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区同城四川论坛

回复:0 浏览:1234

川剧的形成及发展脉络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
[楼主]:🈲🉐🈴🈹🈺🈶
[在线]:2014-05-27 16:55:42
[职务]: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3-06-19 06:40:19 我有话说(0人参与)
  “这般歹症天难治,醒也川腔,醉也川腔,唱到凄凉众口帮。”这首《采桑子》写出川剧的 特色和川人酷爱川剧的情状,可谓传神。川剧与川酒、川菜并列为“三大川粹”,但若比较 特色的鲜明,还应首推川剧。只要川剧一开唱,不要说一出、一折,只须一句,那川人的坚 忍与乐观,川人的辛辣与圆转,川人的嘲讽与自嘲,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川耗子精神”, 立即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没有其他任何一种艺术能在“一句”之中表达出如此丰富的感情 与极其个性化的特色。在国际舞台上,川剧的声誉绝不亚于京剧。
  如此美妙成熟的川剧,它的历史应该上千年了吧?其实并不。现在有丰富的史料证明,川剧 的历史仅仅才两百年。它的形成,得益于移民文化的剧烈碰撞,犹如氢氧在剧烈燃烧后生成 水一样,从表面上,它的形态与母体判若两人。现在就让我们从清初大移民谈起。
  五音杂处的年代
  明末清初,四川经历了亘古未有的惨祸,410万川人被杀得来只剩下8万人!在这种情况下, 清朝统治者不得不组织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移民运动。从顺治年间到嘉庆年间,上百万的两湖 两广人,还有福建人、江西人和陕西人,在“免赋”的诱惑下,扶老携幼,一拨又一拨地涌 向四川,抢占地盘,撒播五谷,生儿育女,再造天府,这就是尽人皆知的“湖广填四川”的 故事。最初来到四川的移民,看见的是遍地的白骨,疯长的蒿莱,出没的虎豹;打开地窖 ,满满的全是蛇!他们惊恐万状,不得不以姓氏或里望为单位组织起来自保。这些大大小小 的自保组织,相好一块土地,剥下树皮划定界限,就搭棚而居,烧荒播种,晚上还得轮流值 夜,以赶走在附近气咻咻盘桓的猛兽,并时刻提防着不怀好意的异姓人或外乡人。一年下来 ,如获丰收,则找人报信,联络更多的乡亲赶来插点;如果歉收,只好拔营迁徙,另觅生存 之所。那时的四川,到处是操着不同口音的小社团,乱糟糟而又充满活力,活像向西部进军 的美利坚。
  不难想象当初移民的艰辛。也许是因为劳作太艰辛,他们更加渴望艺术。在当时的情况下, 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或迎神赛会的时候才能“放假”。他们自然格外珍惜这几天,早就与家乡 戏班约好,这几天务必赶来唱戏。这样,陕西人在这边看着“秦腔”,湖南湖北人在那边看 “楚腔”,不远处又传来江西人不要伴奏只是“干吼”(说得文雅一点就是“徒歌”)的“弋 阳腔”。从表面上看,这些风格各异的声腔绝不会融合,事实上在它们的原产地至今仍独立 发展,但这些剧种一旦进入移民之区,它们就开始发生变化了。
  这种变化来源于移民的共同要求。常常是,格外的艰辛就需要格外的欢乐,格外的压抑就需 要格外的发泄。因此,不管它原来属于何种剧种,一进入四川,它必须唱得格外热烈、火爆 ,才能使移民得到满足。殊不知这种“热烈火爆”,正是今后出现的川剧的最大特色。换言 之,各地声腔是在这种独特的环境下加以改造,才变成日后的川剧的。
  尔后,这些临时性的演出越来越频繁,有财力的社团,也开始修建自己的“会馆”,如陕西 会馆、江西会馆、福建会馆等等,让家乡的戏班可以长驻演出。到了清代中叶,各会馆“无 日不演戏,且有一馆数台同日皆演者”(周洵《芙蓉话旧录》)。会馆对于川剧的形成,发挥 过重大的作用。
回贴列表(0)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同城四川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