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区家族画江湖论坛

回复:3 浏览:528

『江湖故事』黑色之城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子墨
[楼主]:子墨
[在线]:2018-06-05 21:24:39
[职务]:社讯股东家族族副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6-10-30 12:01:22 我有话说(3人参与)
      第六章·黑色之城

仍然没有西方护法的下落。
我们在城中逛了好几次,我也尝试过用星旧给我的占星术,可是这里的灵力异常诡异,占星术根本无法使用。

你们怎么想?我停下脚步,问我身后的潮涯和月神。
啊?月神吸了一口气,等。
像上次一样。潮涯补充说道。
好吧。我点了点头,那么就再等几天。

但是我们完全没有想到,死亡竟然会来的如此之快。
翌日晨,我们就发现潮涯……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她的胸口被锋利的冰刃给刺穿了,血液早已冻结。潮涯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巴张开着,仿佛在说什么。

我胃一阵抽搐——是谁?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
释?月神的声音有些发抖,等等……她蹲下去,手指抚摸过那把冰刃,然后站起来,面色苍白。
怎么了?我见她表情有异,惊愕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这冰刃……月神的嘴唇在颤抖。

过了好久,她才勉强开口说道:
这冰刃,是卡索的。
哥哥?!我大吼出声,月神!
冰刃出现在我的手中,我一个箭步跨过去,冰刃的尖端指向月神的咽喉。
月神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躲闪——或许她躲闪了我会真的杀了她。

樱空释!你冷静一点!月神道,这冰刃上的标记……就是卡索的!
你骗人!我近乎疯狂的说道,哥哥他不会杀人的!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的!?月神抿了抿嘴唇,如果他和星轨一样,你怎么知道他会不会杀人!?
我咬了咬牙,手一挥,将冰刃扔飞,同时转过身去。

释……月神悲伤地按住我的肩,要坚强……
我早已泪流满面。
月神……我回过头,在她的瞳孔中我看见了我的狼狈模样,哥哥他……不会杀人的……不是么……
……月神见我这样子,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你说啊……我边哭边笑,跪在地上道,哥哥他是不会杀人的!对吧!?

我的确变了……以前的我,是绝对不会哭的……更不会因为哥哥杀人哭的……为什么这次……就因为他杀的是潮涯么……
月神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径直走出了房间。
房间外,传来了她冷漠的声音,樱空释,哭是没有用的,要想去改变,就得要靠自己!
我站起来,看向窗外。

樱花落下了。
回过头,看见潮涯的尸体,心中还是不忍……
对了,梦魇……刚把手放到额前时,我突然就想到了,然后急忙环顾四周——潮涯没有留下梦魇么……
没有找到任何东西,我懊丧的坐下
是潮涯来不及留下梦魇,还是那个人把梦魇拿走了?
不容我多考虑,我又听见了外面的打斗声——有月神的月光刀与冰刃碰撞所发出的刺耳的声音。

我瞳孔微微收缩——是不是哥哥,现在就可以知道了!
脚在地板上重重的一踏,身体就如同霰雪鸟一样飞出了窗外。
又是一个蒙面的,但是见到他,我的心跳动了一下。
我吞了口唾沫——如果是真的……
难道我们真的也要像星旧他们一样……
用火焰弹掉了蒙面人的冰刃,并抓住月神往后撤了一段路,站定。

我们也会和他们一样……错过么……我咬了咬牙,回头去看月神的伤势。
才没见月神多久……她就已经负伤累累了……
怪不得潮涯会那样无声无息的死去……
月神,你先用白魔法治愈自己。我走到蒙面人和月神之间,说道,那个时候……就让我来对付他!
可是……月神捂住手臂上的伤,想要说什么,我摇了摇头。

如果他真的是哥哥,我也会选择,打败他!我冷冷地说道,同时召唤出了火焰。
但是,他不是哥哥,只是个和哥哥长得一样的人!
见到对方摘下了脸上的掩盖,我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渊祭,我不会再任由你摆布了……我要不按照常理出牌了……我扣起手指,放在胸前。

凛冽的风雪笼罩了我,而火焰则变为了一条巨龙,盘旋在我身体左右。
开始吧!我冷冷的看着“卡索”,喝道。
……“卡索”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眸中流露出的沉稳和镇静让我想起了……
哥哥。

来吧渊祭。我这么想着,不管你想怎么玩,我都会与你战到底!
卡索行动了,快若疾风,空气中只是留下了他的一片残影,我定了定神,勉强跟上他的速度,对着他的前方,打去了一道烈焰。
卡索并没有躲开,只是硬生生的冲了进去……

不要命了么!?我大惊失色,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接下来我就知道了……卡索他旋转了起来,周围的风雪将火焰都吹散了!而那些空余的风雪,则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月神那里!

月神!我大叫一声,但是我没有那样快的速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月神被风雪吞没。
卡索嘴角上扬,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但是他的笑容马上就僵死了。
以月神为中心,一层凛冽的气浪涌出,月神毫发无伤,而且之前的重伤也痊愈了!
怎么会这样?卡索低沉的说道,白魔法……难道!他有些不可置疑。

不错,这就是皇柝的守护!月神微微动容,月光刀刺向卡索。卡索急于躲闪,没有看见月神的面容。
但是我看见了。
月神她……看见了皇柝的守护,又哭了……
哼……又要费些时间了……卡索嘴微抿,扣起左手手指,召唤起了风雪,但是你们只能改变过程,却改变不了结果。

是么!?我冷冷的看着他,看来你空有哥哥的皮囊!我也同时唤起了火焰,如果你想这样来诋毁哥哥,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卡索没有再正眼瞧我,都是靠别人给的灵力……有什么了不起……
你也一样!月神先沉不住气了,先是白魔法保护结界放出,然后黑魔法毒药配上风雪,一同席卷向了卡索。

直接玩正戏吧!卡索大喝一声,他的风雪竟然瞬间凝成了冰刃。我暗叫一声不好,刚要用火焰融化时,月神的风雪被破了。冰刃又变成了冰链,如同毒蛇一样,一个瞬间就到了月神面前。
拜托了……那个结界要结实一点啊……我祈祷一句,火龙紧接其后,只要月神的结界能抵挡一个呼吸的时间,我的火焰就可以将卡索的冰蛇燃烧殆尽。

可是我失策了。
也不知道是月神的结界做得不够彻底,还是卡索的灵力到了一个月神无法防御的境界,冰蛇刚刚触碰到结界,就钻了空子,扭了几下,全部穿透了结界!
月神!我惨叫一声,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月神瞳孔张开,满脸的不可置信,倒了下去。
我不敢相信……
月神也死了……我以为继承了皇柝的实力,她可以与卡索抗衡的。
可是我错了。

“卡索”,这个冒牌的家伙,在渊祭的帮助下,是我们所不能抗衡的。
怎么办……我右手握拳,左手擦去嘴角的血液。
他也会火族魔法……用火焰的话,我也占不到多少便宜。
那么……星旧,就用你的占星之力吧!我闭上眼睛,让我……过了这最后一关!

从下而上的占星气流将我的长袍吹得猎猎作响,我感受着自己体内那澎湃的占星族特有的力量,将它外溢。
但我不知道的是,在我动用这份力量的时候,天上的星宿已经大乱了,每颗星都在快速移动,而那呈现出来的……
就是一个红莲的图案。

卡索面对我狂暴外溢的能量,闭上了眼睛。
我也没有多想,蓄完力直接对他发起了进攻。冰刃如同疾风般刺向卡索,而我也紧跟其后,火焰刀聚在我的手上,准备给卡索最后一击。
同归是我最好的选择。他突然睁开眼,先是硬抗下了所有冰刃,然后在我到他面前的一瞬间,手出冰刃刺穿了我的腹部,而我也因为惯性,火焰刀穿过了他的心脏。

唔!我见卡索倒下,后退了一步,用温柔的火之力融化了冰刃。腹部的创伤很严重,没有一天两天的修养是绝对不行的……
释……倒在血泊中的卡索突然发话了,我猛地回头,扑倒在他的身上痛哭。
之前可以因为将那个人当作傀儡对他下手……但是他记忆恢复时……
他还是我唯一的哥哥!
我唯一的天下!

对不起释……卡索的手抬起来,我连忙抓住,早已泪流满面。
哥……我不怪你……都是……渊祭……我断断续续的说道,哥……
这就是渊祭的游戏……卡索的手渐渐变得冰冷,他瞳孔有些扩散,对不起啊……似乎连梦魇都没有力气制作了……
不……哥你不会死的……哥你不要离开我……我将他的手抓得更紧了,泪水滴在我的手背上,我痛苦的说道。
再见了……卡索闭上眼睛,或许,我们……就是要在这场……游戏中……分开……
不——————————
我嘶吼着,却唤不回那个往云端之上飘去的亡灵了。

我心灰意冷的坐在客栈的床上。
腹部的伤传来隐隐的疼痛,我微蹙眉。
渊祭……你想和我玩这一场游戏么……我咬牙切齿,好啊,你把他们从我身边一个一个夺走,感觉很愉快是么……
我站起来,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前往通向渊祭宫殿的那一条路。

来吧,渊祭,我这就和你玩完这场游戏。
不管最后我能否打败你,你都是失败的那个人。
你这个没有心的家伙……根本就不可能成为世界的神!
渊祭,你煞费苦心做了那么多工作,最后都还是徒劳!
星宿又一次大乱。我不用特意去占星,都“看见”了那星宿摆出来的图案。
黑色之城。
回贴列表(3)
3楼 发表时间:2016-10-31 11:31:06
回复2楼:中午好
2楼 发表时间:2016-10-30 20:04:58
回复1楼:早上好。
1楼 发表时间:2016-10-30 14:56:23
下午好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家族画江湖论坛