少女,对于刚才感受到的一切轻蔑的一笑,眼前这个人不过是只待宰的猪羊,生死都在他的一念之间,怎么突然就觉得心头有些毛毛的呢……真是错觉了。
  夜袭人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她看着白袍男人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们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韩东明似乎一时之间并不明白少女口中的一样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歪着头,似笑非笑的伸手触碰着少女颈间的铁丝,语气漫不经心:
  “哦?说来听听,相比于先前那几个临死前哭嚎着嗓子辱骂我的,你显然有趣的多。”
  夜袭人心底默默的“呸”了一声,颈间能感受到铁丝嵌进肉里的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